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思考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04 23:02
点击:694
章节字数:70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坐在飞机椅上的达妮卡闭上眼睛思考,脑内尽是各式各样密密麻麻的推测。在调查一番以后,她已经大致上梳理出了事情发生的起因,只是线索始终太少,她不敢贸然下定论,这一切都只是猜测。


废墟的探索纪录始终太匆忙太简单,有些甚至只有寥寥数句话,很难光靠那些句子找出什么线索。想知道比较详细的内容的话,还是需要再跟利雅得那边还未失踪的人谈一谈,确认一下废墟的细节才行。


「你就是戈德温小姐吧?」尖细的女音从头顶落下,沉思中的达妮卡连忙抬起头。那是一个娇小的女性,墨黑色的头发梳成了一条垂到肩侧的侧马尾,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对方身形矮小,皮肤虽然很白皙,但从身高、发色,以及轮廓不深的面容来看,是一个明显的东方人,「我可以坐在你的旁边吗?」


「可以。」达妮卡缩了缩身体,让对方顺利通过狭窄的通道,坐在窗边的位置上。她有点好奇,印像中她的帮手里好像没有这么一个娇小的人物,「你是?」


「我是来帮助你的语言学专业,也是一个语言学的硕士生。原本是我的老师杰奎琳·史丹福教授来的,但她在洛杉矶加大临时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所以最后指派了我过来。」她解释着,并伸出了手,「我是雪柔·恩格尔,叫我雪柔就可以了,接下来就请多多指教了。」


「没问题,叫我达妮卡就可以了。」虽然能看出对方是刻意接近自己的,但达妮卡对眼前的人有种莫名的亲切感,盖过了平时该有的警戒心,罕有的初见面就允许对方亲近的叫自己的名字,「多多指教。」


雪柔笑了起来,脸颊红红的,咧着嘴巴,看上去是一位很可爱的女性。达妮卡怔了怔,但很快就恢复了本来正常的表情。雪柔看着达妮卡秀气的脸庞,眼底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


「对于这次的离奇失踪事件,你有什么想法吗?」雪柔的声音尖尖细细的,彷佛像一缕青丝,风一吹就会散。


「……目前客观的线索不太足够,详细的内容还是需要再询问一下当地的后勤们。」现在卡特不在,达妮卡也不想现在说完之后下飞机又要再重复一遍。「下飞机之后我们内部开会的时候也会讨论一下的,到时候再谈吧。」


「好吧。」雪柔的表情依旧不变,还是那样的可爱,达妮卡看着她的小脸皱了皱眉头。「那么,接下来就合作愉快了。」


「嗯,合作愉快。」


在雪柔坐下后没过多久,达妮卡便感觉到了机身在缓缓移动,似乎是要准备起飞了。在末日之后,飞机已经变成奢侈的物品,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各地政府的资产,只有在必要、或是有人付得起极其昂贵的费用的时候才会使用——现在显然是有点太过奢侈了,飞机上只有达妮卡一行三个人。雪柔坐在她的旁边,而卡特为了避免尴尬,坐在了远处的角落里。


在工作人员忙碌地准备起飞的时候,达妮卡也在暗中打量身旁的女性。刚刚雪柔的笑容让她产生了异样的不适,特别是她微笑跟说话的时候。那是一种不正常的不自然感,像是在看视觉错觉图一样,在错觉之下图似乎在动,但事实上并没有。


