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圆的场合

作者:安思得
更新时间:2019-10-05 13:39
点击:528
章节字数:40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时间背景为叛逆后*****


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

My love and I did meet

She passed the Salley Gardens

With little snow-white feet

She bid me take love easy

As the leaves grow on the tree

But I being young and foolish

With her did not agree

——Sally garden


******************************

「我有喜欢的人了。」

和朋友们谈论恋爱话题的时候,我似乎不经意地说出了这句话,让她们目瞪口呆。

「喜欢的人?真的?是谁啊?」沙耶香半信半疑地问道。

「这个嘛,你们到时候就知道了。」我狡黠地笑笑,有点得意地说。


我真的有了喜欢的人。


说起来可能有点难以置信,我喜欢的人是一个女孩子。不过,她和普通的人有一些不同。我暂时不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家人或者朋友。这种无伤大雅的隐瞒既是我们商量的结果,也是我自己的意愿。


「我回来了——」我打开家门的同时说道。

『欢迎回来。』在玄关里,我就听到了她的声音。

一定是她又来这里等我了。

上高中后,为了培养自己独立生活的能力,我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

在那之后不久,我就遇到了她。

她给人的第一印象很奇怪。虽然我也说不出来哪里奇怪,总之就是和我之前遇到的所有人都不同。看到她时,我的心中涌起一股微妙的情感。也许可以说是一见钟情,但那份感情和喜爱并不一样。似曾相识,这么说可能更好一些。有种熟悉和亲切感,令人舒心。

她的目光和我的交汇之时,她朝我笑了。她笑起来很美,我觉得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那个微笑。

再后来,我们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恋人。

在认识她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喜欢上一个女孩子。或者说,我根本没有想过会遇到如此天造地设的另一半。

她简直是完美的恋人。比我稍高的身材苗条窈窕,肌肤白到不可思议。就算用苛刻的眼光审视也无可挑剔的容颜,柔顺飘逸的黑色长发,眼波脉脉的紫色双眸。清丽平和的声音宛如潺潺流淌的溪水,充盈着细腻的感情。她经常会在我快回来的时候到家里等我,因为我已经给了她我家里的钥匙。这个房子既是我一个人住的,又是我们两个人的「爱巢」。


我来到卧室,她果然就在那里,在床边悄悄地坐着。看到我后,她的脸上浮现了和以往一样的美丽微笑。

「今天你也在这里等我啊。」

『嗯。因为这样的话就可以立刻见到你了。』

我走上前去,她也起身,我们心照不宣地互相拥抱。她的怀抱还是那么柔软,泛着一丝丝令人心定神宁的香气。

『今天的学习怎么样?』

「呃~还可以吧。的确有点累,但是想到之后你会在这里就有很多动力啦~」

『辛苦了。有没有完成今天的功课啊?』

「功课的话还剩一点。比起做功课,我更想花时间和你在一起。」

『……』这时候她的脸刷地一下变成了潮红,害羞地低下了头。非常的可爱。


她对我很依赖。如果我有事一直不能回来,她就会很担心。很多时候,她也会选择和我一起走。一起行动时,她格外的安静。就像一片淡淡的影子,无言地跟在我身旁。

她性格十分怕生,我都没有见过她和除我以外的人说话。唯独在我面前,她可以自然地敞开心扉。


她和其他人的不同,是在前一段时间发现的。那个时候我带着她一起去参加一个很重要的聚会,我在和别的朋友说话,她却很害怕地蜷缩在一个角落。

「你怎么了,为什么一直躲在这里?」我问。

『我……我想我不太适应这种环境。』她回答,声音低低的。

「要勇敢一点。你应该多和其他的人认识,这样才可以交到新的朋友呀!」我试着劝说让她进入人群。

但是这时候,一个朋友很奇怪地问我:「你在和谁说话?」

「我吗?在和我的爱人说话。」

「爱人?在哪里?」

「喏,就在那里。」我用手指着她的方向。

这时候,那个朋友的眼睛因为惊恐而睁大了。

「但是那里根本就没有人!」

「怎么可能,我的爱人就在那里。你看不到她吗?」

我的视力绝对没有问题。她就站在那里,身穿普通的黑色洋服,神情拘谨。

「看不到。你指的那个角落,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只有瓷砖墙角和地面而已。」


我是在那时才发现了原来只有我才能看到她。她可能不是人类,而是妖精、精灵之类的奇妙生物。不过我问她时,她说自己是恶魔。到现在为止,我都不觉得她哪里像恶魔,但她还是坚称自己是恶魔。

这种情况很奇怪,但却令我有点窃喜。因为这样她就是我一个人的了。有种独占的感觉。只属于我的恶魔小姐,每次想到都令人兴奋。

在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跟其他人提过她的事情。很大原因是我安于现状,不愿意与这个世界分享她。


我对她的感情与日俱增。因为她真的非常可爱,又善解人意。软绵绵的四肢和淡香水润的双唇,无论怎么拥抱、亲吻都不会厌倦。

不过和她交往也有不好的地方。问题并没有出在她身上,而是习惯于她的我感到另外的人都相形见绌。逐渐地,我和其他朋友的联络越来越少。我的家人对此感到很担心,但我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有她在的话,其他人什么的不要也好。


