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弄臣

作者:王大发Joan
更新时间:2019-09-26 19:02
点击:156
章节字数:33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当罗马城中的名医,语琴·塞尔苏斯大夫给帝国智囊——凉冰·梅洛大人诊治的时候,不由得诧异地拧起了眉毛:“总督阁下,凯旋夜的狂欢当然不可避免,但是过分尽兴恐怕也会给人带来灾祸。您安安稳稳地在罗马城里当尊客,怎么好好地伤了脑袋又伤了脚,还差点被咬断手指头呢?”

才辩过人的智囊却支支吾吾:“这个,主要是因为,那个……”

“都是我打的。”坐在不远处,穿着一身朴素亚麻长裙的红发小姑娘闷闷地开了口。

语琴笑问道:“这位是?”她话刚出口,就看见了这个女孩子脚踝上的镣铐。她瞬间猜到了八九分,心下却更疑惑,迦太基的俘虏怎么敢这样理直气壮地殴打帝国的总督?

凉冰讪讪地笑道:“这位是西西里岛,诺克萨斯城领主,老杜卡奥将军的女儿,卡特琳娜·蔷薇·杜卡奥。

蔷薇,语琴是我的好朋友,她是希腊来的大夫,医术很好的。待会我让她也帮你检查一下身体。”

听了凉冰的话,蔷薇就朝着语琴略点了一下头。随后又低下脑袋,红色的长发随之垂下,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凉冰笑着对语琴说:“蔷薇挺喜欢你的,只不过她比较害羞。”

语琴也笑着答道:“我知道。不过,她好像不大喜欢你啊,总督阁下。”

凉冰不服气:“有么?我觉得蔷薇一点也不讨厌我。嘶!”语琴把烈酒倒在凉冰手指伤处,让她不由得痛呼出声。

语琴看着凉冰呼痛的样子,有点得意:“总督大人您说什么,就算是什么吧。”

凉冰顾不上语琴话里的嘲讽,指着自己脑门问道:“你有什么办法,让我这儿的伤不被人看出来吗?”

语琴摇摇头:“得肿几天。”

凉冰垂头丧气:“那我只好说是喝醉了撞树上了。”

语琴点点头:“我看很可以,我到时候帮你作证。其实你又何必在乎这个,没几天的事儿。”

凉冰幽幽叹了口气:“等皇帝陛下和梅莎丽娜夫人从昨晚的宿醉里醒来,我要面见他们,跟他们汇报处置俘虏们的方案。搞得这么狼狈去见自己的君王,总不太好吧?”

语琴笑着宽慰她,“现在陛下的心情这么好。您就是再狼狈十倍,他也不会见怪。好了,齐活了!”大夫打完最后一个结,满意地说道。“那我该看看蔷薇了吧?”

“现在别。等待会我带她回来你再帮她。”凉冰制止,“我要她看起来楚楚可怜的才好。”

语琴不解:“为什么?”

凉冰浅笑着故弄玄虚:“等我回来,你就知道了。”说着招手叫来了一个侍女问道:“去瞧瞧尊贵的梅莎丽娜夫人醒了没有,要是醒了,禀告夫人,就说我有要紧的事情要先跟她商量。夫人若允可了,你就赶紧来知会我。明白吗?”

侍女应了一声就去了。

凉冰又伸手问语琴要了两卷绷带,走到蔷薇身边,说道:“真抱歉,骑士小姐,带您去面见我们西乌斯陛下宠爱的梅莎丽娜夫人之前,我还得把你捆上。”

蔷薇迟疑了一下,乖乖把手伸了出来。凉冰笑着说:“放到背后。”她有一种理所当然的高傲和威严,让蔷薇不由自主地去听从。

蔷薇就站起身,把手背在身后。凉冰很娴熟地开始绑起她的小奴隶。等绑完了手,凉冰留出一截绷带,拿出一块手绢,笑着说道:“张嘴。”蔷薇就张开了嘴,凉冰就轻轻把手绢塞了进去,然后用绷带扎紧,在红毛脑袋上打了个结。

语琴摇摇头:“有必要吗?总督大人?”

凉冰说道:“待会说不定西乌斯陛下也会在场,我不能让刚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重现在陛下身上。要不然,”凉冰顿了顿“陛下可没我这么好的脾气。说不定直接把这个红头发的小奴隶扔进斗兽场,叫她去跟狮子老虎们打架。到时候陛下肯定拉着我去看表演,我可救不了她。”

这时候,刚才被打发去问信儿的侍女又回来了,说梅莎丽娜夫人已经醒了,正好也想跟总督大人叙叙旧,请大人这就快过去吧。

语琴知道,自从凉冰跟梅洛家的家主,她的亲姐姐凯莎闹翻之后,来到罗马寻求了西乌斯陛下最得宠的梅莎丽娜夫人作为政治上的靠山,自此青云直上,不但成为罗马宫廷的高官,还获封昆萨城的领地。所以她也不敢多耽搁凉冰,就起身告辞而去,约定今晚再来帮蔷薇疗伤。

即使迦太基也曾是控制着地中海商业贸易的霸主,享有数之不尽的煊赫财富,梅莎丽娜寝宫之富丽堂皇,依旧让西西里名门出身的蔷薇暗暗吃惊。

罗马城最尊贵的女人,横躺在榻上半闭着眼睛,安养因宿醉而劳乏的心神。侍女们次第往来,服侍着贵人,却竟然不发出一丝半毫的声音。高大空阔的罗马式建筑,就更显得威严而峻伟。

凉冰把她带进这间寝宫之后,就让她在波斯地毯上跪下,随后就离开了。这让蔷薇有点害怕,这种感觉随即就让蔷薇陷入更深的惶恐之中。

“为什么?她是不惧生死,只重视荣誉的将军之女,为什么要因为一个女人的离去而感到害怕?”

