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预言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04 23:13
点击:607
章节字数:573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短暂适应光线以后,雪柔从达妮卡身后探出头,观察了一下这里的环境构造。


这边的环境比刚才的艺术室更大,几乎有四个羽毛球场那么大,是一个长方形的构造。四面墙壁都被铺上了石砖,但90度的角落都被磨圆了,似乎也并不存在明显的角度。墙角、还有地上每隔几十米,都被放了一盏盏白色的露营灯,大概是从被遗弃的营地那边搬过来的。其中还有不少被用褐色的胶带给仔细固定着,整个地面都被照得非常亮,能让所有人都看清楚地面上到底有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血红色的游泳池,里面没有任何的水,就只有一些被溶解的肉酱,以及一些已经干掉的血迹。当中似乎还有没能被溶解的人类四肢,还有一些扭曲、非人的干肢,看上去就像是灰色的竹子,上头插着人类手掌与青蛙手掌的混合物,一看就能知道这绝对不是能在人类身体上能看见的东西。


雪柔想起了那些空棺材里失踪的尸体,很快就明白了那些尸体到底去了哪里。


她抬头看了看天,因为地面太亮了,天花板在对比之下显得非常昏暗,几乎是整个天花板都隐藏在黑暗当中,看不清楚到底这个天花板有多高,似乎是比体育馆那种高度更高。


因为想要看清楚黑暗中的景物,雪柔眯起了眼睛。她感到天花板中的黑暗不时传来注视感,是那种古老而邪恶的视线,像是超越了几十亿年,最终那不怀好意的眼神锁定在雪柔跟达妮卡身上。但那边实在是太黑了,她完全看不见里面到底有什么。


「这里怎么样?」詹姆斯站在血池的边缘,就在同样站在血池边缘的雪柔跟达妮卡对面。他穿着黑色的斗篷,配上他本身就比较黝黑的肤色,在这种地方下只要他不站在露营灯前,就很容易跟身后的黑暗融为一体,「欢迎来到千柱之城,沙海的亚特兰提斯。」


他说着,朝雪柔张大了手臂。雪柔注意到,詹姆斯右手上拿着一卷卷轴,中心的部分正在被他捏着,她看不清楚卷轴上头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标记。


「挺不错的。」雪柔用回了英语,声音也恢复了尖细,没有了之前对着达妮卡所使用的柔柔嗓音与温柔语气。面对血池,她也是面不改色,比这更恶心的场面她都见过了,区区一池汤汤水水的尸体并不能让她产生不适。


她站到了达妮卡旁边,看了看她,对方果然是非常讨厌这种腐烂尸体的恶臭还有浓重的血腥味,即使是在雪柔的催眠之下,依然是不自觉的紧皱眉头,露出了些微厌恶的表情。


「很符合你那扭曲的品味对吧?」詹姆斯笑了笑,他的笑容很有雪柔的影子,只是多了一份掩饰不了的爽朗,还有在眼神深处那比雪柔更深沉的恶意,「既然你这么喜欢,那就留在这里好了。」


「你还没有放弃拿我当祭品的想法吗?」雪柔冷笑了一声,身为主祭,她理所当然的明白詹姆斯在打什么主意。对方特意拿走她非常重视的圣物,就是因为从正常途径他不是自己的对手,才会使出这样的阴损招数,「你这个背叛者。」


「什么背叛者,」詹姆斯的眼神中流露出了憎恨,以及浓重的愤怒,「你明明一直都在骗我!从我拿到这个破水晶那一天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听到过什么『神的话语』!所以从头到尾就只有你一个人依自己的意见在指挥信徒,这一切都只是一个谎言!」


他左手从袍子里拿出了一个怪异的水晶立方体,那东西是鸡蛋形状,通体都是黑色的,似是一个古董,又像是一颗未经打磨的宝石,但切面却又整齐划一,非常古怪。雪柔在看见詹姆斯脖子上的立方体以后,眼神一瞬间闪过焦躁与疯狂,但很快就恢复到了平常的状态。


她知道现在她不可以硬抢,天花板上虎视眈眈的视线会是一个危险,雪柔也不想把自己的命交待在这里。她需要活着把圣物夺回来,而这个目的在这个一旦没有了露营灯就完全黑暗的环境里,会是一个很好达到的目标。


