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不共戴天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9-09-16 23:12
点击:624
章节字数:33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二九、不共戴天

曾经有研究者说过,人与人沟通的比率非常小,两个陌生的人能够见面就是十几万之一,倘若能说上一句话将是几十万分之一,如果能够成为朋友机率将是百万分之一,若成为知己机率将是千万分之一,若成为伴侣最终机率将是亿万分之一。

可是也有人说,人与人的相遇时命中注定,今生的缘分早有注定,因此无论你遇见谁,都是你生命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

玖我夏树、藤乃静留、鸟居江利子、鸨羽舞衣、美袋命、神崎黎人……这些看似毫不相干,在人潮的洪流中偶然相遇的人,却不知在很多年以前,命运的丝线早已经将他们牵绊在一起,千丝万缕,恩怨交织。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夏树的母亲——玖我纱江子。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些夏树最亲近的人中,大多曾经经历不幸,静留、江利子、舞衣,还有小命,可是她们也有相似的地方,她们都有一个好母亲。

江利子的母亲睿智博大如天空大海,静留的母亲率真自然,却对女儿爱得深沉,舞衣的母亲看似脆弱实则坚强乐观,小命的母亲呢,她为儿女做的最后一件事,是在车祸那一刻,她用身体保护了自己的孩子,用生命诠释了何为母爱无疆。

这些年来,夏树也一直认为自己有个好母亲,在她的记忆里,母亲虽然很忙,可总是那么温柔慈爱,母亲怀抱的温暖、身上淡淡的香味和清柔的笑声是她最珍贵的回忆。

事实也证明,对于她的女儿,玖我纱江子的确算得上是个好母亲,她为了给她的夏树创造一个清明无垢的世界,杀了那么多人!

这是爱,这是极端自私又凶残的爱,和恶魔有什么区别?

夏树木然地听八千代婆婆讲述二十年前的事:“加奈江大师找到良介和我,恰好我们和玖我纱江子的助手迫水认识,经过大师和他的一番长谈,本来就受到良心谴责的他答应帮忙,于是带着窃听器,我们也就有了这段录音。”

“接下来……”

“我们用了坎特雷拉,刺客组织的这种毒药,来自于圣殿骑士,也只用于圣殿骑士。下毒很容易,擦身而过,弹出毒药,没有人会提防一个老太婆。我们算准了时间,毒发的时候她应该是开车到那段断崖,车会失控冲入海里。可是我们没算到的是,那天你生病没有上学,你妈妈把你带在身边。给你造成伤害,我很抱歉。”

夏树突然暴怒:“所以你们假惺惺地救了我,还让我在你们身边长大,把你们当亲人,就是为了让我认贼作父。这些年你们看到我这样子,觉得我很蠢很好笑吧!”

“夏树……”静留想说什么,却被江利子拉住了胳膊。静留回头看着江利子,见她摇摇头,缓声道:“我知道你想为情绪找到一个出口,可是你自己也明知道,不是这样的。”

这个拥有狐耳的新一代刺客大师,说出的话简单却一针见血。

虽然在感情上迟钝,表达上木讷,可是夏树一点儿也不傻。她不会不明白,如果刺客是那么恶毒,当初让她随着母亲的车沉入海底便是了,为什么还要冒着生命危险从湍急的海流里救了她,甚至救她的良介爷爷为此伤了肺,一直都没有痊愈。如果刺客是那么假惺惺,可是这二十年来朝夕相处,老夫妇对她的疼爱关怀,这个小家庭的温暖欢乐,还有他们之间那亲情的牵绊,又怎么可能是欺骗?而如今他们毫不隐瞒地告诉自己真相,就像当年鸟居加奈江告诉江利子的那样:如果阴阳师的孩子来找他们报仇,他们也会坦然接受。

“那么现在呢?”夏树看向她对面的人们,“我现在什么都知道了,你们是要找我报仇了?”

八千代婆婆、迫水开治和江利子都不说话,只有小命开了口。二十年前她的父母被害死,哥哥被夺走,她是最有资格复仇的人。

“我想过,可是我做不到。良介爷爷和八千代婆婆给了我亲人般的爱,也教给我做人的道理,人不能靠仇恨活着,应该活得更有价值。而当我知道那位看起来那么亲切的黎人医生就是我的亲哥哥时,我就更不想复仇了。杀害爸爸妈妈的人把哥哥当成亲生儿子一样长大,让他生活得健康快乐,如果复仇,会毁了哥哥的人生。所以,我决定放弃对神崎家的复仇。对我来说,我能常常见到哥哥,看到他过得很好,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呢?”说到这里,她的眼里泛起了泪花,“哪怕他一辈子都不知道我是他的妹妹。”