那种感觉跟照片上的那两个学生的违和感有点像,这使得达妮卡不得不多留意坐在隔壁的这个东方女孩。


雪柔表面看似一个很正常的人,但达妮卡感觉到了,她内在的异常。


「你是欧洲人?那边三个政府,你是哪一边的?」她半试探半好奇的问。恩格尔是一个很正常的欧洲姓氏,但雪柔的外貌明显就是一个东洋女性。


「你想知道?」雪柔笑了笑,顺手拆开了刚刚拿的毯子,然后整个人缩在毯子里,「你对我很有兴趣吗?」


「……了解一下不过份吧?」面对雪柔问题,达妮卡顿了一下,之后才小心翼翼的回避了这带点暧昧的问题,「之后我们可是会一起出生入死的伙伴。」


「会吗?」雪柔拉高毯子,遮住了自己的鼻子与嘴巴,声音也变得模糊不清,「我的故乡在西欧联盟,就是欧洲的西边那一个混乱的区域。」


末日后的国家概念非常薄弱,以前的国家概念已经瓦解,不复存在。人民普遍对自己的新政府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归属感,即使有留住劳动力和人才的想法,政府也无法真正的强求人才为故乡出力,特别是在别区留学的留学生。政府一方面想留学生学会别区特有的技术后回去效力,另一方面又很害怕这些人因为太过优秀而被别区的政府挖角,从而留在那边工作。


留学生他们至少有两个选择,通常大多数顾及故乡的家人都会回去工作,但也有少数精英中的精英选择在留在留学地区。雪柔显然是后者。


「是吗?」达妮卡看着雪柔灵动的墨黑色瞳孔,「你看上去不像欧洲人啊。」


雪柔只是轻轻的笑了一声,脸颊蹭了蹭毯子上的毛毛。这个小小的动作让她看起来更可爱了,「说起来,达妮卡是米斯卡塔尼克大学的毕业生对吧?」


「……你这么说也是可以的。」达妮卡的表情带上了些许嫌弃,可以的话,她完全不想承认自己跟那所大学有什么关系。


「藏书量跟神秘学造诣都很高的一间超级名校呢,达妮卡想必一定是高材生吧。」雪柔眉眼弯弯的,似在微笑着称赞,但眼神深处却是表露了满满的厌恶之情,连带眼神也变得不太自然,有种古怪的矛盾感觉,「真好,我对于神秘学什么的很不擅长呢。」


「……」达妮卡下意识的觉得对方在撒谎,但她没有任何反驳的理由。为了避免情况更尴尬,只能随便说一些话维持这个聊天,「你的专业又不是神秘学,不擅长也很正常吧。」


「哈哈,你说得对。」明明是尴尬的聊天,雪柔却突然笑了出来,毯子滑落,她的嘴巴也张大了,「是我犯傻了,也许是因为昨晚太紧张没怎么睡。」


达妮卡一瞬间感到了危险,像是在浸在水中的窒息感一样,虽然并不足以威胁她,但也没弱小到能让她无视。她心里有点不平静,但脸上还是不动声息,「那你还是先休息一下吧,由波士顿飞往西亚的利雅得,差不多需要17个小时。」


「好吧。」雪柔看了一眼达妮卡,然后才再次把脸埋进毯子之中,「那么晚安了……」


雪柔的声音逐渐变得模糊,达妮卡没有听到她最后说的几个字,只是看见了雪柔头倚着窗口闭上眼睛的动作。她也跟着闭目养神,只是刚刚那种奇异的危机感,令达妮卡有点事情脱离控制的感觉。


两人之间像是达成了什么奇怪的默契,直到飞机到达目的地之前也再无对话。


xxx


抵达利雅得时已经是当地的下午五点了,这个曾经非常繁华的城市在末日之后被沙漠侵蚀,原本的绿洲城市已经不复原来的面貌。在旧国家制度瓦解的情况下,属于西亚的利雅得自然也被现在的阿拉伯政府接管,维持了一小部分土地的运作,成为一个小小的城市,唯一不变的,就只有利雅得这个昔日被解作「花园」的名字。


达妮卡一行人在下了飞机之后,便安顿在一间早就预约好的饭店里。末日以后,旅游业在2200年后才真正的恢复生机。只是因为交通问题,大多数饭店的目标客人都是邻近地区的短途旅行游客,很少有其他政府区域的客人。但一旦出现了这样的客人,对方不是超级有钱人,就是有一定身分地位的知识分子。


