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愣种

作者:王大发Joan
更新时间:2019-09-27 10:14
点击:153
章节字数:313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卡特琳娜·蔷薇·杜卡奥泪水充盈的面目上,勉强维持着一个僵硬而格格不入的笑容,这让刚刚苏醒的凉冰微微皱起了眉头,心想“是谁教蔷薇做这种怪里怪气的事情?”

塞尔苏斯大夫抿着笑给凉冰端来一杯掺了蜂蜜的葡萄酒,并慢慢用小银匙子喂她喝下的时候,总督大人确信自己已经找到了罪魁祸首。

但现在不是追究医生的时候,凉冰得先乖乖喝下佳酿,让蜜与酒的力量融入自己的血浆,随后把这些力量转化为一个温暖的笑容,好安抚自己的心上人。

可惜事与愿违,这个笑容非但没有让蔷薇也笑起来,反而叫她的眼泪流得更凶了。凉冰正彷徨无措,却发现蔷薇竟一言不发地凝望着她慢慢瘫倒下了身子。

这一来凉冰更着急了,她暂时还没力气说话,只好睁大了眼睛盯着语琴·塞尔苏斯。

医生本人却一派气定神闲,慢悠悠扶起蔷薇,让她也安卧在凉冰身边,并把她的手,放到了凉冰的掌中。轻声说道:“没什么,就是睡着了。”

凉冰深呼吸了几次,才有力气轻声说道:“还没跟我说一句话,怎么就望着我晕倒了?”

语琴苦笑:“跟你上回一样,几天几夜没合过眼睛了。现在整个人劲儿一松,就睡过去了。”

凉冰垂下眼帘,慢慢地握紧了掌心里蔷薇的手。语琴赶紧出声告诫:“别哭!静养!再把伤口哭裂了别指望我缝!”

凉冰听了这话,只好闭上双眼,尽力让自己心神平静。微笑着轻声应道:“遵命,我的好大夫。”

过了一会,凉冰再睁开眼,却发现语琴直勾勾地凝望着自己。她微微一笑,略侧开自己的视线,含羞道:“语琴,你干嘛这么看着我。虽然咱们相识多年,但是,我现在已经有蔷薇了……”

塞尔苏斯大夫翻了个白眼,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你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

凉冰见躲不过,只好叹了口气,慢慢说道:“你还记得,我们即将到达西西里的时候,你教会我的那句箴言吗?”

语琴闻言哑然,随后摇摇头,说道:“我知道……可是!可是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吗?我认识了二十多年的,那个智计无双的罗马智囊,她到哪儿去了?”

凉冰一笑,无奈至极:“你要我用智慧去对付谁呢?奥拉?还是蔷薇?谁要是对自己的亲人也自作聪明,妄用智巧,那才是天下第一等的愚人。”

凉冰慢慢转过头,凝望着熟睡的蔷薇,轻轻说道:“我说这话,你恐怕难免生气。但我还是想说。

即使再轮回一千次,我也不懊悔于那个清晨。

甚至,那很可能是我这一生,所经历过最美丽的一个清晨。”

语琴沉默不语,过了良久才说道:“身为医者,我永远不认同你的话。生命是尘世至贵,你为什么有理由不去珍惜?”

凉冰笑道:“我没有不珍惜。我就是知道它珍贵,才献给我心爱的人。”

语琴不耐烦地直摇手:“你这些话不要讲给我听,等蔷薇醒了,你说给她听!”

凉冰自知理亏,歉然道:“对不起,语琴。”

塞尔苏斯大夫一拍大腿:“没错!你就是对不起我!你最对不起的就是我!你知道我为了给你缝伤口花了多少心血吗?还有你那一大家子烂摊子?为这我得折寿多少年?我从小就立志做大夫,但是就因为你这种混账!我这两天都琢磨着要改行了!”

凉冰笑着求饶:“好了,好了,塞尔苏斯大夫。我错了还不行吗?你看我刚醒,你就骂我,我还怎么静养啊?再给我一口果子酒喝吧!我伤口疼得厉害呢。”

语琴气鼓鼓地站起来,说道:“酒不能再喝了!我得去给您老人家熬药呢!”说完就出了门。

老朋友负气离去,凉冰也只好偃旗息鼓,闭上眼准备养养神。没想到,一直安睡在自己身侧的人却猛然低低叫了一声她的名字,随后惊醒了。

从梦中惊醒的蔷薇,只能依靠剧烈的喘息,平息笼罩着自己的惧意。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一只冰冷却细腻的手掌,轻轻地握住了。她一低头,发现是凉冰。

这一次蔷薇真的露出了灿烂的笑意——并不是好心的大夫要求下,给病人的安慰剂。这笑意完全来自失而复得的狂喜。

凉冰于是也浅浅地笑着,低声问道:“才睡了一眨眼的功夫,怎么又醒了?”

蔷薇伸出另一只手,捧着凉冰的脸颊,摇摇头:“不睡了!我再也不睡了!”

