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艺术展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19-11-12 10:49
点击:535
章节字数:595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圣玛利亚学院并不是专业的美术学校,但在每年的圣诞节前都会举行艺术展,展出学生们的作品,给喜欢艺术的学生一个展现自我的机会。除了这个冬天的艺术展以外,学校在夏天还会有一个创新发明展。


这两个开放的展览不算很吸引外人来参观,但会有业界内的人士来寻找有潜力的年轻人,算是一个不错的机遇。


「卡特教授,」达妮卡和雪柔在还衣服后,就馬上驾车来到北角区,卡特早就已经站在那边等候了,「午安。」


「午安。」卡特现在对雪柔那尖细的声音非常敏感,相信只要对方一变换她的声线,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撒腿就跑,「我看不见杰克森小姐,问了一下其他学生,都说没见到。」


「那我用手机让她出来接一下我们吧。」雪柔拿出自己的翻盖手机,打了一通电话就让杰克森出来了。今天的杰克森跟其他工作人员一样,穿着学校的冬季校服,胸口挂着工作证。要不是她是短发,说不定达妮卡会把她跟其他长发的女学生搞混。


「娜塔莉今天没有来呢。」杰克森第一时间就告诉了三人这个消息,「我问了一下,她说自己今天不太舒服,就不出来了。」


「哦,那就没办法了。」雪柔抱起了自己双手,看来维特女士的情报还是有一定的误差,最核心的原因大概是因为维特小姐并不信任维特女士,「维特小姐很可能已经知道有人在调查她,装病企图避开调查人员也是正常的。」


「那么你们的调查不就会变得困难了吗?」杰克森面露担心的神色,「娜塔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会变得困难?」雪柔笑了,「这世界上多的是办法,别担心,我们最终还是会找出真相的。」


杰克森还是不太放心的样子,看起来很担忧,但雪柔很快就把话题带到其他东西上去了,「你能介绍绘画部的其他人给我们认识吗?」


「这个……」杰克森面有难色,她似乎还是有点怕雪柔,声音都有点颤颤的,「……我比较熟的就只有干事奥莉维亚·史密斯,但她被老师叫出去了,可能要等一下。」


「没关系,我们可以先参观。」雪柔露出了诚恳的微笑,达妮卡看着总觉得参观画作才是雪柔坚持要来这边的目的,寻找线索什么的只是一个借口,「史密斯小姐和维特小姐也很亲近吗?」


「是的,但比起我,她应该和娜塔莉更亲。」杰克森战战兢兢的点了点头,「而且两人也长得比较像,很有缘分,所以才会那么亲密无间吧?」


「比较像……吗?」雪柔说话的尾音微微飘起,达妮卡也马上就联想去了维特小姐的血统。难道维特小姐就是因为有血缘亲近的人,才会突然想进入绘画部?


杰克森把三人带到了礼堂的展览区,圣玛利亚学院的礼堂里竖起了一面面类似屏风的东西,分割开了不同的区域,上面挂着、或是摆放着不同学生的艺术作品,俨如一个专业的小型艺术展,而舞台上则是一个被布遮着的神秘雕塑,还有一个同样被遮起来的巨大画作。达妮卡留意到,雪柔从一进入礼堂开始就已经心不在焉,眼神不时飘去舞台那幅巨大画作上,显然是很在意。


果不其然,没多久后雪柔就开口了,「那幅画是什么?」


「那是奥莉维亚画的压轴画作!」杰克森的眼神亮了起来,声线也顺着兴奋起来了,「我也想知道她最后画了什么,据说是一个女人的肖像画,一定是能令其他人大吃一惊的美女!对了对了!我们先去看看奥莉维亚的作品吧!」


史密斯的画作放在礼堂一个没什么人流的小角落里,达妮卡虽然不懂艺术,但她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史密斯小姐的作品水准实在是高,只是她的题材并不合适放在学校的展览上展出,其中一幅《断肢》便是如此。尽管不是达妮卡原本以为的真人断肢,但却是一堆胡乱堆叠的海洋生物触手与昆虫手脚,还流着像是脓一样的肮脏黑色粘液,某程度上比人体断肢更加恶心。


这幅画显然并不适合年轻学生观看,但同时也不应该是高中生绘画出来的东西。达妮卡记得杰克森数天前说过史密斯小姐在绘画部里并不受欢迎,甚至还会被人欺负,相信她的画很可能就是一切的原因。


