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拯救摯友

作者:藏月櫻華
更新时间:2019-08-13 21:07
点击:158
章节字数:36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喂喂喂!你瘋了?居然為了一個小女孩的朋友,就要出動大家去救人?」聽到荒唐的提議,水泱旁邊的生存者立刻發難起來。

「距離挺近的。就一間小民宅而已……應該也沒有太大的困難吧?最大的困難還是外頭那群喪屍。」另一位生存者湊了過來,發表著意見。



「我沒有冀望大家幫我。這是跟生命攸關的事情,所以我沒有打算把大家拖入渾水裡!」看著眼前因為自己的事情而引起騷動的眾人,水泱改以一抹微笑,向眼前眾人道謝,隨即轉過身子,準備研究其他離開的路線。

「等等!你要去哪?」看似領隊的人因為騷動,而搖擺不定時,聽見水泱逐漸遠離的步伐聲,趕緊阻止她。



「當然是離開這裡。怎麼了嗎?」水泱走了兩步,隨即偏過頭顱,青藍色的眼眸毅然的看著提出問題的人。

「……如果你試試著尋找其他出口,建議妳不要這麼做。因為那是毫無意義的。」那個領隊者扶著額頭,一臉惋惜得面向水泱。



「怎麼說?你該不會想說這間房子只有這個出入口吧?」水泱看見對方一臉惋惜的神情,秀眉一挑,隨即停在原地,耐心等待著對方解釋。

「不是。這間房子有兩個入口,第二個入口在房子內的廚房。妳如果試著從那邊離開,只怕得要花上15分鐘,才能再繞回前面那條大街。」領隊者搖搖頭,對水泱細心解說著。



「……嗯……那……妳們願意讓我從大門通過嗎?我出去之後,決不會讓喪屍有機會入侵這裡。我保證!」水泱聽完對方的解說,明白自己沒有選擇得餘裕,索性放下身段,希望對方能在這裡讓步。

「妳一個人的保證又不能代表什麼?這裡可是有好幾十人呀!怎麼能因為妳一個人的保證,就放妳出去呢?」一名生存者注意到水泱這邊的情況,馬上表達了自己的意見。



「好了。別吵了。這樣吧?我有個提議!大家聽一聽之後,再決定要不要放她出去救她朋友,如何?」領隊者挺身而出,理性得制止即將發生的衝突。

而對方一這麼說完,周圍的人們都忍不住走了過來,好奇領隊者的主意。

「外頭雖然有喪屍,然而閣樓上卻有四扇窗戶!也許……我們可以試著製造一些聲音,吸引喪屍們的注意後,在放她出去行動?」領隊者說完之後,隨即彎腰,在叢綠的小草間,隨意撿了顆石頭,接著隨意往外拋了出去。

「啊呃!啊呃!」喪屍們聽到石頭落在柏油路上的聲音,果真受到了吸引,漸漸遠離門扉,這一個做法另方才反對的眾人,有些動搖。



「……喂!妳朋友住的那間房子,會很大嗎?」一名生存者拿了鐵撬走了過來,向著水泱探問情報。

「不會。一樓加廚房才三間房間!二樓也只有三間房間。她是一個人居住,所以住家裡應該不會有喪屍!除非喪屍是從外面破門而入。」水泱看著生存者突然向自己收集情報,秀眉一挑,如實向對方秉告。



「……也許這趟任務會很輕鬆。好!那我就隨便挑選四、五個人,隨我陪同這位小姐出去救人吧!有哪一位生還者有其他意見的?」領隊者評估一番後,果斷下了決定,便詢問著周圍的人們。

「那大部份的人就留在這裡幫妳們吸引注意力!妳們則是快點跑過去,我想這樣應該會比較好。359號應該在對街上而已,也許不用五分鐘就能解決。」一名生存者來回踱了腳步一會,隨即提供行動方針。



「那先讓我打個電話。請她準備一下!」水泱看向領隊者,領隊者微微點頭後,水泱才拿起手機,撥給通訊錄裡的電話號碼。

「嘟……嘟……嘟……」冗長的電話聲在水泱的耳朵裡響起,陷入等待裡的水泱,手指輕輕點著臂膀,一邊等待友人接起。



電話聲響了五聲後,水泱的耐心在短暫時間裡,逐漸被磨成尖銳的銳角時,電話另一頭彷彿感應到水泱按耐不住的心思,接通了兩端的橋樑。

「喂……是水泱嗎?」伊文有些害怕的聲音傳了出來,這令水泱安心了不少。

「對!是我。聽到妳還能與通話,真得令人感到開心,妳那邊還好嗎?」水泱見對方還能說話,率先關心起她的情況。



「嗯……還好……我都待在房間內。周圍的門窗也有鎖緊。不過……我還是沒能踏出房門一步呢……」水泱感覺的出伊文仍是害怕著外頭乍變的一切,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水泱想到這裡,嘴角輕揚,像是自嘲自己的膽量與伊文一般膽小。



「沒關係。謝謝妳願意幫我。光是這點就已經是相當感謝了。」水泱盡量調整自己的語氣,以免自己因為周圍的氣氛而嚇到她。

「喔……喔……這樣啊……話說……應該還不到一小時呢!怎麼突然打電話了?」伊文身為教師的直感似乎也不是擺著好看,她持疑一會後,問出了核心的問題。



「我找到了一批強力的生還者們。他們……願意協助我去救妳出來。我只是想跟妳傳遞這個訊息而已。」水泱聽見伊文遲疑了一下,在心中沉默片刻後,才向她說出能救她出來的消息。