因为预算问题,学校只给他们订了两间双人房间。如何分房便成为了一个重大的问题。雪柔跟卡特性别不同,又完全不认识,自然不能一个房间,分房的决定权最后便落在了达妮卡身上。事实上达妮卡跟卡特一间房是比较好的选择,卡特比较熟识她的一些奇怪习惯。但出于私人理由,以及雪柔身上莫名的亲切感,达妮卡最后还是选择和不熟的雪柔一间房间。


分好房间后,雪柔便迫不及待的拿着换洗的衣服进入浴室,准备先洗一个热水澡。达妮卡等到她关上浴室的门,才慢慢的摊开、整理自己的行李。


虽然有点浪费,但达妮卡还是没有填那长长的装备清单,上面的东西大多她都不需要。考虑到可能会遇上的危险,她最后只跟安德森要了一把特别制作的沙漠之鹰。整个队伍里,安德森也只允许了达妮卡拥有这样威力强大的武器。


把其他物品都拿出来后,一个通体黑色的箱子便出现在行李箱的底部。达妮卡打开箱子,里面躺着一把黑色、体型较大的手枪,还有两个黑色的弹匣,里面是一整排的子弹,其中一个盒子里的子弹还很特别,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着一些奇怪的花纹。


达妮卡取出了手枪,快速的上膛并举起,瞄准了浴室的门,里面正传来雪柔淋浴的水声。她一瞬间想要冲动的拉动扳机,但最终还是把自己的手控制好,压抑着这份冲动。


检查好枪支以后,她才刚关上箱子,房门外头便传来敲门声。


站在房外的是卡特,他换上了一身浅色的长袖衣裤,带着一顶布帽子,看起来有一点考古学家的样子,但脸上的眼镜还是给他添了一点书卷气息,这也是达妮卡一直认为卡特看起来就像个书呆子的原因。他看向达妮卡的眼神一开始带点紧张,但最后还是镇定了下来,「达……戈德温。」


「有事?」达妮卡的神情变得冷淡,在上次失控的发泄过后,现在的她已经能稍微冷静的面对卡特,只是态度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


达妮卡自己其实在发过脾气后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卡特,她觉得有点烦躁,明明眼前的人就是罪魁祸首,但偏偏严格来说他也算是受害者之一,最重要的责任还是在米斯卡塔尼克大学,加上卡特的特殊,令达妮卡无法像是对安德森一样对卡特冷嘲热讽。到最后,她还是只能尝试用冷漠对待卡特。


卡特眼里闪过了一丝内疚,但他最终也只是低下了眼帘,「你之前不是传了简讯过来,说下飞机后先开会讨论一下的吗?我还不知道你的想法,校长也说你在出发前调查了不少东西。」


「啊。」达妮卡这才想起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现在最好的做法,应该是让卡特进入房间跟她一起等待雪柔出来。但问题是她不太想独自面对卡特,最怕的就是待在一起久了,情绪再度失控,「雪柔现在在洗澡,你半个小时之后再过来吧。」


「卡特教授吗?」达妮卡话音刚落,浴室里的水声也暂停了,传来了雪柔尖细的声音,达妮卡显然没想到雪柔洗澡居然可以这么快,而且还能听到他们的说话声,「让他进来等吧,我快好了。」


「……那你进来吧。」既然雪柔也说没问题了,达妮卡只好放弃把卡特赶走的想法,让人进入房间坐在椅子上。


因为饭店很便宜的关系,房间内的空间有点小,明明是双人房,却居然只有一张双人床跟一张椅子一张桌子。达妮卡逼不得已只好把沙鹰跟私人物品都收好,从床上腾出不少能坐的空间。只是当她忙完后便没有事情可做,卡特本想道歉,但又怕刺激到达妮卡而不敢说话,最终两人只能沉默的互看,一时之间气氛非常尴尬。


