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瞬移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1-13 17:56
点击:585
章节字数:557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天早上,达妮卡一行人才刚刚收拾好,准备与存活人员会面,没想到就被通知存活的后勤人员中,有两个人擅自出发前往废墟了。


「抱歉,这是我的责任。」后勤人员中临时的负责人出来跟达妮卡说了情况,她的声音充满了歉意,「失踪的同事中有她们很在意的人,之前她们也已经抱怨过学校不管失踪的人的生死。昨晚大概是听到了派过来支援的只有三个人,气急了才在凌晨驶走车子自己调查的。」


「没事,她们只是擅自驶走了一辆吉普车而已,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达妮卡的声音还是平时的清冷,听不太出她的心情。今天要进入沙漠了,她还是那身闷骚的长袖黑色风衣,在一群浅色衣服的人之中显得异常的显眼。女负责人还算镇定,但她身后的两个男性都已经频频的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达妮卡。


只有卡特,彷佛这很自然一般,没有过多的在意达妮卡的衣装。旁边的雪柔也只是多看了两眼,之后也没有理会了。


达妮卡在一边应付女负责人的同时,也在暗地里打量雪柔。昨晚卡特用简讯告诉她事情经过以后,她已经大致上猜到雪柔身上异常感的来源以及身份,但都已经坐飞机过来了,即使举报了雪柔,安德森那边也不可能实时从波士顿再多派一个人过来,这种做法只是让己方少一个得力助手而已。更何况,当时安德森可是特意说找「语言学专业」来帮助她的,所以这也可能是他刻意的安排。


想到这里,她就真的觉得安德森不愧是老油条,这么大的情报居然都可以在她面前装作不知道。当时她还觉得「语言学专业」的帮手不会帮上太多的忙……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戈德温小姐?」


「抱歉,」在女负责人的呼唤下,达妮卡拉回了她跑远了的思绪。看见对方疑惑的表情,她只好先随便问一条问题,「你们剩下的有多少人是会跟我们一起去废墟的?」


「加上我一共有三个,两位男士都是顶替已经出发的那两人的。其他的人都是已经完全不想再去那个地方了,会待在这里帮我们跟学校和阿拉伯政府沟通。」女负责人其实觉得眼前这个黑衣女子并不靠谱,但安德森校长这次亲自联络了她,让她全力配合这三位特殊的后援,并不要介意这些人的一点怪癖。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相信老到的安德森校长,「现在怎么办?校长让我们听从你的指示。」


「既然有人行动了,那么为了她们的安全,我们也不能落后。」女负责人的话音刚落,身后的一个高大的白人男子便抢先发话。他的声音很有磁性,有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更有一种不允许拒绝的强硬。他显然有点不把达妮卡放在眼内,似是觉得一个连沙漠正确穿着都不懂的女人,是不可能有什么大本事的。「我们还是尽早出发比较好。」


被抢话的达妮卡皱起了眉头,她敏锐的察觉到了对方的不友善。然而这在理智上是可以理解的,在这里等了一个多星期后援,最终等来的只有三个看上去并不靠谱的人,换着是以前的达妮卡也会有所不满,认为学校不重视他们。


但情感上来说,达妮卡觉得非常不爽。只是原定出发去废墟的日子也是在今天,所以最后她为了避免引起争执,还是没有多说什么,「那我们现在直接出发吧,有什么别的资料跟想法就在车上讨论,反正过去要六个小时。」


东西都是一早备好的,不用半小时就准备完成,一辆六人座位的吉普车就这样静静的驶出了利雅得,向着土黄色的沙漠地区进发。


「戈德温小姐,我是艾蜜莉·威廉斯。之前是队伍之中的古物鉴定家,现在是剩余后勤的临时负责人。」负责人就坐在达妮卡的正前方,她转过头伸出了自己的手,对达妮卡展露出了善意,「我听校长说过你的事情,之后就多多指教了。」


威廉斯是标准的白人女性,金色的马尾与带点小麦色的皮肤让她看起来外向而开朗。只是她现在表现出来的是一种领导人的稳重,加上美洲人平均高大的身型,意外的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嗯。」达妮卡跟她握了手,她坐在最后一行,就在雪柔的旁边,「抱歉,无意冒犯,但我想还是要说清楚的。校长让我们过来的最主要目的并不是调查真相,而是寻找废墟中可能存在的一卷卷轴,因此我们在搜索的时候只能尽能力帮忙救出失踪人士,但并不会太特意去寻找他们。」


这话一出,坐在最前面的两个男人似乎马上有了不少意见。达妮卡能通过最前方的车窗清楚的看到他们映射在玻璃上的不满表情,其中刚刚抢话的白人男性还隐隐的带着怒意。


「我知道。」只有威廉斯一个人表示理解。她是负责人,自然知道学校是有所考虑,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虽然她也不满学校的取舍,「校长也有跟我们说过这事情。」


「你明白就好。」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达妮卡也是觉得这种事情越早说清楚越好,「那么我想我们可以谈论一下废墟的事情了。」


