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番外(壹)

作者:FNKA
更新时间:2019-08-13 00:59
点击:279
章节字数:47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一早就要出去?”芽衣来到更衣室门前,看着眼前人熟练地戴好围巾,将昨夜残存在颈上的红痕捂得严严实实,内心迅速被一阵不快所占据,

“嗯?是啊,昨天说过的呀,约了茉莉。”柚子说道,

就算是在回答芽衣的问题时,柚子的目光依旧放在跟前的全身镜上,她时而面对镜子、时而侧身,全神贯注于自己的装扮,似是全然不觉自家恋人略带一丝沉闷的语气,口中还在频频嘟囔…“不是说好了不要在明显的地方留下痕迹么…明明我这样做的话都会生气…”

“哦?你不愿么?”这一席话传入芽衣的耳中,只起到了雪上加霜的作用,她从原来的不满上升至微怒,一步步向柚子走近,说道,“不愿让我在你身上留下痕迹?还是说这么做影响到你出去玩乐的心情了?”

昨晚,两个人一直“玩”到将近两点才睡下,本以为今天能够在爱人的怀抱中自然醒来,结果睁开眼看见的却是空空如也的床铺,四下找遍屋子竟发现她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出门,心中的委屈更甚于怒火,却只得强忍着维持表面上的平静,芽衣本就严肃的眸中此时更是染上了一层愠色。

“欸?”柚子这才反应过来,这口气好像不太对劲啊?柚子扭头望向芽衣,“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芽衣不语,微皱着眉,垂眸与柚子对视片刻,而后轻轻“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啊,芽衣,芽衣…”柚子一怔,惊觉事情不妙,急忙追了上去,有些慌乱地伸手想要捉住她的腕,不料却被她察觉…芽衣收手,柚子只得悻悻地扑了个空,

出了更衣室,芽衣径直走往卧室,脚步稍快,是为了不给柚子机会追上。

“你记得早些回来。”头也不回地说完,芽衣便关上了卧室的门,明摆着不想再理会某人,

柚子在门前站定,无措地摸了下鼻尖,一大早就吃闭门羹,不免有些失落。

她实在没理解芽衣的用意,自己要跟茉莉出去,芽衣到底是乐意还是不乐意?思来想去,果然还是玩心更甚,就算她现在敲破了门芽衣也不会放她进房吧?而且芽衣也没有说不让出去,还叫她早些回来呢,问题不大、问题不大。

“晚饭前我会回来的,芽衣要是有什么想吃的就打电话给我说吧~”柚子隔着门交代完便兴致勃勃地换上鞋出门去了…

现在正值深秋,清晨的凉风习习,戴上轻薄的围巾也不会显得怪异…刚出了自家的门,发现茉莉已经在不远处的樱花树下等待,柚子换上笑脸,走上前去打了招呼。

树依旧是古宅旁的那一颗,是晴美大费周章移植过来的,当然,心思基本上都花在掩人耳目上面了——毕竟这样一颗根深叶茂的大树要按照常理出现在她们家门前,这着实不易。

“都快冬天了还能看见新开出来的花呢。”眼尖的柚子发现了藏在枝干下的嫩粉色,不过由于天气原因,整棵树看起来还是很秃就是了,

“大概是前辈延长了花期吧。”茉莉抬头朝自家的二楼望去,似是能够看到晴美正百无聊赖的模样,她嫣然一笑,

两家是相邻的,相隔不过几十步的距离,像今天这样约好一起出门也是常有的事。

“晴美美还在家吗?”柚子顺着茉莉的目光也看了一眼她的家,边走边问,

“嗯,她下午才出去。”茉莉毫不见外地挽着柚子的手臂,亲昵地小动作让人很容易对她们的关系产生误会,

“对了…”这时,柚子似是想起了什么,说道,“车站前新开了一家咖啡店,听说那里的芭菲不错欸~”

“买完东西过去看看吧。”茉莉笑着说道,“那就麻烦柚子姐请客了~”

柚子顿时笑不出来了,抱怨似的“欸”了一声,说道,“零花钱会见底的吧?”

茉莉忍不住笑了几声,抓住她这张饭票,戏谑了一句,“哪有,您太夸张了。”

悠闲的时光总是很快流逝,一晃便到了午后,这个季节的太阳早已褪去了毒辣的攻击力,柔和且带着一丝暖意的日光倾洒在道路上,颇有种使人不由得气定神闲的惬意。

逛过商业街的一角,两个人从最初的两手空空成了现在的大包小包,手中提的、腕上挂的,零食居多,不过这要跟柚子与晴美独处时的战斗力比起来只是小巫见大巫罢了…

茉莉看了眼手中各式各样的包装袋,不由得暗自哀叹,分明今天是陪自己出来,柚子反倒更兴致高昂,让她不禁有种自己是来卖力的错觉。

然而天公不作美,就在她们准备换地方时,空中忽然坠下了几颗水珠,打在柚子的脸上、手背上,随即一阵凉风拂过,掺杂些许泥泞的气味,惹得路上一些行人驻足,有的摊开手心、有的仰头望向天空…