“那我呢?你就不想杀了我?”如果说神崎雅人是杀人的刀,而握刀的那双手,就是她的母亲玖我纱江子。

“杀你?你怎么这么想?”小命睁大了金色的眼瞳,眼底如同孩子般的纯净,“你是夏树啊。当我一个月前知道真相的时候,你已经是和我生活了二十年的夏树了,就算我恨你妈妈,也怨恨过你,可是我们二十年的感情是假的么?我能下得了手么?”她看着夏树,眼神一如从小到大那般的真诚信任,“夏树,我也相信你,你也一样下不了手。”

最纯真的人往往最接近真相。是啊,她怎么下得了手?迫水叔叔、八千代婆婆、舞衣、小命……这二十年来毫无保留的爱,在一起度过的点点滴滴,一桩桩一件件她怎么能忘记?玖我夏树是个钝于情又深于情的人,这么深的爱,她怎么能下得了手?

更何况她又有何报仇的理由?她的母亲是杀人的恶魔,手上沾满了无辜孩童鲜血的恶魔,死一百次也赎不了罪的恶魔!

就算小命可以原谅她,她又何以自处?

夏树二十年来怀念敬爱的母亲,竟然如此恶贯满盈,此时她心中如有一座高山在坍塌碎裂。一想到死在母亲计划下的那二十多个孩子和他们的家人,她更是羞愤难言。而当她终于抬眼看向她最爱的静留,却发现静留注视着她的眼神里那悲怆、怜惜,还有那宽容深沉的柔情。

夏树明白了为什么刚才静留一定要她离开,聪慧过人的静留一瞬间察知了真相,也完全明白真相是她无法承受的,宁可隐瞒一辈子,也要换得她的平安宁静。

静留是多么的温柔啊。这样温柔善良,从不会有害人之心的静留,却是玖我纱江子视若妖魔,一定要杀死的对象。玖我纱江子杀心之强烈,以至于当时被关了禁闭的迫水误以为这个女孩必死无疑。所以在二十年后巧遇静留后大惊失色,泄露了天机。

倘若玖我纱江子没有被刺客杀死,那么死的就是静留。夏树最亲的人和最爱的人无法在这个世界上共存,两个注定只能活一个。

原来这就是真正的不共戴天之仇!

“夏树……”读到夏树心声的静留上前一步,想握住她的女孩的手,不料却被夏树狠狠地打落。

“不要过来!”夏树的声音和她的动作一样决绝,可是眼睛里却满含泪水。她不让静留碰她,不是因为静留不好,而是觉得自己满身的血腥和污秽,无法让高洁美好如高岭之花的静留沾染分毫。原来她真的不配,配不上静留的爱,甚至配不上和静留并肩而行。

这个念头一冒上来,她的心就痛得几乎死去。她无法面对眼前的这些人,更无法面对静留,她所能做的,就只有夺路而逃。而静留不假思索,也跟着她冲了出去。

“夏树,等等我!”

“你不要跟过来!”夏树回首看向静留的眼神里是用意志力逼迫自己表现出的冷酷,还有那无论多少层寒冰也盖不住的不舍和疼惜,“让我一个人好么,我配不上……”说到这里,她终于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静留上前一步,看到夏树的后退,强大的自控力让她止住迈开的脚步,回应夏树刚才的话:“我不知道什么叫配得上配不上,从我爱上你的时候开始,我就从来没有想过。”她一边说,一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如果你今天你一定要离开,只想一个人的话,我可以。可是,别走太远,别走太久,别让我想你的时候找不到你。”

“可是我……”

“我不会阻止你做想做的事,而且你现在也的确需要静一静,想一想。”静留低下头,笑容中带着几分凄楚和无奈,“可是无论你想没想通,我还是希望你有空想一想我。想到有一个藤乃静留,她为你点一盏灯。只要人在,灯就不会灭,我等着你回来。”




“我原以为你绝不会让她离开你。我记得内心深处的你是个情感很激烈的人。”江利子走到静留身边。

“因为经历过太多,所以懂得。”静留的目光依然看着巷口,尽管爱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就像从前夏树用目光送她,这是属于她们的爱情印记。“我可以让她离开,因为我相信她,相信我们的爱情,经得住任何真相考验。”她终于收回了目光,看向身边的人,“江利子,你呢?”

江利子默然,她和蓉子的爱情,经受得住她藏起来的任何一个秘密么?

可是江利子不会轻易暴露她的脆弱的,她挑起眉头:“现在的藤乃静留,可以选择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也可以做一些其他事情转移注意力。正好有个机会,我还有一事不明,希望你能展示你的真龙之力。或许探寻最后的真相之旅,能够填补你的爱人暂时离开的空虚。”

静留看着江利子,哀伤的眼神终于恢复了几分首席法医昔日独具的锋芒和嘲谑:“如果你不是用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语气和我说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