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中)

作者:whiger.shen
更新时间:2019-09-29 19:59
点击:450
章节字数:33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暑气渐深,平南王府依旧没有动静。唐丘碧派人多方打听,发现王府竟散出世子与友人结伴云游的消息。

不仅没有派人来救,反而遮掩起了行踪,这让自诩足智多谋的唐丘碧百思不得其解。更令她疑惑的是,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本来蠢蠢欲动看着随时要走的赵湘竟不再研究自家守卫漏洞,每日沉迷练武。

“你为何不想回家?”

即使已经知道对方是个女子,唐丘碧依旧为赵湘的俊美容颜痴迷。这要是个男子得祸害天下多少女子心。为了普度众生,这妖孽还是委屈自己收着吧。

赵湘翻手收了剑,用袖子拭去额头汗水,走向唐丘碧坐的石桌,四仰八叉地坐了下来。幸好这人练武时不着女装,亦不施粉黛,不然被倾慕者看见怕不得呕血三升。

“父上即不想让我回去,我也乐得清闲。”

慧眼炯然的唐丘碧不以为然,“眉头都要锁死,还‘乐’?”

手揉了揉眉心,赵湘摇摇头苦笑一声。

沉吟半晌,抬起头时眸中苦痛让唐丘碧心如针扎。

“丘碧聪慧,必知我为何男装示人。”

初见时不知,上山时不知,现在唐丘碧却不能说自己完全没有思路。

世人皆称平南王是个情种,与前王妃张氏一生一世一双人,即便张氏经年无所出也未曾纳妾。后许是情谊动天,得了一子就是赵湘。然而张氏体弱,生下赵湘不久就病逝。这么想来,让赵湘男装示人是为了不让平南王的王位旁落,倒不难理解。可时移世易,人心也跟着改变。十二年过去,平南王不仅纳了个小自己二十岁的妾冯氏还将其擢为正妻。世人都感慨果然人无完人。不过续弦本就理所应当,他人也不好妄议。谁想不过一年多,这刚升格没多久的正妻就又诞下一名男婴,也就是赵湘的弟弟,平南王次子赵晋。即有赵湘,赵晋若本是女子也不至于女扮男装,按理应是真男儿。

这下被强做男子养大的赵湘反而成了绊脚石。

有了嫡长子,又何必让长女袭爵。再说旧爱怎比得上新欢?

加之赵湘在京做质子陪读太子多年,又差点被指婚平阳公主,万一哪天真身暴露,那便是欺君之罪,连累全家性命。

“所以王爷才亲自上本,让你参加西征?”

唐丘碧思及此处有些不悦。三年前王朝安定,军伍懈怠。恰逢早冬,牧草歉收,突厥来势汹汹,锐不可当。陛下下诏举兵讨伐,众臣皆避之不及,唯平南王力荐嫡长子赵湘随大将军出征。人皆叹平南王忠君爱国,现在想来怕是另有深意。

赵湘眸中一阵晦明变幻又归于释然,“我宁愿信父上一片忠心,若非如此,陛下怎会放我回来。”

平南王世子屡立战功,数次挽狂澜于既倒。既得军功又不求军职,上念其父子赤诚,特准其归乡。

唐丘碧却并不客气,“那也得你有命到能回来,此次西征朝廷虽说是大胜而归,我却听说若不是突厥大汗突然暴毙,王子们皆回去争夺王位,朝廷大军怕不是十不余一。”

赵湘面色一冷,“堂主真真聪慧,偏安一隅还能道尽天下事。”

“这有何难?”唐丘碧白了她一眼,“这点信息也无如何走镖。”

见赵湘依旧不解,又无奈解释,“秋风堂也承接西域业务,不过用的别的名号。”

这下赵湘面上倒只余讶异,“堂主了得,是我孤陋寡闻。”

“我了得什么,弟兄用命,我不过做做嘴皮功夫。”

虽这么说,唐丘碧心里却十分得意。但想到如若真不是突厥宫廷变故,赵湘怕是早马革裹尸,又有些忿忿。

“王爷也真狠心。”

赵湘摇摇头,“罢了,用我一人换得一家安枕,也……”

“亏大发了。”

唐丘碧抢先接话,看到赵湘无奈的眼神,还回瞪了她一眼。赵湘登时噤声,眼角却染了些许笑意。

“可说你去云游也不是长久之计。”

唐丘碧转念又觉不对,就算知晓背景,她还是不太理解平南王这云游之说欲意何为。

“这确非长久之计,”赵湘摩挲着剑柄上的纹路,“这只能说明父上和……和王妃大人对如何处置我尚无定论。”

“既不想救,又不能放着你行踪成迷。时间长了,陛下知道未免多想。”

唐丘碧凝眉补上。

“让人知晓我被掳做压寨、堂主官人则会损了王府颜面。”

说到这里,赵湘脸上稍微恢复一些血色,语气也稍稍轻快起来。

“哼,”唐丘碧跺跺脚,“他能有我这样的儿媳是不知修了几辈子的福分,还损了他颜面。”

“堂主莫气。”赵湘安慰地拍拍唐丘碧的手,效果拔群。唐丘碧面上红晕不散,真就不生气了。

毕竟难得赵湘为自己顺毛,谁还顾得上那劳什子平西王?



