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下

作者:沈凉酌
更新时间:2019-08-07 13:53
点击:218
章节字数:46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6

程樾江升入初三之后,剪了一头如林郁一般的短发。她的数学与物理成为了难题。在一模之前的作业是最多的,节奏也很紧。程樾江喜欢在下课的时候跑到楼上去。楼上就是顶层,有一条路通向楼顶的一个玻璃小亭子。程越江出现的时间变多了,有时候甚至在上课的时候出来。程樾江和程越江将那边称作玻璃钻石。

周二有两节连着的课,数学和物理。恰好都讲的是程樾江不擅长的内容。她责怪自己的无用,胸腔发闷,肌肉不受控制地颤抖,拿圆规的尖头扎自己才能保持一定的清醒。下课之后,她跑到她的玻璃钻石里,感觉身上无数的血管像岛上树木的根系随呼吸搏动,然后肌肉不受控制地开始颤抖,她就知道自己要死掉了,自己在死掉。程樾江发病的时候很喜欢哭,虽然这带来不了什么,但这可能建立了某种非条件性反射,自残同理。她坐在漆黑黑的楼顶上望着车流反射的倒影,极度平静地拿了圆规在手上划。就有血慢慢渗出来,告诉她活着的意义。她无用的眼睛看到的是天蓝蓝。要是玻璃碎成琉璃一般的光彩,她就能跳下去,告别世界。侧面那道卷帘门门是开着的。上午微风与气流,程樾江才看见那人斜倚着玻璃,仿佛是从天空从云端飘来,像极了神明,神明乘着风与光降临在这世间。朱言那时并不知道自己救了人命,只说,你往左边一步就不会被监控看到。

那一刻程樾江确定了,有一种感情叫爱。

那时程樾江并不知道朱言每天用的是廉价的化妆品,只知道她的眼线上挑得十分好看。从她看到朱言的第一眼,一颗心就栽在她身上。

之后程樾江无数次想到这样的画面:朱言坐在楼顶边上,像是企图自杀的人。像下一秒就将腾空而起的雷梅黛丝,风吹起她披散的发。我站到她身后,说,中午好。程樾江觉得自己的声音很难听,而且沙哑。她回过头,给自己一个如融化的冰淇淋一般的湿软眼神。“那个……我可以认识你吗?从未有过和我一样来到这里的人……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程樾江听见自己这样说,并责怪自己的直白与弱小。好像失去了与人的交流能力一般。

因为她们遇见的第一天,朱言拉着程樾江的手,带她来到了楼顶上,坐下来。程樾江突然不想死了。

她永远找不到合适的比喻去形容朱言,即使她叫她阿言,她如此神秘又如此美丽。她从未敞开过,从没有,也不会有。

她说,我叫朱言,高三。

我叫程樾江,因为五行缺木,所以是有木字旁的樾。喜欢文学与哲学。可程樾江会情不自禁地向她敞开,仿佛,朱言是唯一能理解她的人。

朱言说,你要不要当我女朋友啊?

朱言会中午找程樾江吃饭,吃完了与她一起在厕所补妆。她会教程樾江化妆,俯下身给她画眼线,程樾江的鼻腔里充斥着她的香味。她是朱言,我的阿言。程樾江这样想。有欲求拥抱与亲吻的念头冒出来,占据她的大脑。

她们就在玻璃钻石里接吻,唇齿相交。朱言的舌撬开程樾江的唇,拂过牙齿再向内探入,强势却也不失温柔。程樾江自以为她触到了爱情的真实形状。

朱言会在墙上拿程樾江的黑笔点上一个点,那时朱言逃掉午休时的卷子给程樾江辅导物理,她说,这个点是什么,这就是我。以后你看到这个黑点就要想起我,不要再忘了我。

不会忘记的,隐隐约约看到的那些,模糊到失真的东西。


7


林郁放弃她曾经的初恋,是在那个夏天结束。她发现她的脑子里全是程樾江。程樾江的眼睛里面盈满江水。她是唯一温柔地接受她的疤痕的人。她坚定地要考X校,尽管以她的能力要再努力一把。

林郁记得程樾江说,她在X校的直升班。如果她们在同一所高中的话,就可以有更多交集了。林郁这样想。当务之急是学习,与恢复自己的家庭。

一模之前是最紧张的,林郁的父母吵得也越来越紧张。她有时会哭,很脆弱,很无声。

她在一个平静的下午提出离婚。那时她看父母的情绪还稳定,说,要不你们分开吧。屋子里明亮亮的,也算宽敞,可是她感觉到一种压抑感。

他们同意了。

几天之后,他们去办了离婚证。林郁感觉,一些东西随着那个红本子的交出而结束了,不仅仅是婚姻,还有一些别的,她说不出来的东西。结束了,都结束了。

她跟的是母亲。母亲有时心情也会不好,但她只会呆呆坐着,或是看一天的手机或电视。她想,大概是因为她在决定的那时突然想起,小时候她的右手拉着母亲的手,左手举着一小堆五颜六色的气球,仿佛要摇摇晃晃飘起来,阳光特别美。仅此而已。

