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月亮

作者:王大发Joan
更新时间:2019-09-27 09:48
点击:182
章节字数:45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古斯塔夫·汉诺带着十几名重甲骑兵,来到篝火营地前,他脱下帽子,在马上向卡西奥佩娅遥致一礼:“卡西奥佩娅小姐,我们又见面了,您还是如上一次我们在宴会上分别时那样明艳!”

卡西笑道:“但是古斯塔夫阁下,您可是大变样了。上次在宴会上您还是迦太基元老的二公子,今天就已经是罗马人的一条好狗了!您要是不出声,我差点没认出来。”篝火旁的迦太基战士们,都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古斯塔夫·汉诺不动声色,等笑声过去,才慢悠悠地说道:“是,我们汉诺家族投靠了罗马皇帝西乌斯陛下,这是因为迦太基腐朽不堪,而罗马蒸蒸日上。我们汉诺家族择善而从,何错之有。你们杜卡奥家族沽名钓誉,号称什么‘誓死与迦太基共存亡’,哈哈哈!真叫人笑掉大牙!我亲眼看见你的姐姐卡特琳娜·蔷薇·杜卡奥乖乖躺在我们总督大人的怀里!不但活得好好的,脚上还让总督大人锁着脚镣,呵呵。有些话,我当着卡西奥佩娅小姐的面,不好意思说得太直白,不过我相信凭您的聪明,应该也知道您姐姐现在是什么货色了吧?您怎么有底气在我面前指责我的不忠呢?”

卡西原本艳若桃李的脸庞一下子盖满了严霜,她死死盯着古斯塔夫的脸,慢慢抽出了腰间的佩刀。古斯塔夫一见这剑拔弩张的样子,赶紧摆摆手:“诶诶诶,别激动嘛!卡西奥佩娅小姐。我劝您看在您身后的战友和你那些病人的份上,别闹得玉石俱焚。

我实话告诉你,罗马轻骑兵已经把你们整座营地包围了。总督大人下令,一旦你我谈判破裂,她会立刻向你们营地投掷大量火油,随后再由包围在四周的轻骑兵射杀围剿你们。您觉得,在我们干燥炎热的西西里的夏夜里,您和您的战友能逃出去几个人啊。那间木屋里的病人,肯定也全变成烤肉了吧?哈哈哈!”

卡西也不得不承认,凉冰·梅洛的战术布置天衣无缝,如果她真这么做,也许整个复国团的战士都得死在这里。面对如此强敌重压,卡西奥佩娅不得不调动她全部的政客才能,与古斯塔夫虚与委蛇:“那么,您到底要跟我谈什么呢?”

古斯塔夫见自己的威胁奏效,得意之情溢于言表,说道:“总督大人宽容仁慈,她说,‘既然迦太基的朋友们感染了瘟疫,来她府上不问自取一点药材,她也不应该小气不给。可是你们却劫走了她家养的奴隶,这未免也太强盗行径。更甚者,还公然反对罗马皇帝的统治,妄图复辟早该灭亡的迦太基,更是痴人说梦了。’所以,总督大人派我前来,劝卡西奥佩娅小姐放下武器,解散所谓的迦太基复国团,并让您的全体战士亲笔写下保证书,保证今生绝不再参与反罗马活动。只要您肯这么干,凉冰·梅洛阁下必定尊您为上宾,并请最好的大夫为您的病人们治疗。”

卡西奥佩娅咬着牙吼道:“你的狗主子可真会做梦!”

古斯塔夫还没来得及反唇相讥,突然倏忽几下,有几个水囊从他头顶飞过,接着数百个水囊如群鸦掠空,一齐砸在营地附近。一个战士蹲下身子细看,发现都是些割破了一道口子的皮质水囊,正在往外流淌着液体,他闻了闻气味,惊叫道:“这里面装的是火油,罗马人真要烧死我们!”

他话一出口,营地的战士纷纷大惊失色。他们没有马匹,没有重甲,被罗马轻骑兵围在火场之中,等于人肉靶子。他们一齐把目光看向卡西奥佩娅,她此刻却也徬徨无计,心里计较:“白白死去,究竟没什么益处。如果实在不行,不如假装投降,反正来日方长。只要赶走了罗马人,自然什么耻辱都能洗刷。”

这时候,远处却传来几声马蹄铃铛的声响,古斯塔夫身后的重甲骑兵勒转马头,恭恭敬敬分列排开,让出一道宽阔的大路,以供他们的总督阁下驾临。凉冰·梅洛一身戎装,端坐在一匹骏骑之上,缓缓策马而来。

古斯塔夫赶忙凑上来问安:“总督阁下,我这还差一点没谈成,您何必这么着急呢?”

