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凯旋

作者:王大发Joan
更新时间:2019-09-26 18:58
点击:237
章节字数:32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还没来得及等太阳神金色的光辉撒上斗兽场的任何一根雕柱,罗马城已人声鼎沸。

凯旋的将士们得意洋洋地用长鞭宣示他们的战功,俘虏们用哀嚎哭诉他们的不幸,商人们挽起袖子争论奴隶的价格,而慵懒的罗马贵族们此刻连呵欠都没力气打——他们前一晚正如此生的每一晚那样彻夜寻欢。自由民们则早早起身来到大街上,来到斗兽场。

以上所有人,都在以他们的方式,印证罗马帝国的繁华与鼎盛。

而今天则是繁华中的繁华,巅峰上的巅峰,只因昨天是帝国远征迦太基最高元帅阿托克斯凯旋之日,他在这场战役中彻底摧毁了迦太基全部的军事力量,击杀了西西里军事勋贵、上将杜卡奥,带回了足足十万名战俘。西西里的贵族们不是被俘来到罗马,就是争先恐后缴纳战争赔款,宣布称臣于罗马皇帝西乌斯陛下。

而阿托克斯是罗马名门——凉冰·梅洛的家臣。凉冰作为这场战役的秘密最高参谋,在战争胜利后游说西西里各大贵族。终于将这片迦太基人的土地,划归罗马帝国,成为帝国的新行省。

这一切都让西乌斯陛下狂喜不已,因为战争掠获的财富,是帝国财政的支柱。可是战争如果没有优秀的智囊和无敌的将帅,非但不能为帝国争取利益,反而会加速帝国的衰亡。

而凉冰,这个梅洛家的罗马贵族之女,从小接受希腊城邦的高级知识分子的教育,让她兼而拥有希腊人的智慧教养以及罗马人受狼奶滋养的凶狠,为帝国攫取了数之不尽的滔天财富。

当年帝国远征耶路撒冷一战,也才只带回了八万名俘虏,帝国光是靠把这八万人卖作奴隶,就兴建起了宏大辽阔的斗兽场,成为帝国永恒的荣耀。这一次不但有十万名战俘,还有西西里贵族缴纳的巨额战争赔款,甚至,凉冰将西西里划成了罗马帝国的新行省。这怎么能不叫西乌斯陛下心花怒放?怎么能不叫罗马的贵族和自由民们彻夜狂欢?

于是慷慨的皇帝陛下即时下令,敕封梅洛家的凉冰为西西里行省总督,此次远征的大元帅阿托克斯,将成为新行省的军事主官,负责弹压新征服之地即将到来的反对之声。同时宣布开放斗兽场三日,全国的自由民都可以随意来观赏比赛,参与狂欢。帝国将在斗兽场外让佳酿像河流一样叫罗马公民随意畅饮。

这滔天的欢宴,也是商人们的良机。各城邦的商人们涌进罗马城,摩拳擦掌要大捞一票。本地的小商小贩们抓紧良机招呼往来客商。其中声势最浩大的要数各城邦的奴隶商人,他们携带着武器,镣铐还有雇佣军,准备在此地购买大批奴隶再自行贩卖。这次战争所获奴隶特别多,他们都指望用贱价从罗马军人手中买到优质货源。

而此刻斗兽场外的百夫长们,也确实在用鞭子吆喝着奴隶。难怪奴隶商人们如此动心,罗马距离西西里路途不短,这些俘虏却要一路戴着沉重的镣铐,忍受皮鞭的抽打,忍饥挨饿,跋山涉水,方能来到罗马城下。体质稍差的奴隶,早就死在半途。留下来的,都是体格强健的好牲口。

不过,百夫长们却没打算就这么把奴隶直接卖给这些买主,虽然这些人是帝国财政的重要来源。但是按照帝国法律,战俘中有一小批特别上等的,比如贵族家的女儿,身手不凡的武士,这些人要先交给皇帝陛下过目,再由得势的贵族们挑选。他们挑剩下了,再卖给那些商贩也不为迟。

此刻正当其时,皇帝陛下西乌斯就在斗兽场中与他的宠妃梅沙丽娜,帝国智囊、新任西西里总督凉冰·梅洛,远征大元帅阿托克斯,以及一班罗马上层贵族欢宴。他们这群人昨晚狂欢痛饮至凌晨,此刻正睡得七歪八倒。百夫长只好把粗略挑选的优质奴隶暂时安顿在斗兽场外,等待贵人们的苏醒,决定这批奴隶的命运。

时间将近下午,凉冰才第一个醒来。她的酒量一向不算好,即使有阿托帮忙挡酒,也无法拒绝凯旋夜贵族们近乎癫狂的热情,就连皇帝陛下本人,也频频向这位功臣劝酒。还没到午夜,凉冰就已经呕吐了三次,最终醉死过去。不过这样也不坏,其余贵族们为了不辜负盛大的凯旋之夜,用催吐剂反复帮自己吐出胃中的酒精,再狂饮下美酒,最癫狂者居然如此反复十次。他们在凌晨睡死过去,也许要到后天才能苏醒。

早有侍者在一旁准备好为从宿醉中醒来的贵人们服务,凉冰一边揉揉发疼的太阳穴,一边准备洗漱。这当儿,她却听见斗兽场内有连绵不断的哀泣之声和鞭子挥舞的声音。她想了想,问侍女:“是西西里的俘虏被送来给皇帝陛下检阅了吗?”

