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回目39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17 22:19
点击:333
章节字数:20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甫直起腰身,便见姬承影面上染了薄红,当即明了她是在装睡的事。


“你睡地如此沉,不如趁此机会,去戏耍旁人的好。”萧含光故意在她耳边道了一句,起身便要离去。


姬承影再也装不住,伸手缠上了萧含光的衣角,气道:“不曾想你真是与登徒浪子一般了,竟在娘子熟睡时起了戏弄旁人之心。可恶。”


抬眼却见萧含光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才发觉是着了她的道。


萧含光见她这般羞,调笑她:“若非如此,你怕是不愿醒的。”


“你一早便知我是装睡,还这般笑我,当真是坏透了。”姬承影不依,扯着萧含光的衣角便将她拉到榻沿坐下。


萧含光坐好,与姬承影道:“我不坏,只是过于心悦你。”


姬承影更是羞赧,岔开话题问道:“那孟老爷,是作何来了?”


“他啊,为他次子求亲来着,我自是不允的,便应他,要与爹爹商议再定。”萧含光答着,为姬承影捋好了青丝,将她从榻上扶起,笑道:“你也该起来活动筋骨的,现下天擦黑了,娘亲已备了晚膳,待好便差人来唤我们。”


“嗯,求亲乃是好事,你何必拒了他?”姬承影不明所以,难不成孟二少爷与孟大少爷一般,是个荒唐之人?


“我之前未与你言,”萧含光垂下眼帘,叹了口气,才道:“孟二少爷与姜三少爷乃是龙阳君,且我哥哥的意思,他二人已是私定了终生的。”


“那为何还要求亲?”姬承影瞪大双眼,觉着孟家上下不甚荒唐,那二少爷是龙阳君便罢了,为何还想着娶亲?


萧含光道:“据我所知,二少爷乃是庶出,将来要承继孟家的便是大少爷,现下孟老爷来求亲,嘴上说着次子人品端正,想来是为了遮掩他与姜三少爷之事了。”


姬承影为此番说辞逗笑:“此事若是娶亲便可遮掩,那天下何来如此多的琐事?我看,他不过是为了他孟家的颜面罢了。娶了萧氏女究竟风光得紧,却是要姑娘守活寡,传出去萧氏面上无光,你爹爹如何会放过他?”


“我已拒了,却想助孟二少爷与姜三少爷成事。”萧含光嘴角上扬,露出了猎人般的笑容,姬承影见她如此,便知她心下已有了计策。


“如何行事?我瞧那孟家亦是有头有脸的,换承继人乃是大事,权势弹压多半不顶事。”姬承影嘟囔一句,萧含光全数听了。


“不妨事,若他要投靠爹爹与我,定要听我的话。”萧含光笑道:“你无需担忧这些,现下只养好身子,待回宫,与我一道将周昌送进绝境便好。”


“我时常想着,你有许多要事,我皆是帮不上忙的。”姬承影看着她明媚的笑意,黯然道:“当初,还想与你合作,现下想来,若无我,你亦能成事。”


“此言差矣,”萧含光将她揽在怀里,轻声道:“若非你,我尚不得思及周昌与先王的阴谋。所谓唇亡齿寒,虽说你爹爹与我爹爹并非相依,姬氏亡族却叫我晓得了王室的残暴。


你是引来周昌的人,却非灭族的祸端。先王早前便想着打压朝中权臣,便是无你,姬氏亦不得善终。”


“你已察觉了周昌的心思,他将打压萧氏?”姬承影问道。


“无关他的决议,我便是防患于未然罢了,若周昌当真下旨将萧氏灭族,也是一朝一夕之间。若不想活在王族压迫之下,唯有将他推翻。”萧含光冷然道,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姬承影却道:“缺了姬氏制衡,萧氏已有做大之势,我猜,周昌在等一个一击必杀的机遇。萧氏走错一步,便是万劫不复。”


“你亦生了这般感觉,”萧含光拥着姬承影,叹道:“现下我却知晓了你爹爹的心思了。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当真憋屈得紧。”


“可我爹爹并无谋逆之意,却为王室按了谋逆之名,才是冤枉。”姬承影猛然抬头,直视着萧含光的眼。


萧含光眸中的柔光温暖着姬承影,她凑过去亲了亲萧含光的下颌,复握住萧含光的柔荑,道:“我待你成事,还我爹爹与姬氏一族的清白。”


“自然。”萧含光回吻了姬承影。


“大小姐,夫人请您与姬大小姐到西苑用膳。”小莲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姬承影下榻将鞋穿好,萧含光便与她一道去了西苑。


萧夫人已在西苑等着了。


“娘亲,怎地今日在西苑用膳了?”萧含光瞥了一眼桌上丰盛的菜肴,问道。


萧夫人见二人皆到了,笑道:“快坐,方才娘在府中寻了一圈,总算西苑是最凉快的所在。”


姬承影身子弱,萧夫人算是见识了。


同样,她亦是见识到,姬承影若不能好好的,萧含光的心俱是不得安然。


听萧夫人所言,姬承影才算晓得为何萧夫人要在西苑中用膳了。全然是为她的身子着想,当下有些感动,竟涌了些泪意上来。


“...”萧含光不知如何开口,姬承影眨了眨眼将泪意逼回去,勉强笑笑。


萧夫人不知何处不妥,自家女儿与姬承影俱是与平日里不同。


“自我三岁入了蒿城作质,再无长辈像您这般真心待我。”姬承影恳切道:“姬氏为王室灭族,幸而晔儿不嫌,愿与我一道为族人复仇,又有您这般真心的长辈,上辈子我定是做了善事,才遇上你们...”


说着,姬承影实在忍不住泪意,哽咽起来。


萧含光不动声色地掏出绢帕为她拭泪,在萧夫人看不见的地方,眼中俱是疼惜之色,道:“你安心便是,娘亲定是将你视作亲生的,才这般为你。”


萧夫人忙跟着道:“是是,承影快止了泪吧,看着我心揪得紧。”


姬承影才算止住眼泪,笑道:“您看我,您待我好,我便这般,当真不妥。”


“菜要凉了,还是先用膳吧。”萧含光坐在一边道。


萧夫人便将一些清淡的菜夹了放在姬承影碟中,笑道:“你快尝尝,俱是些清热去火的,睡了半后晌,定是饿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