在那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

非常平常的一个周末下午。

我在客厅和她聊天,房子里充满我们开心的说话声和笑声。

由于太过投入,我都没有发现这个时间我父母前来拜访,并且已经打开了家门。


「那个啊,我之前和你说过的人,很有趣是吧~这个在全班都很有名呢~」

『啊哈哈。这种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也是多亏他了~』

「哦对了还有,我们老师……」我正想说接下来的话,但是却在这个时候看到了刚刚进门的父母。

他们脸上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错愕神情。

「爸爸,妈妈,你们来了啊。对不起,刚刚一直在说话没有注意到你们。」我赶紧和他们打招呼。

「……小圆,你刚刚在打电话?」沉默了许久,我妈妈才开口说。

「没有。我刚刚在和我的恋人说话。我之前还没有和你们介绍过她吧,但是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她,所以会有一点麻烦。你们不要怕,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也从来没有伤害过我……」

这时候,我的自说自话被我爸爸打断了。

「小圆。你是认真的?你没有开玩笑吧?」

「当然没有!虽然你们看不到她,但是我可以,我还可以听到她说话,也能触碰到她。」

现在她仍在我对面的沙发上,默默地看着我。

「你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听我们的,去医生那里看一看吧。」爸爸忧心忡忡地说。

「我没有任何问题呀!能看到她只是因为我对她来说是特别的,我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而且……」

「不要说了,小圆!」在妈妈的厉声呵斥下,我听话地闭上了嘴。

……


我努力地解释我的状况,但是我父母好像并不相信我的解释。他们强迫我来到了医院进行检查。

医院里弥漫着消毒水和金属针头的味道。有很多候诊的病人和家属,面露焦虑,来去匆匆。还有身着白色职业服装的医生和护士身影纷乱。

我有一点害怕医院,因为我不经常生病所以不怎么来。我还记得很小的时候妈妈来医院生产,年幼的自己在错综复杂的走廊中迷了路。

我一开始在门外等候,父母向医生说了一些话之后,就让我走进了诊室。

诊室的装修很简约,素色的墙壁有种冷峻感,让我十分紧张。

「你是说,你可以看到本来不存在的人?」坐在我对面的医生是一个举止得体的中年男性,看起来很专业。

「她才不是本来不存在的人,你们不能看到她不说明她不存在……」我还没有说完,医生摆摆手,示意我不要继续说了。

「你说的那个少女,她看起来像是多大?长什么样子?」医生继续问。

「好像比我稍小一点,十五岁,也许是十四岁。她很漂亮,黑色长发,白色皮肤,紫色眼睛。」我贫瘠的语言没有办法很好地描述她,但我已经尽力了。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见她的?」

「大概……一年之前。」认识她的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

「她的名字是什么?」

「名字?我不知道……我好像,呃?她叫……?」说起来我好像真的不知道她的名字。一直以来我都没有留意过这个问题。互相称呼的时候,「亲爱的」就够了。

「你不知道她的名字?再好好想想。」

「我想不出来,我……」我的头忽然开始疼起来。对啊,明明是相处那么久的恋人,我怎么会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呢?也许我之前是知道她的名字的,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忘记了。但是究竟是因为什么呢?这……

眼前的世界天旋地转。我忽然失去了意识。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放在桌子上的手一直在不住地发抖。尽管没有因为失去意识而晕倒,但我现在的脸色一定非常难看。

之后医生问了我什么,我做了什么检查,已经在我心中失去了印象。


……


一段时间之后,医生给我开出了诊断单。

惨白的纸上用黑色墨水笔写着症状和用药。


由于重度忧郁症而产生的幻觉。

由于自我保护而删除的部分记忆。


处方是两种不会念名字的药。白色的圆形小药片,一天每种各一片。


从诊室出来的时候,我甚至不敢正视在门外等候的父母的眼睛。

我简直不愿意相信我真的有这种疾病。每天朝夕相伴的她,居然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幻想。她不存在。只是我由于某种原因虚构出来的人。真实的她可能从来没有存在过,也有可能早就死了。

我看到的她根本不是她,或者说只是我希望她是的样子;她的外表,话语和举止可能只是为了满足我自身欲望的投影;她从来都没有过自己的人格,只是我想法的附庸。虽然我可以看到她经常更换的衣服还有皮肤上细小的绒毛,但那其实都是我自己的精心编织的臆想。

我真的不想接受这个事实。我宁愿相信这是一个误诊;但是她的存在已经很明显地影响到了我的正常学习和生活。我开始变得神经质,情绪低落,患得患失,容易激动……这些我都不能否认。


晚上我一个人回去的时候,她还是在卧室,站在打开的窗户旁边。一阵风吹过,屋外传来了树叶的沙沙声响,她的头发也随风飘散。

看到我时,她转过身来,张开双臂,脸上是那个熟悉的微笑。

『可以,抱抱我吗?』

我下意识地想去抱她,但是在触碰到她的那一刻,我的手像穿过空气一样穿过了她的身体。


这是,我已经不再相信她存在的迹象吗?


我忽然哽咽。

她只是一个空气女友。

看不到,摸不到,只用想象构造出来的产物。

但我仍然需要她。她对我来说是重要的。就像一面镜子,可以反射出我自己赤裸裸的内心。就像我的另一个存在,只不过是诞生于理想的完美存在。

如果到了哪天我不再看到她了,那就是我彻底抛却所有记忆的那天。

但现在还没有,所以,


晚安,我的空气女友。



(补充说明:在此故事中,焰已经不可逆转地死亡,同时圆主动删除了有关的记忆。圆无意识用仅有的印象碎片将焰在脑内重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