第2章 靈根煉化

作者:予諾
更新时间:2019-10-27 22:01
点击:1057
章节字数:455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唔⋯嘶⋯⋯」萬祐痛苦的緊咬著牙關,被咬破的嘴唇血流不止,身上的汗有如瀑布般的流瀉而下。

身子已經因為嚴重脫水而瀕臨極限,再用加上現在還只是凡胎的肉身根本無法承受連著三天不眠不休的修煉,現在的萬祐就是強弩之末一碰就破。

今天是三天期限的最後一天,而煉化靈根也到了最後一關的瓶頸,必須要將一萬一千一百一十一條獸魂與經過各種藥材煉化完成的靈根融合在一起,再用融合完成的能量刻出一個特殊的秘法符文後,整個煉化過程才算完全。

「噗!⋯⋯終於⋯完成了⋯」萬祐吐出一口黑血,接著整個人便無力的癱倒在地上,無法控制的粗喘著氣。

「那符文⋯呼⋯⋯呼⋯真是見鬼了⋯呼⋯⋯」

原來在最後緊要關頭時,好不容易完成的符文卻反噬了,一瞬間就竄進了萬祐體內不停的亂竄衝撞,在不得以之下,萬祐只好強斂氣息一口氣將其壓縮凝煉,才被逼出了一口黑血。

萬祐在洞中歇了一夜,直到隔日卯時起床後,才著急的查看自己丹田中的靈根。

「這是⋯⋯啥鬼?」

萬祐丹田正中央,一根漆黑的黑柱彷彿貫穿全身般的高聳立挺,不像任何萬祐以往見過的靈根,這靈根完全沒有屬性可言。

不過鑒於現在體內沒有足夠的靈氣可以釋放靈根的能量,萬祐只好單純的憑藉著空氣中的靈氣來使用靈根的能力。

「靈根,開!」

只見在短短一瞬間,萬祐腳底下的影子突然以數倍的範圍擴散出去,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領域將萬祐包圍了起來,接著萬祐就體力不支應聲倒下了。

一直睡到了午時前,萬祐才慢慢醒來,結果才剛睡醒,腦袋就像被丟到冰河中,一陣刺痛一陣陰寒不斷傳來,這是典型的靈力缺乏症。

「嘶⋯⋯果然還是需要丹田的靈力嗎?⋯⋯不過這是,黑暗?」萬祐記的非常清楚,在倒下前包圍著她的,是一股很濃厚純淨的黑暗氣息,但是似乎又不是那麼單純?

