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五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10-04 16:09
点击:527
章节字数:34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男人是泥,女人是水,眼前的女人就跟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湿淋淋的,龙掐着她的脖子,只觉得女人的肌肤冰冷滑腻,海藻一般的湿润长发像是有生命的肢体一样缠上她的手腕,冰一样刺骨地冷。

龙轻手腕一转,反手割掉手腕上的长发,露出女人忧郁却美丽的面容。

金黄的竖瞳冷冷地看着女人,举刀要砍。

狸猫连忙从肩膀上滑下去,死死抱住龙的手腕。

“不要!海魔纱,不要杀她!”

龙不耐烦地甩了下手把狸猫丢出去,露出被头发勒得发红的的手腕。

“她先打我。”

“那...你也打她一下!”

龙哼了一声,举刀要砍。

“稻荷显灵!铜钱雨来!”

狸猫抓了一把叶子朝龙抛去,满目的绿色一眨眼便变成铜钱哗啦啦地砸向龙的脑袋,狸猫转身就跑。

“想逃?!”

龙怒极反笑,当下丢下那湿漉漉的女人,三两步就追上去一把抓起狸猫的后颈按在腿上对准屁股一通胖揍。

“唉!海魔纱,别打了,哎哟!”

狸猫被打得嗷嗷叫求饶,龙却丝毫不留情,啪啪啪又痛打了几下。

“什么狗屁魔法,你居然会魔法,还用魔法打我!”

“对不起!海魔纱,我错了!那不是魔法。”

龙闻言停了下来,狸猫趁机滚到地上,抱着脑袋身体像刺猬一样努力缩成球,尾巴紧紧圈住屁股。

“那你刚才那个狗屁玩意是什么。”

“就是变戏法啊,每次变出钱来大家都会开心。”

龙看了眼地上的铜钱,以龙聪明的脑袋瞬间明白了这堆金灿灿的玩意是什么,哼了一下。

“不管是魔法还是戏法,举刀永远不要对着伙伴。”

狸猫抱着脑袋偷偷抬起来看着她,脸上挂着两条宽面条泪,抽抽噎噎地问她。

“那海魔纱为什么打我?”

龙一时语塞,吃瘪地踢了下地面的碎石。

“好啦,我不打你,站起来。”

狸猫慢吞吞地爬起来,没等龙说话,黑豆般的眼睛瞪向龙身后,说话也没了故作的委屈,急切地催促。

“你怎么还没走啊?快跑呀。”

龙这才想起来,反手一抓,又抓住了那个女人,被女人顺势柔软地钻入怀中。

潮冷柔软的身体贴在龙火热的肌肤上,女人潮湿忧郁的面容挂着一丝丝戏谑的笑容,湿滑的手指抚上龙赤裸的腰腹,在那微微发热的魔法图腾轻佻滑过。

“美丽的暴露狂小姐,别紧张,妾身不会逃,独行寂寞,带上妾身一起走吧。”

龙一提刀,用刀柄将女人撞开。

“不要以为我看不出,你身上流淌着不祥的气息,死灵。”

“住手,她不是死灵,她是雨女。”

狸猫顾不上被打肿的屁股,飞扑上去抱住龙的手。

“雨女又是什么东西。”

“奶奶说,雨女是召唤雨的神女,早上化作云,傍晚变成雨。”

龙冷冷地打量着女人忧郁的面容,撇去潮湿诡异的气息,应当是相当美丽的面容,但在龙那双洞悉灵魂的竖瞳中,看到的却是一片骸骨白的死寂,那是亡魂才有的颜色。

“胡说,神有神光,她身上都是死气!怎么可能是神。”

“就算堕落成了妖怪,神女也是神女啦,只要你不受她的诱惑,她是不会害你的,就放过她吧!”

精明的龙却根本不接受狸猫拙劣的忽悠。

“说什么神女这么好听,还不是只妖怪,如果我被她诱惑,她是不是就会杀我?”

狸猫的脑回路根本跟不上龙,嗫嚅了好一会,鼓起勇气结结巴巴说道。

“奶奶说过,一草一木都有灵力,就算是妖怪也有妖怪存在的理由,雨女没有加害你,不能为她没有做的事情惩罚她啊。”

“难道等到她杀了我,我才能从坟墓里爬出来复仇?敢加害龙,今日不回报,就算千年之后也要复仇,这刀从未沾染血腥,今天就拿她试刀。”

龙冷笑一声,御神刀出鞘。

狸猫张开双臂挡到雨女前面。

“她还活着,就算是妖也是活生生的妖,怎么能看你杀死她啊!”

冰冷的竖瞳紧盯着狸猫,刀尖缓缓凑近狸猫湿润的鼻尖。

狸猫敏感的鼻子因为有物体迫近而下意识发酸,连带着黑豆般的眼睛也应激般蓄满了泪水。

龙见状恐吓道。

“还不退开!”

吓得狸猫下意识高高举起双爪作投降状,不停颤抖的身子却笔直地挡在刀刃前,眼睛死死地盯着龙。

僵持间,狸猫身后的雨女溢出一声轻笑,雪白瘦弱的手在碰触御神刀时,刀锋顿时绽放出淡金色的灵力,将雨女的肌肤灼得滋滋作响,雨女面露痛苦之色,却仍然握住刀锋,从它狸猫鼻尖移开。

“小姐刚才说,举刀永远不要对着伙伴,现在刀锋却对着自己的伙伴呢。”

龙冷哼一声,任她移开刀锋。

雨女跪地从背后抱住狸猫,湿润的肌肤冰冷却柔软地贴上毛绒绒暖乎乎的皮毛,满足地叹了口气。

“多么温暖的身体,多么温柔的心啊,小小的稻荷神侍啊,您的魂火像太阳一样温暖。”

狸猫定定地看了龙许久,花了好大的力气才确定龙没有再起杀念,这才僵硬地转过头偷偷在雨女耳边嘀咕。

“海魔纱可凶了,脾气坏,你赶紧跑吧。”

雨女微笑起来,温柔的笑声轻轻搔动狸猫耳旁的软毛。

“妾身只是个寂寞的女人罢了,身如浮云,死不足惜,您虽然害怕却挡在我的面前呢,谢谢您的善良。您有什么愿望吗,请让妾身满足您,回报您这颗金子般宝贵的心。”

狸猫眨了眨眼睛,想客套一下,眼睛却粘着雨女一层套一层的浴衣不放,扭扭捏捏地小声问道。

“你...有没有多余的衣服..?”


