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回目55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27 11:17
点击:278
章节字数:20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人又说说笑笑一番,萧含光才携了姬承影与芝兰告辞。


“如此,你尽快搬去承乾殿便是。”萧含光嘱咐完最后一句,起身走出了侧殿。


“臣妾恭送王后娘娘,黎妃娘娘。”芝兰又一福身。


从侧殿出来已是日头将西,来了灵昆殿不去主殿自是不妥,哪怕按着规矩,应是辰妃来拜见萧含光的。


萧含光却不计较,径直进了灵昆殿主殿。


入眼便是辰妃斜斜地躺在竹椅上小憩的模样。


“主子,主子。”一旁扇凉的婢女见王后娘娘与黎妃娘娘进来,慌慌张张地想唤醒眯着眼的辰妃王凌然。


萧含光居高临下地看着王凌然慵懒的模样,轻声制止道:“本宫不过是路过,进来瞧瞧,既然辰妃尚在歇息,便不必将她唤醒。”


“多谢王后娘娘。”婢女福了身,问道:“王后娘娘,您若有吩咐,只管与奴婢说就是。”


萧含光冷笑一声,道:“你待你主子醒来,告诉她本宫来过便好。”


那婢女应道:“是。”


回合卺殿的路上,姬承影问道:“你分明知晓王凌然装睡,为何那般吩咐?”


萧含光笑道:“她不想与我说话,我何尝不是呢?我只是给她个台阶下罢了,日后她觉着我们皆是软柿子,才要来捏。”


“你啊,”姬承影拉住萧含光的柔荑,笑道:“我便知你定是不怀好意,原来是想让她卸下防备,暗中收拾。”


“这可不能叫不怀好意,只是谋胜策略而已。”萧含光抬手为姬承影拨弄好有些凌乱的发,宠溺着道:“你且看着,她呀,不过是个纸老虎罢了。”


姬承影正色道:“我从未将王凌然视作敌手,倒不是我看不上她,亦不是我轻敌,只是,她不会规规矩矩的,只得铲除了。”


“待辞晗坐稳王位,万事便与你我不相干了。”萧含光终是拨弄好了头发,又轻抚了一把姬承影的脸。


姬承影瞥了一眼跟在身后的丫鬟小厮们,一个个俱是低眉顺眼,何事都不曾看见的模样,心下有些好笑,想必他们是想看不敢看。


这些宫人,一个个精明得紧,晓得自己知道的愈多愈危险的道理。


甫到合卺殿,便见暖竹站在门前等着,想必如萧含光所料,有人来了。


“主子,黎妃娘娘。”暖竹请了安,便在萧含光耳边轻语了一句。


萧含光看了一眼姬承影,轻轻握住她的手,道:“是我爹爹和常灿来了,你与我一道进去吧?”


姬承影许久不见萧瑾,心下不知为何,竟有些紧张,反握着萧含光的手,勉强笑着应了声好。


两人一进前殿门,萧瑾与常灿便站起身,行礼道:“臣请王后娘娘,黎妃娘娘安。”


萧含光不动声色地将姬承影的手放开,这个动作落入萧瑾眼中,不禁向萧含光投去疑惑的目光,虽说晔儿已说于自己,她与姬承影结盟之事,现下的情形,怕却不是她言语之间那般简单了。


“免礼吧。”萧含光坐上首位,姬承影便坐在她的下首位,暖竹适时的奉了茶来。


萧含光抿了口香茗,抬头问道:“不知穆侯与右相前来,所谓何事?”


“娘娘,”常灿率先开口道:“臣与穆侯前来,是为前晌立储之事。”


萧瑾在一旁默不作声,只待常灿说话。


萧含光目光在二人之间游移一番,复问道:“此事已成定局,德贵人之子众望所归,二位还来合卺殿作何?”


“小小襁褓婴孩,怎能众望所归,选为世子之尊?”常灿语气不善,分明对此结果十分不满,胡须抖动,气道:“娘娘,臣与侯爷俱是觉着由辞晗公子为世子,才是明智之举。”


“哦?”萧含光示意他接着说。


只听常灿道:“辞晗公子监国之举以得许多重臣之心,他乃是大王嫡长,选为世子顺理成章,奈何王脊檩手握重兵,朝中亦是人缘甚广,支持之人不在少数。臣等因是为了护着辞晗公子,才出此权宜之计,选了德贵人之子为世子,望娘娘恕罪。”


“哼,”萧含光冷笑一声,继而道:“德贵人之子便可拿来做辞晗的挡箭牌吗?若是辞晗知晓,他该如何?若那孩子为王脊檩与辰妃敌视,殒命归西,你等该如何?”


“娘娘息怒。”萧瑾见势不妙,赶忙道:“臣亦劝过右相,只是此番作为乃是不得已之举,若德贵人之子当真为人所害,不幸夭折,辞晗公子他日上位,定会为之报仇雪恨。”


萧含光这才平心静气地道:“辞晗虽小,亦是堂堂正正,光明正大之人,本宫是想,他若知晓,亦不会感激你们,反而要觉着自己无用。”


“这...”常灿看了一眼同样不知所措的萧瑾,咬咬牙道:“还望娘娘瞒着公子,公子尚幼,便是天纵之才,亦需雕琢数年,方可亲政。”


萧含光叹道:“本宫自会瞒着他,只是,若能在争夺中护下德贵人与孩子的命,定要不遗余力去做,辞晗只得两兄弟,本宫不想他成王后,亦是孤家寡人,背负不恭不肖之名。”


常灿与萧瑾互相看了一眼,谨慎道:“谨遵娘娘懿旨。”


“辞晗要下学堂了,你们无事便退下吧,记着本宫的话。”萧含光端起茶盏,浅啜一口,说道。


常灿二人便退下了。


“哪位上位者手中能不沾血腥?晔儿,你何苦将这些简单的事,搞得复杂起来?”姬承影首次不认同萧含光的做法,埋怨她道。


萧含光却幽幽道:“你日后便会知晓我此番做法的用意。”


姬承影听罢不再答话。


待周辞晗回来,三人用过晚膳,姬承影便回了杞梁殿。


现下乃是多事之秋,周昌丹毒之疾尚且无解,便是有解亦是不知何时痊愈。


萧氏封地中孟姜二氏有承继忧患,不知能否与萧含光所料,顺顺利利。


源城河坝动工未久,不知民情如何,亦不知刘昱等是否已暗中联系,牟图暴利。


立储之事,原本是想安定国本,却违背初衷,成为各个朋党之间争权夺利的工具。


姬承影不知萧含光的每一步究竟为何,只知她定有把握,将周辞晗推上王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