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回目1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5
点击:820
章节字数:21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穆侯萧瑾明里算不得什么显眼的侯爷,只是因着自己懂得明哲保身,不像别的诸侯那般嚣张罢了。


可就是他太过低调,周国的王才盯上了他。


别的诸侯藩王或招贤纳士,或花天酒地,或玩弄权势,高调的生怕天下人不知道自己的阴谋一般。


偏就独独他一人,封侯五年以来除了正常社交,上朝退朝,带兵打仗...其余任引起周王侧目的事都没做。


当今在位的周震王,在位将近十五年之久。第六年时,因暴戾无道,诸侯叛乱,萧瑾便是以萧城少主的身份,起兵勤王,一路展现了自己的军事天赋,经过东征西讨,连年征战,才将这些诸侯们压下去。


战争胜利后,周震王表彰众将士,将一等功赐予萧瑾,封穆侯,并赐了萧城所在的关中以西千里之地为其封地,十年内无需进贡,一时间风头无两。


其他有战功,或者弃暗投明的人都分到了不同程度的奖赏。


随着战事尽了,王权虽是保全,却也是伤了元气。靠着战功上位的将军们开始谋划别的事宜,以图继续发达下去,这些周震王都看在眼里。


战乱过后,竟一改之前的暴戾,励精图治,迁都,发展生产,与民休息,做出一系列让群臣刮目相看的事,也暂缓了一众新诸侯的野心。


百姓们具是生活在周震王给予的表象的安逸中,诸侯们倒也安分,毕竟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得民心者得天下。


倘若不是萧瑾拼死护着暴戾的震王,告诉所有诸侯,百姓不会想要改朝换代或者分裂割据的局面,怕这场仗还要打得更加辛苦。


诸侯们都很聪明,他们要的自然不是什么分裂割据,他们想要改朝换代,既然百姓对于周王室还存有幻想,就不能冒险。


周王盯上他多久了呢?萧瑾在心里暗暗盘算一番,大概从战争结束,封侯的时候就开始了。


那些被镇压的人自然不会有好下场,可他们这些有功之臣,却也被周王看似拉拢地生了隔阂,这大概,便是狡兔死走狗烹。只是自己还有些用处,没沦落到被烹的下场。


他有这般际遇,不代表其他诸侯也是。战后分封的十大诸侯,已有许多暗地里被周震王搜罗网织了罪责,不及辩解便满门抄斩。


萧瑾没有和这些人一样,一是因为自己够低调,没有对王权表达出一丝欲望,二是因为周王还需要自己和其他诸侯制衡,三是最重要的,他早已答应了周震王的提议:一旦得女,必嫁世子。


所以萧含光的出生就已经预定了自己的人生。萧瑾膝下只育有一子,这个女儿的到来,无疑是件喜事。


含光诞辰那天,听说是天降祥瑞,一朵五色祥云笼罩了侯府,金光大振,萧瑾面露喜色,放下侯爷架子,亲自为生育女儿的夫人端茶递水,并为女儿取名:含光。


消息一经传出,道贺之人络绎不绝,想沾侯爷千金福气的世家大族快踏破了穆侯府的门槛。王室自然也听闻此事前来道贺,且带来了周震王的圣旨:要萧含光自小就以世子妃的规矩将养,待到及笄,嫁入王室为妃。这下子,可是绝了那些世家的通达路。


萧瑾接旨后将其放到书房书柜后,一面安排人去打赏来宣旨的奴才,一面又过去卧房照看月子里的夫人。


“夫君,”萧夫人生产完,气色还没有完全恢复,听到有小厮说宫里来人,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紧张的观察着坐在床前的萧瑾,轻声问道:“宫里是何意?”


“不瞒夫人,之前封侯时日,为夫答应大王,若是有女,便将她嫁入宫去。”生怕夫人生气,萧瑾赶忙解释道:“自然是嫁给世子,不会嫁于大王,况且现下含光还是个婴孩,若觉不妥,还有时日更改大王的心意,你就不必忧虑了。”


“好,”握着萧瑾的手,靠进怀里,萧夫人内心其实有些难过,才刚生出的婴孩,居然就定了夫家:“你这些年安分守己,大王也履行诺言,要含光嫁过去,应该是可以放松些吧?”


“自然。”萧瑾抱紧妻子,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他无意于权势,可如今,就算是为了含光今后打算,也得保全。正好自己的儿子萧含凌也到了入学的年纪,家中老少一应全靠他操持。


萧含光的童年和同龄人自是不同。别人家的娃娃还让双亲搂在怀中撒娇的时候,她已经被先生赶着读先哲圣贤,别人家的娃娃到处跑着喊着在大街小巷上蹿下跳的时候,她必须冒着严寒酷暑苦练名家剑法。


含光虽然不明白爹爹为何要自己练剑,却知道自己将来要做天下最尊贵的女人,所以做的一切,大概就是为了给那时候准备的,于是并无任何抱怨。


对于这个从小就懂事理的孩子,萧瑾夫妇也是非常心疼,自从无意间知道了自己要嫁的人,无时无刻都在为此努力,也为此放弃了许多。


终于等到13岁及笄,萧瑾夫妇按着规矩,当年冬季将萧含光从萧城送至蒿城王宫,待到大婚结束才离开。


新婚当夜,萧含光才算见到了自己的夫君。


不过,这初见,就让萧含光大失所望,世子周昌并不像她所期待的那样温润如玉,也不似她所厌恶的那样五大三粗,眸光里却有意无意带着一股让她心凉的阴鸷。


他半醉半醒地用力盯着自己,趴在喜桌上的样子让萧含光倒了胃口。想着嬷嬷交代的新婚事宜,只皱了皱眉,过去扶他躺下。


嫌着酒气温言相劝了半天,周昌才愿意跟着她躺到榻上休息。


忙忙碌碌了一整天,好容易有一会儿时间休息,却因为周昌喝醉,她闻不惯酒味就到了窗边开窗透气,谁知甫一转身,就看见周昌在榻上吐了个彻底。


整个房间瞬间被酒味臭气充满,萧含光本想过去看看周昌是否有恙,毕竟两人已经成婚,周昌却眯起那双阴鸷的鹰眸面含狞笑的凑过来想要亲近!萧含光再也难以忍受迅速推开房门,不顾侍从们的目光冲了出去。


新婚之夜,世子酩酊大醉吓跑了自己的正妃,世子妃因无法忍受夫君夺门而出,周昌就此成了周国的一大谈资。


请多指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