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无标题

作者:理解我算了
更新时间:2019-08-23 19:30
点击:787
章节字数:26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夏去冬来。时间流逝,转眼间,已过去一年时光。

一栋精致的花园小洋楼坐落在小镇东方一角,小花园背靠群山,旁边是一大片漂亮的湖泊,阳光下如同宝石一般,不时有小鹿、野兔从林间跳跃出来,在附近散步饮水。

因为小镇里的鹿很多,所以小镇直接被称作了鹿镇,这里美得如同童话里的世界。

咲已经昏迷了整整一年时间,其实,所有人都知道,照和堇看似坚强,仅仅凭那一丝微茫的希望在支撑着。

因为,照和堇相信着,咲只是沉睡过去,总有一天,会醒过来的。

之后,咲便被照和堇从医院接到了鹿镇。

傍晚,夕阳的余晖洒满了整个花园,耳边是悦耳的鸟鸣,花架上蔷薇花瓣上的露水折射出七彩的光芒。

“照殿下,堇殿下,今天这么早?”护工远远看到来人,忙从屋内迎了出来,接过两人手里的校服外套。

“咲今天怎么样?”照和堇依旧照例问了一句。

“咲殿下今天一切都好。”护工忙回答道。

“嗯。”照和堇点了下头,随即便迈步往楼上走去。

而护工和往常一样麻利地打好热水端了上去,随后便退出了房间。

虽然她是陆家高薪请来的专业护工,但实际上她的工作真是少得可怜,照小姐和堇小姐学会了一切护工的技能,有关咲殿下的所有护理,她们两都是亲力亲为,甚至比她这个专业人员做得都要好。

实际上,因为她是女护工,不喜他人看到咲殿下的身体,照小姐和堇小姐的占有欲实在是太强了。

整整一年时间,风雨无阻,从未间断。

不知咲殿下什么才能够醒过来呢,能够娶得照殿下和堇殿下两人,实在是太幸福。

房间内,

照和堇分工明确,一一将毛巾用热水浸透、拧干,然后开始给床上的人儿擦拭身体。

因为长年待在室内,加上悉心备至的护理,咲的肌肤更加白皙透嫩,安静躺在床上的样子,如同下一秒就会醒来。

一切做完之后,照和堇就坐在床沿,各自轻轻在咲的额头印下一吻。

每一天,都是重复同样的流程,同样的动作。 


黑暗……

漫无边际……

仿佛永远走不到头的黑暗……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远……

只知道,这条路仿佛永远都走不到头……

好累……

好累……

就这样……

就这样在这里躺下吧……

就这样子坠落在黑暗之中吧……

她的意识渐渐的被剥离,被黑暗一点点吞噬……

但是,每次就在她要完全被那沼泽一般的黑暗吞噬的时候,总有一道微弱的光亮,在前方微弱却坚持地一直亮着,耳边似乎还有温柔美好的声音,从未停止,一直源源不断地又给她的身体重新注入了力气。

她又爬了起来,继续走,继续走……

她太累了,她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无法思考,但她始终记得一件事,那微弱的光亮那一头,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在等着她……

……

弥漫着花香的房间内,古朴精致布置得异常舒适的床上,穿着宽松衣服的人,脸上戴着呼吸面罩,身上各种仪器接线,桌边的脑电图呈现出微弱的波动。

不知过了多久,清晨的第一抹朝阳照在那昏迷的人身上,美得不可思议。

蕾丝的幔帐和花纹复古的天花板,一间清新淡雅布置得极其的屋子,桌上的珐琅花瓶里插着一束漂亮的野花,门口的风铃随着清风发出叮咚叮咚的声响。

“呀”

门从外面被人轻轻地打开,走进来的是一头长红紫发色的人,她轻声地来到床边,目光落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人,手轻轻抚摸着那人的脸颊。

“一年了……已经过去一年了……你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呢?”

照抚摸着咲的脸宠,目光看着咲沉睡的脸颊,眼神闪烁着,含着一丝忧愁。

“吱呀”

门再次被人从外轻轻地打开,走进来的是梳着一头姬发式深蓝长发的女孩,怀中拿着一束花。

“照,怎么样?”

“依旧如此”

“还是没有醒过来的吗?”

照微微摇头,堇微微叹息,走到桌边,将花瓶里的野花拿走,插入自己拿来的花。

“嗯?波斯菊……你又去摘了呐”

照注意到花瓶里的花是波斯菊,不由楞了一下。

“是啊,波斯菊,高岭之花,可是她所喜爱的花朵呢……”

堇看着花瓶里的波斯菊,轻轻抚摸着波斯菊的花瓣,微微一笑。

“咲,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要像高岭之花一样坚强……当年你做到了,如今,你也一定能够做到的,一定要醒过来,咲……”

照看着波斯菊,想起曾经自己对咲说过的话,微微低下头在咲的耳边轻声细语道。

“好了,我们该去上课了。”

照整理一下咲的头发,给咲盖好被子,在咲的额头印下一吻,便转身离开,而堇同样也在咲的额头印下一吻,跟着照离开了。

如此反复,不知道在黑暗中持续了多久、多少次。

终于,那光亮越来越亮,越来越亮,似乎离她近了,更近了。

她拼劲最后的力气,用力地朝着光亮的方向猛得撞了过去——

“轰”的一声!

刺目的白光铺天盖地的将她包裹,整个世界从极致的黑,变成了极致的白。

弥漫着花香的房间内,古朴精致布置得异常舒适的床上,穿着宽松衣服的人,脸上戴着呼吸面罩,身上各种仪器接线,桌边的脑电图呈现出微弱的波动。

不知过了多久,那双眼睛,终于缓缓地一点一点撑开,睫毛如同蝶翼一般舒展振翅开来。

满眼都是刺目的白光,许久之后,她的视力才终于慢慢恢复,也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一间清新淡雅布置得极其的屋子,桌上的花瓶里插着一束漂亮的野花,门口的风铃随着清风发出叮咚叮咚的声响。

咲目光转动,打量完了四周的一切,随后用手臂撑着身体,缓缓坐起了身。

原本灵活的身体不知为何变得极其僵硬,只是一个起身的动作,她都做得极其艰难。

还有脸上的呼吸面罩,身上各种仪器接线,都令她不悦。

咲顺从心意,一个个将那些东西全都摘了下来,又用了半天时间才适应了这副僵硬的身体,缓缓走下床,浑浑噩噩地走到窗外。

“好漂亮的地方呐……花朵真好看……”

咲看着窗外的花园,微微一笑,长久时间没有说话,导致声音稍微嘶哑,等过后,便顺畅多了。

“嗯?这是……婚戒吗?”

阳光照耀在咲的身上,给咲添加了一丝美丽,使咲看起来是落入人间的天使。

阳光被咲手上某样东西折射到咲的眼中,咲微眯双眼,看着手上戴的婚戒,微微吃惊,大脑瞬间运转不过来。

“原来是你们两,谢谢了……”

咲看到婚戒上刻印的字母,猜出是谁和自己订婚的了,轻轻抚摸着婚戒,眼里洋溢着温柔。

“咔擦”

时间来到中午,照和堇上完课,便来到这里照顾咲,每当她们打开门时,咲依旧躺在床上沉睡着,而这一次却不一样了。

照和堇一眼看到的是,坐在窗边的咲,此刻的咲脸上露出可掬的笑容,目光温柔看着她们两,轻轻地说了一句

“我回来了,照,堇……”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