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Part.11

作者:add
更新时间:2019-10-13 17:07
点击:713
章节字数:47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小时候Elsa曾在书上看到一个问题:当你流落孤岛时,你希望在前路能见到谁的幻影?


那时的她足够聪明却缺少想象,她务实的想着幻影根本帮不上忙,而且见到幻影的时候在孤岛上的她该是疯了,于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没有这样的对象的回答。可当Elsa拿着这个问题去问和父亲玩举高高的Anna,结果他们都是毫不犹豫的给出了答案:


“You.”


“Your mum ,of course.”


“Why?那只是个幻影,它什么都做不了。”


父亲笑了却并不回答,转而问Anna选Elsa的理由?


“因为每一次迷路,最后都是Elsa带我回家的啊,”Anna那时还无法理解太过深奥的话题,她单纯的以为这就是个迷路了谁会第一个找到你的问句。


Elsa还是无法理解,她还是无法想象自己会产生幻觉的情况下会看到谁,她脸上显而易见的困扰被Anna看见了,于是女孩大方的表示她会当Elsa的幻影。


“那么你能怎么帮助我呢?你只是个幻影,”Elsa还是想不通。


Anna被死脑筋的姐姐绕晕了,也顺着Elsa的思路毫无情调的思考起来,但在父亲和姐姐期待的注视下她往常善言的嘴却迟迟讲不出个所以然,最后只能有些自暴自弃的回答:“因为我在哭!”


“What?”Elsa更加疑惑了,她不认为一个哭卿卿的幻影还能帮助到她。


但Anna却自顾自赞叹点着头,好像很满意自己给出的答案,她说:“如果Elsa失踪了,我一定会哭,在找到你之前会一直一直哭!如果你忘记回家,只要看见我在哭就一定会赶回来吧!”


Anna的回答非常凌乱,逻辑不通,但Elsa还是听出来Anna话语里肆无忌惮恃宠而骄的意思了。


“好吧,我如果看见了会记得回家的,”固执的Elsa在父亲幸灾乐祸的笑声里妥协了。


可是被姐姐的思考带歪了的Anna这时候反倒认真追究起真假:“真的?你发誓?”


“真的,”Elsa无奈的竖起指头发誓,“我保证,我会马上坐岛上的游轮赶回来的。”


目睹整个话题越发奇怪的父亲躲在Anna视线死角里憋笑憋的面红耳赤,完全无视掉Elsa的求助信号。


“那好吧,你快点回来,我会尽力不把你的那份巧克力吃掉的!”得到Elsa的保证,Anna也满意的做出让步。


“……谢谢你的手下留情?”Elsa悄悄翻了个白眼。


“不用谢,姐姐!”Anna回以一脸的得意。


父亲终于还是没忍住笑声,瘫在沙发上笑的肚子疼,而客厅里的吵闹最终还是引来了在房间午睡的母亲,于是父亲只得赶忙止住吵闹的笑声,向面色不善的妻子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以求宽大处理。


而Anna和Elsa则跟往常一样,躲进游戏室里,身体力行的表达她们不想再参与进这种看似吵架实则秀恩爱的戏精竞技。


她们的每一天,Arendelle家的每一天在Elsa的记忆里尽是这样幸福快乐的日子。


可惜现在已是物是人非,就算Anna重新给了她一个家,Elsa还是忍不住为这些被恶意摧毁了的曾经痛心不已。她怀念从前,很想很想,很多时候光是回忆着某一段对话,某一次经历,每一个早安晚安的问候就能从近乎被摧残殆尽的心里榨出一丝离群独活的勇气。


后来情况变得太糟了,这些记忆就算在脑海里反复回放也再激不起一丝浪花,Elsa再怎么拼尽全力回想曾经的欢声笑语,被扭曲丑化的影像也只是一次次撕开她的伤口,曾经每句无心对话都像是早有预料充满深意,依旧没找到她的家人们缺了她依然能继续欢笑的噩梦比所有伤痛都要残忍可怖。再往后,Elsa终于连小心翼翼窥上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对回忆的珍视变成了生怕在记忆回廊里看见鲜血淋漓尸体的无视,物是人非。


回忆被她强行结束,Elsa在明艳的阳关下无奈的叹气,她就知道她不应该独自一人,不该胡思乱想,最不该任由Anna跟着Kristoff出门。


但是Anna在玄关处拒绝了她的陪伴,抱着她说“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在天黑之前回来,等我回来有惊喜要给你”,直到Elsa终于不再闹别扭噘嘴,不再眼神凶狠瞪着站在门口不解风情的Kristoff,颇为不情愿的说“我会在家等你”后,才终于出发。


