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Part.23

作者:add
更新时间:2019-10-13 17:29
点击:871
章节字数:48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I’m your sister, I will do anything to protect you.


面前不知是一无所知还是视而不见的家伙说得这般言之凿凿。


可越是了解当年种种,越是了解过去那个变得越发嫉恶如仇的Anna,女孩就越是确信要是她没有失忆也没有忘记Elsa,那么当她从那位陌生人嘴里得知了所谓真相后再面对面前这个依然支支吾吾默认罪行的Elsa时;Anna知道若真是如此,她是绝不会像之前那般平静的等着对方的辩解,不会仅是克制的攥紧双拳,满怀期待的耐心等待。


女孩知道若是过去的Anna听到了这句太过确信,太过自以为深情的话,Anna确信,她,这个世界上仅剩的最了解过去Arendelle家所经历一切的人确信,她绝对会因愤恨无法保持冷静,会像现在这样克制不住伤害对方的想法,在自己都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候,下意识展现她宛如被触碰逆鳞的不加掩饰的面目狰狞,粗暴的扯开置于脸颊上的双手,回以满是讥讽的话语:


“你以为只有你吗?”


她们的距离终于第一次这样接近了,近到就算是无法视物的Anna也能伸出手轻易攥住脸颊旁的双手,顺着那总是带着凉意的皮肤扣住纤细易折的手腕,紧紧的,像是镣铐一样将她们困在一起,撕开总是用善良温柔装饰的血淋淋假面,赤裸的面对面。


“你以为只有你这么想吗!”


Anna她在说什么?嘶哑的质问从让Elsa感到陌生的Anna口中传进她耳里,让她茫然的下意识为女孩脸上显而易见的愤怒而疑惑。


如岩浆般灼热的掌心烙在苍白冷色的肌肤,扣在血管上的指腹一如Elsa先前那般不留情的压迫着脉搏,用力的,不同于往常柔和触碰的力道像是要捏碎骨骼一样传达着激烈的情绪,让原本小心收敛的泪滴顺着掌心的纹理坠落。


Elsa自以为是的珍惜被Anna粗暴的拒绝,像是报复她之前同样粗暴无礼的举措一般的,同样蛮横不讲理的剥夺她挣开逃脱的权利,利用她自投罗网的愚蠢,进展成此时此刻跪坐在Anna膝上的无处可逃,让她看着Anna此刻满是狼狈泪痕的咬牙切齿,只能茫然的指使着唯一能动作的双眼偏开视线,只能屏息,呆滞的凝视着因缺血渐渐麻木的手,感受着Anna用力时些微的颤抖,艰难的理解房间里回荡的余音。


“你以为只有你愿意做任何事吗!”


“你以为你代替我受伤我会感到高兴吗!你以为我就不想保护你了吗!”


无法理解,Anna的愤怒,Anna说的词句,全都无法理解。【不想了解。】


在这她期待了不知多久的场景,原本一直以为自己希望被抓住的Elsa却不合时宜的想逃了,从Anna掌心渗透而来的情绪强烈到几近刺痛,如寄生的藤蔓般试图贯穿她的铠甲,在她甲胄下脆弱的血肉上扎根蔓延。


Elsa想逃了。


“你知道每天都假装你还在是什么心情吗?你知道每次去停尸房辨认尸体有多恶心吗?你知道最后不得不讨厌你才能生活下去是什么感受吗!”


Anna原本低落沉闷的声音随着倾吐的心声逐渐高昂尖锐,像是尖刀一样捅进Elsa麻木的心脏,让她下意识的蜷缩肩膀,怯懦的闭上眼试图悄悄忍耐下自女孩话语中幻想出的疼痛。


“Elsa你给我听好了!我不需要你保护!你听到了吗!我不需要!”


这些显得残酷的话并非谎言。


“我宁愿代替你被抓走!我宁愿代替你死掉也不想被你保护!”Anna向着被她抓住的慌乱却无处可逃的姐姐坚定的喊,“我宁愿当时我们被一起带走也好过被你丢下!”


可或许正因为不是谎言,这一切才显得更加残忍。


无数次纠缠着Anna的噩梦里,那模糊的似乎在拍着窗户向她求助的身影,那刺鼻的逐渐遮挡视线的尾气与烟尘,那再如何睁大双眼也不曾看清的车牌号,还有在梦中摔倒后惊醒时所感受到的阴魂不散的悔恨:


要是再跑快点就好了,要是她再聪明一点,再强大一点,再勇敢一点,要是她一直注意着Elsa没有移开视线……那样的话,是不是Elsa就不会被夺走了?


