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all

作者:斯慕昧蓝
更新时间:2019-09-27 19:25
点击:260
章节字数:589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那后来呢?”我发表帖子回复。

这个帖子挂在南枝中学吧的首页,楼主讲的是她和“另一位”的事情,也不知道是懒还是为了真实性,楼主说还是用的真名。帖子上次更新是在昨晚,我刷新了下,最新的一层还是我的回复。

说起来最近南枝中学要准备70周年校庆,我家超市作为南中附近相对而言最大的一家店自然是门庭若市。如此一来置物柜里免不了会有些顾客忘记取走的东西。

“你还搁这儿看啥呢?天天就知道抱着手机玩。”母亲扯起帕子一端抖了抖,走过来嘱咐,“快去这些东西放到杂物室里面去。”

手机上还没回复,楼主估计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更新,我只得关上手机应声:“好。”说是这么说,屁股还是没挪。

虽然我们对外说的是置物柜的东西只保存一天,实际上并不会在一天结束后就把这些东西丢掉,而是放在一个不大的杂物室里。

母亲伸手在储物柜周围摸了下,好家伙一手灰,我暗道不好。果不其然在母亲嘟囔完明天要好好教训小慧后转过头让我现在把储物柜上上下下收拾一番,毕竟万一从学校出去的那些大人物就来超市逛逛呢?

我只得乖乖搬来凳子,打好一盆清水准备开工,后悔刚刚怎么没直接去收拾杂物室。

刚刚站上凳子,我这才发现储物柜上面用透明胶布粘着一封信。信的表面已经堆了一层灰,透明胶布也开始泛黄。我轻轻一扯,胶布就连着信封被取下,背后上了年头的胶还执着地挂了几丝。

将信表面上的灰随意吹落了些,我扬起信封问还没走远的母亲:“妈,你知道这是哪儿来的不?”

母亲回过头看了眼,思索下才摇摇头说:“不知道……你看着处理吧。”

因为有些高一点的顾客喜欢将雨伞顺手放在置物柜上方,因此打湿又自然风干后的信封此时拿在手里有些脆脆的。我将信封外面翻转粗略扫了一眼没什么收获。

犹豫了下,我最终还是将信拆开来,信开头是一句用于向收信人表达祝福的“展信佳”,看见这名字我愣了下。

刚刚发表那个帖子的楼主好像就是这个名字。


“展信佳。”语文老师曲起手指敲了敲讲台,众同学都一同望向教室后方被点名的那位,然而被看着的同学正靠着堆在桌面上的书本睡得正香。

睡着还迷迷糊糊地伸出舌头舔了圈嘴唇,咂吧几下嘴巴继续睡。

有几个同学一时没忍住偷笑出声,老师估计也没想到会这样,顿了下才说:“那安梓你帮忙喊一下。”

安梓是展信佳的同桌,也是语文课代表,她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笑意,伸手推了推展信佳的胳膊,压低声音说:“快醒醒,老师点你名字了。”

又摇了几下,展信佳才睁开眼,脑袋还搁书堆上,一脸茫然地望着安梓。

安梓伸手指了指讲台,展信佳抬眼就和讲台上物理老师冷漠的视线撞在一起。她的困意瞬间消失,在心里为自己叹息。哦豁。

信佳,听上去还不错,可惜套上了一个“展”姓。以前还不觉得,自打上了初中后,尤其是接触到写信格式后,展信佳的名字就没少被同学们拉出来讲。

原因无一例外,全都是“展信佳,见字如晤”。

老师在上面讲说:“展信佳,是一种问候语也可以说是祝福语,祝察看这封信的你一切安好的意思。”同学们全在下面嬉笑,喊着展信佳的名字。

虽然不带任何恶意或者鄙视,但是落在展信佳耳里终归是有些不舒服的。

连带着她被老师点名都有些不舒服,语文老师没察觉到这位同学的小心思,说:“你下课来一趟我办公室。”

周围又有些嘀嘀咕咕的声音,展信佳有些烦躁地揉揉头,她突然有些讨厌母亲为什么给她取这样一个名字,即使现在上了高中,周围的人换了,围绕她名字的话题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展开。