【你是不应该放她走的。】野兽抱怨说。


虽然从Anna接纳她陪伴她开始,她已经很久没有再被那只气急败坏的野兽拉进深渊了,但是与之相对的,野兽用言语刺激她的时候变多了,尤其是Anna和Kristoff待在一起的时候。


【你觉得他们是不是打算领张结婚证跟你说surprise?】


“唔……”


虽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Elsa听到结婚的时候还是心里一紧。


【怎么?你不希望她结婚吗?】


“没有的事,只要她高兴就好。”


【想象一下Elsa,想象一下她结婚的样子……】野兽蛊惑着。


“……她很漂亮,很开心,我不会阻止的。”


【那么在你的想象里,我们的Anna还会回来找你吗?不想碍事的姐姐?】


“……”


【她不在身边你还能撑多久?想不想知道我打算在第几天夜里让你浑身是血的出现在他们的新家?】


“……”Elsa紧咬着下唇一言不发,她很清楚野兽是认真的,就像清楚光是离开了Anna半天不到的现在,自己宛如瘾君子戒断反应一样的精神脆弱究竟意味着什么。


【再猜一下Elsa,你说,那时地上会有几具尸体?】


“够了!”空荡的房间里只有Elsa的喊声回荡,野兽像是融化在阳光下一样不见踪影,但是Elsa明白刚才的对话不是错觉。


她把头埋在Anna的枕头里,用平常根本不敢展现的占有欲拥紧怀里的无辜枕头,像是抱住了那个人一样:“Conceal it, don't feel it, don't let it show.”


Elsa感觉自己在沉没,她焦躁地盯着床头数字钟上一成不变的数字,一分钟,两分钟……时间变成了整数,Anna还是没有回来而她变得比一分钟前的自己更焦躁了。


Elsa决定给自己找些事情做。


她打扫了卫生,找到了Anna丢失的纽扣以及被Olaf藏起来的另一只拖鞋,她收拾了冰箱,出门补满了家里所有的物资——


回到家,Anna还是没有回来。


Elsa趁着正午的太阳晒了家里所有能晒的东西,但是Anna还是没有回来。


于是Elsa整理了Anna的盲文书。


她理所当然没在里面找到什么莎士比亚,简·奥斯汀(傲慢与偏见)之类的著作,查尔斯·勒特维奇 ·道奇森(爱丽丝梦游仙境),儒勒·凡尔纳(海底两万里),安徒生,格林兄弟的作品倒是应有尽有,可以说看书的品味是非常的孩子气了。


Elsa低落的情绪忽然高昂起来,她有些跃跃欲试。


她终于发现自己在Anna出门的时候还能做很多的事,这里毕竟是Anna居住的地方,每一个地方都留下她本人的痕迹,她不在Anna身边的这些年仿佛成了一本近在咫尺的书,此刻正摊在她的面前待她翻阅。


Elsa四下扫了一眼,Anna的房间本就异常简洁,没什么装饰,所以一眼看去堆在房间角落的大箱子就非常显眼了,Elsa甚至有些惊讶之前的自己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它。


纸箱并没有被封口,于是Elsa也就不再迟疑。


箱子里的东西很杂:天线被折断,电源线上还有咬痕的收音机,一对对讲机,一张歌手伊迪娜·门泽尔的磁带,一个5kg的哑铃,Olaf换下的旧狗牌,一罐看起来就提不起食欲的鱼罐头,还有三本封皮陈旧的书。


Elsa打开看了一下,这才知道它们会被Anna堆在角落的原因:相册,剪报和日记。


很不幸这些都是Anna看不见的东西,Elsa都能想象出Anna抱着这些理应是重要的东西打算好好收藏,结果因为眼睛看不见的缘故不得不为了房间的简洁考量无奈放弃,只能把它们堆在墙角箱子里的纠结模样了。


Elsa把东西放了回去,太糟糕了,她现在完全开心不起来了。


【你不打算看吗?他们在你失踪的时候做了什么,你难道不想知道吗?】


“现在重要的不是过去,是Anna,”Elsa合上了箱子,声音疲惫,“我不会再增加你的筹码了。”