“今天的天气预报好像说有雨来着…”柚子擦去脸上的水珠,也不自觉停下脚步看着前方天空中一片阴沉,

“喔~那就只好跑回去了…”说罢,茉莉迈开腿就往前跑去,方向却不是事先说好的车站…

“喂!等等…”柚子措不及防,只得抬腿跟着跑去,两个人手上的纸袋布袋摩擦得沙沙作响,

老天似是打定了主意要淋湿她们,不等她们跑几步,天空中便开始陆陆续续落下雨滴,雨势顷刻间变大,没一会儿的功夫,地面几乎全被打湿了。

“茉莉!纸袋…”比起身上穿着的衣服,柚子更在意刚买的新衣服,见这雨下得越来越凶,她第一时间就把手中的袋子收入臂弯,

奈何在这样的雨中再怎么用身体遮挡也只是杯水车薪,待两个人终于跑完这一段不长不短的路程回到家里时,已然成了两只全身湿透的“落汤鸡”…

虽然一路上不乏能够买到雨伞的店,可是等到全身被淋湿之后,柚子也有了几分破罐子破摔的意思,这样的体验似乎与在山崖边喊话异曲同工,义无反顾的一趟下来,让人出奇的畅快。

她们回的是柚子家,芽衣听到动静便从房里走出来,看见湿漉漉的两个人,不由得皱眉。

“怎么回事?”芽衣用力量唤来了两条毛巾,一条落在柚子的头上,一条落在自己手里,

“忘记带伞了…”柚子快速脱了鞋袜,被打湿的围巾软塌塌地挂在颈上,暧昧的痕迹若隐若现…她随手放下手中的袋子,玄关都被染湿一片,

“昨天还看过预报的。”芽衣顺其自然地开始替茉莉擦起头发,顺便摁住了眼前人这一颗到处乱转的粉色脑袋…这是柚子从小照顾的人,让她也不自觉多注意几分,

“唔…”柚子一时语塞,看过是看过,可是接下来马上就跟芽衣展开了热火朝天的成人游戏,哪里还有心思管这个?

“有一段时间没来这里了呢,会不会藏着一些有趣的东西啊?”茉莉倒也不客气,任由芽衣在自己头上忙活,眼睛还是止不住地往屋里扫,

柚子闻言,擦拭发梢的动作顿了顿,眼角不禁抽搐几下,她默不作声,

“说起来…之前说好的三p…”茉莉用余光悄悄打量身边的人,笑得狡黠,

“呃!芽、芽衣,我要洗澡!”柚子险些要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开什么玩笑,自己前些天才网购到的《桃色姐妹》新刊,放在屋里还没拆封过,绝不能让这家伙发现!

“嗯,我去放水。”芽衣没察觉两个人的小动作,也不打算深究茉莉的玩笑话,她把毛巾放在茉莉手里,朝浴室走去,

待芽衣离开了客厅,茉莉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柚子,笑道,“下次来时我再去寻宝吧~这次就先回家了~”

柚子干笑两声,心里盘算着等她一走马上回屋收拾,一边开口赶人…“伞在鞋柜旁,雨还大,路上小心。”

柚子倒也不在意茉莉的来去匆匆,毕竟两家近得很,刚刚她跟着自己回家才更让柚子觉得奇怪呢,现在想来,茉莉大概是想念芽衣了吧。

芽衣再回到客厅时手里多了两件浴袍,可是没有看见那一抹粉色的身影,她询问的目光投向柚子,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被人给抱住了。

“你身上还是湿的。”芽衣开口道,却没有推开她,

“茉莉回去了。”两个人的身高差距不大,这么抱着十分熨帖,

“嗯。”刚才在浴室里有水声干扰,芽衣再好的听力也没能听见她们的对话,“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抱抱…”柚子埋头在芽衣的颈间蹭了下,轻嗅她发丝的清香,用鼻尖拨开她的乌黑秀发在她的耳畔低声说道,“早上的事还在生气么?刚才光顾着帮茉莉擦头发,不管我。”

“你先去洗澡。”芽衣忍不住推了下眼前的人,要知道她敏感的可不止是听力,是整个耳朵都敏感得不行,柚子这样的行为,足以让她耳廓烫红,

“现在芽衣的身上也湿了…”柚子也早已红了脸颊,搂在芽衣腰际的手却没有松懈,直至她最终妥协,

后来两个人还是牵着手一起走进了浴室,与之同时,茉莉也在自家洗好了澡,她独自躺在偌大的床上,噙着一抹浅笑,看着手中的小盒子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我回来了。”待晚霞散尽,天色渐渐暗沉时晴美才回到家中,迎接她的是一片昏暗的厅房,好像空无一人…想到茉莉那家伙竟然出去疯了那么久,晴美有些不满,