凉冰笑道:“又说孩子话。人能不睡觉?”说着轻轻拉了一下蔷薇的手。

蔷薇便又只好慢慢重新躺下,凉冰望着她轻声说:“睡吧。”

蔷薇闭上眼睛,随即又睁开。流着泪说道:“我害怕,凉冰。我不敢闭眼。”

凉冰只好慢慢尽力,把蔷薇的手挪到自己的腰间,轻轻用指腹抚摸着她的腕骨,说道:“那你就静静地躺着,养一养神吧。”

蔷薇手臂环抱着凉冰的腰际,登时心中惧意散去。便慢慢把自己的头,靠在凉冰铺满黑色长发的肩头,轻轻“嗯”了一声。

两人相依安卧,良久无言。

“西西里岛的秋天真美啊。”凉冰正胡思乱想地感叹着的时候,突然蔷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了。

“你就吃准了,我打不过奥拉吗?”

凉冰轻笑着答道:“吃准了。”

蔷薇有点不服气:“为什么?”

凉冰叹了口气,笑道:“因为你不会还手,也不会逃跑。因为我的傻冤家,是个呆头傻脑的愣种!”

蔷薇听了这话,哑然不能答。过了半晌,才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不知道你会……我以后大不了逃跑!”

凉冰闻言笑着哼了一声,说道:“撒谎也撒得不像。你是个杜卡奥,你会逃跑?你倒还不如说你会还手,这我倒还相信些!”

蔷薇沉声说道:“我没有撒谎!”

凉冰知道蔷薇又认了真,只好无奈叹道:“你为什么要这样?”

蔷薇的泪水一下子又涌了出来,在凉冰耳边泣道:“那你又为什么要这样?”

凉冰笑道:“神明,一定在天上看着我。他们看见我的怀里有你,就决定惩罚我。宇宙之间,不会有比这更公正的判决。我得到了至福,我就该受惩罚。”

蔷薇听着凉冰的话,只觉得自心窝里直发疼,噎着嗓子说不出话来。

凉冰说完一侧头,却发现蔷薇咬着下唇,浑身发颤,泪水从紧闭的双眼中流下。便后悔不该这样冒失说话。只好柔声说道:“好了,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再也不干这样的事了。”

蔷薇听了这话,才睁开泪眼,凝望着凉冰。

凉冰想伸手帮她拭泪,可惜根本使不出力气抬起手。只好把头凑过去,用鼻尖蹭去蔷薇脸上的泪珠。

蔷薇叫她闹得怪痒的,就自己拿袖子擦了擦眼泪。又重新抱紧了凉冰。

凉冰笑着轻声再度保证:“我再也不敢了。”

蔷薇默然不语,隔了一会才问道:“伤口疼吗?”跟着马上补了一句“不准撒谎!”

凉冰叫蔷薇把谎话堵在喉咙里了。只好笑笑,说道:“疼是有点疼,不过睡着了也就不疼了。我们都安安静静睡一觉,好不好?”说完她就闭上了眼睛,叹道“等我们醒来,一切都会好起来。”

蔷薇见她如此,也只好埋首在她长发中,闭目沉沉睡去。

语琴端着药回来的时候,只看见一对熟睡的恋人。她只好苦笑着放下药碗,帮她俩盖好毯子。

语琴再次走出总督大人卧室的时候,却发现奥拉正坐在门外墙角处。大夫不禁纳闷,可能自己刚才来去之时太过心急,居然一直没发现这孩子?

语琴背着手,轻轻巧巧地也坐到了奥拉的身边,笑问道:“为什么坐在这儿?不进去看看总督大人吗?”

奥拉皱着眉头,说道:“她也在。”

语琴有点尴尬地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奥拉继续说道:“我还是恨她。”

语琴叹了口气:“你当然有资格恨她。”

奥拉冷笑了一声,以一种与她年龄极不相称的语调说道:“可是凉冰大人不允许我恨她,不是吗?”

语琴摇摇头:“凉冰从未要求你不恨蔷薇。无论是爱还是恨,都自心而发,任何人都无法勉强。凉冰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有朝一日,当你因为背负着仇恨而感到疲倦的时候,可以有一个说服自己放下的理由。如果你依然坚持要恨蔷薇,甚至杀死蔷薇,总督大人都不会用任何手段阻止你。”

奥拉说道:“但那也就等于逼着凉冰大人去死,对吗?她根本不惜一死,却是为了一个完全不值得的人!”

奥拉遥遥地望了一眼房中,说道:“如果她永远不再伤害我的亲人,我愿意不去向她讨回血债。但是,”少女的声音变得阴冷而充满愤恨“我就是不服!我就是不服!她是个布匿人,是杀死我父亲的敌人,我的亲人为什么要为了她死?即使这样,昨天你问她会不会再伤害凉冰大人的时候,她居然连一个肯定的回答都不肯说!我当时恨不得立刻就杀了她!”

语琴紧紧抿着嘴唇,沉默不语。孩子的话,如千钧重担,压在她头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