现在是下午四点,天还没有黑,Anna也还没有回来。


Elsa启动了那台伤痕累累却奇迹般还能运作的收音机,躺在暖和的被子里听唯一能收听到的电台在放50 ways to say goodbye。


果然,当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全世界都在和你作对,Elsa现在对这句话充满了认同。


无辜的收音机最终还是逃过一劫,疲惫的Elsa听着沙沙作响的白噪音终于还是睡着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吵醒她的那个人搬着个大箱子在房间里磕磕碰碰,嘴里却在小声叮嘱着Olaf不要发出声音。


“Anna~”终于放下心的Elsa松了口气,刚被吵醒的她还有些迷糊,语调里满是柔软的撒娇意味,“欢迎回家~”


“抱歉Elsa,我回来太晚了。”


Anna听见Elsa的招呼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站到床边俯下身在Elsa的主动配合下抱了抱她,“让你担心了。”


“没关系,我原谅你了。”


Anna身上有驳杂的味道,Kristoff车里特有的顽固机油味,香槟,玫瑰,还有一些陌生的香水味。


【Wow,她这是去聚会了吗?】


“……你说的惊喜是什么?”Elsa软软的挂在Anna身上,眼神却非常清醒,她决定了,Anna要是敢说一句“什么惊喜,我骗你的,我就是丢下你去和朋友玩了”,她就干脆掐死Anna再自杀一了百了算了。


“说到这件事,Elsa,”Anna从Elsa暗藏杀机的怀抱里挣脱,顺着手臂把Elsa的双手包在掌心,“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庆祝一下。”


“庆祝什么?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当然也不是我的,”Elsa想到了什么,表情嫌弃,“Kristoff?Really?”


“What?No!关Kristoff什么事?等等,我一直觉得你们好像对对方有意见,是Kristoff对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吗?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们接触的时候我明明一直在旁边,你们是什么时候闹矛盾的?怎么我在你们面前提起对方,你们都是这副不高兴的——”


“Anna!”Elsa赶紧止住了小话痨想要追究下去的势头,“你还没说惊喜是什么。”


“好吧,说出来你可不要笑哦,”Anna深吸了一口气,“我觉得已经一个月了,也是时候庆祝我们的重逢了?”


“Why?”


Elsa心想: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所获得的幸福,已经给了我世界上所有节日都给不了的感动,我已不敢奢求太多。


但是Anna显然觉得这还不够。


“好吧,我说实话,我其实……嗯……有点等不及想要给你过生日了。”


“等等,我的生日?为什么会提到我的生日?”


“因为我有好多好多惊喜要送到你手里啊!”窗外明亮的月光把Anna的眼睛照得透亮,让Elsa有种自己在被全身心注视的错觉。


“我们分开了20年,我欠你20句生日快乐,20份生日礼物还有20个生日愿望,”Anna牵着Elsa来到那个大箱子面前。


房间太黑,Elsa以为的纸箱其实是被包装好,打着蝴蝶结的大礼盒,她以为被她逮到的不守信用的妹妹,其实是意图趁她睡着留下礼物的圣诞老人;房间很黑,她只看得见发着光的Anna。


“不应该是60个愿望吗?”她的声音带着哭腔抱怨,“小气鬼。”


“哼哼,别想骗我,这些事我以前都有记在本子上呢!Arendelle家的生日愿望是一人一个的,不能贪心哦~”(因为Arendelle家有四口人,所以寿星向每个人许愿刚好可以得到三个愿望。)


“你回来的这么晚就是去准备这些了啊?”


“对啊,小Anna买给你的八份,我给你十二份,再在Rapunzel家里放下去,我担心Maximus会把它们当成私人财产了,你知道我花了多大力气才把它弄开吗?Flynn的酒柜都塌了,不过我们都觉得Maximus是故意的,”Anna絮絮叨叨的说着拍了拍礼盒,笑的得意,“再说我也实在等不及你十二月的生日,这些就当做重逢第一个月纪念日的礼物——”


Anna被突然的拥抱打断了话头,只能摸着Elsa的后脑无奈叹息:“我还以为你会高兴的抱着我转圈圈的,怎么每次我想逗你笑的时候你总是在哭啊。从弄哭你的角度来说,我一定是全世界最天赋异禀的Anna了吧。”


“没关系,因为就算你这样糟糕,我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Elsa。谢谢你的礼物。”


“不客气,我也会好好期待回礼的。”


“你果然是个小气鬼,”Elsa终于笑了,“不过,谁让我是你姐姐呢。”


“Oh Elsa, I love you too.”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