信里几乎都是这位展信佳同学在回忆她与“另一位”以前的事情,我皱了皱眉心里有些怪异。这些事情,和帖子里面的大部分重合。

并且和帖子里一样的是,信里也以“你”来指占据她回忆的另一位。没有名字没有性别,我能知道只是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温情。

来自于展信佳,也来自于信中的“你”。

明明自己的名字都直接挂上去,偏偏还隐藏了对方的信息。

信的末尾写着:“好了。现在你就打开信封,里面贴着一个小礼物噢。”

我诧异了一下,找到之前被我随手放在一旁的信封,打开往里面看才发现在内壁贴着一小张纸条。不说此时纸条因为时间太长,颜色已经和信封融为一体,就算是崭新的信封拿我面前我也不会注意到里面还贴着这样一个小纸片。

小纸片内容我再熟悉不过,就是我家超市储物柜的提取码,但是看着这肯定已经退休了的小纸片我只能寄希望于我家那个不大的杂物室。

随手将小纸片放在一边,探索到一段尘封秘密让我不由得心跳加快。就像是以前在上课偷偷传纸条,然后一遍注意纸条动向,一遍观察老师反应,还要在心里偷偷念叨老师上课管那么严干什么?

谁在读书的时候没有讨厌过几个老师呢。


展信佳对老师的态度说不上好,但是对在课堂上没事点自己名的老师态度肯定不好。

久而久之,语文老师自然注意到了这位大概还处在叛逆期的小朋友,小朋友浑身散发出一种“我非常不爽,我非常看不惯你”的气场。语文老师不由得失笑,仿佛想起了上次找她来办公室,结果对方就噢嗯啊的敷衍模样。

要是换个人,对方这么敷衍,她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对于展信佳她却意外地觉得有些好玩。大概……是因为展信佳长得可爱?

杨秋安抿抿嘴,在心里告诫自己对待学生一定要一视同仁,不能搞特殊。在心里贯彻落实了一番教师准则后杨秋安才开口说:“你是在做什么吗?下次要注意休息。”想想还是添了句,“这次就算了,其他老师的课上一定不要睡觉啊。”

说实话,展信佳虽然成绩不算特别突出,但是却也稳定地呆在中游水平。

最近因为她忙着搞一些其他事情过度耗费精力,上课补觉休息没少被叫到办公室,这样被问是不是有其他事情忙还是第一次。

明明其他老师都是一句上课要认真,大晚上不睡觉偷牛现在来补觉?展信佳心里多少有些触动,收起之前那一副敷衍的样子,从进门到现在第一次直视这位杨老师的眼睛。

“嗯。”

她对老师的注意力高了许多,自然也察觉到之后她们说是要办一个什么比赛,然后各个老师就挑自己班级然后备课,到时候就有其他老师和领导在后面看。

杨秋安选的班级不是她们班。因此展信佳原本以为这件事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原本。

下节课是体育课,不小心把脚扭了展信佳只能自己一个人呆在教室里玩耍。

呆坐了一会儿,展信佳还是瘸着往外挪,准备四处溜达会儿。结果出了门四处随意看了眼就发现道路那边有个熟悉的人影。

“你在这儿干什么?”展信佳走过去问到。

杨秋安连忙抬手在脸上抹了下才转过头来,布满血丝的眼睛和红红的眼眶无一不是在彰显着某人刚刚肯定一个人站在这哭。就算对方不说话,展信佳也能猜到对方说话的话肯定是浓浓的鼻音。

倒不是尴尬,展信佳飞快运转起自己的大脑,想换一个话题安慰对方。

原以为不会说话的杨秋安吸了吸鼻子,说:“刚刚讲完课,被领导说了而已。”

展信佳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这个人说话果然有鼻音,紧接着第二个念头又是有鼻音声音也有点好听欸。

见对方没有反应,杨秋安眨了下眼睛有些疑惑,展信佳这才回过神来,脸上浮起一层绯红,故作严肃:“哼,那些领导说话你完全不用管!就当耳边风哗啦哗啦刮走就是了。”

看对方气呼呼的样子,杨秋安心情好了许多,嘴上还是无奈:“可那是我的领导啊,被说还是难受不是?”

