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八章 完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10-14 20:39
点击:582
章节字数:37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重新获得龙的身体,龙兴奋地呼啸着在云端上下来回俯冲,甚至做了好几次地球上投动作。

云霄飞龙可不好坐,可怜狸猫像肉球一样在龙爪间咕溜溜地来回滚,在失重和超重间超速迂回,狸生的走马灯也回放了好几个来回。

“海魔纱!!!唔呕~~!”

龙俯冲到地面,狸猫已经晕过去了。狸猫对于现在的自己,不过一颗芝麻粒大,只好化成人形把狸猫放到自己腿上给它扇风,扇了好半天狸猫还没醒,龙不耐烦地捏着狸猫的耳朵大喝一声。

“举起手来!”

腿上的狸猫下意识举起双手,黑豆般的眼睛困惑地睁开。

“什么什么?怎么了?!”

龙哈哈大笑。

“谁叫你装晕。”

“不好意思,我晕龙...呕~”

狸猫难受地捂住嘴,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

龙又重新变回了人形。

“我刚刚...是在做梦?海魔纱你没有变成龙吗?”

龙得意洋洋地坏笑。

“要再飞一次验证一下吗?”

“不要不要!”

狸猫蜷起身子钻进龙怀里企图逃避现实,被龙一把拧了出来。

“翱翔九天多么快乐,你是龙骑士怎么能害怕天空!”

狸猫垂头低声嘟囔。

“不是...”

龙拉下脸,故意露出一口森森白牙恐吓它。

“还是说,你怕了?”

“不是...”

“大声点!”

狸猫自暴自弃地大喊着。

“我就是只狸猫啊!”

“你是我的契约者!”

龙生气地拧起狸猫的后颈晃来晃去。

“龙的契约者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不是地上卑微渺小的爬虫!”

狸猫一语不发像一条软面条任龙甩来甩去,气得龙在原地不停地跺脚,焦躁地仰头长啸,绯红的火星从龙嘴里喷出。

“懦夫!爬虫!”

全身的魔法咒印随着怒气泛红滚烫,疼痛让龙越发暴怒,全身的伤痕烧起来一样,亮得像一簇火。

狸猫颈后被捏住的部分也变得滚烫,狸猫意识到龙身上咒印发作,担心地望着龙。

“海魔纱,你别...”

“刷”地一声,狸猫差点被凭空升起的气流掀翻,眼前已经是一片金灿灿的。

金龙同样浑身泛起诡异的红光,魔法咒印在鳞片下浮起熔岩般的火光,魔法师的诅咒如附骨之疽,无法摆脱,灼烧的热度就连身体里流淌着血与火的龙都发出疼痛的嘶吼,龙挣扎着展开双翼冲向天空。

“海魔纱!”

狸猫顶着令人恐惧的威压冲上去,用尽全力抓住龙的一片鳞片,跟着龙冲上云端。

龙冲入云中,穿过一朵朵密云,想从在水汽凝结的云朵中稍稍得到一点冰凉的慰藉,体内灼烧的烈焰却将龙周身的云朵燃烧殆尽。

龙飞得比风还快,却逃不开魔法的诅咒。

狸猫用力攀在龙身上,全身被劲风割得生疼,它发现自己扒着的那片鳞片似乎被自己扒松了,里面露出可供自己钻入的空隙,裸露出熔岩般的皮肤。

狸猫用尾巴勾住鳞片,咬牙放开爪子,借着尾巴的力量用力一甩跳进龙鳞里面,毛茸茸的爪子贴着龙鳞下起伏的肌肤感受着龙的痛苦与愤怒。

和平时骂骂咧咧的暴躁少女不同,龙沉默的怒气在狸猫心中划下痛苦的伤痕。

请一直在她的身边,扶持她,帮助她,制约她吧,这个世上,除了你再也没有其他人能够做到。

不知为何,狸猫的脑袋里突然响起了祭司温柔的轻语。

我该怎么帮助你...

狸猫将脑袋抵在龙的皮肤上将自己的心情传递给她的契约者。

“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

在狸猫的低语中,灼烧全身的魔法烈焰渐渐平息,龙慢慢安静下来,喘息着降落到地面。

狸猫从龙鳞里跳下来,爬上龙的鼻子,摸了摸翕动的鼻翼。

“海魔纱,还好吗?”

龙缓慢地眨动着灰白色的瞬膜,鼻息残留着火星,金黄的竖瞳里满是疲惫,嘴里仍然有气无力地诅咒着魔法师。

“该死的魔法师...”

“还有力气骂人就好...”

狸猫松了一口气,忘却的疲惫席卷全身,一下子软成一滩稀泥瘫在龙的鼻尖上。

巨龙的身体消耗巨大,在狸猫泄了气力后,龙也变回人类少女的样子,脑袋偷偷挪到狸猫的肚子上。

“你做得很好,狸,你很勇敢,也很幸运。”

狸猫不好意思地笑了,柔软的肚子随着笑意轻轻起伏着。

“嘿嘿,您过奖了。诶,海魔纱还是第一次说我幸运呢,说了我是幸运儿啦。”

“是啊,我身上只有一片逆鳞,只有那一个地方可以钻进去,如果你没抓住逆鳞,现在就是一滩肉泥了。”

“哎哟...”

