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叛徒

作者:王大发Joan
更新时间:2019-09-27 10:16
点击:200
章节字数:47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一轮酒神颂歌演奏终了之后,西西里的大街上人头攒动,纷纷开始痛饮狂欢。人人拿着酒杯,拼命往喉咙里灌入佳酿,或高歌舞蹈,或纵声狂叫。整个西西里,仿佛不再存有安静这个词。

蔷薇却独自挑选月光也照耀不到的僻静小路,疾速穿行。最终来到总督府附近一家小小的铁匠铺,轻轻扣了七下门,随后用西西里语说了一句:“节日快乐。”

门开了一条缝,门缝里的人快速打量了她一眼,把她拽了进去。

几十个迦太基复国团的战士,悄无声息地挤在这间小小的店铺里,为今晚的行动,做最后一次武器检查。他们见到红色长发的女子进来,都不出声,最终望向卡西奥佩娅·杜卡奥。

卡西见是蔷薇来了,吃惊不小,她走上前低声急问道:“你怎么在这儿?行动马上要开始了!是不是有变故了?”

蔷薇淡淡说道:“总督府的人已经知道了布防图泄露的事情,他们今夜会加强兵力,更换布置。”

卡西又是震惊,又是失望,咬着牙低声说道:“他们怎么会知道?”

蔷薇说道:“是我告诉阿托克斯的。”

她话一出口,不光是卡西震惊地无以复加,原本默默无语的刺客们全都发出惊讶的低叫,个个瞪大了眼睛望着蔷薇。

卡西奥佩娅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冷笑了几声,问道:“姐姐,你究竟在跟我开什么玩笑?是你自己找到我们,把总督府就任仪式当晚的布防图提供给我们。也是你,让我们刺杀罗马傀儡和迦太基叛徒。如今箭在弦上,你居然把消息出卖给我们的敌人?你现在跑到这儿来干什么?罗马骑兵是不是就在外面,准备冲进来杀我?从一开始,这就是个圈套?”

蔷薇摇摇头,直视着自己的妹妹,突然反问道:“你是不是骗我的,卡西?”

卡西奥佩娅有些不明所以,问道:“你说什么?”

蔷薇继续说道:“当我带着布防图找到你,提供你刺杀新任苏菲特之机的时候,我请求你永远不伤害凉冰的性命。你当时一口答应了我。但其实,你根本只是敷衍我而已。只要今夜行动顺利,你绝不会放过凉冰,对么?”

卡西一听这话,不由得更生气愤,她冷笑道:“没错!我要杀,我恨不得连你也杀了!你知不知道,这一刻,你帮主人摇尾巴的样子有多难看?有多丟我们杜卡奥家族的脸!”

蔷薇听妹妹直言不讳,难掩失落之色,说道:“你为什么要这样骗我呢?”

卡西大笑几声:“是啊!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我为什么要欺骗我自己的亲姐姐,才能为父亲报仇,叫我的杀父仇人死呢?”她说着一把揪起蔷薇的衣领,狠狠地问道“你来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是你亲口告诉我,杀死父亲的人是凉冰·梅洛,不是吗?”

蔷薇想说些什么,终究只是摇了摇头,说道:“那当初在山林中,你就该杀了我。我早就告诉过你,我是不能杀凉冰的。”

卡西怒吼道:“我有让你杀你主子吗?可现在是你拦着我为父亲报仇!你与我,是父亲唯二的女儿!你不给他报仇,难道还不准我报仇吗?你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别管,不行吗?”

蔷薇说道:“布防图是我给你的,如果你凭此偷袭得手,杀了凉冰。其实也就跟我杀凉冰没有分别。我原本想,你要是肯接受我的交易,为杀苏菲特而守誓放过凉冰,那当然最好。要是你执意杀她,我也只能陪着她一起死。可是,”她说到这里,往事涌入脑海,不由得声音哽咽“可是……总之无论如何!今生今世,哪怕我死,我也不会让她因我而受半点伤害!”

蔷薇说到此处,情切不能自已,喘了两口气,才继续说道:“今夜你们注定徒劳无功。何必白白去送命?外面正在狂欢,你们趁乱离开吧!”

卡西万般不甘心,恨道:“你为了你的主子,连傀儡叛徒的命也都不准我碰一下了?你就眼睁睁看着罗马人的走狗统治迦太基吗?他们甚至偷袭俘虏过你!”

蔷薇苦笑摇头,说道:“两位苏菲特若是好好地活在世上,兴许才真会要了凉冰的命。我就是不忍心看着她不但要被迦太基人刺杀,有朝一日,回到罗马,还要被自己人谋算性命,才想用这两个人的命,向你换凉冰的命。你却根本不肯放过她。”

卡西痛心地望着自己唯一的亲人,口口声声竟都在回护杀父仇人,流着泪低声叫着:“姐姐,姐姐,你究竟怎么了?”她咬牙气道“早知道你会变成如今这样,我情愿你死在诺克萨斯城破之时!”