「真的嗎!那我等妳們!!」聽見消息的伊文像是得到寶藏般,歡天喜地的叫了出來,這使得電話貼在耳際旁的水泱,渾身一震,皺起秀眉的遠離電話。



「好了!別那麼大聲攘攘。小心引起騷動!我們稍後就會到了!妳把妳要帶出去的行李整理一下我們稍會就到。就這樣!待會見囉?」當伊文興奮的心情平息下來後,水泱才敢讓電話再度貼回自己的耳際旁,並交代伊文。

「嗯!那我等妳!」伊文害怕的心情像是全然消散一般,並將信任交到水泱的手上,隨即掛了電話。



「……好了。接下來要怎麼行動?」水泱講完電話後,回過頭,問著看似領隊的人。

對方並沒有回答水泱,而是指了指上方,水泱順著對方指向的方位看去,已經有一批人自動在閣樓間的窗戶裡待命著。

「眾人出發!」領隊一揮手,閣樓上的生存者們紛紛拿起一些金屬製品,奮力的往外頭一丟,鏘然有力的聲響在外頭此起彼落的響起,造成了非常大的音波回響。



方才在門外敲著門的喪屍們,果真被外頭的騷動吸引,低沉的嘶吼聲漸漸遠離生存者所在的區域內,群眾造成的聲音頓時在外頭裡消失無蹤。

領隊人見狀,馬上走到門後,悄悄開起一絲縫隙,仔細檢查後,隨即默默開起門扉,率先走了出去。



水泱見狀,立刻跟了出來,隨後兩三位生存者接在兩人的後面,在跟據地裡的人則是關上了門,閣樓上的人則是持續製造噪音,吸引喪屍們的注意力。

水泱等四人一行人穿過大街,來到了對面的一處小巷前,領隊先看了看三人的眼神,與彼此交換一下神色,隨即衝進小巷內。



這回的小巷與方才的小巷相比,一點動靜也沒有,彷彿日常一般寧靜,水泱一邊隨著眾人奔跑,一邊看了看周遭,內心雖然起疑,腳步卻仍是拼命的緊緊跟著。

在眾人毫無停歇的腳程下,原本就不長的小巷,立刻就被四人突破了!



「正對面那間!我們直接進去吧!」一出巷口,水泱立刻指著在自己正對面的建築物,與她隨行的三人順著她的手指看去,一間兩層樓高的民房隨即在眼前矗立著。

「堂堂正正從正面進去?」一名隨行者帶著疑惑,向水泱質詢。



「當然!鑰匙的用處不就是這樣使用的嗎?」水泱閉眼,隨即從背後的背包裡摸出一把銀色亮眼的鑰匙,亮麗的銀漆在陽光下摺摺生輝,彷彿仍是全新的一般。

「看的出來妳很少造訪。」水泱亮出鑰匙後,隨即走向大門前,後面的隨行者才默默吐槽著。



「平常都直接在教會碰面。自然就會很少來。沒想到她特意打給我的鑰匙,居然會在這裡派上用場。」水泱一邊將鑰匙插進鑰匙孔內,輕輕向右轉動門把,手心向著灰白色的大門一推,樸素的擺設頓時在眼前乍現。

「我去二樓找找。也許她會在二樓的房間裡。麻煩妳們在一樓尋找。」進到屋內後,水泱顧不得在玄關內擺放的幾雙拖鞋,逕自走向通向上層的階梯。



走向階梯後,水泱脈動著步伐,很快的來到了二樓,剛來到二樓,一隻喪屍境在二樓的走道上徘迴著。

「!!怎麼會有喪屍?」水泱看見喪失,雖然嚇了一跳,仍是緊閉氣息,同時蹲低自己的身子,慢慢前進著。



當她默默來到了喪屍的背後,她舉起手中的長棍,往喪屍的頸部一敲!

喪屍受到突如其來的攻擊,先是抖動了一下,隨即打算轉過身,水泱卻不給對方任何機會!

她刻意擺動單腳,踢向喪屍的下盤,喪屍被水泱這麼一弄,頓時失去站立的能力,往土黃色的地磚上一倒!



喪屍倒下後,水泱從背包裡摸出一條水藍色的毛巾,將它包成一顆大丸子,隨即強硬往喪屍的嘴巴裡塞,喪屍嘴裡含著毛巾,早已失去血色的臉孔,似乎是毫無感覺,依舊猙獰的看著水泱,身軀則是不停的扭動著。

「抱歉。這是朋友家。我想還是應該注意一點禮貌……會比較好!」看著在地上扭動的喪屍,水泱滿臉歉意的看著它,隨即選了一扇門,輕輕扣了扣。



「伊文?伊文?我是水泱。」隔著門扉,水泱輕輕向門扉內呼喊著。

「叩啦!」開啟的聲音從水泱的身後傳來,水泱內心一驚,同時慢慢轉過身軀……

「啊!!真的是妳!!」當水泱慢慢轉過身體時,映入眼簾裡的,是在教會理,看了一個月之久的臉龐。



「妳真的來接我了!謝謝妳!水泱小姐!」伊文看見水泱的一瞬間,不敢置信的捂著嘴角,隨即快步走了過來,與水泱面對面看著彼此,一個晚上的分離,卻在起床後遭逢巨變,讓此刻會面的兩人不禁感到百感交集。

「感覺好像過了很久。不過有事等到安全的地方在談吧!我想這裡應該也不是什麼安全的地方。」水泱看著眼裡敘說著感動兩字的伊文,噗哧一笑,隨即準備走下樓。



「等等!先不要離開。外頭有些騷動!」剛剛同行的一位生存者飛快跑了上來,阻止了水泱兩人的行動。

「什麼意思?」水泱與伊文看了看彼此,水泱正想說些什麼時,方才寧靜得外頭,卻傳來不安的悸動,令水泱頓時倒抽一口氣,隨即她快速跑進伊文的房間內,想要一窺外頭的情況。

「這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