幸运的是,安静而紧张,还频频露出内疚神情的卡特并没有激起达妮卡那刻意压下的复杂感情,除了极度尴尬,两人之间的气氛倒是诡异的比第一次的失控好上了不少。


没多久后,一头湿嗒嗒的雪柔便走了出来,浑身散发着沐浴露的香气。


「嗯……」她看了看坐在床上一脸阴沉的达妮卡,又看了看在椅子上正襟危坐的卡特,感觉到两人之间那沉寂的尴尬气氛,「你们怎么了?」


「……没什么。」达妮卡面无表情的说,她是觉得这样的尴尬总比爆发要好,但卡特光是待在这里就在不断提醒她那场严重的事故,复杂的心情都令达妮卡倍感疲累,让她更觉得安德森是在报复自己,才会让卡特入队。「抱歉,我想去抽根烟。」


「在这里抽吧。」雪柔擦了擦还在滴水的头发,「我不介意的,卡特教授呢?」


「我不会介意的。」卡特摇了摇头,「之前也是这样,习惯了。」


「……」卡特这句话令达妮卡更加烦躁了,她想不到卡特居然突然就开始提醒她那些陈年旧事。但在这里纠结也无补于事,她也不客气的就在房间内点燃了一根烟,靠着尼古丁来冷静头脑,「废话少说,我们开始吧。」


即使之前有过恩怨,达妮卡跟卡特也知道,在工作上他们必须把儿女私情放下。卡特在进入工作状态后,已经不太看得出之前那局促不安的样子。达妮卡虽然还是有点暴躁,但也没有明显的表现出反感。


在一连串调查以后,达妮卡觉得这是一次有规划的行动,主要目的在于吸引人去调查位于阿拉伯沙漠的废墟城市。不顾一切想要出名的沃特显然就是那个被吸引的倒霉鬼,而詹姆斯就是主导整件事情的人,他知道那家古董店会收入古文件,因此早早的就在那里转悠,但由于古文件尚未到达,所以他自然是没有什么收获。


他在古文件到达前几天没有再出现,那就表示他在那段时候掌握了文件的动向,很有可能是有什么人在指示他。那个指示他的人想必一定知道古文件从何而来,很有可能就是那个把古文件混在赝品买卖当中的帮手,或者说,幕后黑手。


「那么问题来了,詹姆斯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呢?如果只是想吸引人去研究废墟城市,有更多不会露出马脚、更加安全的方法可以做到,他为什么要特意把真品藏在赝品当中呢?」达妮卡呼出了口中白色的烟雾,提出了这个问题,她一直都不太能想通这里的事情。


「是想要掩盖出土的过程吗?」卡特提出了一个可能性,他还是大学生的时候副修是考古学专业,自然很容易就联想到一些通过盗墓出土的古物,为了掩盖这种违法的行为,盗墓者通常都会用各式各样的手段把古物的来源掩盖住。


在新政府建立以前,因为生存比较重要的关系,没有人理会那些突然出现的遗迹。但在新秩序重上轨道,货币重新开始通用,喜欢收藏的上流阶层出现以后,便出现了所谓的夺宝者,或者是盗墓者,也就是靠这些遗迹发财的人。


「的确,那样的话把真品混在赝品当中,再由行家发掘出来,古物的来源也会被埋没,不容易查出来。」达妮卡叼着香烟,双手抱胸,「只是这样的话古物会变得非常便宜,价格跟他们冒的风险不成正比,背后那个人这样做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这个的话,」卡特之前当过古物鉴定课的助教,对这一块比较熟悉。见达妮卡不太清楚的样子,他贴心的解释了一下,「也可能是那些盗墓者都被骗了。盗墓者这种风险高的职业通常都是由比较低下的阶层组成,过半的人都没有能力鉴定古物。而为了牟取暴利,有些民间的鉴定家会特意把他们挖出的真品鉴定为赝品,让真品的价格变低,并随之把低成本制作的赝品当成是真品卖,当中的暴利比盗墓卖真品的利润多了不少。」


「其实,」雪柔尖细的声音响起。可能因为是临时顶上的,她似乎对这些背景没什么兴趣,只知道这两个人离题了,「比起这种事情,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把心思放在废墟城市跟那本书上?之后我们可是要进入城市内搜索书本的,但我们现在连书本的确切位置,还有废墟里的危险是什么都不知道呢。」