这些自责,即使失忆了也没能抹去的情绪,Anna真的不想再体会了。


“我很抱歉……”【我很抱歉。】


Elsa原以为她只要伪装出正常,只要继续用谎言掩饰伤痕,只要卑劣的滥用坦白的机会宣讲着连她自己都没能骗过的借口,就能和Anna像从前那样相安无事的生活在一起;Elsa傲慢的以为从始至终只有她一个人受伤,只有她一个人思念成疾,只有她一个人为天人永隔的结局发了疯,以为Anna失忆了就绝不会因她不堪回首的过去受伤,以为她的舍身真的护住了她最爱的仅剩的家人,但是很显然,Elsa看着Anna,她试着张了张口却始终没能从干涩的咽喉里挤出一个音节。


很显然现在看来,她什么都没能保护。


抽痛的心脏像是被撕成了两半,背后的伤又一次隐隐作痛,但是Anna还在继续说着,手上的力道不曾松懈,话语里的坚定毫无动摇,但是Elsa看到她摇了摇头,听见她苦涩的说:“不,Elsa,该说抱歉的是我。”


“Elsa……”Anna彻底松开了对Elsa禁锢的双手,转而摸索着向前攥住了Elsa的衣领,没有拉扯,只是单纯的,像是在寻找支撑,像是在确认Elsa确实存在着一样紧紧攥着。


“Elsa……”Anna低垂着头,像是呓语一样轻声呼唤。


房间橘黄色灯光下Anna灿金色的刘海恰到好处的挡住了Elsa的视线,她只听见女孩一遍遍重复着,像是在通过这种方式酝酿情绪,一点点在言语中添加感情的砝码,直到她莫名不安的数不清次数的最后,像是终于通过这种方式确认了自己积累了足够多的勇气似的,Anna终于开口说:


“Elsa,你说你愿意为我做任何事,那么……”Anna抬起头像是窒息了一样艰难的深呼吸,等到她重新开口时,她脸上在那一瞬间显现的动摇早已尽数消失了。


“你是不是为我杀人了?”只留下追根究底的坚毅。


之前的交谈中她们一直刻意的,谁都没能鼓起勇气率先提及,她们彼此默契的逃开这话题,不去纠结事实真相的表述应该使用”kill”还是”murder”,是”threat”还是”push”,可这样是决计行不通,逃避不仅可耻而且没用。


所以Anna就算害怕得不行,就算声音克制不住的颤抖,就算听见理智向她拼命示警的声音,就算侥幸的恶魔一直在消磨她的决心,Anna还是问出口了:


“Elsa,他们是不是用我来威胁你了?”


Elsa已经很刻意的避免了,就算在被愤怒冲昏头脑的时候她也已经尽力模糊掉关于这部分事实的一切信息了,对她来说不可接受的从来都不是因为犯罪被Anna讨厌了这件事,她做的每一个决定,反抗的决定,杀人的决定,逃罪的决定,Elsa实行了糟糕的犯罪,她并不害怕承认这些,杀掉那些糟糕的人渣的行动,她只耻于在Anna,在以她为傲的家人面前提及;但是West,唯独West的事,她不该对任何人说的,尤其是Anna,尤其是关于被威胁的那部分过去。


可是她太生气了,她们之间的联系若是这般简单的被Anna的一句话轻易斩断的话,她付出的所有都被无视了的话……


Elsa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不该说的,只是太过害怕。


“The Wests,I killed them to protect you .”Anna复述着Elsa的破绽,她努力地试图在脸上挤出一个微笑,试图把这近乎灵光一闪的念头当成她一惊一乍的反应过度,可是终究没能骗过她自己,“Elsa,如果不是我这样逼你了,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告诉我?”


是的,Elsa不敢让Anna知道,她绝不会让Anna知道,这种完美佐证了因为Anna她才没能得救,才会这般受苦的事实真相,她是至死都不会说的。


Anna没能得到回应,可这个时候没有回应本身大概就是最好的回应了。


“对不起,Elsa。”


Elsa瞪大了眼睛哑然的看着她敏锐的妹妹,可是阻止的话,拒绝的话,全都卑劣的没能说出口。


她想听下去,内心漆黑的怪物也同样满怀期待的阻止了所有下意识想要否认的动作,卑劣的,肮脏的等待着Anna知晓这件事的回应。


Elsa想听下去。


“该道歉的是我,没能保护好你,没能找到你,没能早点接你回家,Elsa,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她想听到这句话,想要女孩在知道真相后对她说出这句话,比任何承诺,任何告白,比需要氧气更需要这句话。