听到狸猫的愿望,雨女娇媚的眼尾瞟了一眼龙蓑衣下一丝不挂的身体,不怀好意地笑出声来。

“是呢,让暴露狂小姐着凉了就不好了。”

雪白的手指从纤细的喉咙缓缓往衣襟滑去,动作间有股说不出的慵懒与魅惑,甚至掺杂着丝丝的肉欲。

可惜在场的都不是正常人,龙不耐烦地看着雨女脱下外衣,嫌弃地啧了一声。

“湿漉漉的,我才不穿。”

“放心吧,暴力的暴露狂小姐,妾身的衣服是灵力凝结而成,就算是水也有各种形状,你看天上的云,不也是雨吗?”

雨女不再故作诱惑姿态,手一扬,指尖渐渐萦绕起淡淡的雾气,凝结成一件白无垢,轻飘飘地落在龙身上,云朵一般轻柔绵密。

“林深茂密,容易误入歧途,天上的太阳与星辰与您同在,祝君武运昌隆。”

雨女躬身行礼告别。

“请等一下!”

狸猫扯了扯龙的袖子,拿下蓑衣追上雨女。

“我奶奶说过,雨女向人借伞,若有人借你,你便会跟他回家,人类抵抗不住妖怪的寒气,因此死去,虽非你的本意,有人却因你而死,这笔怨孽早晚会清算在你头上,你永远不能成佛。这件蓑衣送给你,可以挡挡雨,以后就不用向人借伞了。”

雨女温顺地跪地垂首,在狸猫为她披上蓑衣,捧住狸猫白白的脸颊,在湿润的鼻尖上落下一吻。

狸猫还未有反应,龙一把提起狸猫放到自己肩上,右手提刀威胁地晃了晃,凶巴巴地瞪着雨女。

雨女朝龙淡淡点头行礼。

“身负诅咒的美丽小姐,长夜将至,愿寒冷远离您,光与爱常随身旁。”

雨女寂寞的背影渐渐消淡在密林深处,只余下悠远的吟唱,雨雾随之褪去。

“芳草密,沥雨稀,衣衫春薄,玉人赐我龙须蓑,劝君莫惜金缕衣,不如怜取眼前人。”

龙偏头看向狸猫,狸猫白白的脸颊一片酡红,分明是在害羞。龙皱了皱眉,恶狠狠地扯了下狸猫的尾巴。

狸猫如梦初醒地“啊”了一声。

“龙须蓑是怎么回事?”

狸猫下意识捂住还在红肿发热的屁股。

“那个不是龙须,只是叫龙须草而已!我错了,海魔纱,别打我屁股!”

“现在知道怕了?刚刚刀子骑脸怎么不晓得怕?”

狸猫眨着黑豆一样的眼睛望着她,褪去泪水的眼睛清澈如雨后的夜空,洗彻无瑕。

“你说过嘛,刀永远不会对着自己人,自己说过的话,怎么会反悔,海魔纱一定不会伤害我的。”

龙扯了下狸猫的尾巴,恶狠狠地呲了呲那口森森白牙。

“这算背叛,以后我要打谁,你只准帮我打,不许拖后腿。再往我刀下跑,我就打烂你的屁股。”

狸猫捂住屁股,尾巴讨好地卷住龙的手腕。

“唉,别打别打,我一定乖乖听话。”

“这还差不多。”

龙这才满意地收起獠牙,环视四周,发觉雾气弥漫的林中走了一天,早已偏离了原本的方向。

迷路了...

太阳已经下山,厚重的阴云遮住了星与月,黑逡逡地无法辨别方向,魑魅魍魉横行。

想到这一切都是那个多事的雨女造成的,若不是那阵雨那阵雾,怎么会困在林中迷失了方向,想到雨女和狸猫的互动,龙又忍不住诅咒雨女。

“该死的妖怪,下次碰到一定让你好过。”

“雨女送了衣服给你,就不能说她啦。”

“我才不要她的衣服,还有,你把给我的衣服送人了,得还我。”

狸猫讨好地抱住龙的脖子。

“好好,再织一件。”

“不许用龙须草。”

“那给你换灯芯草吧,软软的很舒服的。”

龙总算消了怒气,可现实问题还在,迷失方向,无路可走的困顿,管不住吐槽的嘴。

“还说自己是幸运儿,白天都会被妖怪缠上,我看是招惹麻烦的体质才对,你是不是被梦魇角戳过屁股。”

“没关系的。”

狸猫从龙的肩膀上跳下来,顺着龙脚下踩出痕迹的小路,背过身倒着走。

“再走回去就好了,只要认得回去的方向,总能找回正确的路。”

狸猫的话如拨云见月,阴霾散去,清朗的月光洒在龙的背上,身体的阴影笼罩着狸猫娇小的身形,狸猫又走了两步,从厚重的阴影中走了出来,短短的爪子拍了拍肚皮,抬头朝龙露出笑容。

“只要肚子饱饱的,不管多远都可以走下去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