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Part.14

作者:add
更新时间:2019-10-13 17:10
点击:693
章节字数:319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Anna下班的时候Elsa有去接过,两回,结果一次比一次被围追堵截的更紧,回家的更晚。


小孩子根本不懂什么叫做眼神冰冷面露凶光,他们只知道只要他们一靠近,那个漂亮的大姐姐就会下意识往后躲开,是个和Anna老师说的一样非常有趣的玩伴。


可怜Elsa还真的以为是孩子们天真无邪的错,直到她藏在仓库里听见Anna向孩子们许诺给找到Elsa的冠军一份Elsa亲手烤的饼干,万念俱灰的Elsa才终于放弃了这种对Anna来说根本就是“过度保护”的接送行为。


但就算已经向Anna承诺过要信任她,信任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汪星人的Olaf,Elsa还是会担心Anna。再说她今天中午那副明显有鬼的慌乱,也着实太可疑了。


Elsa心里有些不安,她决定早点关门回家做饭等Anna给她中午欠下的解释。


拉下前门的卷帘,Elsa简单收拾了一下,提着垃圾准备从后门离开,没想到打开门就被一副似乎久等了的今天中午的那个顾客堵在门口。


“你好?今天已经打烊了,你是忘了什么——”


“我们进去谈谈,”阳光下男人出示的警官证映出了金色的暖光,但Elsa只觉得如坠冰窟,“这些事,你应该也不想让别人知道吧?”


“什么事先生?”Elsa听见自己依然冷静的声音发问,大脑却一片空白,仿佛说话的是身体的擅自行动一样,“我现在应该回家了,没时间和你纠缠。请不要逼我把你撂倒好吗?我妹妹回家没看到我会担心的。”


“哈——你这个人真是,”男人,Hans颇为苦恼的收回证件,拿出一张两个有五分相似的金发男人的合照向冷漠的女人示意,“你瞧,旁边那个人是我哥哥,你有没有觉得眼熟呢?”


“无论如何,他在被你宰了之前和我提过你,Alice West,”男人嘲讽的撇撇嘴,“你比传闻漂亮的多啊,嫂子。”


Hans的背后全是冷汗,满口胡话都缓解不了的气氛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只能假装嗤笑。


他不清楚面前这个纤瘦的家伙有多强,他只知道在他之前她已经对付过比他更高大更健壮的对手,而他们都死了。


“没关系的不用担心,”Mash吃着蛋糕语音模糊的话在耳边回响,“如果一切顺利,你就不会有事,只要没死就不会有事。”


“如果要死了呢?”Hans听见自己问。


“你不是带着枪吗?”Mash说着话趁他惊讶愣神的片刻,把Hans的蛋糕挖走一大块。


“……你认真的?”Hans真的被吓到了,“我以为你——”


“是,你或许是第一个找到她的警察,但她要是再这么继续下去……”


Mash没有继续说,直到他刮干净最后一点奶油才终于再次开口,“与其变成怪物不如现在死去。我会保护一个孩子,但绝不袒护凶手。”


“归根结底我就是道测试,”Hans自嘲。


“Hans,我没办法也不会强迫你,上报和逃跑都是你的权利,”从Mash的眼睛里Hans看到了疯狂的冷炎,“我做不到,也没有理由去做,我是追着Alice的疯帽子,我会一直是爱丽丝的共犯,我什么也做不到。”


Mash笑的落寞,指着Hans喊,“太不公平了!就算是不正义的警官也能做的比我多!就算是你这种人也比我能做的要多得多!”


是啊,太不公平了。Hans跟着Elsa异常镇定的背影走进室内,后腰上别着的配枪沾上了汗水更冷了几分。应该是像Mash你这样无所畏惧的人来和她对峙的,Hans把颤抖的手紧攥成拳。


真是一步错,步步错。Hans悲哀的自嘲,用尽今生的演技在连环杀手的注视下装作悠闲。


“你想说什么?”


Elsa的眼里是淡漠和显而易见的心不在焉,Hans猜测她在思量的应该是怎么处理自己的尸体,可能是他探究的表情太过明显了,明显到一眼看穿的地步。


“抱歉,我在想怎么和Anna解释我晚回家的问题。”


“啊!”Hans突然惊呼出声,脑子里的灵光一闪让他顾不得掩饰自己的表情。


对啊!这家伙的妹妹!Anna!我怎么如此愚蠢!Mash不能到这里也不肯告诉我的理由就是Anna!