虽说直接参与了大团队的考古行动,但威廉斯一行人基本上都是没怎么进入过废墟的人,知道的东西也不多。


「不是只要进入地下城市就会失踪。」威廉斯在听过达妮卡的想法以后,摇了摇头表示不同意。要是地下城市真的是失踪的要因,那么他们也应该早就看出来了,毕竟那个规律也是挺明显的,「西蒙有跟着进入过废墟,虽然不深,但也进入过地下。因为这并不是正规的探索,所以这部份没有写在笔记上。」


坐在副驾驶座的高大白人男性点了点头,就是刚才那个抢话的男人,他现在已经收起了他的怒意。达妮卡看向后视镜,无意中看见了对方蔚蓝色的瞳孔似乎也在透过后视镜打量着她,这种带着审视的探究跟隐约的敌意让达妮卡有点不悦。


一时间车里没有人说话,气氛也是变得尴尬起来了。


「那就是还有其他因素了。」雪柔突然开口了,应该是想中和一下变得微妙的气氛,「地下应该还是有问题的,但失踪的人除了地下城市这个共同点以外,应该还存在着别的共同点。」


「卡特,你看看失踪事件发生的时间,如果不是探索地区的问题,那很有可能是时间的问题。」达妮卡很快就做出了判断,时间的问题她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毕竟地下城市的共同点比较明显,因此思考的时候也没有多想。


西蒙似乎也知道自己的目光有点明显,便收回了审视的眼神,「我大概是正午时分左右进入的,只进入了一个小时左右,当时是去研究地下通道里存在的壁画。」


「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废墟里的环境?」达妮卡双手抱胸,整个人放松侧靠在车窗上,顺势把自己的脸隐藏在威廉斯的座椅后,不再映照在后视镜中。「里面还有生物生活的痕迹吗?」


文件上没有对这一方面进行描述,似乎连生物的化石也找不到的样子。虽然达妮卡觉得失踪一事并不是什么生物在搞怪,但若果废墟还存在生物的话,那也可能会是隐藏的危险之一。


「没有,都是沙子。」西蒙也很合作,把所知道的东西都用淡淡的语气说了出来,「虽然很多沙子,但意外的建筑物内部都保存得很完好,只是外表有些地方都被沙尘磨蚀了,整体看上去有点破败,比较像荒废了而已。整个地方与其说是废墟,倒不如说是一座沉睡了的城市。」


「建筑物的用途能猜出来吗?」同样的,文件上也没有对这方面的事情有任何的描述,这些都令达妮卡相当困惑。如果有家具、摆设的话,也是可以依靠那些东西来推测原本住在废墟里的原住民是什么人,过着什么类型的生活,但这些相关的资料都没有,像是这些住民不需要家具一样。


又或是,他们连家具一起全搬家走了。


「不能,大多数建筑物里面都没有家具之类的物品,只有一些比较正常的正方形房子里有些许壁画与少量看不懂的符号。」西蒙回答得没有任何犹豫。


「正方形的房子?」达妮卡敏锐的抓住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名词,「那是什么?」


「一个空间很大的正方形房子,就是我们城市里的那一种,只不过废墟里的是正正方方的正方形,只有一个房间。」西蒙解释道,「跟其他的建筑没有分别,就是他们比较大,而且不是圆锥体而已。」


「废墟里的感觉怎么样?」达妮卡换了一个问题。虽然这条问题有点不知所谓,像是在问感想,但根据达妮卡的经验,很多时候第六感都能发现一些表面上看不出来的东西。


「感觉?」果其不然,西蒙皱起了眉头,似乎对于这个问题有点无所适从,他的眼神更冷了,「你指的是什么?感想?」


「进入之后对这个废墟的第一印象。」达妮卡看出了对方有点轻视她的态度,这使她非常不高兴。只是她的这个问题也是有点无厘头,她不太方便发作。


「……应该是很有压迫感?」西蒙想了一会儿,才带着不太确定的语气回答,「我不太懂你的问题,就是在城市里面待得久了会整个人都很不舒服,特别是待在室内的时候,那些建筑的构造有种奇异的违和感。光是那扭曲又窄得不可思议的屋顶就令人费解。我也曾经听说过,探索队伍里有懂建筑的人在看见城市的时候就瞪圆了眼睛,说这些建筑颠覆了建筑构造。」


「颠覆?具体来说什么?」


「好像是基础跟支承不对。」西蒙思考着该怎么表达,「就是,一般建筑师是绝对不能建造出这样的建筑,硬造的话建筑必定会在建造途中崩塌。」


「……我明白了。」达妮卡沉思了一会儿,「还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或是你在意的东西?」


「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么多了。」


在西蒙简洁的表示说完以后,威廉斯倒是说话了,带着犹豫的神色。「……我倒是有在意的事情,但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错觉。」


