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月釀

作者:路火燈
更新时间:2019-09-19 08:52
点击:600
章节字数:25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久違的假期,Kaori本來是想好好放鬆的,大概是夜景與派對的光線混在杯子裡,才會讓馬丁尼變得不好喝,也因為不好喝,她開始想念自己的冰箱。

工作結束後的生啤酒還比較美味,不,也許是想見卻見不到,才會變成寂寞的味道,啊,下次可以用在歌詞裡,她嘲笑自己,她不要在公共場合讓痛苦發酵,對著反射出來視線相同的倒影開了口,我們回家吧,於是一飲而盡,離開了滿是表面功夫的能劇人群,黑色的大衣瞬間將她原本的光鮮亮麗包入夜色,她感到安安全全,鞋跟與巷子路上的凹凸處敲打著稍快板,等回到家就可以放任自己與寂寞依偎了。

不過一瞬間的放空,熟悉的長髮映入眼簾。

她不是故意要尾隨人家,而是人家就走在自己家的路上,還拿出備鑰,光明正大走入家門,害她在十步之外看傻了眼,接著一陣害躁。

深呼吸深呼吸,從自己的口袋取出自己的鑰匙,有不認識的名牌貨混在自己的鞋堆裡,但是燈沒開,她好酒量的理智正在思考,她陶醉的心放棄思考。

脫下鞋子,再起身,她決定先去廚房洗手,冰箱兩層酒瓶與酒罐之間沒豆腐,有豆皮,也還有蔥,那就可以開火煮味噌湯啦。

她俐落完成解酒湯品,用平常的腳步聲前往自己的房間,打開衣櫥的動作熟練卻多了份小心翼翼,彷彿打開自己珍藏已久的珠寶盒,重見月光的寶石閃閃發亮。

她本來期望十五夜天氣還可以,颱風離陸,可以找找藉口去見伊人,結果山雨欲來,月亮掉在自己的衣櫥裡,嬌小的身軀雙手環抱著膝蓋,沒有任何世俗間的石頭能夠取代的雙眼放射光芒。

「好大好擬真的娃娃呀,還是自動型人偶?」她們相視而笑,笑得邪魅,笑裡漏電。

「找到妳了,什麼不愉快,配著熱湯說給我聽吧?」

『正常人不是應該先尖叫一下表示害怕嘛……』Keiko不成熟的碎碎念著爬出衣櫥,抓住房間主人的衣角,大步伐的Kaori立刻放慢速度,她知道她的寶石現在四肢僵硬,雖然伸手扶她也是可以,但是她不願隨人家孩子氣的甜美音嗓淪陷。

「在日本國當公眾人物,區區幾個變態躲在家裡,嚇不倒本大娘的~」語氣說得悠哉,燈火通明處轉過身,Keiko的表情反而變嚇人了。

她還以為自己心裡有數伊人在此的原因,那個嚇人的表情讓她有點質疑自己的判斷,但是碗筷阿,柴米油鹽醬菜阿,雙雙落坐在陳舊的餐桌前時,什麼原因都不重要了,只要像這樣陪在彼此身邊就好了。

『公演後,我想了很多,能夠回到老師身邊,我真的很感謝妳。』

「說啥呢,妳一回來,老師高興得都醉了,是我們要感謝妳呀。」真的是高興得要命。

『那,可以睡妳的床嗎?』

「那可以半夜不忍耐嗎?」

『......不可以!』嗯,她迷人的寶石氣得臉頰緋紅了,真可愛。

「唉...那你來幹嘛的呀?還躲在人家房間,出事情可怨不得誰。」這話多了幾分冷落的氣音,Keiko不知道是充作聽不見,還是真的無所謂,沒有任何表情。

不,她是把沒有表情的臉蛋靠過來塞進自己懷裡,太太太狡猾了!

『一個晚上就好,拜託......』


Kaori在浴室內自顧自嘆息,她不懂心上人的快樂,她曾經雙手握著幸福,卻那麼怕從雲端墜落的將來,要快樂,寧可躲起來一個人偷偷的快樂,然後帶著最美的笑容停留在思慕之人的回憶裡,假裝自己從沒愛上過,何必呢?