枕着的肚皮一下子僵硬起来,龙抬头看了眼陷入呆傻的狸猫,把一个珠子放在狸猫的肚子上。

狸猫觉得肚子上一暖,伸手一摸,摸到一颗约莫一寸大圆滚滚碧澄澄的透明珠子,在手中散发着暖融融的青光,没过多久,狸猫便感觉全身的疼痛与疲惫都被驱散。

“这是什么?”

“龙神的如意珠。”

“诶?”

“送给你。”

“诶诶?这怎么好意思...”

狸猫还是第一次收到如此贵重的礼物,顿时有些结结巴巴地,龙从它的肚皮上坐起身来,认真地凝视着它。

“对不起,我不该说你是懦夫,你不是爬虫,你比任何人都要勇敢,更配成为龙骑士。”

龙道歉的话语,似乎戳中了狸猫的心,狸猫“哇”地哭了出来。

“对不起!”

龙手忙脚乱地摸着狸猫的脑袋。

“怎么了?...你哭什么啊...”

狸猫垂头揉着眼睛,哽咽着说道。

“我以为海魔纱变成了龙就不要我了。”

“你在说什么啊...”

龙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的契约者。

“喂,不要小看灵魂盟誓啊。”

“可是...可是...海魔纱更喜欢英雄吧。”

凯瑟琳什么的...

狸猫小声嘀咕着,似乎鼓足了勇气,湿漉漉的眼睛抬头望着龙。

“海魔纱,你更喜欢人类吗?”

龙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轻声说道。

“在那座宫殿里,我看到了龙神。”

“诶?”

“龙神,变成了这么小。”

龙摊开手掌,像是托起了龙神虚幻的身影。

“无法维持龙的形体,灵魂萎缩到猫仔那么小,只能缩在海底的宫殿里,守着山一样的废墟,等待神火熄灭。所谓的龙宫,不过是龙的坟墓。”

“龙神说,这个世界不再需要龙,也没有支撑龙活下去的能量。我的身体被毁灭,又被封印,又重新和契约者定下灵魂盟誓,才得以依靠人类的身体活下去。要么继承这具龙的身体,继承神火,延续它的命运,等待能量消耗殆尽。它问了我和你一样的问题。”

“你更喜欢人类,还是龙?”

狸猫静静地看着龙。

它知道自己的问题和龙神问的意义大不相同,可龙此刻正主动向自己敞开心声。狸猫心头有种感觉,他们的问题,似乎又找到了重合点。龙在回答它真正想知道的事情,多么神奇啊。

龙嘴角浮起微笑,不羁的傲意在金色的竖瞳中肆意流淌。

“我说,就算去死,我也是龙。”

龙,就是这么倨傲的生物。

狸猫抬头羡慕地看着少女嘴角得意洋洋地翘起,就算死亡也无法磨灭那份笑容。

就算是不器用的我,也想要成为配得上她的龙骑士。

“飞吧。”

狸猫擦去湿漉漉的眼泪,勇敢地站起身来。

“我们一起飞吧。”



经过了那段麟中飞行,狸猫神奇地治好了飞行恐惧症,还发现了一个绝佳的飞行专属座位。

龙觉得挺满意。

“逆鳞是龙的弱点,你不够强,也一样会成为我的软肋,还不如待在逆鳞里,防御一个弱点总比两个好。”

狸猫也挺满意,毕竟待在逆鳞里比龙抓在爪间玩龙戏珠来得舒服。

窝在逆鳞里,狸猫发现如果贴着龙的肌肤说话,就算在飞行中风啸声里,龙也能听到它的声音。

“这是要去哪里?”

“去找魔法师,杀了他。”

“诶?诶诶??”

龙话语间咬牙切齿的恨意与杀气,激得狸猫全身的毛都炸开了。

“不杀了他,诅咒永远都不会解除。”

“神社姬说你睡了几千年,那个魔法师是人类吧...还能活着吗...”

龙在空中一下子就顿住身形,害狸猫一下子撞在鳞片上摔得七荤八素。

“可恶!我怎么没想到!”

龙气呼呼地在空中打了几个转,鼻子也冒起火星,狸猫好一阵安抚,龙才宣泄掉脾气,冷静下来艰难地回忆起旧事。

“在我们那个年代,除了龙和人类,还有其他的种族,有擅长箭术的精灵,脑袋都是石头的愚蠢兽人,有翼的天使,邪恶的死灵,还有一种很少见的,天生可以接触魔网的元素人,那个魔法师是蓝皮肤的元素人。”

狸猫捂着晕乎乎的脑袋,根本理解不了龙说的那些稀奇古怪的话。

“元素人是什么人,可以活这么久吗?”

“不知道,但一个魔法师想成为传奇大法师,一定需要几百年的时间来修炼魔法。”

“真热爱学习...”