凉冰冷笑了一声,凝神打量着卡西奥佩娅·杜卡奥那张与蔷薇极之相似的面容。客观来说,卡西还要比蔷薇更美艳一点,她天生拥有蔷薇永远不能领会的风情,昔日亦令无数迦太基贵族子弟为之倾倒。曾有个轻浮的元老之子在酒后说道“都说西西里最美的花朵是蔷薇,可是与妹妹卡西奥佩娅相比,杜卡奥上将的大女儿根本就是一根木头。”

卡西奥佩娅此刻也浅笑着迎上了凉冰·梅洛的目光,她的笑意却比她手中佩刀的锋芒更令人胆寒。古斯塔夫·汉诺瞧见了这一幕,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丛林之中,眼睁睁看着,两条剧毒的彩蟒,正在互相打量对方的毒牙,炫耀自己皮革上的斑斓。

但今天的赢家注定是凉冰·梅洛。所以她不耐烦地轻笑了一声,结束了这场令人极不愉快的初见,悠然开口说道:“您的手脚太慢,古斯塔夫阁下。我的忍耐之心将尽,杀戮之心将起!我要你把我的奴隶好好地带回来,可是你在这里磨了半天嘴皮子,我的奴隶究竟在哪儿啊?”

凉冰不屑地横了一眼古斯塔夫,随即朗声说道:“蔷薇!你在哪儿?你要逼我烧死你的同胞吗?”

突然有一个人跑到了凉冰马旁,并伸手拉了拉凉冰的披风,凉冰一喜,赶紧回头一看,发现却是语琴!

凉冰失望惊怒,说道:“塞尔苏斯大夫,这当儿你跟我捣什么乱!”

语琴嘻嘻赔笑,低声说道:“别这么大火气嘛,总督大人。你知道蔷薇这孩子是吃软不吃硬的,何必逼她。这儿总共就这么大点地方,我去把她找出来,好好劝劝她,再帮她的同胞治瘟疫。她就算嘴上不说什么,心里也会记得你的好的。”

凉冰摇摇头:“你根本不会武艺,他们把你抓起来当人质怎么办?”说着她不容语琴反驳,让自己的卫兵把大夫看好,不准再乱跑。

凉冰下完命令一抬头,却发现穿着月白色亚麻长裙的蔷薇正站在小木屋的门边。静静地凝望着她。

原来夜色深沉,她的月亮升起了。

凉冰不动声色,控制着自己的坐骑慢慢走向那座木屋。她身后的重甲卫兵随即就要跟上,凉冰举手制止了他们。随后,营地外围突然出现一串火光,弓骑兵们在自己的箭杆上绑好沾油的棉布并且点燃,引而不发,对准了迦太基人的营地。卡西奥佩娅也只好让自己的部下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凉冰看着自己的奴隶,冷笑着问道:“为什么您会在这里呢?杜卡奥小姐。”

蔷薇答道:“我的同胞生病了,我在照顾他们。”

凉冰细细打量了那间狭小的木屋,里面横七竖八地挤了不下二十个病人,还有几个炉子正在熬药,炉边堆满了总督府里的药材,不必说,他们全都染有瘟疫!一股不可遏制的怒火从凉冰的心头涌起,让她无法再保有理智,她狠狠在门上甩了一鞭子,说道:“你又不是大夫,你在这里陪着这些瘟病鬼干什么!”

蔷薇说道:“是啊,这里都是些瘟病鬼,高贵的总督大人又为什么要在这里呢?”

凉冰一时无言,随后恨恨说道:“你要是让我发现,你为了这些人染上瘟疫,我就叫你眼睁睁看着,我是怎么把他们一个个活活烧死的!”

蔷薇望着凉冰,突然轻轻笑了一声,说道:“我不会有机会看得见这一幕,如果你这么做了,我会死在他们所有人之前。”

凉冰气得高声喝令:“卫兵!拿铁链子,把这个奴隶给我捆回地牢去!”

卫兵一得到命令,立刻拿出镣铐冲向蔷薇。

卡西奥佩娅怒不可遏,正要举刀上前,凉冰却突然笑着对她说道:“卡西奥佩娅小姐,控制一下自己的火气,您想让这里烧起来吗?”说着她从自己的马匹上拿出一袋火油,慢悠悠地浇在木屋的门前,说道:“您说,您屋里这些病人要是知道着火了,他们能跑的快点儿吗?”

蔷薇看着在自己面前倾下的火油,扔掉了手中的匕首,任由罗马士兵将自己擒拿。凉冰随即冷哼了一声,说道“拿链子把她的脖子拴在我的马鞍上拖回总督府去!”卫兵遵命而行。

凉冰调转马头,挥了挥手,营地周围的一圈火光登时熄灭。她指了指着篝火,对着卡西奥佩娅说道:“我劝您还是赶紧把您自己点的火灭了吧,西西里这个地方,又干又燥,一点就着。要是哪天您自己把自己烧死了,我可救不了你啊,卡西奥佩娅小姐。”

卡西奥佩娅死死盯着凉冰得意远去的背影,在心底发誓“总有一天,即使赔上性命,我也一定要让这大火把你也一起烧死!”