「很棒。」雪柔的眼睛也亮了起来,她的笑容看上去更真诚了。旁边的杰克森就像是找到知己似的,忘记了之前的所有害怕,疯狂的向雪柔推销奥莉维亚的作品。


达妮卡有点受不了这两人,卡特早就在看见《断肢》时就走开了,显然是接受不了这个角落的氛围。她很想跟着远离这些恶心的作品,但又看不惯杰克森那样兴奋缠着雪柔的样子。那种感觉跟雪柔和维特先生或卡特谈话时有着绝对的不同,反而跟雪柔与杰奎琳谈话时的感觉非常相似。她感到了失落,迫不得已只好板着脸跟在后面,尝试融入她们的话题之中。


「这幅《实体幽灵》怎么样?」杰克森现在就像是什么奇怪的名画推销员一样,一路上都殷勤的给雪柔介绍作品背后的意思,还有史密斯小姐那古怪的艺术手法,「我对这幅画真的是又爱又恨!奥莉维亚说这是以果冻为原型的,这个想象力实在是太丰富了!」


「真的不错,透明的质感很难用颜色表达出来的呢。」雪柔赞同的点了点头,达妮卡张了张嘴,本想说点什么,但她只觉得上面那扭曲的透明胶状物在冲击着她的精神,很难集中精神去研究画上的任何细节,自然也就无法搭话。


当她终于受不了决定不管雪柔走人的时候,才发现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看上去很阴暗的女学生。对方应该已经站在那边很久了,有着一头褐色的长直发,手上拿着一把透明的直伞,上面还沾着些尚未融化的雪,正观察着她们三个看画的人。


对方察觉到达妮卡在打量她后,便径直的走了过来,在达妮卡面前站定。她身上有一种消毒水一样的味道,这种刺激性的气味令达妮卡皱起了眉头,但不等她自己离开,对方又向前踏了一步,抬起了头。女生的表情乍一看是理智的面无表情,但实际上空洞无比,眼珠虽然在看着达妮卡,但视线却像是穿过达妮卡似的,并没有聚焦在达妮卡身上。


达妮卡后退了一步,避开对方太过亲密的接触。女学生并没有接着踏前一步,只是轻声的向着她的方向说了一句:「晨星之子?黎明之子?」


达妮卡觉得莫名其妙,她正要转身离开,却被抓住了袖子。雪柔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身旁,饶有趣味的看着面前的阴暗女生。


「你是奥莉维亚·史密斯小姐?」


「我是。」史密斯那带点空洞的脸转而看着雪柔,她盯住了雪柔好一会儿后,突然毫无预兆的挥舞手中的透明直伞,直直的插向雪柔那灿烂的笑脸。突如其来的变故令达妮卡的紧张感飙高,身体反射性的就抓住那伞尖,不让它继续前进伤害雪柔。


史密斯没有再用力,而是看了看达妮卡,接着紧盯着雪柔,然后就跟刚才一样,说出了哑谜一样的话语,「天使?使徒?信使?不……好像都不是……」


「都不是。」雪柔看上去心情出奇的好,没有责怪对方的失礼言语与更加失礼的动作,「听说你跟娜塔莉·维特小姐很亲近?」


「嗯。」达妮卡放开了伞,史密斯也放下了伞,没有再攻击。她的口音有些古怪,像是机械人似的,还带给人一种正在咀嚼的古怪感觉,「原来娜塔莉在说的就是你们啊,我明白了。」


达妮卡变了脸色,对方显然是知道了她们正在调查的事情,但不等她质问什么,雪柔就若无其事的把话题转开了,「你的画真好看。」


「啊,谢谢,只是些劣质作品而已。」史密斯摇了摇头,她看了看雪柔旁边看起来非常疑惑的杰克森,又看了看远处的《实体幽灵》,「你很喜欢我的画?」


「对啊。」雪柔咧开嘴巴,笑容显得怪异而不自然,「我特别喜欢那幅《魔鬼的晚餐》呢,上面各处的细节都被详细描绘出来了,画面的气氛正好,那被捏着的心脏真的是栩栩如生,还有那几根肋骨,实在是太精彩了。个人认为,放在这边的其他画作都比不上它。」