狸猫吐了吐舌头。

“既然能活几百年,那么活几千年又有什么稀奇。”

龙像是找回了复仇的动力,又重新飞了起来。

“如果他还活着,一定会成为比安倍晴明还了不起的法术师吧...”

龙又猛地顿住了身形。

“安倍晴明是谁?法术师?很有名吗?是不是这个家伙的化名!”

狸猫抱着脑袋又是“唉哟”一声。

“是很久很久以前很有名的阴阳师,是人类啦,不过因为太有名气了,死后有了供奉,现在属于神明呢。”

“这个世界真是奇怪,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神,连死掉的人类也可以封神,难道是死灵法师。”

“不是啦,神的力量来自供奉,只要有人供奉,就会拥有神位。如果失去了供奉,就算以前是很强的神,也可能沦为野神或者妖怪,甚至可能就此消失。”

狸猫揉了揉磕痛的脑袋,耐心地解释着。

龙陷入了沉思。

龙神不就是这样的情况吗,这片大陆上的龙消失殆尽,龙神脆弱得像只小猫,时过境迁,强大如龙神都无法维持形体,难道区区元素人就可以吗。狸说现在已经没有魔法师了,难道魔法女神就能好端端地享受尊荣?

就算是龙,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早已不是它们的世界。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龙神给了她绝无仅有的机会,就算世上只剩最后一条龙,她也要让全世界知道,她是条了不起的龙。

“那我更要找到他,趁他还没死。”

龙重新展开双翼,姿势沉稳而迅捷。

狸猫待在龙鳞中,同样感受到龙心中疑虑消去,又复坚决。

它活了那么久,经历了那么多痛苦,悲欢离合,仇恨与愤怒,困惑与沮丧,死亡与恐惧,却丝毫困不住她,天地之间,没有任何事情能让她屈服。

狸猫偷偷把脑袋靠在龙搏动的肌肤上,轻声低语。

“海魔纱,你真是条了不起的龙。”

“那当然。”

“哎呀,你能听见呀。”

“那当然。”

龙愉悦地在空中转了个圈,得意洋洋的啸声仍然如少女那般清澈。

END


后记:
这是篇非常日常的小文。
作者尽量避开了,复仇,宿命,末世,寿命论,伦理纲常,大节大义那些很重的东西。
想要写一点节奏轻快,内容积极的东西。
狸猫和龙各自有缺点,狸猫自卑脑子笨,龙暴躁傲慢,它们却又同样坚强,狸猫善良乐观,龙刚毅不屈,它们彼此帮助,以各自的方式共同跨越困难,建立了信任与依赖,龙神见证,它们能够定下契约,的确有着灵魂相互辉映的闪光点。
狸猫和龙从相遇到互相信任,共同踏上旅途。龙那么聪明,已经理解了这个时代已经不是他们的时代,力量会流转,强盛会衰亡,渺小的人类也能成为世界的主人。
就算魔法师还活着,也定然不是那个力量强大的魔法师。就算如此,她还是龙,拥有龙的尊严。
我选择到此处收笔,也是觉得没有必要再面对一次衰微的魔法师,再重复一次英雄末路的悲剧。就算龙找到了跟猫仔一样虚弱的魔法师又怎么样呢。
龙放弃人类的躯体,选择成为龙迎接生命的终点,而狸猫的生命也只有短短几年,神社姬的预言大抵是狸猫寿终正寝之时,龙也因为灵魂的能量不足而消亡。
那么她们在寻找魔法师的旅途中,继续这么吵吵闹闹地在一起。我觉得这并非不是个好结局。
毕竟,重要的是过程嘛。

文中龙的世界观是典型西方魔幻世界观,而狸猫的世界观则是典型的日本神怪世界观,文中出现的雨女神社姬甚至狸猫都属于日本神怪体系。(日本神怪体系里没有龙,但是有东方信仰的另一种东方神龙,两个概念的混淆,让龙意外地继承了力量。嗯,真是幸运x)
狸猫为什么能解开封印,这个我捏了一个很有名的历史典故,那就是英王的儿子继承威尔士的故事。英王占领了威尔士,并且想要合法继承威尔士,当时被占领的酋长提出了几个威尔士王首领的条件,其中就有,是威尔士王子,既不说英语,也不说法语。英王把自己的新生子展示给酋长看,这的确是个既不讲英语也不讲法语的王子hh。
魔法师当初的咒语说,永眠的封印无人能解,既然没有人可以解开封印,那不是人就可以了吧。(所以狸猫才能解开封印x)
龙被魔法师刻下灵魂诅咒,抹去了灵魂的真名,它原本的名字叫Εκατερινη 海卡特琳,意为纯洁,和上任契约者凯瑟琳Katherine系出同名,因此龙和凯瑟琳灵魂十分契合,关系也非常好,龙才会几千年也不忘给她报仇。狸猫也因为时刻能感受到龙对凯瑟琳的怀念,觉得自己配不上龙而自卑。不过前女友虽好,终究过去了嘛...
海魔纱(hamatira)是罪的意思。龙的灵魂真名被魔法师诅咒篡改了,所以它再也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各种彩蛋都忘记写了...有缘之人能看见吧hhhh)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