“那我名字还被笑了这么多年呢,照你这样我岂不是天天得哭?”展信佳随意说着,脸上虽然笑着心里却还是有些刺痛,连带着手也有些不知所措。

也不知道杨秋安注意到了没有,她抬手揉了揉展信佳的脑袋,换了个话题。

不在意是不可能的。杨秋安倒是安慰好了,展信佳自己又有些不开心了。

别人舍命陪君子,她舍命陪美人。

等到之后语文课的时候杨秋安已经收拾好自己,至少从表面上已经完全看不出任何异样。展信佳悬着的心这才放下,这样安慰人还是她第一次呢,好在还有些效果。

“今天我们来讲一些写信格式啊。”听见这熟悉的话,展信佳心里一跳,眼睛牢牢地锁着讲台上的人,可是讲台上的人并没有分给她甚至一个眼神。

果不其然大家在听见“信”的时候又开始在下面嘀嘀咕咕,展信佳鼻子有些泛酸。

杨秋安双手撑在讲台上,微微皱着眉像是一个生气的小女生,说:“其实我一直都很羡慕信佳这个名字,世界上这么多人,其中又有不少的人在写信的时候开篇一句‘展信佳’,这样岂不是能被全世界那么多人记住?”

“有人说:‘人的一生,要死去三次。第一次,当你的心跳停止,呼吸消逝,那么你在生物学上被宣告死亡;第二次,当你下葬,人们穿着黑衣出席你的葬礼,怀念你的一生,然后你在社会上被宣告死亡;而第三次死亡,是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把你忘记,于是,你真正的死去。’不说其他人,至少我们这些认识的人肯定会一直记得这个名字。”杨秋安这才转过头冲展信佳眨眼笑了下,她说:

“你会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展信佳失笑:“你这话说的我好像要死了一样。”

杨秋安这才意识到不对,连忙改口说:“噢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

没有回答,因为隔着一层泪水展信佳什么也看不清,她低下头正努力把眼泪憋回去,结果最后却咧嘴笑了下,憋了半天的泪水也啪嗒地砸在裤子上,耳边是杨秋安故作小气的声音:“所以,我决定在以后写信的作业里,大家必须把展信佳改成展信安。这样又不俗套,也能记得我这个语文老师,对吧?”

入秋了,天气难得的清爽,秋安。


也不知道是因为换季还是因为杂物室灰尘太多,我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才继续寻找那个不知道是不是还在这里的礼物盒。我又找了许久才找到一个疑似是礼物的盒子。

好吧也不是很久。

主要是母亲放置东西都是按时间一点点由下到上,由内到外堆的。有些东西过不了几天就会被主人记起来然后找回去,因此堆放在杂物室的东西并不算多。

再结合一下不短的时间,我走到最里面四处翻找了下自然就发现了一个用紫色丝带,天蓝色包装纸精心打扮过的礼物盒。

我抱着礼物盒的手有些犹豫,像是要揭露什么不为人知的过去一般。

精美的包装无不彰显着送礼物的人对此的看重,我不由得再脑子里疑惑为何展信佳要把信贴在置物柜上方这么隐蔽的地方,我可以断言,没有任何一个普通人会没事找个凳子来把精心准备的礼物藏在这上面。

不想送吧,礼物又准备的这么好,送吧,又把礼物藏着。我颇有些无奈,该怎么说?从帖子楼主这想写出来又犹豫的样子来看,十有八九就是同一个人了。只是没想到好几年竟然还没变,还挺执着。


展信佳觉得自己完美诠释了“善变”的含义。

高二是要分科的,展信佳在几经抉择和更改,最后在班主任能杀死人的目光下最终选了文科。原班成为了理科,因此展信佳就被分到了其他班级,运气不好的是语文老师也跟着一起换了。

交集少了许多,但展信佳上课态度却也好了许多,毕竟现在她天天往办公室跑,总不好意思让其他老师知道这是个成绩差的学生吧?就算她不在意,她也不希望杨秋安会被其他老师说些什么闲话。

关于她闲话没听到什么,倒是等来了杨秋安的生日,虽然她并不是很想承认是因为其他老师感慨杨老师终于不是母胎solo23年了。展信佳心里一跳,问为啥。

“因为杨老师即将变成母胎solo24年。”

杨秋安生日那天是星期五。

展信佳上午倒数第二节是美术课,而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而杨秋安最后一节课好巧不巧刚好有一节其他班的课,这表示杨秋安肯定会呆在学校。这样展信佳准备了近四个月的生日惊喜自然能好好交到对方手上。时间不但够她跑去超市放好,甚至能让她赶回来旁听杨秋安一节课。