可惜我不就山,山却来就我。

已至三伏,秋山上郁郁葱葱暑气倒也不盛。但厌热的唐丘碧还是缩短了工时,堂会竟拉着赵湘一起,让她帮忙处理一些堂内事务。一开始管江镖的李三就咋呼赵湘狐狸精,不知身份不说还迷惑得堂主不务正业。谁知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吴老六就跳出来痛骂李三没眼色。

“二娘的姑爷也是你骂得起的?二娘就是不务正业又如何,秋风堂还能塌了怎地?”

唐丘碧越听越不对劲,把他俩一起熊了一顿。

后来赵湘提的策略建议中肯而有效,让秋风堂上上下下对她有所改观,狐狸精也变成玉面狐狸精,少了些贬义,听着反而像个江湖绰号。

只是本人不甚满意:“听着就是个采花大盗。”

唐丘碧面上安慰赵湘,内里却觉得极为合适。赵湘要是有此意,天下不知多少女子想要他采。男装俊俏飒爽,女装清秀佳人,真真一只玉面狐狸。

这日又是堂内早会,管眼线情报的杨十三早早在议事厅候着,见唐丘碧进来就对她挤眉弄眼。

“十三爷,再挤你眼睛就没了。”

唐丘碧左手挽着赵湘,正要问赵湘什么,一抬眼发现对方竟闻言瞪大了眼睛,可瞪了也不及自己的眼睛大小。是了,若硬要说赵湘面上有何缺憾,就是眼睛小了点。若要唐丘碧说,小而有神也挺可爱,只是本人倒是暗自在意非常。

“二娘,我、我……”

杨十三欲言又止,瞪着旁边的赵湘似是有些犹豫当讲不当讲。

“要说快说,”唐丘碧坐上主座,拉住想要退开的赵湘,“早晚也是你姑爷,不必避着。”

杨十三又努力挤了挤眼,见唐丘碧理都没理他,横下心开口,“二娘,我收到消息,嘉兴堂最近要有动作。”

虽然都叫堂,但嘉兴堂可比秋风堂名气大上许多。不同于正经镖局秋风堂,嘉兴堂做的是生死买卖。

唐丘碧一头雾水,“虽说西北已定,时局平顺,可嘉兴堂难道有哪天没有动作过?这也要报,光听他们动向就不用干别的了。”

嘉兴堂业务水平、服务态度皆是一流,生意兴隆得很。

杨十三闻言更急,“那动作不是向着别人,是冲咱们来的!”

“嘉兴堂为何冲我……”话还未尽,唐丘碧就反应过来不是冲自己,转头看向赵湘,发现对方沉下眼来,一脸土色。于是截住话头,转而问起,“可知具体计划?”

“似是想要连锅端了,做成仇杀。”

杨十三话音未落,赵湘就腾地从座上跳起,往外冲。唐丘碧伸手拉她,谁知竟被拖出两尺差点摔到地上。赵湘听到响动这才挺住脚步,转身搀住唐丘碧,眼底一片悔意。

“你急什么?”

唐丘碧很是镇定地拍拍裙子。

“我这就回……”

“回什么回?咱先回内院,我一会与你细说。”说完扭头看向杨十三,“嘉兴堂的动向今天开始每日回报,如有异动随时找我。另外你告诉吴老六他们,今日早会不开了,大事明日再说,琐事自行定夺。嘉兴堂这事我先想想,你先别与他们说。”

杨十三这次反而没有异议,干脆地领命走了。



回了内院,唐丘碧让赵湘坐好。

“你回去又有何用?”

赵湘瘪着嘴,

“至少先离开秋山,省得连累你们。”

唐丘碧摇摇头,“就算你离开秋山,以防万一,我们还不是要被灭口?”

赵湘开口欲反驳,但眯眼愣了一下,方回过味来,“是了,父上应会担心我女儿身一事泄露……”

“所以就算你要走,为了防止被灭口,也要……”

语句戛然,赵湘等了半晌也没等到后文,不解地抬头观望,被对方含情脉脉的眼神吓了一跳。然而这含情脉脉的眼神并未持续多久,在赵湘疑惑的注视之下,唐丘碧面色未变,却咬牙切齿地磨出一句,“你快问我呀!”

如梦初醒的赵湘立刻回问,“为防止被灭口,需要如何?”

唐丘碧这才卸下脉脉含情的眼神,满意地说:“所以要成亲呀!”

赵湘身形不稳,差点摔出凳子,见对方柳眉倒竖,又自觉坐好,下意识口念别气别气。

“能成亲自然说明你的真身未被秋风堂所知。”

赵湘挠挠面颊,“可是洞房花烛一过,就算本不知,不也更易被发现?”

谁知这厢唐丘碧语调一扬,“你个登徒子,整天都在想什么。”

登时赵湘张口结舌,你可以提成亲,我就不能提洞房,这什么道理。

不过毕竟是秋山秋风堂,堂主自是可以放火,世子必是不能点灯。

没等赵湘反应过来如何解释,唐丘碧又换回正常语调,“所以只是‘要成亲’,放出成亲的消息,留出周旋的余地。”

“堂主想必是胸有成竹。”

唐丘碧嘴角一翘,“成竹没有,喜服倒有几套。既然决定了,相公快随我来比划比划尺寸。”

本还有些佩服能出此奇兵的赵湘,这时候有点怀疑对方是否打开头就是冲着这个来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