“对不起Elsa,你痛苦的时候没能在你身边。”


Elsa想听见这句话,然后毫不犹豫的对Anna说没关系,我原谅你。


想对她说我是你的姐姐,我爱你,所以无论你做错多少事都没关系。


但是她没能来得及说出口,Anna接下来说着说着克制不住哽咽抽泣的话又将她的所有喜悦抹去,独留疼痛:“但是Elsa你也有错,你可以告诉我的……没能早点救你出来,害你被威胁,你应该讨厌我恨我的……我欠了你这么多,你大可以告诉我的……可是……可是为什么……你还活着的话……还活着的话为什么不回家……为什么……为什么留我一个人面对……为什么要让我觉得自己孤身一人了……”


衣襟上的手终于和Anna声音里的愤怒情绪一起松动,可随时能恢复自由的Elsa只是僵硬的听着女孩破碎的话语,只是慌乱的看着Anna胡乱的孩子气的用手背抹着眼泪,明明难过的要死还是哽咽着试图调整呼吸,Elsa手足无措的看着,只觉得她的心也跟着碎了。


想过吗?当初醒过来的时候能有人一直守在床边,能有人牵着她的手前行。


想过吗?当时如果没有丢下那张皱巴巴的车票,能更早抵达Anna身边的未来。


当然想过,无时无刻不在后悔愚蠢的盲目的丢下最重要的家人,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没能待在你身边,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欺骗了自己复仇比悼念你们更有意义,在终于能回家的关口被不愿面对失去你们的恐惧支配着狼狈逃开,在无数个思念着你们灌醉自己的日夜,无数个看着别人的幸福笑容回想起你们的时候,Elsa总会想:


那个时候要是更勇敢一点,更清醒一点的话……是不是一切就能迎来更好的结局了?


她们无从知晓。


过去的事,过去的假设在如何美好都于事无补了,她们只拥有当下。


所以伤痕累累的怪物,不,伤痕累累的Elsa这次终于能鼓起勇气试着伸出手抓住什么,Anna在哭,所以无论多害怕多不安她都会鼓起勇气,她是姐姐,她是Anna最崇拜最信任的人,没有什么能比这个认知更能给她勇气。


她们只有当下了,她们只有彼此了,Elsa不想放手了。


她小心翼翼的一点点接近第一次这般脆弱的妹妹,像对待易碎的珍宝一样近乎惶恐的抱住她,轻声说:“我很抱歉,我很抱歉,已经没事了Anna,我就在这里哪都不去好不好,你……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模糊视线的泪水一直碍事的填满眼眶,但Elsa已经不在意了,她专注的颤抖的珍惜的,用柔软的指腹拭去自那蓝眸溢出的湖水,除了失而复得,除了感同身受外心中再无其他。


如果你哭了那么我也会哭,你的悲伤就是我的悲伤,你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


你是我的妹妹,我应该保护你,你应该追逐我,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这是理所当然的,这是我们的约定。


“我原谅你了,你也原谅我好不好……Anna,没关系的伤疤已经不会痛了……已经没关系了……我就在这里……不要哭了……Anna……不要哭了……”


Elsa胡乱的说着,絮絮叨叨的,天花乱坠的许诺,像她自小每一次因为Anna哭泣而方寸大乱的时候一样,像是她们都未曾改变一样。


“这次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我保证,Anna,我保证……我保证我哪也不去了好不好……不要哭了……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不要哭了……不……不要哭了……”


因为她是姐姐她是妹妹,所以Elsa很多时候表现的就像是她凛然容貌那般的成熟冷静,而作为妹妹的Anna却总是和她灿烂笑容一样,全身上下都写满了被无条件宠溺出的天真无邪和肆无忌惮,所以自始至终,所以从小到大能把Elsa惹哭的,一直是Anna。


所以童年时每次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难过得号啕大哭的Anna,最后总是不得不停下来反过来安慰看上去哭得比她还要伤心的Elsa,总是在父母哭笑不得的视线下意外的表现得比故作坚强的姐姐更为勇敢。


就像现在这样,主动的环紧,容纳所有不堪的怀抱。


“Elsa,我抓住你了,”她说,“不要害怕了,我抓住你了。”


像现在这样知道了怀里这个人所有的罪责,所有感情后应允:“呆在我身边,不要再迷路了。”


Anna做出了承诺,在长久的只能感觉得到Elsa还在肩头哭泣,像是要把所有委屈倾泄在Anna衣衫上一样的长久沉默后,在Anna几乎要以为得不到回应的时候。


“YOU GOT ME.”


Anna听见了来自Elsa的沙哑的回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