接下来,她要为了一模努力了。无家鸟感觉自己会慢慢长出一双细小的脚,能够抓住什么东西。


程樾江和朱言谈恋爱,顺带朱言全程辅导程樾江的理科。朱言是那种上课不听都能考前五的,类似天才的人。在这儿屈才了,程樾江觉得。

她们考完试之后下了小雨。朱言打伞,程樾江走在她左手边。她们一路晃呀晃,看到一个小小的游乐园。游乐园里没有什么,有旋转木马和碰碰车。她们就在旁边找了个树底下的长凳坐着,买了个棉花糖啃着,伞合着,雨下着,彼此的手紧握着。宛若一场永不醒来的美好幻想。

如果这就是现实的话。

朱言说,去我家吧。她们慢慢走着,踩出小小的水花,发出好听的声音,轻轻小小,砸在心尖。这应该就是恋爱的感觉?程越江说,是的。

程樾江没发现的是,程越江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因为生活变得充实,所以需要的幻想随之变少。

她们在路边摊随便买了个冰激凌,一口一口舔着。这样应该算是间接接吻?程樾江笑起来。朱言拿卡开了小区门,楼是白色,欧式装修,小区内有巨大的花坛。朱言带着程樾江走到草丛旁边,说了一个什么单词,就有一只黑白的猫猫钻出来,在朱言的裤脚管上蹭蹭。她说,它叫Axiom。是公理的意思。程樾江不知道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朱言说只是乱翻字典翻到的。

这个词萦绕在程樾江唇尖,Axiom, Axiom, 阿言,阿言,阿言。

她们坐上电梯,朱言按了16楼。她家空荡荡,大理石地板冰凉凉。朱言强势地吻上程樾江,手在她腰侧游走,随后一路往下。程樾江哭出来,但笑着,这就是所谓的爱吗,虽然会痛苦,但是完全敞开,我有一个朋友,叫程越江。她是我脑补出来的,活得自由的人。她希望我有勇气去改变世界,但是我好像并没有这样的勇气,你看我都流泪了……啊……我记得我小时候什么都做不好的,因为程樾江很厉害啊,她超级厉害的,是我一直想成为的未来。可我被别人撞在门板上的时候,没有人来保护我……可我会为了让她更接近现实而去努力啊……现在我也有你了,没关系的,一切都没关系的……朱言吻去她的泪水,在她光洁的脖颈上留下红痕,微卷的长发拂过她的肌肤,有点痒。

为什么明明哭着却很开心呢,好像有一种从心里出发的感觉,程樾江把这种感觉叫做恋爱感。

瞻星鱼感觉自己似乎可以长出肺来了,可以从水底出发,去追寻自己的星空与白鸟。

请问我可以吻你吗。她说。


8

冬天的时候她们会整天腻在一起,程樾江上去在朱言的教室门口晒太阳,看到朱言来了向她招手。她知道朱言喜欢用哪个牌子的笔,她喜欢趴在桌上睡觉,喜欢化妆与教人化妆,喜欢披发,发尾微卷,喜欢自己与活着。还有她的小习惯,比如喜欢以蜷缩的姿态面对所有人,但又喜欢拥抱与被拥抱。她把这两件事情分得很清楚。拥抱是她在程樾江发病的时候将她圈住,被拥抱是程樾江偶尔从背后踮着脚,双手放在她的心口去感受她的心跳。

朱言的头发可以当围巾,脖子不会感到冷。程樾江戴着厚厚的围巾,另一端绕在朱言脖颈上。太美好啦,爱情。程樾江经常有恋爱感冒出来,暂时不会被想消失的念头充斥。程越江说,我祝福你,可是你们真的可以长久吗?你几乎对她的内在一无所知。但是她值得信任,也会给予人温柔。她是很棒的人啊。

程樾江不知道朱言过去的一切。现在的一切也大部分不知道。这是事实。朱言有个六岁的弟弟,平时由阿姨照顾。家里有钱也重男轻女,仿佛朱言的存在意义就是,弟弟的姐姐。朱言小时候没有人管,那时弟弟刚出生,朱言十二岁,她会打到一半放弃游戏,门上锁了就从窗上跳下去。她的智慧刚开始露出光芒。她进了最好的初中,因为没有规则意识而被老师批评过一次,之后再也没有。