想到这里展信佳有些激动,一下课就赶紧抱着准备好的礼物冲出教室,边注意不把里面的东西颠坏,边往附近的超市赶去。

她回来的时候还没有打上课铃,展信安准备好语文书坐在凳子上等着杨秋安过来。

杨秋安对教学十分认真,她从来不迟到。果然铃声一响,她熟悉的高跟鞋声就在走廊响起。明明高跟鞋声音差不多,但是展信安就是能分辨出杨秋安的,她觉得与众不同的,独属于她的声音。

展信安嘴角的笑容一直持续到杨秋安进来看见她。

因为杨秋安站在讲台上看着她皱眉,语气十分不友好:“你来干什么?”

展信安脸上有些僵硬,但还是放松了语气回答说:“来看你啊。”

“你没有自己的事情吗?”杨秋安眉头皱的更深了,也不等展信安回答就开始了自己课堂。

展信安原本的好心情变得一塌糊涂,也无心再管自己准备的礼物。

放学后杨秋安也没有留下来同她交流的意思,展信安也直接用力攥着书蹭地站起来往外走。下午,气还没消,班主任就过来找黑着脸的展信安。

“你上午最后一节课去哪儿了?”班主任一开口展信佳就知道不好,班主任这么问肯定是知道什么,这时候与其说谎不如直接坦白。

“去听杨老师的课了。”展信佳低着头。

班主任不好说些什么,叮嘱说语文重要但是体育同样重要之类的话就把展信佳放回去了。回到座位上,展信佳思前想后都只能让自己更加生气。

根据众多小说情节,这时候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发生,展信佳长呼一口气准备自己去问问。

“就是我给你们班主任说的。”杨秋安还是那一副不满的样子,“现在已经高三了,我觉得你逃课这件事既影响了你又影响了我,完全是在浪费时间。”

比直接更难受的是一厢情愿,看吧,从头到尾感动的只有你自己。

“……对你而言,”展信佳顿了顿,像是被气笑了,“我来找你是在浪费时间?”

杨秋安察觉到了不对,张嘴犹豫了下还是点头:“嗯。”

展信安压抑着的怒气一下冲头,冷笑一声转身就夺门而出。

去tm的礼物,这还送个鬼。


我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选择打开盒子,打开前的忐忑在揭开里面内容真面目悉数消散,只剩下了好奇。

正中央放着一本书,封面上是个熟悉的人,只是没想到信的“另一位”就是同学们批的南中一枝花,想来在南中读过书的都不会对她感到陌生。虽然杨秋安上课有时候刻板了点,但是不得不说是个好老师。

书是带锁的,我自然不知道密码,也没有强行破坏的心思。

这个礼物十有八九是送给杨老师的,最近筹备校庆老师应该也会在场。我掂量了下盒子决定去学校看一看,最好把这份迟来的礼物送给对方。

运气好的是,杨老师真的在。

我过去的时候杨老师身边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女生,我没见过,可能是新老师吧。

新老师一只手挽着杨老师胳膊,另一只手正劈里啪啦打字。我走过去瞟了一眼觉得界面有点熟悉,没多想便冲杨老师点点头,把手上的盒子递过去,说:“杨老师你好,这是你的东西。”

杨老师明显有些犹豫,伸着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我还没来得及解释,站在她一旁的那个女生突然抿嘴笑了下接过了盒子,接着自然地打开盒子将那个本子拿出来。我有些生气,刚要阻止就听见啪嗒一声,原本上锁的书此刻已经被翻开。

女生将书摊开小声说了句“没想到居然还在啊”,接着她将书举到杨老师面前认真叮嘱:“不准跳!从头往后一页页看!”

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应该是收到了什么消息。

我眨了下眼睛,半晌才意识到这位新老师刚刚手机上的界面就是我正在看的贴子。我笑了笑,冲这两位说:“祝福你们。”

两个人怔了一下,随后相视而笑,展信佳转过头回答我:“谢谢。”

九月,夏季的尾巴还没收。我踩着树影往回走,顺便摸出手机看了眼,刚刚的震动果然是因为收到了消息,是展信佳的回复:

“后来,恋爱是夏天的味道。”


之前投稿的东西,结果没过hh)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