蔷薇轻轻笑了一笑,说道:“我何尝不是这样盼望?”

一直沉默着的复国团战士中,突然有一个声音传出——“我们需要一个解释,卡西奥佩娅小姐。如果我们的理解没有谬误的话,今夜的行动是为铲除迦太基叛徒而组织的。可是,照目前的情形看,您的姐姐,就是活生生的,不折不扣的迦太基叛徒吧?”一个战士一边说,一边抽出了自己的短剑。其余战士见此举动,也有一小半人伸手握住了自己的刀柄。剩下的人中,有的顾念蔷薇毕竟是杜卡奥家族的长女,有的想起瘟疫时蔷薇曾亲自照顾复国团的战士,都暂无行动。

蔷薇甚至没有去看说话的人的样貌,低着头说道:“我没有什么可解释的。我确实是背叛者,无论对杜卡奥家族,还是对迦太基。”她说着,从怀中取出了凉冰的匕首。左手抽出刀刃。

卡西一见蔷薇也动了兵刃,恨怒交加,忍不住讥讽道:“怎么?你用杜卡奥家族的舌头帮你的好主子说完了好话,现在又想用杜卡奥家族的手臂来杀我们吗?”

其余的复国团战士听卡西奥佩娅也如此说,人人都觉免不了一场恶斗。卡特琳娜·蔷薇·杜卡奥出身武家,自幼禀赋过人,是西西里公认的第一刺客,在场诸人,无一是她敌手。就算此刻他们倚多为胜,一旦打斗起来,也难以悄无声息地解决了她。万一惊动了城内的罗马士兵,那就不免有全团倾覆的危机!故虽然人人都想诛杀叛徒,却也个个不敢妄动。

蔷薇却持刀不动,轻声说道:“小的时候,父亲就常跟我们说。西西里岛,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就算是奥林匹斯山上的诸神,也是照着西西里的模样修筑天国。所以,杜卡奥家族的每一个儿女,都要用生命守护西西里的安宁和杜卡奥家族的荣耀。可惜,我做不到了。”

卡西满眼怒火,冷笑道:“你居然还有脸面对我说这些?”

蔷薇说道:“我的手,当然绝不可能伤你,卡西!”她提起匕首,将自己右手的大拇指齐根切下。洁白的断指,带着鲜血,轻轻滚落在了地上。

众刺客原本都防备着她突然发难,万难料到她竟然会举刀自残。一个个睁大了眼睛,盯着掉在地上的大拇指,和喷溅而出的血浆。

蔷薇深吸了一口气,翻转过右手腕,继续刺入刀刃。凉冰的匕首锋锐异常,使得她轻松地划开了自己的皮肤,一刀切开了深玫瑰色的肌肉。鲜活的人肉好像还在深秋的夜色里冒着一点热气,微微颤动着。蔷薇精准地找到了白色的肌腱,挑断了它们。

等她做完这一步,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阵细密的汗珠。她却依旧一声不吭,深吸了两口气之后,把匕首深深刺进了自己的肩窝,然后咬牙让自己的左手驱使刀刃在那里转动了两圈,力求这能割断自己右肩上的全部韧带与肌腱。此刻在场的战士中有些已经忍不住吓得低低叫出声来。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行伍中人,受伤见血如家常便饭。但是像这样自废一臂且不出一声,真是平生所仅见!

最后,蔷薇缓缓拔出匕首,将刀柄递向卡西。但还没等到陷于震惊中的卡西奥佩娅接过匕首,她就已经无法支撑,跪倒在了地上。

她颤抖着说道:“我的回答,还与那天一样。你是杜卡奥家族的主人,我是迦太基的叛徒。如果你认为我的行为,让迦太基和诺克萨斯蒙受耻辱,就请以家主之名,赐死我。”她说完这些,如释重负,笑了一笑,继续说道:“我身为刺客的手,是父亲培育的。我却终身不能为他报仇了。所以,我今天把它还给杜卡奥家族。当然,我的生命,也是一样。”

周围众人终于渐渐回过神来,不少人惊骇之余难免暗喜。他们最避忌的,就是蔷薇的飞刀技艺,可是如今看来,她已经彻底成了残废,根本不足为惧了。就算身上的伤养得好,没了大拇指,右手也再不能握刀了。

卡西却一巴掌打掉了蔷薇递给她的匕首,捧着蔷薇的脸庞哭道:“为什么?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你宁可做废人,宁可死!也不肯为咱们的父亲报仇?我做梦也想不到,你会背叛迦太基!你选择效忠杀父仇人而背叛迦太基!”

蔷薇惨笑着说道:“卡西,你若恨我,便是救我。你们的憎恨,能洗刷我背叛迦太基和父亲的罪孽。可是,那个人的恨,我却永远也得不到。我若再伤她,生生世世,都要活在炼狱之中!”