达妮卡瞪大了眼睛,这几句话中的信息量太大,她一时间竟然消化不来。杰克森也显得更困惑了,在这个展览区中,明显是没有一幅画的名字叫做《魔鬼的晚餐》。


「……谢谢。」史密斯最后还是没有否认,点了点头,「那已经是比较早期的作品,我一早就把它送给别人了,没想到你竟然会看过。」


「不,我也很意外,毕竟我来这里只是一时的兴起,想了解下时下年轻人喜欢什么样的艺术。没想到还会碰到风格一摸一样的画作,更没想到你真的是原作者。」雪柔的笑容看上去更灿烂了,达妮卡觉得有点对不起卡特,敢情什么寻找线索还真的是借口,雪柔坚持来这里就是纯粹为了看画。


幸好现在卡特不在这里,不然两人大概又要吵起来了。


「那还真是有缘。」史密斯那僵硬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阴沉古怪的笑容,忽然说出了一个建议,「要不然我为两位画一张人像素描吧?」


事情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即使达妮卡觉得很麻烦,她还是没能阻止雪柔点头。看着杰克森兴奋的拿来了白纸、画架与文具,她觉得自己是没有办法推却了。


雪柔搬来了一张椅子,好整以暇的坐在上面。达妮卡见状原本也想照着搬一张椅子过来,却被雪柔制止了。


「小秘书就应该站在上司后面,这样构图才会好看。」她一脸愉快的说出了欠揍的话语,弄得达妮卡又很想扯她的领子。


「很快就能画完了,请你忍耐一下,晨星小姐。」史密斯显然也同意雪柔的看法,达妮卡只好认命乖乖站着,看着对方快速的在白纸上运笔,神情一扫刚刚的阴沉,变得专注与认真,让她产生了史密斯有双重人格的错觉。她再看看站在画架旁的杰克森,只觉得对方看着史密斯画画的动作,眼里快要激动得冒出星星了。


可能是因为选了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角落,他们这个举动并未引起什么骚动,也没有除杰克森以外的人来围观。史密斯的效率也非常高,应该是经常有在练速写的真正艺术人,素描很快就完成了。


「给。」史密斯把白纸递了出去,达妮卡还未来得及看清楚画上的内容,纸张就被雪柔抢走了。


她正想抗议,雪柔却对着她摇了摇头,并放了一根手指在那两片薄薄的嘴唇上,细细的声音听起来很清晰,也很柔和,像是泡在水里一样,宁静而充满神秘感,「这里不适合,忘記那幅畫,之後再看。」


「……好。」达妮卡顿了一会儿以后,有点傻的点了点头。她刚刚其实有瞄到一点画的内容,但在雪柔说话以后,那仅存的印象也跟着消失了。旁边的杰克森好像也受到了影响,似乎已經想不起来画的内容是什么。


「刚刚好,时间也差不多了,」史密斯站了起来,收拾了一下绘画用具,「我要上台揭开上面那幅画的布了,希望你们……会喜欢。嘛,至少老师挺喜欢的,她还感叹我终于不把才能浪费在昆虫触手与果冻上了。」


「那还真是让人期待呢。」雪柔看着收拾的史密斯,突然勾起了嘴唇,以轻松的口吻说出了一个发音复杂的词汇,「Mordiggian?」


在尾音落下了以后,达妮卡突然觉得四周的空气都冷了数倍,就像是周围的热能全被吸走了一样,成了一个极度阴寒的区域,就连空气中的水分也因为这个词汇而冻结,化为一地碎冰。


史密斯停下了动作,她随即双掌合十,低声喃喃了一会儿。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细微的尖叫,又像是婴儿的哭声。那阴森刺骨的寒冷在喃喃声之中慢慢平复下来,在两分多钟以后才完全散去,同样站在旁边的杰克森已经冻得整个人都僵硬起来了。


「天使小姐,请不要这样直接。」史密斯那机械的音节在空气之中飘荡,「一旦说出祂们的名字,祂们就能沿着呼唤声找到你。」


「呵呵,果然是这样吗?」雪柔那带着恶意的神情显然没有把史密斯的忠告放在眼里,「那么说来,你应该也知道『@#¥%&*』了哦?」


达妮卡听不清楚雪柔那绕口的发音,那不像是英语,也不像是东方的语言,听着很扭曲饶舌。而且从她们打着哑谜的聊天内容上来看,这多半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认识,」史密斯那机械的口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似乎只是在陳述一个事实,「原来如此,所以你才会看过《魔鬼的晚餐》吗?不过也对,你是『天使』,自然会跟祂有联系。」