「所以我才会觉得跟没有智慧的人说话实在是很麻烦。」雪柔在烦躁之下,特意张大了嘴巴,那畸形、反人类的舌头与尖牙瞬间暴露在空气与灯光之中,「你没有我的耳朵跟嘴巴,怎么可能听到『神使』的话语?能听到的话,那就代表神选择了你,我已经被放弃,那么我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


「你那嘴巴明明是『手术』失败的结果!」詹姆斯发出了难听的笑声,就像是老鼠的叫声一样,「根本就不是什么『神眷者』,即使真的能听见什么东西,那也说不定只是你的幻听与幻想而已。」


「你听不见不代表不存在。」雪柔收回自己的舌头,朝对方露出了轻蔑的眼神,「而且这也不是你出卖神言教的原因,杰奎琳为了处理后续可是费了极多的心神,她对你的恨大概有这个池子那么多了。」


「我用得着在意那个女人?」詹姆斯当然不会不记得杰奎琳·史丹福,那个靠雪柔当上了洛杉矶加大语言学教授之一的老女人。跟他一样,她也是神言教的一个邪法师,「现在尸体跟制造的恐慌都已经足够多了,我接下来只需要一个有足够份量的见面礼就行了。那就会是你,信仰伪神的伪教主祭,恩格尔。」


「真是好笑。」雪柔笑了一声,但跟平时不一样,她的笑声毫无温度,「我就不应该带你去调查的,自从那次第一次见了『狼』以后,你就变成了一个令人失望的混账。」


「废话少说,」詹姆斯脸上露出了疯狂的神色,紧紧的盯着还站在达妮卡身旁的雪柔,「既然都来到这里来了,就给我乖乖听话。仪式完成后,伟大的存在说不定会大发慈悲留你一条小命,到时候你想怎么用你那个所谓圣物,指挥你那些愚蠢的教徒都行。」


詹姆斯说着,挥舞了一下手臂,天花板上马上传来了一阵蛇挪动时带有的声响,还带着一些怪异的嚎叫声,听上去跟「狼」很相像,但感觉上却又怪异的完全相反。


雪柔察觉到了天花板上有一些深红色的粘液正在滴落,同时整个空间都在震动。她连忙拖着达妮卡避开那些滴落的液体,只是因为身上多了三公斤,脚步有点不稳,眼看就要摔在地上了,身旁原本很被动的达妮卡却主动出手抓住她的手臂,让她稳住身子。


雪柔脸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却是震惊无比,这已经是第二次达妮卡在深层催眠之下主动帮助她了,严重违反了雪柔所知的催眠术法则。


但她没来得及多想,天花板上那古老视线的本体就现身在光明之中了,那东西像是一条由眼球组成的大肉虫,浑身上下都是可怖的眼珠,和几乎已经腐烂、能看见血管的腐肉,正在流着红黑色的粘液。雪柔还记得那幅壁画,只是眼前这怪物远比画像更加恐怖,长在头顶的嘴巴上有几圈难看的稀疏尖牙,那个肉洞里头则是一根长长的、带有无数肉瘤的触手。


雪柔的脸色微变,这个怪物显然有不亚于人类的智慧,看来夺回水晶的计划可能没有想象中容易。


「你就别浪费力气挣扎了,我们到拱门上去吧。」詹姆斯看向雪柔的目光几乎已经是看着死人一样,「说起来,你隔壁那个女的是后援中的一人吧?你还把人家给催眠了?不过现在也没所谓了。」


雪柔看了看还在扶着她的达妮卡,虽然她不知道到底是催眠出了错,还是达妮卡的身份让她有特权,让她能无意识的在没有指示之下自动作出行动,但这种意料之外其实对她接下来的要做的事情也是有帮助的。她脑海中思索了一秒,最后还是决定改变一下原本的计划。


「等等。」雪柔露出了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声音也连带着放柔,奇怪的音节又开始出现了,「我这里有一个更好的提议。」


