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血腥竞技场

作者:妹红炭烤辉夜姬
更新时间:2019-09-26 02:21
点击:163
章节字数:42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唔…头好痛。”

“我怎么了…”

米夏渐渐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躺在了不知道谁的床上,旁边德妮莎正趴在床边睡着了。

“额…这是怎么回事?”

“嗯?你醒了啊。”

德妮莎揉了揉眼睛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你今天中午病倒了,主人吩咐好让我照顾好你。”

“啊…哦,谢谢你。”

“不知道为什么主人那么在乎你,搞得我都有点嫉妒了。”

“我…我也不知道,今天刚刚见到她,她就对我做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德妮莎到了杯热水然后泯了一口试试水温。

“嗯,比如把我压在床上亲我,然后摸我大腿什么的…”

德妮莎听见之后双手颤了一下把茶杯打翻在了地毯上面。

“德妮莎,你没事吧。”

“没,没事。”

德妮莎把地毯上面的茶杯捡起来后抓住了米夏的双臂。

“主人她…她真的这么对你做了?”

米夏点了点头。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把我弄得也奇奇怪怪的。”

“那你们还有没有做别的事情!”德妮莎渐渐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没…没有了。你冷静点。”

德妮莎坐了下来慢慢地使自己冷静下来。

“啊嗯…先喝点热水吧。”

“你说的主人她平时也这样吗?”

“…不是…她平时很高冷,不像这样喜欢接近人,就算对我也是很冷淡的那种。”

“不知道怎么的她这次回来变得好奇怪。话也变多了。”

“怎么?不喜欢现在的我?”德妮莎的主人从外面推门进来。

“啊啊啊…没有主人,我怎么敢。”

“刚刚我都听到了。”

“对不起主人,我没有别的想法,我只是…”

“是吗,没有什么想法,我怎么感觉你吃米夏的醋了呢。”

“没,没有,我不敢…”

“说谎,可是要接受惩罚的哦。”

德妮莎低下了头并点了两下。

“不错,诚实一点才是乖孩子。”

“想要像她一样被我爱抚吗?”

德妮莎低着头没有说话。

“嗯?不说话我就当你不想了。”

“…想。”

“大点声,我听不见。”

“我…也想要被…主人那样抚摸…”

“嗯,乖,说出来就好了嘛。”

主人伸手准备抚摸德妮莎的头,但是突然她又把手收了回来放在了米夏的脸上。

“但是呢,你和这个孩子不一样,我是不会对你感兴趣的。”

德妮莎听到之后惊讶地抬起了头看到了主人正在挑逗米夏。

“我对这个孩子很感兴趣哦,可是你就不一样了,你不过是在我这里可有可无的一个下贱佣人而已,不要太想得寸进尺了。”

“…sh…是…”德妮莎咬着嘴唇回答到。”

“你今天的任务完成了,识相的话马上消失。”

“是…”

德妮莎忍着眼泪慢慢站起来走到了房门外关上了房门。

“那个…主人…”

“嗯?怎么了?”

“您这样对待德妮莎小姐会不会太过分了。毕竟她也是在您这里当了十几年的佣人了。”

“如果不是我养着她她早就饿死了,佣人就是佣人而已,无非是个会干活的牲畜而已。”

“不…德妮莎小姐她才不是牲畜,她是一直很憧憬您的…”米夏没说完就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被死死地掐住一样说不出话。

“看来我还是对你太温柔了。现在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了吗?”

“咳咳…不…我还是要说。”

“你为什么总想着要给她说好话?”

“因为她救了我。”

“你搞清楚,救了你的可是我。如果不是我她怎么会有那么多钱?”

“可是…”没等米夏说完主人便吻了上去。

“唔!唔…”米夏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她拼命用双手挣扎着想要拜托主人的束缚,但是主人并没有松口的意思。

过了一会,主人才把舌头从米夏的嘴里伸回来。米夏已经满脸通红在一旁气喘吁吁。

“主人…您这是…”

“我实在不想听你接着和我犟嘴了,顺便,把你的感冒药给你吃下去了。”

“…”米夏扭过头去捂着自己的嘴没有再说什么。

“真是,你果然很可爱。”

主人又慢慢靠近了在床上蜷缩着的米夏。

“怎么回事主人,我感觉好难受…”

米夏感觉自己身体里面产生了一切奇妙的变化,这种变化刺激着她的脑袋和身体。

“没关系,放松,一会就好了。”

然而这一切都被在窗外剪着花草的德妮莎“无意间”看到了。

另一边,在海盗生活的城区内。

“梅斯,你确定是这里吗?”