雪柔没有直接回答,也没有说出现在《魔鬼的晚餐》其实在维特家里这个事实,只是微笑。史密斯见状也没有再说下去,耸耸肩,「我要上台了。」


「等一下,」雪柔抓住了对方的手,达妮卡看着雪柔握着史密斯手掌的白皙手背,突然觉得非常不爽,加上受到昨晚「一起睡事件」的刺激,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抓住雪柔的手臂,强行分开两人拖着的手了。


雪柔看起来有点讶异。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拍了拍达妮卡的手,让对方别再大力握着她的手臂,同时主动拖着达妮卡的手心。达妮卡心里的不爽马上烟消云散,甚至还有一种在跟卡特交往时也没有的飘飘然感觉。


「还有事?」史密斯的声音唤回了她的神智,弄得达妮卡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红晕。


「祭司小姐,」雪柔笑了笑,带点报复性的学着史密斯的说话方式,使用了奇怪的称呼,「你在『里头』有遇过一个眼睛凸出来的女生吗?或者说,一个身上会有海水味的女生?」


史密斯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的脸容还是有一种很重的机械感,「这种人一般不会出现在那边,会被排挤。不过如果你是指像我这样仍然只有十几岁的年轻一代,那我觉得她的『特征』应该不会这么快出现。即使出现了,也很有可能已经受到了『海』的呼唤,自己走了。」


「这样啊,我明白了。」雪柔思考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然后又突然的转变了话题,「台上的那幅画叫什么名字?」


「画的名字是《后母》,」史密斯没有因为雪柔突然的转变话题而觉得不适,她的脸依然是那种不自然的僵硬感,「这画是用来纪念我那个因为虐儿而入狱的后母,不过画上的人并不是她,只是一个长得非常像的……『女人』。」


她歪了歪头,阴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扭曲的僵硬笑容,「你们应该是想要线索?那我给你们一点线索吧,虽然画的名字是我起的,但这幅画其实是娜塔莉要求我画的。因为在照相机不能使用的情况下,无论是她、还是她的恋人都画不对那种感觉。在展出以后,这幅画也会作为礼物送给她。」


说完这句话以后,她就转身走向了后台。史密斯的暗示已经非常明显了,达妮卡不得不把注意力放在了台上那幅神秘画作上。雪柔看着她的背影,松开了达妮卡的掌心,「史密斯小姐真有趣,不过她应该有一点精神病,果然天才都有某程度上的缺陷,她的画真的是无懈可击。」


「……」达妮卡很想说雪柔自己的脑袋也有毛病,但在张嘴之际却又意识到这是在反着称赞雪柔是天才,只好闭嘴。


两人等候了一会儿,史密斯就走到台上了,跟达妮卡想象中不同的是,她真的就是上去揭起那块布而已,没有任何的事前说辞或是鞠躬,达妮卡甚至怀疑有台下人士不知道有人走上了舞台。


随着史密斯的手拿起布料,巨大画作里的内容也被展示在众人面前。一直留意着史密斯的达妮卡瞳孔猛地缩小,她看着画像上的女性,完全说不出话来。


「这不就是娜塔莉画册上的『雪柔·拉维妮亚·恩格尔』吗?」杰克森脸上对史密斯的盲目崇拜终于褪去,变回了之前那个带点胆怯的女学生,「原来奥莉维亚也知道那个奇怪的女性吗?」


画作上的短发女性跟黑画册最后一页的「雪柔」一摸一样,只是这一幅要精致细腻多了,完全就是一张人手画出来的彩色照片。也因为这样,在没有误差的情况下,不论是雪柔,还是达妮卡,都认出了画作上的女性。


雪柔也不自觉的张大了她异常的嘴巴,「这还真是难以置信。」


「达妮卡!」卡特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他也顾不上其他什么事情了,直接就指着台上,用身体语言告诉两人他也发现了那惊人的事实,「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知道。」雪柔摇了摇头,她显然是三个人里面最冷静的那个了,「不过我想,我们现在应该做的,不是在这里呆着,而是快点查一查布朗小姐在废墟事件以后的去向。」


画作上的短发女子,正是废墟城市事件中,失去意识的维妮亚·布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