她不知道这能不能算上线索,但达妮卡所提到的感觉,倒是提醒了她一个奇妙的经验。


「说说看,任何东西都可以成为线索。」达妮卡把姿势摆正了一点,刚刚那个侧躺着的姿势让威廉斯很难看见她。


「那是在营地发生的事,」威廉斯顿了顿,语气也不自觉的带上了一点不确定。「我偶尔会有一种时间倒退了的错觉。」


「时间倒退了?」听到了「时间」这两只字,达妮卡立刻坐直了身子,坐在她旁边的雪柔能清楚感受到达妮卡突如其来的干劲。「你能具体说一下发生了什么吗?」


「就是一种很怪异的矛盾感觉。」威廉斯顿了顿,她也不太清楚要怎么描述,脑子经常把这感觉归类为错觉,但女人的直觉却告诉她事情都是真的。「比如说,在准备一些东西,快要完成的时候,突然回到了最初刚刚开始那个时点,一切都要重新开始的感觉。但有时候仔细想想,自己好像真的还没开始准备,好像准备了只是一个错觉一样。」


「这情况很有参考价值。」达妮卡说话的时候都明显带上了异常兴奋的语调,但当中还夹杂着一丝丝刻意压抑的敬畏。这是她第一次在考察途中遇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一不小心就有一些情绪失控。「是只有你一个人有这个感觉吗?」


「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所以没有声张。」威廉斯被达妮卡突然提高的干劲吓了一下,她原本也只是想说说而已。「而且这种感觉也不是每天都会有的,而且通常入夜以后才会出现。」


「这种这么怪异的感觉我倒是没有,也是第一次听威廉斯你说这事情。」西蒙不以为然,对于这种没有任何科学证据的线索,他一向都有所保留。


他拍了拍驾驶员的右肩,「戴维斯,你会有这种感觉吗?」


「没有。」正在驾驶的健硕黑人简洁的回答,他的声音很沉,一直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正前方,尽责的驾驶着。


「达妮……戈德温!查到了!」卡特的声音突然插入,他一直都在埋头对比各种资料,如今终于查出了结果。「他们失踪的时候大多都在黄昏的时候,都是已经结束了探索,准备回营地了。」


「黄昏……日夜交替吗?入夜?还是夜晚?」达妮卡沉吟了一下,威廉斯的遭遇和卡特找出来的时间共同点能说明很多东西。黄昏从神秘学来说,是在象征着黑暗的到来,在末日前的东方也是有黄昏就是魔物出没、异象恒生的时刻这样的解释。


虽然答案很明显,但为了保险,达妮卡还是多问了一句,「你们队伍有试过在夜晚探索废墟城市吗?」


「没有。」威廉斯摇了摇头,「夜晚太危险了,通常在黄昏就会结束探索,在天完全黑掉的时候队员们就已经回到营地。」


「即是夜晚的废墟城市是未知的状态。」达妮卡最后得出了这个结论,「这事情不寻常,看来之后我们所有的工作都要在白天完成,并在黄昏之后提高警觉。」


前座的两个男人没有什么反应,而坐在中间的威廉斯与正在忙的卡特则是点了点头,只有雪柔微微一笑,并用话语回应了达妮卡的话。


「知道了。」雪柔的声音极柔,像是浸泡在水里说话一般,模糊不清。听到这样的嗓音,达妮卡几乎是马上的警惕起来,前座的卡特也打了一个冷颤。在经过昨晚的事情以后,两人都清楚知道雪柔的这种嗓音有着怎么样的力量。


「……」达妮卡带点警告意味的看着旁边的娇小女性,但雪柔只是给她一个惊讶的表情,并下意识的拉了拉她的风衣。达妮卡本来有点困惑,但没过多久,她自己也露出了复杂的奇怪表情,像是有点惊讶、又带点不明所以,当中甚至还渗透着一种本能的兴奋。


「怎么了?戈德温小姐?」看到达妮卡跟雪柔的丰富表情变化,威廉斯有点疑惑,一直留意着达妮卡的西蒙脸上也染上了困惑的表情,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卡特与名为戴维斯的驾驶员。


吉普车突然停下,不是正常坐姿的威廉斯反应不过来,一头撞在前面的椅背上。不等她抱怨,一直保持沉默专心驾驶的戴维斯就率先抢话了,后视镜中映出,他的嘴唇在颤抖,跟他之前一直保持着的沉稳表现不符,「……现在什么时间?」


「怎么了?我们才刚出发半小时,现在是10:35左右。」由于出发时并没有看手表,威廉斯有点不太确定是不是半小时,「为什么这样问?」


「威廉斯小姐,」卡特定定的看着前方,说话的时候也带着颤音,「我们从利雅得出发,是不是需要六个小时才可以到达废墟?」


「是的。」威廉斯在回答过后也察觉到不对劲了,「……怎么了?」


「……我们到了。」西蒙也反应过来了,他指着不远处的地区,眼里带着惊恐与不可思议。


达妮卡率先走下吉普车,她小步的跑到前方的沙丘上。壮丽的遗迹就在她现在站着这片地区的脚下,在一大片土黄色之中,简直就是一个遗世独立的城市。


「这不是海市蜃楼吧?!」随后跟下来的威廉斯没了之前的稳重,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怎么可能!这才过了半小时!」


「我们需要看一下汽车导航的纪录。」达妮卡深呼吸了一口气,在这种情况下她有点喘不过气来。威廉斯以为她是过于惊恐,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这是兴奋得喘不过气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