“啊啊啊?当…当然,我可是在这里生活过的,我当然知道…”

“那他明明说的在靶场的西方向,你怎么在往东北走。”

“这…我…”

“你就承认吧…”

“好吧我迷路了。”

“哎…没想到王子居然给我派了一个路痴来执行任务。”

“人家才不是路痴呢,这只是方向感不太好。”

“我要是还记得飞行魔法就好了…”

“诶,对了你说你是想不起来你记得的东西了?”

“嗯…我的名字,我的身份都记不清了,甚至我的一些魔法我都忘记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想知道,我觉得只要回到…”

“回到哪里去啊?两位小姑娘?”

“啊!”梅斯发现她们光顾着说话没有看路,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圆形的建筑物里面去了。

“恐怕你们哪里也回不去了,欢迎来到你们人生的墓场,血腥竞技场。”

她们发现自己周围的高台上面都坐满了人,地面上还有三个被铁栅栏围起来的出入口。

“看来我们今天的特别嘉宾,是这两位迷路的小白兔。到处乱跑可是找不到妈妈的哦。”

梅斯拔出了她的剑。

“那么就做好准备,迎接你们生命最后的景象吧。”

看台上的观众呼喊声越来越强烈。

“首先就让我们的两只小白兔先体验一下被狩猎的快感吧,大家往东边看,在那里可是我们这些‘臭’海盗的臭朋友们,整日睡在恶臭的下水道里啃食腐烂的鱼类,让人一闻就退避三舍的恶犬‘臭鸡仔’。”

东边的栅栏被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上挂满海草和鱼骨嘴里还淌着绿色的液体蛆虫满身的一只狗。

“呕,真恶心,你们人类难道就养这种东西当宠物?”

“当然不会,只有这种恶心的家伙才会。”

“你们小心了,这可是‘独眼枭’大人的宠物,如果你们杀不死它会死的很惨,但是如果你们杀死了它,啧啧啧,可能会更惨。”

那只狗直接咬断了自己的锁链向艾薇儿和梅斯冲了过来。

“你靠后小心一点,我来对付它。”梅斯举起剑站到了艾薇儿的身前。

当狗即将冲到她们面前时,梅斯举起了手中的剑劈了下去,狗也应声倒地,看台上的观众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我…我做到了?”梅斯兴奋地看着地上的死狗感到有些不对劲,自己的剑仅仅划伤了狗的后背。

“是你?”

“嘘,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是魔法使。”

“可你没必要这样做…”

“算了吧,你连一只鸡都没杀过吧。”

“我才不是…”

“哦哦哦!!!我的天哪,大家看到了吧,这可是这两个人下的手,真可怜,本来你们虽然留不下全尸,这样可能连一点渣滓都不会剩下了啊。”

场上的观众慢慢安静了下来。

“我来看看,嗯,看来下一位准备登场的是我们最强壮的拳击手,玛卡托克。可要小心咯,他的拳套可并不普通,他的拳套可是来自被他徒手打死的鲨鱼身上扒下来的皮和牙齿做成的,如果被他的两个拳头夹住,那就和被鲨鱼咬一口没什么区别。”

从南边的入口慢慢走过来了一个“庞然大物”直接把栅栏掰弯进来了。

梅斯举着剑的双手有些发抖。

“我们…怎么办…”她咽了咽口水问到。

“你能搞定吗?”

“你们人类的身体根本没办法抵抗住魔法,如果我用魔法的话,他和那只狗没什么区别。”

“可是那样你就暴露了。还是我来吧。”

“那你可要小心啊。”

“来吧,我不怕你。”

“哼哼,小东西,看我把你碾成肉酱。”

花园里德妮莎正心不在焉地修剪着院子里的花草,突然在她面前出现了一个法阵。

“这是…”

从里面慢慢显露出了一个人影。

“主…主人?”德妮莎的主人从里面慢慢走了出来。

“嗯,我有些累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可是…您不是…”

“你说什么呢?”