所以他说:“没有必要考虑这些了Elsa,或者我该叫你Alice?”


面前男人笑容里尽是恶意,“你无处可去了。”


“你什么意思?”不安的预感越发强烈,可男人却带着那令人不适的笑岔开话题。


“比起这些,嫂子,其实我这趟是来感谢你的~”


“……”


“你不是唯一一个发现他所作所为的人,你以为那个蠢货他是怎么逃过搜查的?哼,我一个身为明日之星的警官却有一个恶贯满盈的亲兄弟,这可真是,”Hans的恶意让人背脊发凉,“家门不幸。”


说实话Hans自己都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演戏还是在倒苦水了,总之看Elsa的表情,自己似乎成功唬住她了。


“我是真的很感谢你,”Hans笑着说,“所以我不会告发你的,放心好了。”


“你说无处可去是,什么意思?”


Hans说了这么多,可面前的女人却还是那副冰冷的表情,他有点理解哥哥为什么会被她迷住了


“字面意思啊。”Hans提醒自己,我还没有安全,还不是走神的时候。


“我们告诉她了,不,准确的讲是,我的同伴现在正在告诉——”


太快了。


Hans一直在和Elsa保持距离,在看见她身体有前倾的趋势时,他的手已经拔出枪了,但他没来得及举枪,她人已经在一臂间的咫尺了。


顺势向前的手臂被预中,然后不过瞬间,剧烈的疼痛就迫使Hans送开了枪,只能眼看着自己的依仗被踢到墙角,捂着手臂因疼痛动弹不得。


“How,dare you?”她低声说,声音平静的像刚才做出攻击的另有其人一样。


Elsa很冷静,她的心很冷,一片死寂,她什么都没再想了。


你无处可去了!


她听见脑海里有声音回荡,却根本无法思考这句话的意思。


她听见野兽从身后接近的脚步声,她感觉到自己被推进深渊的失重感和眩晕,唯独感觉不到一滴眼泪。


“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好事?”


Hans听见有声音从头顶传来,头发被攥紧拎起,他看到的却不是预料中气急败坏的女人。


眯着眼打量他的人声音有点沙哑,笑容却非常灿烂,既视感让Hans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可他的对手根本没给他思考的余地。


“抱歉~现在只有我陪你玩啦~”她说的友善,抓着头发的手却狠狠撞向地面。


咚——


“这就是我知道的所有了,”Mash对坐在身边的女孩说,“我很感激你能听我说。”


“我倒是,有点,”Anna和Mash坐在被阳光炙烤的操场上唯一的树荫里,“不,我现在是……非常后悔听你说了。”


“我很抱歉,”学校因为放学吵闹起来,Mash估算着Hans那边的进度,站起身准备离开,“我帮不了她,我欠她的太多,没有置喙的权利。”


“那么我呢?”Anna问,“我在这个故事里,我对她来说又在哪个位置?”


Mash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放弃了,“我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Anna忍不住喊。


因为我知道,你能救她……Mash做着嘴型,无声的回答,他转身离开,无视身后的呼唤。


Mash拿出手机拨打Hans的电话,但这通电话终究没有打通。


出事了!Mash向着Hans的所在狂奔,他仿佛又回到了改变所有的那天。


【这大概就是自以为是的下场?】脑海里的幻影如此评价,【跟我想的一样啊,伙计你谁也救不了。】


外套口袋里传出的熟悉铃声止住了下落的手,血趁机顺着男人的额角往下淌。


“欸~你还真的有同伙啊~”


Hans用他昏昏沉沉鲜血淋漓的脑袋拼命思考。


“是想说什么呢?问你有没有杀掉我吗?”


“是……Ann……na……”Hans挣扎着说。


他说的笃定,但实际上Hans其实什么都不知道,Mash和他的交易只是一次任意处置Elsa的选择权,无论结果如何,Mash都决定追随Elsa的脚步,Mash是这么说的。


可他没说自己去找Anna,没说的部分被自作聪明的Hans讲出来彻底磨削了Elsa最后一点犹豫。


这完全就是自作自受!Hans对自己抱怨,但下一秒紧接而来的疼痛让他没办法再思考这些了。


咚——


“你的同伙在哪?”头顶上声音的余裕消失了。


“不……不知——”


咚——


Hans终于昏过去了。


“你留手了。”


一个Elsa许久没有再听见的嗓音说。


但这次不一样,Elsa可以听见他剧烈的喘息,小跑到Hans身边的沉重脚步声,还有灯光下明晃晃的影子。


“你果然,是真的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