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失职的侦探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19-09-17 00:18
点击:274
章节字数:33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政府报里的内容依旧令人乏味,评论片面而偏激,歧视性的文字有意地煽动民族仇恨。更不可思议的是,大多数人都对报纸刊登的铅字深信不疑。也总有人热衷于高谈阔论国家大事,若不了解一些时政不能装模作样地发表一番自己的言论的话,很难与他们接触。


阅读冗杂且无意义的文字——是出于工作的硬需。


萝卡还是喜欢地方报。尽管上面全是地方贵族们目前热衷什么,哪里又在建豪宅啦,工厂最近的业绩之类的,但都是实实在在发生在身边的事。萝卡还托人带了周边地区的地方报。她乐于发现零零星星的琐事之间的微妙联系。


萝卡边走边回味着早晨在报纸上看到的一则短篇小说。小说里狠狠地讽刺了一番企图煽动战火的政客,萝卡不禁拍手叫好,这则小说实在替她出了一口气。


小说的作者名为卡尔。萝卡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名字,但却很熟悉,类似的文风萝卡在报纸上见过好几次了,印象最深的是一篇红宝石和石榴石的错换而引发一系列的事件。卡尔或许也是他的笔名之一。


萝卡站在豪苑的大门口,她戴着一顶大黑帽,帽边压低到与眼睛平行的位置。不特意弯下腰去的话,很难看清她的面容。萝卡并没有长着一张倾城倾国、惊艳四方而不便展示的脸蛋,——只是出于工作的需要。


不一会儿,宅院的仆人来接应她了。她递过名片,仆人盯着那张侦探事务所的名片,看了老半天,萝卡都差点要怀疑她不识字了。然后仆人狐疑地打量了一番眼前压着大黑帽的小姐,迟疑地说道:


『请稍等一下,我去转告夫人。』


萝卡耐心地看着仆人穿过花圃,走进豪院的大厅。萝卡看的不是很清,仆人模糊的身影在上楼时停住了一会儿,好像和什么人交谈了起来,然后另一个人影出现靠近仆人……仆人大概是在把名片展示给院子里某个有身份的人看。


那一个人影朝萝卡这边望了一眼,萝卡正了正帽子,稍稍压低帽梢,似乎感到有些不自在。


之后,仆人上了楼,另一个人影也走开了。萝卡无聊地看着从石板地的夹缝中冒出的小生命,等不到花期,不久后就会有仆人来处理掉它们,即便如此它们也要向此刻的阳光证明它们的存在。它们只是不知道命运,但知晓命运的人们就不会和它们一样莽撞了么?


缓过神来,仆人已经为她打开了铁门。萝卡道声谢,在仆人的牵引下来到了夫人的房间。期间,萝卡注意到背后有一道视线。


萝卡进了房间,正对着沙发上的老妇人,这就是这家宅院的女主人——斯尔米太太。斯尔米太太身着华丽,手饰珠宝整整齐齐毫不吝啬,生怕身上会有体现出不符合身份的穷酸,俨然一副上流社会的贵妇打扮。


这里,一切的不顺心都可以干预、阻碍。——她便是此地的皇后。


夫人支开仆人,要求两人独处。她拿起刚才的名片,眯着不好使的眼睛勉强地读出上面的名字。


『呃……柯洛蒂娜小姐吗?』


『不对,那只是一个幌子。』萝卡解释道,一边摘下了黑帽,一边将新的正确的名片递给夫人。『我是玛雅·萝卡小姐。』


『啊——,有两张名片,这个大帽子也是用来遮脸的吗?真是谨慎呢。』


『我只对雇主负责,不必让其它人知道。』萝卡富有职业素养地说道,然后向夫人轻轻地一鞠躬。夫人乐呵地一笑,此番举动还是赢得了她的好感。


『那么,夫人的烦恼是什么呢?』萝卡坐到夫人的对面,微笑着倾身聆听。


夫人放松下来,叹了一口气。


『你知道的,斯尔米家里有两位可亲可爱的小姐。我的小女儿杰洛丝,十分活泼可爱,但她活泼过头,总是跌跌撞撞的,经常把自己身体弄伤,还时不时吵到我头痛。啊,先不提那小恶魔。问题出在我那端庄秀气的大女儿安娜身上,她差不多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可她矜持得很呢,向她介绍东边的伯爵,说没什么感觉,西边富商的儿子,又说看不上暴发户家的素养。唉,安娜一直是个乖巧懂事的好孩子,和她的妹妹相反,又孝顺,从不会惹我生气……』


夫人唠唠叨叨一大堆,回忆起往事,不禁叹了一口气。忽然间,她的眉头一皱,刚才那个从不会惹她生气的安娜也变了个样。


萝卡保持着倾听的微笑,此般对耐心的磨炼只能算是在考验她的基本功。


『可我最近才发现,安娜那小家伙有个重大的秘密瞒着我呢。准是和她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有关,文字的误导性可不小呢,很容易叫人效仿里面不切实际的内容。还有现在那什么男女混校,你知道的吧?简直太离谱了,荒谬至极,居然还有人愿意把女儿送过去,学习男人们学的东西,让一个女孩子家读那么多书干什么?男人是要娶老婆的,难不成他们也想那里的女孩讨老婆?』