她发现初中知识对她太过简单,也不怎么听,只拿考试成绩证明自己。朱言美丽且薄情,在初二第一次谈恋爱,是三个月,和男孩子。然后半个初三和一个女孩子交往,又十分平静地分手。

朱言经常觉得自己的人生无意义,它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一个不知道自己为何物的存在。所以还是不要说的好。什么都不要说。所以她很难爱上什么人,因为她根本不知道爱是什么。那应该,不仅仅是肉///体上的互相敞开。

那些牵着手接吻的人们就知道了吗?所有的人们,不管承担了多少世界的恶,是否还有勇气去相信别人?

至少,程樾江与朱言的感情持续到了夏天的开始。程越江对程樾江说,也到了你自己去体验的时候啦,我可能也帮不到你什么。然后她将程樾江推出去,推到那人怀抱里。

朱言挥着手,说,你来了啊。她已经脱了鞋袜,坐在湖边上,一双素白的脚拍打着水面。X校里的这片人工湖,流传着一个诱人的传说:据说跳进湖里的人都能考上很好的学校。程樾江和朱言,一个初三一个高三,在空无一人的校园里许愿。朱言将裤脚挽到小腿,程樾江不解鞋带直接脱下运动鞋,她侧头看朱言,恰好是一个能从蝴蝶骨下生出洁白羽翼的角度。湖边的一丛翠竹滤过阳光,在两人背上投下斑斑点点的光屑。美好得宛若一场梦境。

程樾江听说朱言要出国,虽然以她的成绩参加高考完全能考上好大学。说到底这样都是为了陪她,可她不知道朱言是不是真的爱她,她与她的前女友们与前男友们也是这样的吗?程樾江兀自想到林郁。

程樾江知道朱言薄情,可她还是正常的那一类,有追逐什么东西的权利。可她程樾江是真的没有吗?也说不定。至少朱言对她好,她可以去爱她。

朱言已经站在河底了,程樾江小心翼翼地探出一只脚,拿手臂撑住河岸慢慢往下推,被朱言接住。她感觉自己要融在这初夏之中了,不管这是开始还是结束。在炫目的光中,她对朱言说出从未说过的话来。朱言顺势吻上她的唇,只是一瞬间的事。瞻星鱼品尝爱情,呼吸空气,不管那是勇气或是自卑。她不知不觉长出了肺,得以缓慢地爬上陆地,鳍进化成四肢。她在温柔的包裹下慢慢变好。

那之后,她们再也没有见过对方。


9

即将中考的时候,程樾江给林郁发了句中考加油。林郁说,你也加油。后面跟了个可爱的颜表情。程樾江想起那个夏天。那种也是爱吗?但是林郁笑起来真的很可爱。

中考比她想象中快。卷子很简单,她想林郁跟自己做着相同的卷子,就像去年夏天一样。朱言现在怎么样了呢?大概在飞机上看着白云或趴在小桌板上打盹,或是已经到了另一个国度,开始新的生活了。

程樾江用一整个暑假走出了失恋。她去画画,画自己内心的状态,去运动流汗,去写诗写文。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没有原因的一件事,只是因为想做所以去做了。她会想起朱言,想起她与阳光,还有林郁。林郁给她发微信,说,她考进了X中。那天她开始觉得她跟朱言谈恋爱是她整个初中时代做过的最棒,也是最后悔的事情。

因为刚刚明白爱就和所爱分开,因为爱上了不懂爱的人,因为都是承受着世界之恶的人,却做不到拯救对方。她感谢朱言教会了她很多。

在分开之后,她也开始喜欢趴在桌上睡觉,留起半长不长的发。她周末出去玩会化淡妆,这是朱言教她的。但,已经过去了啊。没事儿的。

程越江问她,你有想过改名吗?改成我的名字。程樾江说,等我真正变成你再说。她们笑着,走在路上。

瞻星鱼不知何时有了可以接近星空的一对翅膀,它飞上去,居然能够正常呼吸。就是在半空中,在星空与闪闪发光的大地的辉映下,它看到长出双脚的白色鸟儿向它飞来。她们都变得更成熟,成熟到足以开始一个新的故事。

那些少女最终会变成很棒很棒的人。她们会没有方向地横冲直撞,会长偏,会胆怯,会去改变,会追逐自由,会散发向前奔跑。那些痛苦是有必要的,那些恶会让她们懂得温柔。她们,都是。

程樾江在走廊上遇到林郁。程樾江说,我请你吃咖喱饭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