為了快樂,假裝快樂。

霧氣彷彿乾冰遮掩的過去,決定回到舞台上的她,Kaori全部都從音樂知道的,作為她歌聲的另一半,她的和聲完美得不打擾她的思念,更不打算放過她,哪怕她深受折磨而沙啞。

她好愛好愛她的寶石,但她不在那些故事之中,連背景都不是。

還是如此憐惜哪,墜落成寶石的月亮來到她身邊,任憑傷心隔絕了世界的愛慕。

不過這樣也好,就讓那傻瓜痛,痛到失去虛假的笑容,痛到視線模糊,這樣一來飛不動的月亮,就永遠屬於地面上的自己了。她將會永遠保護著她與她的眷戀。

離開浴室,前往冰箱,拿出生啤酒的手一陣刺痛,眨眼望去,伊人了無生氣的臉龐盯著自己,硬生生換成牛奶瓶......

「我說Keiko,這裡是我家喔。」洗過澡的小女人香,薰得她腦袋有點失控,小女人狠心關上冰箱,整個身子擋在門前,還霸道的雙手插腰。

『都睡覺時間了,喝什麼酒!?』哎喲?還訓得理直氣壯。

「就這樣?」這樣就想搞定本大娘的胃口?她挑眉,真好奇另外兩個小夥伴平常是怎麼讓她的,不過本大娘可不吃這一套。

可憐矮個子就是經不起熊抱,Keiko隨隨便便就給人抱上前面的餐桌,哇哇叫的直接成了道好菜,Kaori真的很樂意馬上開動,明明是自家肥皂的味道,在對方身上未免太過於煽情了!

但是!!現在這個時間點是真的酒癮發作阿!!!

於是冰箱再度打開,Kaori無視背後異樣刺痛的視線,哼笑著拉開冰涼的易開罐,孰料又被小女人搶走了,「啊啊 啊啊!」,一鼓作氣被喝掉了。

瞧她喝到淚水汪汪,居然不忘把牛奶塞給自己......,真是敗給她了。

緩緩喝著牛奶的Kaori,喝完空瓶子還特地在寶石面前晃了晃,拿去水槽沖洗的側影,烙在了Keiko破碎的心底,暖暖的。


回房,又是東道主的天人交戰,Keiko看似大方可以抱著蹭,但是自己的皂香與自己不合身的睡衣效果加乘,Kaori全然沒有信心自己能夠把持得住!

Keiko再次出乎她的意料,面無表情的將她推倒在床,然後開始從背後綑綁她的手腕,綁完接著綁起腳踝。大功告成,可以睡了。

「太過分啦!我的腰是妳的枕頭嗎!?」主人悲憤抗議,期待過度的綁手綁腳變成了真的綁手綁腳,要她的少女心大叔魂情何以堪???

那個長髮女妖腦袋從人家的腰肉上滾下來,鑽進人家的頸窩肉,好一個看得到吃不到,氣得Kaori牙癢癢。

「喂欸~放開我啦,保證不會對妳出手的」雖然她一直用下巴蹭人家腦袋,長毛腦袋躲了躲,乾脆探出頸窩肉,她竊笑著垂眼看看自己的寶貝,依然是什麼情緒都沒有的五官,她忍不住親吻對方的鼻尖。

『說謊精。』那張臉又埋了回去,不再有動靜。

嘖,身體的誠實害她破功了。

安靜中瀰散著尷尬,反正嘴巴還能動,她給自己說個一棵無花果樹卻擁有寶藏的古老床邊故事,如同曾經有人為她讀過的那些繪本,如同有人哄她入睡的那段歲月。

耳邊傳來斷斷續續的呼吸聲,以及溺水般緊抓著布料的指尖,逐漸變得平穩,寶石睡著了,沒有酒精幫助的她則失眠了。

「我跟妳不一樣,就算妳永遠思念著自己以外的人也無妨,我許妳一個不需要強顏歡笑的地方,而我就在這裡,永遠不會走。」


活在這世上的每天,人們追求的幸福總是青鳥般的答案,她的心與破碎的寶石一同上鎖。


Kaori遠比本人想的還要女子力高而且細心呢,這讓戀愛劇情拓展得很自然,以女生的身分愛人與被愛是百合的浪漫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