虽说应该把重点放在安德森要求的寻找书本上面,但问题是,有关于书本的线索目前就只知道它是一卷卷轴,还有古文件上的疯言疯语,没有其他线索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进行讨论。


既然关于书本的线索还不明朗,三人也只能围绕着废墟本身去讨论。


「危险的话,我有一点头绪。」坐在床上的达妮卡翘起了二郎腿。她在出发前一天就已经把研究生们跟大团队的探索纪录、失踪纪录还有其他的研究文书都看了一遍,很快就找出了问题,「所有失踪的人失踪前都去过地下城市,这个地下城市明显就是他们失踪的原因。」


「那么地面没有危险吗?」卡特低头看向自己的笔记本,跟事事记在脑中的达妮卡不同,他喜欢做笔记,也有一本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他显然也察觉到了这样的规律,但并不就此觉得地面上没有任何危险。


「不知道。」达妮卡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这只是根据线索推测出来的一个猜测而已,「总之我们在这座吃人的城市里必须要保持谨慎就是了,从研究文件上来看,这处地方透露着种种古怪。」


虽然照片不多,但结合文件里描述,能知道废墟里的建筑都很矮,而且形状古怪,并不是正常四四方方的建造,而是一个个怪异的圆锥体。它们并不像历史中的那些印第安人的圆锥体帐篷,而是一些尖顶以诡异角度歪曲、石造的奇怪建筑物。


其中最怪异的是天花板并不是一个尖角,而是一个很小的半圆。房子里面的空间也非常小,没有分间,一间房子只会有一间房间。而且因为是圆锥体,尖顶还是歪曲的关系,稍微高一点的人都不太能进入。地下的通道也被描述得非常狭窄,比较高的人在里面根本不能就伸直膝盖。


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研究文件上写了,根据建筑上的石头年份鉴定报告,废墟里的建筑应该有超过5000年的历史。但问题是,那个时代的人类应该还没有建造这种建筑的能力。即使有,建筑也不该是那个样子,更不该有四通八达的地下城,地下城里还很细心的铺了石砖,还有不少带有颜色的壁画。这么一想,整件事情除了诡异,就是更诡异。


「根据史书,5000年前的人类应该还在新石器时代。」卡特摇了摇头,「即使他们已经能建造建筑了,废墟建筑物的那种完美的弧度,他们应该还是做不到。除非……这是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古文明。」


「古文明的话,这始终是一个传说,我觉得可信度并不高。」达妮卡吸了一口烟,这样回答。


她翻找过历史书以及神秘学的书籍,当中最有关系的是在7世纪古兰经中被提到过的「千柱之城」,但当中也只有一句话,提到这是一个因为先知违抗神明而被上帝毁灭的城市。其他比较有关系的还有传说中的「沙海的亚特兰提斯」,但也似乎只是「千柱之城」的另一个名称。


这两个传说之所以被达妮卡挑了出来,除了因为地理位置跟时间上都跟他们明天要去的废墟城市非常相近以外,另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在20世纪初,有学者曾经在那边的沙漠发现过巨型陨石坑,比较具可信度。但根据这个发现,即使有证据显示真的有这个古文明,那也很大机会已经完全被巨型陨石毁灭,而不是照片里那非常完整的模样。


「什么都不知道,这种感觉真的很像在吃人的迷雾中探索呢。」雪柔尖细的声音为他们的无用讨论下了一个简洁结论。


目前能推测的东西到这里就没有了,没办法讨论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在确认了跟后勤人员的见面是在明天上午以后,达妮卡便急不及待的把卡特赶出了房间。虽然刚才谈论工作时似乎都很正常,但事实上她还是不喜欢卡特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你以前跟卡特教授认识吗?」雪柔看着心情糟透了的达妮卡,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她显然是知道了两人的关系,但就是坏心眼的再问一遍。


「……」达妮卡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回答了雪柔这个无聊的问题,只是她的语气听起来犹如冰块。


「老同学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