拖著沈重疲累的身軀,萬祐終於一路從山上回到了鎮國公府。

此時的葉祈正和林雪坐在池塘旁的涼亭上喝著茶,林雪一見到萬祐便回來開心的跑了過來。

「萬祐!妳終於回來了!⋯⋯啊!妳怎麼一身的血啊!」林雪見萬祐領口附近和袖子上都是血,心裡是萬分著急的察看身上有沒有傷口。

萬祐擔心自己沒事,反倒是林雪先被嚇死了,便輕輕的摸了摸林雪的頭,溫柔的說道「無事,不小心沾到的,我先去換件衣服。」

話說完,萬祐便往寢室的方向走去,不料才走沒兩步就倒下,結果離最近的林雪沒接到,反而是原本在涼亭的葉祈在萬祐倒下的瞬間穩穩的接住了她。

「我沒⋯事⋯⋯」萬祐本想起身的,結果葉祈直接將她打橫抱起。

象徵性的掙扎了一下後,萬祐本想開口勸一下的,畢竟自己一個人千百年有了,現在這種過於親密的互動實在是有些不適應。

葉祈見萬祐還想說話,就加快腳步向前「安靜,病人就別說話了。」

萬祐聽葉祈語氣有點發怒的跡象,也只好乖乖的安靜下來任由葉祈將她抱著。

將萬祐放在床上後,葉祈轉身就要出去找大夫,萬祐見狀便急忙拉住葉祈「別,我自己就是醫生,我知道自己的身體。」

葉祈微微皺著眉頭,口氣有些差的說道「是個醫生還能把自己搞成這樣也不容易啊。」

話ㄧ說完,不僅萬祐覺得莫名奇妙,連葉祈自己也覺得不大對勁,不過隨後一陣椎心的刺痛傳來,強行將萬祐拉回了現實。

萬祐右手緊摀著心臟的位置,語氣中充滿著強忍住的痛苦「嘶⋯⋯師姐,可以幫我拿一下紙筆嗎?」

葉祈見萬祐這般痛苦的模樣,心臟微微顫抖了一下,連帶著呼吸也變得有些凝重。

拿紙筆過後,只見萬祐在紙上寫了幾個中藥材「還勞煩師姐請人準備一下,我⋯噗!」

萬祐原本說話的氣息就有些虛,才剛說完一句,又吐出了一口血來,葉祈緊張的將萬祐壓到床上,接著拿單子叫林雪趕緊備好藥材,接著就立刻回房間照看萬祐。

結果一回房間,就見萬祐想要下床,葉祈臉色瞬間化為黑墨,強壓著萬祐躺平。

「妳還想做什麼?」葉祈一整個黑化的氣場,讓萬祐有些無法招架,不過心底深處卻悄悄的浮出了一點點的喜悅。

萬祐突然覺得自己肯定是得了憂鬱症,果然一個人不能孤單太久,不然隨便來一個人都會讓自己產生幻覺。

「我只是想喝口水⋯⋯」萬祐裝的一個渾然天成的委屈女配樣,微微顫抖的小手指著桌上的水杯,葉祈馬上就反應了過來,突然覺得剛才實在有點兇。

葉祈拿起桌上的水杯,小心翼翼的扶起萬祐,讓萬祐靠在自己身上。

被罪惡感纏身後,葉祈的語氣也變得柔和了些「喝吧。」

萬祐心中突然有一種奇異的感覺,這感覺卻如同曇花一現般一閃而逝,這不明不白的感覺,正是重活了三世的萬祐從來不曾感受過的「悸動」。

當林雪小師妹提著滿滿的藥材回來時,就這麼剛好的見到了這引人遐想的一幕,便不顧已經在床上躺屍等死的萬祐,就羞掩著臉逃跑了「非常抱歉打擾了!」

「站住!回來!」葉祈急忙喊住林雪,順便用繩索套住這無腦的小師妹,生怕人這樣一跑藥也沒了。

反倒是一直在葉祈懷中當屍體的萬祐,感覺到了葉祈與前世記憶中的印象有著極大的差別。

前世的葉祈是那種對誰都是普普通通的陌生感,也就對自家師妹比較親近而已,不過身邊連個能被寫成八卦的對象,甚至與人之間比較親密的互動都沒有,前世還與自己並稱為宗門兩大絕世冰霜呢。

「師姐⋯⋯」林雪充滿歉意的低著頭,但從萬祐的角度來看卻剛好能看見那微微發紅的雙頰,以及不知為何緊閉著的雙眼,彷彿像是看見了不該看的東西。

「藥呢?」葉祈直接忽略這個詭異的氣氛,直切主題。

「啊!差點忘了!」林雪將手上的藥遞給了葉祈。

萬祐盯著葉祈手上的藥,想要起身去拿,卻被葉祈的右手強壓了下去,經歷了數次的失敗後,萬祐索性乖乖地躺了回去。

見這萬祐乖巧的小貓模樣後,葉祈微微點了點頭,心裡十分滿意的道「這萬祐乖乖聽話的樣子挺可愛的~」

「這藥怎麼處理?」葉祈絲毫沒有打算將萬祐放下的意思,萬祐也沒力氣掙脫開,也只能依著葉祈了~

「先泡三缸,等水蒸發七成左右時再合做一缸,趁水滾時把我丟進去就行了。」萬祐這法子換做以前是不行的,不過那煉化靈根的秘法在煉化的過程中,連萬祐的身子也一起煉化了,現在雖然不能刀槍不入,但是區區一兩百度還是能忍下的。

葉祈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這樣不會有危險嗎?畢竟⋯⋯」

萬祐抬頭看了眼葉祈,見葉祈眼神中透露著些許的擔憂,萬祐稍稍的發愣了一下,心裡想著,上次見到這眼神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回過神後,萬祐輕輕的拍了一下葉祈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沒事,這是為了讓藥效更好吸收,丟下去十瞬後將我拉起便可。」

葉祈臉上帶著放心的表情點了點頭,不過萬祐卻看出來那眼中的擔憂是絲毫沒有減弱半分,便接著解釋「我體質較常人不同,冷熱不侵,這點溫度算不得什麼的。」

聽見萬祐的補充說明,葉祈這次才終於放得下心,畢竟就算是葉祈自己,也得要用靈力護體才能忍下滾水的溫度,更何況是常人凡胎。

一旁被當成背景板的小師妹林雪看兩人這一齣情深意重的戲碼,實在是真有些霧裡看花。

畢竟葉祈在天衙閣裡除了師父底下的師妹們外,小雪還沒見過自家大師姐對外人有過擔心的,通常葉祈都是一臉你要死要活與我何干的平淡表情,這還是第一個小雪入門以來第一次見到葉祈關心的外人啊~