詹姆斯瞬间警觉起来,「又想玩什么花样?你可是催眠不了我的,我清楚你所有的伎俩。」


雪柔的催眠术其实有一个很严格的限制,首先需要跟对方有一个互信关系,其次需要目标人物对她的戒备心很低,才有机会成功向对方施展一个浅层的催眠。雪柔在利雅得的时候曾经对卡特施展过一次,询问达妮卡的大学生活。当时雪柔是用了「杰奎琳·史丹福教授的学生」这个名份,因此作为教授的卡特对她这个可以信任的同伴兼「后辈」戒心很低,她才能成功让对方对她这个完全的陌生人,说一些比较私人的东西。


如果换作是当时警戒心依然非常高的达妮卡,在雪柔声音变柔的瞬间她就必定会注意到不对劲。而卡特在知道雪柔有这种能力以后,对她的戒备也提高了,雪柔自然不能再对他催眠。


「就是一个提议而已,我给你带来了一个比较适合当见面礼的人选。」雪柔微笑着,指了指站在她旁边的达妮卡,「这个傻瓜怎么样?」


「就这个小女人?」现在轮到詹姆斯露出了轻蔑的表情,「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呢,你是死到临头了,还要拖一个无辜的女孩子下水,真是难看的挣扎。」


「没想到才没见一阵子,你的眼神就已经退化成这个样子了。詹姆斯,我真是为你感到担忧。」雪柔脸上依然是好看的微笑,但气质却是突然阴暗了下来,「也许是你的脑容量太小了,我给你一点提示吧,这个你口中的『小女人』,姓戈德温。」


「你这种招式对我根本没有什么用……」詹姆斯本想嘲笑雪柔只能想出这样拙劣的伎俩来分散他的注意力,但当他多看了灯光下的达妮卡几眼,结合雪柔的暗示以后,顿时眼睛瞪大了。「黑长直、黑色风衣、高瘦、像东方人的美女、姓戈德温……恶魔之子达妮卡·戈德温?!不可能!她不应该正被合众国政府监视着的吗?!」


「你该开心的。」在詹姆斯露出惊讶的眼神以后,雪柔这才开心的吃吃的笑了两声,「你搞出来的假线索令安德森那个老家伙信以为真,不然怎么会有后勤折返这里,为你的祭品池加料?」


「啧。」詹姆斯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在他解决沃特那个白痴跟两个考古团队以后,还是会有这样强大的后援来了。从那两个女人脑子里找到了有后援要过来的消息时他还觉得没有问题,但当在拱门高处那边看到约翰·卡特的那一瞬间,他可是感到了压力,还担心若果狡猾的恩格尔和这个天才神秘学教授联手的话他会不会输。


他这才冒险想着在危险的夜晚藉「狼」把这些不稳定的因素都铲除,却是没想到连已经退隐一年的恶魔之子也来了,「那个老混蛋。」


既然恶魔之子在这里,那么现在在他身后的神话生物就不能算是他的皇牌了。


「怎么样?」雪柔得意的说,还轻轻的拍了拍达妮卡的头,像是把对方当小孩子似的,达妮卡也就温顺的任由她乱摸一通,「虽说我有在后面助兴,但那个老家伙也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才会冒险把她叫回来。这件事情没有告诉底下的小公务员,现在那边发现她不见了应该正乱成一锅粥吧,指不定安德森还在头疼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情呢。」


「你居然能催眠恶魔之子!?」詹姆斯没有理会雪柔正在说的事情,他对于达妮卡居然能被催眠更是惊讶,并开始觉得自己太低估雪柔的能力了。「怎么做到的!?她在纪录上可是一个戒备心极高的人,目前就卡特那家伙曾经以男友的身份成功进入过她的心里……你该不会和她成为恋人了吧?!」


「呵,」雪柔露出了一个恶意的笑容,还暧昧的捏了捏达妮卡白皙的脸颊,让她的脸颊上浮现出一点红晕。「你猜猜看?」


「啧,不想说就不要说。」詹姆斯显然也是知道雪柔那种吊人胃口的毛病,对付她的唯一方法就是不要对她说的内容展露出任何兴趣。


「那么她可以成为你的见面礼吗?」雪柔没有就这个话题多加解释,只是催促着詹姆斯下结论。


「不。」詹姆斯并没有松口,而是眼神尖锐的看着雪柔,然后笑了出来。「我差点就被你分散注意力了,恶魔之子又怎么样?我要的见面礼是你,不是她,她对我来说毫无价值。」


「毫无价值?」雪柔被气笑了,她莫名的很讨厌詹姆斯对于达妮卡的轻视,就像是西蒙对于达妮卡的轻视一样,所以在西蒙濒死的时候她才忍不住口吐恶言,不然她还懒得对他说话。


雪柔最终还是没有发作,现在这个情况赶紧宣传达妮卡的份量才是最要紧的。「看来你是完全不明白她的价值所在,你不是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她明明是这样一个巨大的威胁,但合众国政府只是暗中监视她,却没有限制她的自由,并把她消灭吗?还记得令各个政府闻之色变的『优希格预言』吧?」