侍女恭敬答道:“正是如此,总督大人。”

凉冰眯起眼睛,“按理,帝国将士俘虏来的所有奴隶,都要先交给皇帝陛下过目挑选。当然,陛下不可能一一看遍十万人。”

侍女非常灵巧地送上了恭维:“这都是智囊大人的神机妙算,才为帝国建立了这么大的功勋。”

凉冰笑了一笑,摆摆手:“这样的漂亮话我昨晚已经听够了,还害我吐了三次。我要活动活动,走吧!带我去看看那批俘虏,我要帮皇帝陛下先检视一遍。”

在阿托克斯按照凉冰的战略击杀杜卡奥,彻底摧毁西西里的军事力量之后,凉冰忙于跟西西里各大贵族打交道,根本没工夫清点战俘。今天恰好得暇,不妨看看自己的战利品有多丰厚,也不失为凯旋后的赏心乐事。

于是总督大人端着掺了柠檬汁的净水,由侍女搀扶着慢慢走到俘虏们暂时歇脚的地方。还没走近,侍女就先止住了凉冰的脚步,她皱着眉说道:“总督大人,这儿的气味太坏了。百夫长大人做事真粗忽,没把这些人洗干净就带来见贵人们。您要不还是别去了,我怕味儿把您熏坏了,到时候您还得吐第四次。”

说着她朝坐在一边的军官招了招手,百夫长一眼望见凉冰,一溜小跑过来给最高参谋敬了军礼。

侍女责怪他“你也太不小心了,百夫长大人。总督大人才走到这,就给熏得没法前进一步了,你想想等傍晚陛下和各位大人们看到你干的好事儿,你得是个什么结果?还指望领赏吗?”

百夫长满脸堆笑“我疏忽!我疏忽!我这些天都跟这些臭东西在一块,把我鼻子都熏得找不着味儿了!”

凉冰宽容地笑笑:“我的战士,我曾是你的指挥官,看在袍泽之情的份上,我才会给你解释的机会。西乌斯陛下会有这个耐心吗?你如果勾起了他的怒火,谁能帮你扑灭这个火焰呢?幸好我提前来为陛下遴选优质的奴隶,否则你别指望这事儿能用一顿军棍了账!”

凉冰在军中和士卒们的关系很亲近,所以百夫长知道这是参谋大人在跟自己打趣。于是他也不免半是凑趣,半是讨好地说道:“您的部下我倒还真有一点保命的法子。保准皇帝陛下见了心花怒放,就算没有赏赐,也饶我一条小命儿!”说着,他转身回到战俘堆里,牵起一根项圈上的铁链,拽了一个女servus(拉丁语奴隶)朝凉冰走来。

这个迦太基战俘一身衣服已经在长途跋涉和鞭打中变得破破烂烂,露出女性中罕有的修长而健美的肌肉与骨骼,这是罗马人最赞叹的美丽。

她的武艺必定不凡,所以身上佩戴的镣铐甚至比强壮的男性战俘还惊人。她脚上钉死了重脚镣,双手被铁镣反铐在身后,脖子上还锁着流放苦役犯才用得上的铁质项圈。等她被摔在凉冰脚下,凉冰才看清这个奴隶有一头火红的美丽长发,在这长发掩映之下,她看见了造物主惊人的杰作——饱含怒火却益发美丽的双眼,还有象牙般白皙挺直的鼻梁。

凉冰笑着拍拍百夫长的肩膀“真有你的!看来我多余担心您老兄的脑袋了。有这个小美人准能让陛下心花都开了。可是她性子看起来够烈的,你看她眼睛像是要咬我,让我都不敢去拂开她的长发。要是她咬伤了陛下,你打算怎么担当?”

百夫长一听这个,马上嗐声叹气,“总督大人,您说得太对了。您老人家永远这么英明,所以能带我打胜仗!刚抓住她的时候,我们就随便拿绳子捆了捆,当晚她就绳子也割开了,刀子也偷到了。趁夜抹了二十几个弟兄的脖子!

我们最后一拥而上才把她摁翻了,她还咬了我兄弟半只耳朵下来,所以我们把手里有的铁链子都给她捆上了,连嚼子都给她戴上了!叫她再咬人!”

凉冰听说这个,才蹲下身子撩开俘虏的红发,发现这人果然发狠似的咬着一根木制口衔。口衔的铁链穿过她的红发,想必在脑后上了锁。

凉冰啧啧称奇“我说呢,捆狼崽子也用不着这么多铁链。”说着她傲然一笑“何况我们罗马帝国的公民才是狼崽子,迦太基人算什么狼?”

这话显然激怒了地上的俘虏,虽说她本来也火气很大。她喉咙里发出含糊的吼声,试图用目光里的恨意掐住凉冰的脖子。

凉冰被这吼声吸引,细细地打量这个爱生气的小姑娘。“红色的长发……”她在沉思中呢喃,过了一会才恍然大悟“这一定是西西里的将门名花,杜卡奥将军的女儿,因火红长发而被赐名蔷薇的,卡特琳娜·蔷薇·杜卡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