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回目43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21 19:50
点击:276
章节字数:201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姜三少爷。”萧含光微点了头以示尊敬。


姜三少爷亦只是抱拳行礼:“娘娘。”


姬承影却不知二人在打什么哑谜。


姜三少爷还未卸妆,他便是方才惹得台下看客连连拍手叫好的旦角儿。


萧含光笑道:“我还不知,三少爷有上台唱两嗓子的绝活儿呢!”


“让娘娘见笑,小生不过是将其当作平日的喜好罢了,却不曾上台一试。”姜三少爷却是个谦恭的人物,听萧含光夸赞,亦不倨傲。


“想必孟长青已与你说过了我今日到此的目的。”萧含光话锋一转,提及旁事。


姜三少爷微微一颤,俯首道:“长青自是与我提及,您与他的交易。”


“如此,不知你是何意?可否为了孟长青承继姜氏?”萧含光循循善诱,她知孟姜二人的难处,着手提携亦可为日后辞晗上位寻些助力。


姜三少爷下意识瞥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姬承影,为难道:“这,孟姜两家世代交好,现下已是因我与长青之事闹得不可开交,我爹已与我娶了亲。我虽心悦长青,却不得全然不顾姜家的颜面。”


萧含光一早便知他是个软没骨气的,又道:“我并非要你不顾姜家,而是要你与他一般,承继姜家的产业,日后可与他双宿双栖,如此,不好吗?”


姜三少爷叹声再拒道:“我本不是从商的材料,虽乃嫡系所出,上有二位兄长,即便二哥庶出,大哥亦是同母,且大哥德才兼备,爹爹已将他当作了承继家业之子,悉心教导。


而我,不过平日里唱曲儿、玩乐罢了,何以击败大哥承继姜家?”


“此事无需你担忧,你只需应了我便是,我自有法子让你光明正大的承继姜家。”萧含光那般恳切,确是撬动了姜三少爷之心。


他自幼便想着无忧无虑地过活,家业承继全无想法,才觉自己不堪大用,萧含光抛出的诱饵着实是予他一个机遇,若当真能与孟长青长相厮守,再好不过。


“我只待与长青长相厮守,孟姜两家不因我二人生了嫌隙才好。”姜三少爷说着,见姬承影悄悄伸出手握住了萧含光的手,心下好奇,却知发问不妥。


萧含光默默握紧姬承影,笑道:“你可与孟长青再商议一番,若可,你待我修书,遵照信上所言行事便可。”


“若能成事,我与长青再来报娘娘大恩。”姜三少爷躬身作揖道。


后台进来的人愈发多了,不宜久留,萧含光便与姜三少爷道别,带着姬承影回了侯府。


路上,姬承影问她:“若姜三少爷应了,你待如何助他?”


“姜家经营的场子分布各地,我大可下一道懿旨,表明与姜氏合盟,叫各地郡君多加照拂。商税繁重,姜家当家若知姜三少爷攀上了王室,定是千恩万谢,那姜大少爷即便有通天之能,亦不得不为姜三少爷让道。”萧含光算计精明,毫无遗漏,倒叫姬承影瞠目结舌。


姬承影复问:“那孟二少爷呢?你将如何?”


“孟长青身后毫无势力,他不比姜三一般乃是嫡系,却亦有好处。


王氏乃他杀母仇人,若他上位,王氏岂能甘心?我想着,以孟大少爷为由头,以周昌之名压住王脊檩,适时展露他的才能,其他便好说了。”萧含光蹙起柳眉,以指托腮。


姬承影见她思索的模样,笑道:“原来你尚未抉择,便去拉拢他们,竟不怕他们暴露你吗?”


“我不过是助他们成眷属罢了,并非有何种野心。”萧含光一本正经的说着,姬承影笑得更开怀了。


“若不知你如何想,我便要信了。”姬承影道。


“他们受我恩惠,日后不过是还我罢了,有何不妥?”萧含光调笑道。


“自是妥的,你说的俱是妥当,那些人为你算计,还对你千恩万谢,当真狡诈。”姬承影嘴一撇道:“我初见你时,直觉着你不过是冷情的谪仙,万事俱不放在心上,如今才知,我竟心悦了一个狡诈至此之人。”


“可后悔?”萧含光问她。


姬承影伏到萧含光身上,轻声道:“自然不悔。”


你的何种模样,俱是我心悦已久的。


“若要你吃苦受罪呢?”萧含光追问她。


“不悔。”


“刀山火海呢?”


“不悔。”


“我自要与你一道去的,无论何处。”


“嗯。”


回了侯府,问及小厮,小厮道夫人尚未回府,萧含光看了看天色尚早,便不予理会。


“已是二更天了,你竟不忧心你娘亲在何处?”姬承影问她。


萧含光却道:“不妨事,娘亲定是叫那些夫人缠住不得脱身。每每出去,总要有些夫人求娘亲办事的。


夏柏,若夫人至二更天中还未归,你便去寻。”


“是,大小姐。”夏柏应道。


前晌去了孟府,后晌带姬承影各处转,晚间又去了戏园子,萧含光着实脚不沾地地忙了一天,便是会武,亦觉着乏了。


“你应了我,明日定让我沐浴的。”姬承影看着躺在榻上的萧含光,为她把外衣褪下,搁在一边,提醒道。


萧含光掩着眸子痴痴笑道:“我自是记得的,你啊,只忧心着沐浴的事。”


让萧含光笑话了,姬承影亦是将外衣褪去,躺在萧含光身侧,顺着她的发梢一直抚到她的前额。指尖顺着前额往下,掠过她的双眸、鼻尖儿,停留在她的唇边。


“怎的,想偷袭我?”萧含光猛地睁开眼,捉住姬承影的手腕,放到唇边一吻:“嗯,虽是出了汗,亦是香得紧。”


姬承影却让她这番动作弄地红了脸,将手腕从她手中撤出,羞赧道:“我说你与那些登徒浪子一般,你现下还否认?”


“我便是你一人的登徒浪子,是他人的正人君子。”萧含光道。


“甜言蜜语,我倒是见识了。”姬承影笑着,转身吹灭了烛火。


萧含光将薄被盖好,轻拥着姬承影入睡。


半夜,萧含光梦魇醒来,见姬承影睡得熟,微微一笑,复又睡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