「优希格预言」是一个事件的代号,代指一件发生在2210年的严重盗墓事故。这个事故最后导致了一个小镇被屠城,整个地方消失,14个专才离奇死亡。


其中13人的死亡均为切腹自杀,并能在他们的尸体附近找到一个用血写成的奇怪魔法阵,以及一个大写的古怪名字,以英文的读音来看,大概就是读「优希索」之类的。更诡异的是,当其时被认为是主谋的盗墓贼被判了死刑,而他就在绞刑台前说出了一个可怕的预言:


2250年群星将会再次正位,在优希格降临之日,即是弥赛亚升华之时,世界将再次迎来末日。


在说完以后,执行官还没有执行绞刑,这个盗墓贼就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被某种看不见的东西活生生扯断了脖子,头部慢慢的在空气之中被咀嚼消化。当时在场的所有围观群众最后都需要看心理医生,而最接近绞刑台的人,包括执行官,最后全疯了,进了精神病院。


原来政府还只是半信半疑,但除了参与在事件中的人物,当时所有有头有脸的预言家、灵媒都有重复类似的话,在提到的人物当中,也同样有「尤系葛」、「由西索」等等类似的名字,而且还被多次重复,同样被多次提到的还有传说中的弥赛亚,一个据说血统复杂,亦正亦邪的救世主。


这些灵媒跟预言家最后不是自杀了,就是消失了。这些诡异的巧合,以及恐怖的预言令到各地政府不得不开始商讨对策。又因为主谋所使用的名字为「优希格」,因此整个事件就以「优希格预言」作为命名。


「当然记得。」詹姆斯当然不会不记得这影响深远的事件,就是这个事件促成了2213年考古学院、神秘学学系、以及末日研究学者的诞生,还有政府对于遗迹考古与陵墓考古的重视,连带牵起了民间一阵崇尚古典收藏的风气,「但这又有什么关系?」


「你还是不明白吗?」雪柔看向詹姆斯的眼神就是在看一个白痴,「好好想想预言与她之间的关系吧。」


这也是之前詹姆斯问过雪柔的问题。更令詹姆斯费解的是,政府不但好好的保护达妮卡,还没有对她进行任何的拘束或是限制。达妮卡在被冷冻期间不但有薪水,还能自由出入任何地方,只是她人比较宅,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郭威治的老家裡看書而已。


「啧,你到底想说什么!」詹姆斯已经非常的不耐烦,不但是因为雪柔变柔的嗓音在他听来极度刺耳,还因为现在距离日出已经不剩多少时间,他必须赶在太阳出来之前把仪式的一切都准备好,确保万无一失,「别再说什么废话了,你也不想你的破水晶被毁掉吧?」


他拿起水晶,做出像是要把它喂给身后的大肉虫一样的动作。大肉虫也咆哮了一声,像是在附和詹姆斯的话语一样。


「别。」雪柔马上收起笑容,很明显的露出了慌张的神情向前走了几步。事实上她巴不得詹姆斯就这样把水晶扔进大怪物那漆黑、完全没有灯光的胃里,这样事情就好办多了。但她要是不装作慌张的话詹姆斯必定会起疑,进而开始怀疑圣物的功用与能力,那么两人就必定会撕破脸。


虽说撕破脸以后雪柔不会处于绝对劣势,但她还需要跟詹姆斯套话,不能这么快打起来,只能继续装到底了,「啧!她是人类与那些存在的孩子,即是唯一一个能站在人类这一边,而且有能力和那些存在抗衡的混血!她就是预言中的弥赛亚,能拯救人类远离末日的救世主!这个份量总行了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