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9-25 11:21
点击:1230
章节字数:48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十岁在东宝灰姑娘征选中选之后,浜边美波就成为了东京宝冢映画重点培植的对象。

凭着清新的美貌与气质成为众多漫改电影的女主角,在浜边自己看来,到现在十七岁,浅浅的人生轨迹泰半都在艺能界打滚,算不上骤然成名,写在她自己的履历里一部部电影主角,让浜边美波在这样稚嫩年龄已然达到了许多籍籍无名的演员奋斗一生也无法的高度。

她是幸运的。

太多人这样对自己说了。

电影电视剧拍摄,杂志写真摄影,频繁的宣番活动,让兼顾学业的浜边疲于奔命,在进入高三的时候,一个剧组向她抛来了橄榄枝。

是六番还是七番的小角色,也不是东宝参与的投资,但经纪人却坚持让浜边接下这个角色。

浜边饰演的是一个超级乐天派的天才甜品师。

倒是和自己完全不同的设定呢。因为自己经常饰演漫改作品,比起那些二次元用赌博和麻将征战的角色,以至于这个天才甜品师的梦幻设定对比之下还挺接地气的。从单纯的二次元主角到三次元,对于能接触不同的角色这件事,浜边也能感觉到事务所对自己的用心。

虽然是不太重要的角色,但因为是在一个饭店场景的关系,和主角们的对戏也非常多。

经纪人曾经隐约暗示过自己,饰演男主角的岩田刚典前辈是人气EXILE音乐团体的成员,庆应毕业,家境也非常优越,父亲是知名品牌的社长。

但在拍摄过程中,浜边的注意力却几乎都落在了和他对戏的女主角身上。

女主角樱井是个接管濒临倒闭的家族酒店的酒店经理,只有一腔真诚想要拯救酒店,却没有什么能力,在员工面前毫无威信,也没有自信,需要依靠天才酒店经理男主角加入来扭转乾坤拯救酒店,有些傻乎乎的,柔弱却倔强的角色。

尽管角色设定的气场更弱,浜边却明显感觉到岩田被压制了,那是演技。

举手投足间隐藏的细小细节,无序的小动作,面容肌肉微小的颤动与无措,眼神游移与倔强,连纤细的背影都像融入故事中那般述说着角色的茫然与孤独。

她无数次听表演老师说过,演技,是需要天分的,而拥有天分还勤奋努力的人的样子,浜边曾经在心中偷偷描绘的存在,有了具体的轮廓。

户田惠梨香前辈,是个努力家啊。

无意识地向那位前辈投诸目光时,浜边心中暗暗责备着自己。

太失礼了,就好像在说对方不够有运气一样。

是的,演技需要天分,演员却需要运气。

就像被无数人说自己足够幸运,就像在说自己演技不够专业一样,被人说自己努力,却不够幸运,大抵也不会觉得高兴。

对演员来说,都是嘲讽啊。

在她暗自嘲讽自己的时候,片场已经拍完了一幕戏。

岩田刚典挂着剧中的男主角如出一辙的阳光笑容,向浜边打招呼,浜边也连忙鞠躬回礼。

“今天有你的戏份呀,待机辛苦了。”

“前辈才是,拍摄辛苦了。”

两人淡淡地打过照面,浜边目送岩田走出片场,回过头来看着关闭照明的片场。

穿着女式西装,撇去女主角樱井的茫然,露出属于自己的本色之后,明明是同一副面容,后者却露出了女王一般高高在上的表情,高傲的气场如聚光体照亮了片场,傲慢的眸目深沉地凝视着她。

和刚才的角色,云泥之别。

浜边忘记呼吸一般愣愣地回望着她,直到户田笑场一般露出忍俊不禁的表情,花瓣一般漂亮的眼眸带着愉悦的弧度微微眯起,白皙的牙齿整个漏了出来的灿烂笑容,年上者的娇俏与成熟如香气一般顺着款款摇曳的身姿飘荡到近前。

看上去十分柔弱的前辈,登上高跟鞋比自己要高上一个头。

浜边乖顺地鞠躬行礼,却被前辈大大咧咧地搭住了肩头。

“今天的戏份拍完了吗?我约了凉さん一起吃饭,你也一起去吃点什么吧。”

“是的,已经拍完了。凉さん?”

优美的面容挂着促狭的淘气笑容,凑到浜边耳边,湿润微哑的声音说不出的性感,浜边受宠若惊地缩了缩身子,整个人像小动物一样被纤细的前辈搂在怀里。

“啊,就是宫田さん,叫凉さん的话她会很高兴哦。”

被前辈称为凉さん的是共演的宫田由美子さん,出道年比自己的岁数还要长的大前辈。

正说着话,宫田也从乐屋走了过来,两人熟稔地点了点头,默契地并肩朝外走去。

两位都是名声演技都很好的前辈,又都是女性,应该没关系。

浜边用手机向经纪人和母亲报备过,便随着两人到了附近一家高级餐厅的包厢。

“这里的ほろほろ很好吃,做成鸡肉丸串或者土锅料理不错。”

ほろほろ的发音太过可爱,惹得浜边也好奇地凑到前辈身边看着菜单,意外的看到了浑身灰黑色,满身白色斑点的活鸡照片。

“ほろほろ...是珍珠鸡啊!”