「案情一定不單純!嘻嘻~看來我未來的師嫂有著落了!」林雪一邊腦補著,一邊躲在角落竊笑。

萬祐是覺得還好,只是一股冷意滑過脊椎,讓萬祐身子有些發麻。

葉祈看著自家又犯傻的小師妹,無奈的將藥丟向林雪,結果不偏不倚的丟中了頭,癡笑中的林雪是毫無防備的摔了個底朝天。

「啊!」林雪憤怒的起身,右手抄起藥包就想丟,但是ㄧ見葉祈冷著臉,就瞬間冷靜下來,默默地拿起藥走了出去。

「小雪還挺可愛的,就別罰她了。」萬祐望著林雪的背影笑道。

「好。」葉祈見萬祐輕柔的笑著,心裡也放輕鬆了些。

藥浴準備好後,萬祐就在葉祈的攙扶下跳進了滾燙沸騰的浴桶中。

眾人在一旁看的是膽戰心驚,小雪甚至差點哭了出來,但是萬祐始終一聲不吭,任由沸騰的水侵蝕自己的皮膚,彷彿桶中那滾燙的水是假象一般。

萬祐靜靜的坐在浴桶中等著十秒過去,也順便感受一下這煉化過後的身體能達到什麼樣的程度。

葉祈看著萬祐這般,心裡是十分的焦急,甚至一度懷疑過這水是不是溫的。

時間一到,葉祈將萬祐從水中撈出時,手不小心被沸水燙傷,傷口很快地起了水泡,接著在幫萬祐坐起身時水泡又被弄破了,但是本人卻絲毫沒有察覺。

葉祈內心是萬分著急,將萬祐扶起身後便低頭仔細查看著萬祐身上有沒有受傷,也才發現萬祐不僅是毫髮無傷,而且氣色明顯比先前好了許多。

萬祐坐起身後,輕輕的拍了拍葉祈的手安慰道「不是說過沒事嗎?」

葉祈多次確認萬祐真的無事後,這才鬆了口氣,見萬祐想要站起身,葉祈下意識的伸手去扶,結果右手卻突然傳來一陣抽痛「嘶⋯⋯」

萬祐聽到聲音,輕輕的抬起葉祈的右手,就看見一塊拇指大小的水泡破掉了,一絲一絲的血絲中還參雜著組織液流出。

萬祐拉著葉祈回到自己的房間裡,拿起了被丟在櫃子裡的藥箱,細心的將藥輕輕塗在傷口上,再小心翼翼的用繃帶纏起來。

葉祈靜靜的看著認真塗藥的萬祐,眼神清澈而溫和,一掃平時的高冷氣場,而且現在更仔細看著她,雖然現在還小,不過已經可以看出未來會是個傾城佳人。

只是葉祈心裡總感覺,現在的萬祐有些太過早熟了,一邊猜想是不是經歷過什麼事情才會變成現在這樣,一邊倒是很享受有人幫自己包紮。

處理完傷口後,萬祐緩緩抬頭,原本是想問葉祈還有沒有其他地方受傷,卻對上了葉祈那流露著心疼的眼神。

兩人對看了好一會兒後,葉祈才回過神來,表情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抱歉,剛才在想事情⋯⋯謝謝妳幫我包紮。」

「沒事,師姐本來就是為了我才受傷的,我才要跟師姐道聲歉呢。」萬祐順手摸了一下葉祈的左手,確認沒事後才坐到了葉祈身邊。

萬祐見葉祈沒有離開的打算,自己也不好意思趕人,便開始東扯西扯的聊起天來。

萬祐:「師姐下山是為了什麼?」

葉祈:「為了幫宗門招攬些好苗子,不過待了這麼多日,看上眼的寥寥無幾,也

許十天一到就⋯⋯回去了。」葉祈最後回去兩個字裡是滿滿無奈。

萬祐輕輕笑道「把我帶回宗門不就好了?」

「唉?⋯⋯也對,還沒測過妳的天賦呢。」葉祈拿出一塊透著青藍色光芒的晶石,放在萬祐手心。

「這是測驗石,妳集中精神力在這顆石頭上,去感受這顆石頭反映給妳的感覺,這樣就能測出妳的天賦了。」

「⋯⋯」萬祐原本只是想說開開玩笑而已,沒想到葉祈還當真了,不過這樣就不用

等到三年後的宗門選拔,想想也是不錯。

萬祐閉上眼睛仔細的感受晶石的能量,原本淡藍色的晶石轉為淡淡的金光,隨後又有一絲紫光隱匿其中若隱若現。

「這是⋯⋯紫金!」測驗石所測出的天賦,是由先天身體素質加上靈根潛能所綜合出來的天賦,而光芒的程度排列由高至低分別是紫金、金、白金、銀、銅等等,紫金算是千年難遇的資質。

「看來這次終於找到了,如果不出所料,妳應該就是我們宗門新一屆的內門弟子之一了,雖然妳年紀有點小,不過資質很難得。」葉祈語氣中是無法隱藏的喜悅。

「那讓我拜別一下父母,便隨妳回宗門可好?」萬祐想著,等了十二年,終於等到了今天。

「好,那妳今晚就先歇息吧,我們明日再談。」說完葉祈便轉身離去。

「原來如此嗎⋯⋯」萬祐看著葉祈離去的背影,心裡似乎多了一種異樣的感覺,雖然會有些排斥,但是卻給了萬祐追求了兩輩子也得不到的一絲溫暖。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幽魅小生
幽魅小生 在 2020/06/12 16:37 发表

迫切想了解两辈子是咋过的,严重怀疑师姐说的就是叶祈,这进展也太快了,我还想看看甜甜的恋爱捏。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