古斯塔夫赶紧上来追问:“我们就这么把这群叛党放了?总督大人?”

凉冰冷笑道:“古斯塔夫阁下,您要是有兴致,您自己也有家臣和亲兵,您随时可以在行省境内剿杀叛党。我今天没兴致碰这些瘟病鬼了。”说着下意识想要策马而去,挥动缰绳的手却突然僵在半空,终于还是慢慢把手放下,随后轻轻下了马,叫过来一个轻装步兵,让他慢慢牵着马走。自己则找到语琴,拉着她一块上了马车。

语琴在马车上望着一言不发甚至一动不动的总督大人,也不敢说话。只是不住地朝马车外打量。

凉冰终于忍不住了,说道:“你东张西望的看什么呢?”

语琴笑道:“我看什么您肯定知道。而且我还知道,您也想看。您现在不肯看,我就帮您看看。”

凉冰冷笑道:“我有什么想看的?你放心,她的骨头比铁还硬,用不着我看,也用不着你求情!别说我把她拴在马鞍上,我就是把她下油锅炸了,她的骨头还照样能硌我的牙呢!”

语琴笑着帮凉冰抚背:“总督大人何必呢?您又不是第一天认识蔷薇。您大人大量,怎么跟孩子一般见识呢?”

凉冰撑着自己的额头,说道:“你都不知道她刚才那样子可有多气人,恨得我,我!”

语琴见凉冰气噎,连忙宽慰道:“您先别气啊!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您看您都气糊涂了,忘了咱们为什么出来了!”

凉冰说道:“为了什么?不就为了把这个不省心的带回去!现在已经叫我锁结实了,看我这辈子放不放她出地牢!”

语琴皱眉:“您是真糊涂了!您忘了她是从染了瘟疫的病人住的木屋里出来的?她肯定一直陪着这些人!”

凉冰被一言惊醒,急忙从马车上跳了下去,不一会就把蔷薇又抱上了马车。对着语琴说道:“快!快检查!”

语琴笑着说道:“您把蔷薇身上的镣铐打开吧,总督大人。”

凉冰冷笑着掏出钥匙,说道:“她这么会逃跑,用得着我费事吗?不到她死,我绝不打开。”言毕一扬手,直接把钥匙从车窗扔了出去。

语琴叹气站了起来,急忙叫一个轻骑兵去把总督大人错手扔出去的钥匙捡回来交给她。骑兵领命离去。

等语琴回过头来,发现凉冰还在生闷气,只好继续给蔷薇检查。不过大体看下来,蔷薇除了略显疲态之外,也没什么大碍,便笑着说道:“好了,总归不就是怕蔷薇染上瘟疫吗?现在我看看也没什么异样。何况我刚才在那里闻见防疫药材的味道了,他们肯定都喝了。这个药预防瘟疫很见效,我们的士兵喝了之后都没见有染病的迹象。其实总督大人干嘛这么着急走呢,让我去看看已经染病的病人,说不定我也能找到治疗瘟疫的方法呢!”

语琴说着说着,就转而对蔷薇笑道:“蔷薇,别跟总督大人怄气了。你安心听话,我帮你求总督大人,去给你的同胞治瘟疫,好不好?”

蔷薇正要开口说话,却突然发现自己喉咙和舌头滚烫,只能发出一些嘶哑的叫声。语琴一下子脸色大变,叫蔷薇张开嘴巴让她检查。

凉冰一下子也慌了,说道:“刚才跟我顶嘴还顶得挺利索呢,怎么一下子话都说不出来了?”

语琴用一根干净的小木棍仔细探查了蔷薇的口腔,发现她的舌头和咽喉都猩红肿大,使得病人无法出声。于是问道:“蔷薇,你们那儿的病人,也跟你这样不能说话吗?”

蔷薇艰难地点了点头。

语琴沉思了一阵,对凉冰说道:“我想我知道这瘟疫的来头了。如果我的判断无误的话,这是二百年前在雅典流行过的一种瘟疫。因为这种疫病危害极大,曾经使雅典死去四分之一人口。如果不是一个大夫发明了制止瘟疫的办法,雅典差点灭城。所以这种瘟疫就被命名为——雅典瘟疫。”

凉冰急道:“那么当年那个大夫,究竟用什么办法制止了瘟疫?”

语琴说道:“火。”

凉冰不解:“什么火?”

语琴说道:“那个大夫要求,用火把所有染病的病人集中起来烧死,他们的衣物用品乃至居住过的房屋也全部焚尽,未染病的家庭日夜在房门口堆烧柴草。才制止了瘟疫的蔓延。”

凉冰因极度惊惧而怔怔望着语琴,语琴却看到蔷薇微笑着闭上了眼睛,安然沉沉睡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