卡西拾起地上的匕首,却无论如何不能将刀刃送进蔷薇的心脏。她颤声说道:“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你怎么忍心逼我做这种事?”

蔷薇说道:“我也不想和你别离,卡西。我只盼望,我死之后,你和凉冰都能好好活着。如果有朝一日,是你要杀她,求你!求你让她好好地去,别折磨她。如果是她抓住了你,你就忍耐些,求求她,她一定肯放过你的。”

卡西听到这里,狠狠甩了她一耳光,骂道:“你自己做狗还嫌不够,还要我也去求你的主子?”

卡西骂完,恨到极处,匕首刀尖直抵着蔷薇的心口,却到底不忍刺下。她思量许久,终于扔掉了手上的匕首,擦了擦眼泪,冷笑道:“你这种败类,根本不配叫我杀你。从这一刻开始,我以杜卡奥家族的家主之名,褫夺你的姓氏!你再也不是一个杜卡奥!如果日后,让我知道,你这无耻的叛徒竟敢以我的姓氏自居,我一定会杀了你!”她转过身去,再也没有看蔷薇一眼“你滚吧!”

一个复国团战士犹豫着说道:“我们真的要放走她吗?卡西奥佩娅小姐?她已经向罗马人效忠了!”

卡西冷笑道:“她现在是个废物了,就算活着又能做什么?要是把她弄死在这里,只怕她的好主子又要跟过来咬我们呢!”

众人想起山林之夜,凉冰威胁着要用火油烧死所有复国团战士的往事,也只好听从卡西的安排。

蔷薇慢慢从地上站起,说道:“这把匕首,是凉冰的总督佩刀。你们带着它吧,如果遇到盘查或者危险,兴许可以帮你们一把。”她交代完这些话,就捂着手臂伤处,慢慢走了出去。快要走到门口时,蔷薇有些犹豫着想回头,最终却依旧什么也没说。她知道,她连向卡西道谢的资格也已失去。

重新站在了寂静的小巷中,寒风似乎让蔷薇右臂的伤口不再疼痛。可是耳边却依旧回荡着妹妹审判她的声音,这叫蔷薇浑身颤抖。她仿佛已不再是活生生的人,只是自坟墓中逃亡至人世的游魂。

她在原地呆立了一阵子,随后慢慢走了下去。她还是想活着,想活着去见凉冰。哪怕终身背负背叛者之名。

右臂的伤口,让她大量失血,进而产生一种愉悦和恍惚。这种奇异的心情,让她忘记了一切,只朝着阿托克斯的元帅府邸前行——之前她用马匹把晕倒后的凉冰送去了那里。

鲜血还是不断地从右臂滴落,在月光照耀下,于宁静小巷中,留下了一串美丽的印迹——好像是一个顽童,撒下一路玫瑰花瓣。

凉冰醒来后,一直枯坐在元帅府门前的台阶上,等她看见蔷薇的身影的时候,后者半身的衣袍都已经被鲜血浸湿。

望着急冲到自己面前,却颤抖着根本不敢触碰自己的凉冰,蔷薇不自禁露出笑容,轻声说道:“我没事,你抱抱我。”

凉冰听了这话,才敢慢慢托住她的左肩,怀抱着她打量伤处,终于,凉冰咬着牙哭道:“你的手指头呢?蔷薇?你的手指头到哪儿去了?”

蔷薇还没来得及作答,凉冰怒不可遏,狂吼着召集亲兵。蔷薇只好用沾满鲜血的左手去捧住被怒火蒙蔽理智的脑袋,笑着轻声说道:“不干任何人的事,是我自己做的。”

凉冰已从阿托克斯处得知蔷薇是去见了复国团的人,她低吼道:“你骗我!一定是那些迦太基人伤你的!他们胆大妄为,不知死活,竟敢在我的行省境内伤你!”她说完却突然回过神来,高声命令部下去找医生。

蔷薇趁着凉冰撕衣襟给自己止血的工夫,轻声说道:“我没有骗你,真的是我自己做的。我今生今世,再也不会骗你了。”

凉冰睁大眼睛望着蔷薇,哭道:“为什么?”

蔷薇笑着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抚摸着凉冰的脸颊,柔声问道:“你明明那么害怕,为什么却从来不肯让我知道?”

凉冰用布带扎紧蔷薇的伤处,流着泪不答话。

蔷薇笑着在衣服上蹭了蹭自己左手的血迹,掏出手巾帮凉冰擦拭泪水,说道:“以后都不用再怕了。我刚才掐你,吓坏你了,是不是?我不要这只手臂了,我再也不会伤你了。”

凉冰睁大了眼睛,呆望着蔷薇。

蔷薇脸上浮现着少有的,轻松而灿烂的笑容:“酒神节之夜,还没过去,对不对?从今夜开始,我不再是刺客,也不是杜卡奥。我是,”她说到这里,停顿下来,把嘴唇凑到了凉冰的耳边,低声说道:“我是,凉冰·梅洛的妻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