一想到这些,蒸汽氤氲的罗马浴室里,这个女人的种种无耻之举就又浮现于脑海。可是,一想到她赤裸而湿润温暖的拥抱,蔷薇的心,无畏的武者之心,又开始产生一种无可言说的战栗。她绝不愿承认,这是渴望。

正在蔷薇胡思乱想的空档,凉冰谄媚的声音却又在空荡静谧的罗马寑殿响起,蔷薇认为这是非常标准的弄臣的声调。她懒得细听这个无耻的女人怎么奉承那个罗马贵妇的美丽聪慧,还有感谢这些年对她仕途上的帮助。总之,就是她们杜卡奥家族走到哪里都不齿的那种人物吧。

但是等凉冰把她那一长串谄媚之词说完之后,事情的重心似乎就转移到了蔷薇的身上。

凉冰指着她对梅莎丽娜说道:“今天,下臣比夫人您醒来地稍早,所以百无聊赖,就去斗兽场外瞧瞧新送来的迦太基战俘。结果我听见我的百夫长说,要把这个丫头敬献给西乌斯陛下。”

梅莎丽娜吩咐自己的侍女,“把那孩子的头抬起来教我看看。”

侍女就伸手抬起了蔷薇一直低垂的脑袋。

梅莎丽娜眯着眼打量了一阵,说道:“确实是个罕有的美人呢。红色的头发也很少见。我好像在哪儿听见过西西里岛有一户人家的女儿也是这样,是谁来着?”

凉冰赶紧答道:“是西西里上将,诺克萨斯城领主杜卡奥家族的女儿,卡特琳娜·蔷薇·杜卡奥。”

梅莎丽娜恍然大悟地点头“对!就是这个名字。就在嘴边,想不起来。智囊大人真是博学多闻,过目不忘。”说着她语气一转“您觉得,陛下会喜欢这个小妞吗?如果他喜欢,是更喜欢她呢,还是更喜欢我?”

凉冰赔笑:“她是个粗野的丫头,怎么配跟夫人您相提并论呢?我看只应该一辈子做个让人拿鞭子抽的奴隶,也就算是福了。只是我想,男人没有不贪新忘旧的,就算是皇帝陛下也是如此。所以我阻止了献俘的官员,先送来给您过目。”

梅莎丽娜哼了一声:“所有的帝国俘虏,都是属于陛下的,我有什么法子呢?”

凉冰说道:“若说什么东西是属于别人呢,那倒确实难办。但若说是属于陛下,也就如同属于夫人一样。等待会陛下酒醒,我有一个法子能叫陛下更为高兴。趁着他高兴的当儿,夫人何妨跟他撒撒娇,问陛下讨取挑选奴隶的优先权,让他准您随便挑百十个奴隶伺候。陛下一定允准。”

梅莎丽娜夫人显然很是满意,点点头说道:“总督大人,您真是我的左膀右臂。马上您就要远行,我还真舍不得。可是,就算我真的把这个红毛丫头要过来了,我怎么安置她呢?若是留在我身边伺候,陛下难保有一天还是会瞧见她,我岂不浪费了你绝妙的计谋?”

凉冰笑道:“请夫人放心。您选完这些奴隶之后,您的奴隶当然任您处置。不如,您就当可怜我要远行,久久地离开繁华的罗马城,把这个奴隶赐给我吧。等到了就任的地方,远离皇帝陛下的宫廷,这个野丫头就只能一辈子做个小奴隶,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

梅莎丽娜笑着赞许凉冰:“我亲爱的总督大人,您可真有举世无双的聪明细致。我刚看见这个姑娘的时候,差点想在她脸上烙上奴隶标记以求灭绝后患,多亏你这样为我着想,让我不必这么残忍。你知道,我们女人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那是多凶狠的事情也要干的。你看看这个女孩子身上的伤痕,其实我还真不大忍心。”

凉冰赶忙说道:“决计不至于,我尊贵的夫人。您的心比谁都慈悲。”

蔷薇正为她俩虚伪透顶的对话感到极端厌恶之时,却听见侍女急匆匆地进来传话,说是西乌斯陛下已经醒来,并且正朝着梅莎丽娜夫人的寝殿过来,请夫人快准备接驾。

梅莎丽娜一听这话,先是高兴,又突然发愁,她指着蔷薇问凉冰:“这个丫头怎么办?不能让陛下看见。”

凉冰摆摆手,走到蔷薇身边,把她打横着抱起,送进寝殿侧间——侍女们轮更守夜,预备伺候主子的地方。又走回来说道:“夫人不用慌,陛下不过思念您得紧,来坐一坐瞧瞧您。晚上还有庆贺凯旋的斗兽表演,他难道还能搜查您的寝宫吗?正好趁此机会,我们把刚才的计划办了,否则晚上斗兽表演前,说不准陛下就要阅俘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