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三朵烟花

作者:十步月缺
更新时间:2019-10-13 19:24
点击:205
章节字数:21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中大最近出了个事,有两名学生失踪了,警察介入调查之后,至今也没有找到两人的线索。

当然,这一切都和画家没什么关系,他最近有了一个新的嗜好。

“你到底想干什么。”乔言冷着脸。

“当我的模特。”画家满脸笑容,显得他心情非常不错。

“我不会当你的模特,我说过很多遍,这是最后一遍。”乔言不想再说什么。

画家手指点了点桌子,轻声道:“你知道我是在哪里看到你的吗?”

“中央花园的小河边。”

乔言本欲踩下的脚步,瞬间停住了。

屋里静得可怕。

乔言说:“那又怎么样?”

“那天的烟花开得很美,你不觉得吗?”

画家后退几步,笑嘻嘻道:“我可不打算干什么,这和我无关不是吗?”

乔言垂着眼皮,忽然冷声道:“为什么接近静姝?”

“冤枉啊,这真的是个巧合,搬到她家边上,我俩又都喜欢看书,就这么简单,我对她可没什么非分之想!我发誓!”

乔言道:“你不该为了好奇心骗她。”

“我骗她什么了呢?”画家笑了,她是怎么知道的呢?

林静姝告诉她的,还是......

“我可以成为你的模特,但是,你离静姝远点。”

这个时候还敢和他谈条件,真是大胆得可爱。

“可以哦,只要你做我的模特。”

在那之后,乔言就开始频繁出入于画家的家。以前乔言一直很忙碌,她有很多事要忙,但现在却不得不把时间挪出来,她告诉自己要忍耐,她还需要时间,去完成她的情书。

“言言,沈柯没有对你做什么吧。”林静姝显然有些担心。

乔言安抚道:“没事,就是她画画需要我作为他的素材而已。别担心,他画完了就没事了。”

乔言这么说着的时候,心里却在想,或许沈柯画完的时候,就是一切结束的时候。

“今天我们来聊聊天。”画家没有动笔,他坐在板凳上一脸兴味地看着乔言。

乔言很不耐烦,“我并没有答应你,要和你聊天。”

“你那天在想些什么?”

“你为什么哭了,又为什么笑了。”

“你在想什么。”

乔言沉默,烟花的“砰砰”声仿佛又在耳边响起。

她在那天做了无法被饶恕的罪恶之事,双生树的深处多了两具尸体。

“我和林静姝在五年级的时候就认识了,她是书香世家的公主,我是被父母遗弃的隐形人。”

林静姝出生书香门第,爸爸是大学老师,从小就培养林静姝各种兴趣爱好,她长相又十分出众,性格温和,一直备受老师和同学喜爱。

而乔言则正好相反,乔言家里是暴发户,虽然不缺钱,但父母极度重男轻女,只宝贝呵护着比她小两岁的弟弟,从来不管她。乔言也吵过,闹过,换来的却是越加的冷漠。对于老师和同学来说,乔言则相当不好相处,在班上就像个隐形人一样。

按道理说,这样的两个人是不会有接触的机会的,但偏偏命运就是把她们绑在了一起。

乔言说,不是命运,是林静姝的善良。

她弟弟伙同高年级的学生向她勒索的时候,是林静姝假装老师来了,救了她。

乔言至今都记得她清亮的声音,那么柔和又那么有力量,像一束光撞进了她的心怀。

那之后,林静姝总是有意无意地照顾她,还和她成为了好朋友,林静姝不在乎她的别扭,总是笑嘻嘻地带她玩儿,这对小时候的乔言来说,是多大的救赎,乔言说,林静姝一定不知道。

乔言以为她们可以一直这样,直到永远。小孩子总是这样,以为现在就是永远。

初二的时候,林静姝家中出了大事。

林静姝的父亲被她大学的学生以猥亵罪告上法庭,这件事如旋风一样在当地传了个遍。

乔言十分担心林静姝,学校里的流言蜚语,外人的指指点点,这一切都让乔言十分愤怒,这不是林静姝的错,她不应该承受这些!

乔言处心积虑地带她去了海边,送给了她一场烟花会和一大捧鸢尾花。乔言如愿以偿地看到林静姝笑了,笑了又哭了,她抱着乔言哭得那么伤心,乔言也流下了眼泪,两个女孩的哭声一点点消失在了海风中。

“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鸢尾花吗?”

乔言走到窗边,“那是林静姝在学校照顾的花,我觉得她肯定会喜欢。”

“但是,我没想到,鸢尾花代表的原来是我的爱。”

“命中注定的。”乔言说了太多话,像是要把一辈子的话说完。

屋子里沉默下来,画家沉思了一会儿道:“所以你因为回忆哭泣?”

“不对,你应该......是因为回忆笑的。”

“那你是为了什么哭呢?”画家又疑惑了。

乔言侧脸看着天上的云,忽然笑了,温柔到不可思议,像是极北的山一夜融雪为春,“静姝,我的喜乐是因为她,我的悲伤也是因为她,我无法不去爱她。”

没过多久,画家终于把画作完成了。她看着面前这幅画,满意地点了点头,画中是一个少女,她的手中做着祷告的动作,闭着的双眼流着泪,红唇却在微笑,完美映照了画家之前所说的奔赴黑暗又阳光普照。

画家带着炫耀的心情,想着要不要给林静姝看一看,但又想到乔言最后说的话,一时有些难以抉择。

说话的时候,乔言完全无法掩饰自己的愤怒:“那个男的该死,他竟然想要对静姝下药!那个女的也该死,她竟然想要把静姝父亲的事传得全校皆知,还想给静姝注射毒品......”

“所以他们都该死。”乔言顿了一下,“但是,我并没有资格取走他们的性命。”

“沈柯,我知道你家很有权,我只希望你在我死后,把我爸妈留给我的财产全部转移到静姝名下,以你家的名望,一定斗得过乔家。”

“乔家?”

乔言不欲多解释什么,只是问:“你能做到吗?”

沈柯笑了,“我帮你并没有什么好处。”

“所以,你答应吗?”

沈柯叹了一口气,调笑了一句:“你就仗着我喜欢你。行吧,我同意,如果你去坐牢了或者被枪毙了。”

沈柯看着面前这幅画,他把这幅画带过去,是不是就剧透了?

忽然,门铃响了,沈柯一看,呵,来了个意料之外的人。

开门,林静姝笑着问:“言言和你说了什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