“不是…我以为您现在正在和米夏…亲热…”

“什么亲热?米夏是谁?”

“可是….您不是…”

“算了,看来你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发生了什么。”

德妮莎的主人用手在她的额头前面放了一道魔法。

“让我看看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在卧室内。

“主人…请不要再摸我了…我感觉好奇怪。”

“放松,马上就会…”

突然卧室的门被推开了。

“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仆人就应该…”

她看到站在自己面前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之后停了下来。

“果然是你,卡兰。”

“真是没趣,人家明明正玩的起劲。”

“马上从我的房子里面离开!”

“你难道就这么对待饲养你的主人吗?”

“马上给我…”

突然她眼前一黑,随后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怎么样赞西雅?舒服吗?被魔法的饥渴吞噬的感觉。”

赞西雅痛苦地张着嘴但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你对她做了什么?”米夏从床上下来质问着卡兰。

“别紧张,这里的事情不是你们人类能够理解的。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卡兰的样子慢慢发生了变化,从魔法使变成了一个魔族。

“你…居然是…”

“主人!您怎么了?”

德妮莎也从外面赶了进来。

“真是一团乱,想让我放过你吗,那就来求我啊。”

“求求…你…请给我…”

“我听不见呢,当着你的两个仆人的面大声点说!”

“求求您…请给我魔法…主…主人…”

“哈哈哈,没想到一向高傲自大的魔法使也会有这么卑贱的时候。嘛,我也玩够了,这次先放过你,下次再和我这种态度的话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说完卡兰变成了一股黑雾消失在了她们面前。

赞西雅的魔力渐渐回到了她的身体,她被虚空吞没的感觉也渐渐消失了。

“主人…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德妮莎,但是,我恐怕不得不让你们忘记这些事情了。”

说完赞西雅对着米夏和德妮莎施展了魔法清除了她们这两天的记忆。

在角斗场内,玛卡托克抓住了梅斯的剑然后原地转了起来,梅斯支撑不住松开了她的剑被摔了出去撞到了墙上。

“梅斯,你没事吧。”

“咳….看来我不行了,到这里完全是我的错,你快跑,快离开这里。”

“哦,我们的鲨鱼拳击手果然没有辜负大家的众望,轻轻松松就把这柔弱的小女孩打倒了。哦哦哦,他要干什么?各位观众,看来他要使出自己招牌的终结技了,未成年的观众请睁大你们的双眼,这可是不容错过的血腥启蒙。”

“你…快走。”

“不…”

突然艾薇儿眼前好像出现了一个人。

那个人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变成了一道光消失了。

“不…这次,我不会再抛弃任何人了。”

玛卡托克准备举起双拳用长满尖刺的拳套重重地砸向艾薇儿她们。

突然,全场安静了。

随着观众惊讶的声音,一颗冰枪刺进了玛卡托克的心脏。

“独眼枭大人,不好了,快醒醒!”刚刚的解说员跑到了解说席上方的观众席。

“怎么了?无聊的屠杀结束了?”

“不是,是…”

艾薇儿用魔法飞弹打穿了来时的门,然后扛着梅斯往外准备离开。

“把我放下吧。我走不动了,马上他们就会知道你的身份了。”

“我虽然忘记了很多魔法,但是把你带出去还是绰绰有余的,只要出去,我们隐身他们就找不到我们了。”

“站住!”

这时有个人站在了她们面前。

“一只眼睛,看来你就是这里的头目了。”

“你就是那个萨吉塔大人通缉的那个人的朋友!没想到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别想走了,乖乖留下吧。”

“你居然敢站在我面前,没看到刚刚的那个人的下场吗?”

艾薇儿放下了梅斯向德古斯曼放出了炎爆术。

“这种人还是让他被慢慢烧死才解气。”

可是烟雾散去之后,德古斯曼还是毫发无伤地站在他们面前。

“不!这怎么可能!”

“呵哈哈哈,看来你还不知道在这里萨吉塔大人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