『据我所知,顽固不化、见识短浅的老家伙在这件事上都有一致的看法。』萝卡在脑内对老妇人反驳道,能不能听到就不关她的事了。


老妇人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像是不得不把掉入粪坑的宝石拿起来那样,极其厌恶地递给萝卡,『看看这个。真的快我这个老母亲给怄气了!』


萝卡好奇地接过信封,从中抽出一张轻柔的信纸。大致地略读一遍后,认字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是一张粉红色彩的情书,看得出上面的文字经过了精心雕琢,娟秀的花体饱含深情,看样子两人已经在爱情的长河里畅游了一段时间。情书以安娜小姐的名字开头,结尾却没有自报家门。


『一封漂亮的情书。』萝卡中肯地评价道。


『这是昨天早上我在信箱发现的。那天一个笨手笨脚的女仆摔了餐厅的一只花瓶,提前把我弄醒了,要知道我的睡眠要保证到九点一刻。等我来到餐厅,火气正旺,但我的先生已经在训斥她了。我看桌上还没有摆好报纸,就去信箱那拿,顺便散散步,一般在早餐前仆人都会准备好报纸。然后我就发现了这封信,我质问起仆人来,才知道安娜已经接管信箱好久了。天哪!天知道安娜和这来路不明的小子通信多久了。』老妇人生气地说道,颤抖的手背上爆出大大小小的青筋。


『至少,不会是第一次。』萝卡在心里默默插嘴。


『唉——』老妇人又叹口气,一下子衰老了许多。『安娜那孩子,我问过了,什么也不肯说。要不是舞会临近,我真要把她关阁楼里,让她好好反省反省。就是那什么叛逆期吧?天知道她还想不想嫁人了。』


『所以,我需要一位侦探来替我揪出这封信的主人。』


在看到那封信的时候,萝卡就知道雇主的要求是什么了,还特意指明要女性侦探。信的最后有提到后天的舞会。


『后天斯尔米家里将会举办一场小舞会,我一手安排的,参加者都是城里有名有势的上流人士,本来是为了让安娜展示一番自己,创造一段婚缘。你也会收到我的邀请,到时候请你在舞会的暗处盯住安娜或者作为女人与她交谈一番。我相信这份委托很简单,安娜这几天一直被我封锁了消息,哪都不准去,她很着急还故作镇定哩,她知道事情暴露了,而小男友还在傻乎乎地等待回信,我知道的,恋爱的家伙都如出一辙,或许他们还没有达到一天不通信就死去活来的地步,但两份忐忑的心在接触的那一刻便会暴露……』


老妇人的话不无道理。或许这次真的是份能免费参加一场舞会的轻松活。


同时,这意味着一场爱情的悲剧正在悄然形成。萝卡见过太多了,她深知自己只是其中的催化剂,并不会对整场剧的结果发生改变。


萝卡告别老妇人,重新带上大帽子。


在楼梯的转角处,萝卡被人重重地撞倒在地上,两人倒在一起,萝卡的帽子掉落在一旁。


很痛很痛。这痛感恐怕是下急雨忙着收被子才能撞出来的效果。


『对不起,您没事吧?能站起来么?』和萝卡撞在一起的人儿连忙起身道歉,向萝卡伸出一只手来。


一位年轻美貌的小姐,被撞到也不算亏。萝卡与小姐对上一眼,然后接过她冰凉如玉的手,站起身来。


『我没事。』


『真是对不起,我总是慌慌张张的。』小姐继续向萝卡道歉。


是么?撞上来的力道可是十分冷静沉着,给人一种不撂倒对方不罢休的感觉。


『没事,我也总是粗心大意的。』


两人不好意思地相视一笑。


萝卡猜测她们彼此都在说反话。


萝卡告别小姐,顺利地走出了斯尔米家的大院。


刚才那位小姐和善的神情里隐含着目空一切的傲气,那种被关入笼中圈养的雀鸟,冷冰冰的气质,只有天空的自由才能纳入她眼中。她一定就是老妇人口中曾经无比懂事的安娜了,或许压抑过久的她终于在这件事上爆发,不再选择让步。


——也怪不得老妇人会着急,以安娜的漂亮脸蛋搞不好能成为皇室的妃子,还是未没落前的皇室。此刻的青春正是她的资本,精明的老妇人可不愿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资产慢慢减值。


安娜是故意来撞过来的,冲过来时,她的手也在萝卡的大帽子边缘试探。


结果很成功,她看到了即将出现在舞会上的监视者。


萝卡失职了,现在对方一见到她就会缩进壳中,潜入阴影。


这无疑是她扔下的一封战书。安娜眼中不屈的火焰稍稍燃起了萝卡的一丝斗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