浜边恍然大悟的表情配合着清纯的美貌,看上去十分可爱,户田爽朗地笑出声来。

“浜边真是可爱呢。”

是个爱笑的前辈呢。

浜边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户田却早已别过头去,和侍者熟练地点起单来。

似乎完全没有顾忌浜边是未成年,理所当然地点了酒。

仔细看菜单,也好像下酒菜比较多的样子。

当浜边点了乌龙茶,两个大人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震惊地望着她。

“你没成年啊?”

浜边乖巧地点了点头,一番盘问才知道是千禧年出生的孩子,现年才十七岁。

完全是家中侄女的年龄,却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和美貌。艺能界若手女优不少,浜边的乖巧可爱仍然得到了两位前辈的欢喜,酒过三巡,带着几分醉意的户田搂住她就是一顿揉,嘴里嘟嘟哝哝地夸她,连称呼也变成了美波ちゃん。

“美波ちゃん真不错呢,又可爱,又有礼貌,还是东宝甜心,简直就像まちゃん。”

まちゃん,长泽雅美前辈,东宝甜心,曾经大红大紫的长泽,辉煌了这个原本不为人知的比赛,大家都在说自己正在复刻长泽雅美当年的盛景。

长泽さん当然是非常优秀的女优。每年参加东宝甜心甄选以她为目标的少女定然有许多。

但是并不是的。

浜边抱着心中不知名的固执,暗暗在心里反驳。

不知道有几个人记得,那一届的东宝灰姑娘的冠军,并不是她。

只是因为自己接的作品更多,更有名气,大家就好像默契地忘了这件事情,擅自把自己的人生轨迹和长泽前辈重合在一起。

如果自己没有名气,不被事务所所重视,那么自己就算是得到了东宝灰姑娘的冠军,最后也不会成就什么,只会任人张冠李戴,混淆黑白。

可是,对着前辈,无法说出口,对着镜头,无法说出口,对着真相,无法说出口。

那边慢悠悠地啜饮着马天尼的宫田似乎看穿了浜边藏在心底的倔强。

“我倒觉得更像gakki呢。”

那一瞬间,一直吵吵闹闹说个不停的前辈沉默了。

连浜边都感觉到了户田的异样,偷偷把gakki当做崇拜对象的浜边当然知道户田和gakki是同世代走红的女优,两个人共演过许多作品,其中浜边最喜欢的codeblue里,两个人共演了许多对手戏。

她不知道她们私下关系好不好。

看着户田突然变得有些严肃的面容,总觉得宫田的话一下戳中到了前辈私密的心事。

浜边丝毫不敢接话,只是捧着半杯乌龙茶遮住脸,躲开户田的视线,偷偷竖起耳朵听着。

望着胆怯得像小动物缩起身子的浜边,户田一阵恍惚,仿佛在她身上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清纯,温柔,内向,却光芒万丈的人。

户田猛地回过神来,脸上迅速挂起带着些许醺然傻乎乎的笑容。

“这么说是挺像的...她一直很顺,如日中天...”

“嫉妒了?”

“当然不是。”

户田反驳着。

“作为搭档,她很温柔。

作为对手,她很优秀。

作为朋友...”

微微沙哑的声音,渐渐低沉。浜边从茶杯背后抬眸看向前辈优美的面容,那双眼睛,正看着自己。

因为醉意显得有些涣散的目光粘在自己身上,却空虚得像在看其他地方。

她皱了皱眉,像是驱逐着这些情绪一般,将眼中湿润的朦胧驱逐出去,渐渐恢复了清澈,深沉地看着自己。

“我啊,当过まちゃん的助演,当做ガちゃん的助演,所以我可是很有发言权的。美波ちゃん日后会和她一样优秀...我以后应该也会成为美波ちゃん的助演哦。”

现在还是户田前辈的助演,浜边听到这样的话,自然有些惶恐,连忙不住摇头想要解释。

宫田伸出手放在浜边肩膀上,温柔地制止了她,如她的名字一般,冷彻地斥责了口不择言的前辈。

“你喝醉了吗,不要在小孩子面前这么失态。”

户田像被妈妈训斥的孩子,低低地道了声歉,没过五秒钟,完全没管气氛的变化,瞬间眨着无辜的大眼睛,亲热地凑过来靠着宫田的肩膀,捧着杯子和她碰杯。

“凉さん,我们一醉方休!”