“还真敢给我忘了。”抬手开了灯,厅内顿时敞亮,晴美皱了皱眉,愈发生气,

今天对两个人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虽然她们都不是十分赋有调情的人,却还是在一年之中定下了几个这样的纪念日,这还要归功于茉莉,当初她离家出走三年,回来后下定决心追求晴美,奈何晴美软硬不吃,分明该做的都做了,就是不松口答应,于是茉莉只好打出苦情牌,说自己是连生辰都不知道的孩子,晴美见不得她那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便定下了好几个日子,代替她的生日每一年都会庆祝。

晴美只是随口一说,哪知道茉莉一连两年都分毫不差的遵守了,她们初见的那一天、茉莉离家出走的那一天和回家的那一天,诸如许多这样意义不大的日子她都好好记下了,晴美终是被她打败。

然而,两个人在一起多年后的今天,茉莉竟然开始忘了,出去一玩就是一天,说不气是假的,晴美却还是有些好笑——自己还真是被那只小野猫给宠出脾气了。

晴美将精致包装过的礼盒放在桌上便打算去卧室休息,反正关键的人不在,要庆祝也不可能她自己来…

刚一进门,还未打开灯便迎上了一个柔软的怀抱,晴美不由得怔住。

“生气了?”茉莉慵懒不着调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不难听出里面蕴含的笑意,

“走开。”晴美冷漠道,既不推开她也没打算去拥抱她,即便屋里一片漆黑,茉莉的笑颜却仿佛触手可及,

“以为我忘了?”茉莉双手环抱晴美的脖颈,两颗洁白的尖牙在黑暗中隐约可见,

“什么?”晴美不甘示弱,索性装作健忘,

“有礼物给你。”茉莉牵着晴美来到床边,拿起床头柜上的小盒,这才是她今天约柚子出去的主要目的,

“哦?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吗?”晴美挑眉,继续装傻,

“既然你忘了,那就再说一遍吧,今天是你去孤儿院接我回家的日子…”茉莉明显地停顿片刻,说道,“也是我向你求婚的日子。”

晴美出神了,她任由茉莉小心翼翼地在她无名指上套下戒指,床头的暖黄灯光照映在上面,虽然没有熠熠生辉,却足够耀眼,以至于在她毫无自觉的情况下,泪水已经染湿了眼眶,

多么戏剧性的,这一天她给她准备了项链,而她给她套上了戒指——这两件物品的含义大同小异。

茉莉亲吻晴美的手背,她一反常态,一双眸子里尽是真诚。

两个人虽然在一起多年,对这段关系却一直没有什么实质上的证明,毕竟无尽的时间摆在这里,早已将她们拴在一起,两个人在这一天不约而同地心血来潮,让晴美怎么能不动容?

晴美主动搂紧了茉莉,埋头在她的颈间,哽咽着说道,“我愿意。”

喜悦是应该分享的——当天夜里不知多少次从睡梦中笑醒的茉莉忽然意识到这一点。

隔天早晨,茉莉一起床便喜滋滋地打电话通知柚子了,晴美看她那个劲头,仿佛要告知全世界似的,生怕稍不留神这家伙就要跑去登报刊了…

“芽衣~~”柚子直接把还在和茉莉通话中的手机丢到一边,身子一歪,倒在一旁的芽衣身上,

“怎么了?”芽衣放下手中的书,看了眼哀怨的柚子,又看了眼她正在通话中的手机,“不是还在打电话么?”

“茉莉好烦!”柚子搂住了芽衣的肩膀,脸在她的肩头蹭了几下,

“别理她。”

茉莉听见电话中两个人的对话,坏心眼地笑了笑,结果被身边的晴美鄙视了,晴美指尖在茉莉的手机屏幕上一点,直接帮她把电话给挂了…

“好啊,我不理她了…”柚子抱着芽衣,忍不住撒娇,

芽衣任由柚子抱着,见她把话说完后就没了动静,正疑惑着,忽然间感到脖颈一热,是柚子的唇贴了上来…

“别闹…”芽衣轻轻推了她一下,没能把她推开,脖子上很痒,不知道柚子想干什么…

这样的姿势维持了几秒钟,芽衣感觉到柚子伸出舌尖舔了一下,然后开始不安分的嘬了起来…芽衣眉头一紧,扶着柚子的额头把她从自己身上分开。

“说了多少遍,不要…”正欲教训眼前人两句,忽然想起她昨天早晨的怨言…

“不可以吗?”柚子眨了眨眼睛,微撅着嘴看上去相当无辜,只见她扯开衣领,指着自己的脖子根说道,“你看看我这些。”

芽衣一时间理亏,不由得轻叹了一声,妥协了,“随你吧…”

柚子闻言,脸上的阴霾顿时散去,不自觉笑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