“每次都这么放纵,小心又被记者拍到。”

虽然这么训斥着户田,却拿起杯子同她碰杯,陪她买醉的宫田さん,清冷的目光中,夹杂着疼爱。

仔细想想,宫田さん也和前辈共演过不少作品的样子,还在codeblue里演过绯山医生的导师。

她们,其实关系很好吧。


临到快结束的时候,宫田接到了家里的电话需要回家,离开前,替户田叫了计程车嘱咐她好好回家去。

但喝得半醉的户田前辈全然没有尽兴的样子,装模作样地打发走了司机和侍者,硬是又喝了半个小时,才摇摇晃晃地拉着浜边出了餐厅。

看着前辈脚步虚浮晃晃悠悠地往马路上走,浜边毫不怀疑,以她的知名度,恐怕明天的小报上就会看到她的醉颜,想到如此,浜边一咬牙,冲上去扶着户田一起坐进了计程车。

“去OO公寓。”

给司机报了地址后,前辈就靠在自己肩膀上闭目小憩。

窄小的车内,前辈像没有骨头的猫咪贴着她,暖热的身体散发着自己从未碰触过的酒精味道,浓郁而甘甜的香气,随着呼吸湿润地打在她的颈间。

浜边被她熏得也有些醉了,却并不觉得讨厌。

不讨厌醉酒的味道,不讨厌靠在身上的重量,一直被追捧着,呵护着稚嫩的东宝小公主,头一次感到了肩上的责任。

一定要把前辈安全地送到家中。

醉醺醺的前辈却没心没肺地笑着,顶着猫咪一样慵懒好看的笑颜,毫无愧疚地窝进比她矮十公分的怀里撒娇。

“走不动了,抱我。”

连拖带抱抱着前辈纤细的身子走进电梯的时候,浜边觉得怀中的人几乎像纸片一样单薄,还像小孩一样幼稚。


独自居住的公寓空无一人,不放心洁癖的前辈硬要顶着醉意洗澡,浜边耐心地等待着。

等户田恢复了几分清醒,裹着浴巾走出来时,手机上的时间悄然滑过了23点。

对未成年人来说,简直是虐待。

意识到自己在虐待未成年小花朵,户田连忙满是歉意地想送浜边回家。

“我好不容易才把前辈安全送到家,又要前辈来送我,那我还是会不放心前辈一个人回家啊?”

浜边煞有介事地说着绕口令,又把脑子不太清醒的户田绕晕了。

她想了一会。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打车回家,还是请你的助理过来接你吧?”

浜边一摊手。

“我还没有告诉她们是因为照顾醉酒的前辈才到前辈家里,母亲一定会让我解释为什么这么晚回家,让她知道前辈这个样子真的可以吗?”

真是个考虑周全的体贴孩子...

自知理亏的户田,自然不敢让未成年人照顾自己的丑闻传出去,一拍大腿,亲自打了个电话给浜边的母亲,用尽演技装作关爱后辈的可靠前辈,请她吃晚饭,顺便留宿在自己家里,并且信誓旦旦保证明天会送浜边一同去片场。

放下手机的一瞬间,户田捂住脸哀嚎。

“太羞耻了,我没脸见人了。”

浜边好笑地看着前辈耍脾气,似乎已经接受了前辈私下幼稚的模样,等户田放开手后,满是无辜地问她。

“请问前辈家的客房在哪里?已经很困了。”

户田无奈地揉了揉眉头。

“我家没有客房啊,毕竟又不会有人留宿在这里,沙发倒是有。”

望着浜边清纯可爱的面容,自然也是不能让照顾自己的客人去睡沙发。

何况还是个未成年,难免有恩将仇报的虐待嫌疑。

最后户田一摊手。

“不然一起睡吧,美波ちゃん不嫌弃的话。”

浜边偷偷瞄了一眼户田的床,前辈的是普通的双人床,两个身材纤细的女性一起睡也完全不会妨碍到对方,想着反正都是女孩子,便点了点头。

“能借用前辈的浴室和洗衣机吗?”

户田连连点头,又替她拿了条新浴巾和一盒全新的下着放在浴室外面。

“请放心用吧,这些都是新的。换下来的衣服我也可以帮你放进洗衣机,是洗烘一体的,明天就能穿了。”

浜边看着没拆过的内衣包装盒,脸上爬上一丝红晕,乖巧地道过谢,跑进了浴室。

等浜边围着浴巾忐忑地走出来时,前辈已经睡熟了。

浜边静静看着猫咪一样蜷缩起来睡着的前辈,优美的面容因为陷入沉睡显得有些傻乎乎的,并不像镜头前睡着嘴角犹带微笑的甜美模样。

装作成熟地替她盖上薄被,却被睡相不好的前辈一下子就蹬掉了,就算在梦里也很任性呢。

今天见到的户田前辈,全是自己没见过的模样。

自己之前也完全没有去了解过的人,现在却要在一张床上睡的亲密程度。

可是她并不讨厌。

被前辈依赖的感觉,并不讨厌。

隐藏在内心的好奇心,因为对方露出不一样的样子而蠢蠢欲动。

好奇心会杀死一只猫。

猫咪会喂养好奇心。

光是思考着这种奇怪的念头,已经变得很困了。

在洗衣机隐约的轰鸣中,浜边爬上另一边床,在充满着陌生香气的床上,疲惫地闭上眼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