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和她的坦白

作者:十里里里
更新时间:2019-07-31 22:56
点击:291
章节字数:30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回去教室之后,想了很久,手下的题目一个都没动过。


从线圈本上撕下一张纸,我的笔又开始动了起来,思维也慢慢的回笼。


我又选择了写信这个方式。


我为自己解释道,短信可以不看就删掉,电话可以看了来电显示就装作不知道一直等到对方挂掉。而信则会送达。


可我却忘了,信也可以的,可以撕成碎片扔进垃圾桶,连回收站里都找不到。


一下课,我便往楼下冲去。可惜始终是慢了。


我到二楼的时候,你早已走掉,连带你的教室都是一片漆黑。


我从后门走进去,打开灯,走到你的桌子边,把信放在了你放在第一本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封面与第一页的中间。


眼睛往下看,看到了讨厌的东西。


“伊雪love林符”。


就写在扉页上,这么正大光明的写在那儿。


仿佛要全世界都知道,但却又只想一个人知道的心思。


我合上书,假装什么也没看见,往后门走去,关了灯,出门,下楼。


阿雪,你知道不知道,就这一个字样,就让我这么多天凝起的小小心思成了一场笑话。


是啊,很多天之前,我们关系还很好的一天,我曾经在一个课间热血了一把,冲下楼把你拉到一楼没人的地方,眼神热切的看着你,向前凑近却被你微微躲开,我笑了笑,递给你一根棒棒糖,然后又和来时一样奔回去了。


那晚回去,我就收到了你的短信,你说,我表达友情的方式太热情了,你不适应。


我用夸张的开玩笑似的口吻回复你道,啊,亲爱的,那不是友情,是赤裸裸的爱情啊。


结果很快,你又回了一条给我,先是一个大大的笑脸,再是让人沮丧的话——非百合,另觅有情人。


你瞧,你总是这样,你总是很容易就掐死我有所动的念头。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是个空白。然而我天天都会在窗前报道。


第二天,伊雪病假,樱桃和昨天还是一样的红,一样的好看。我叠了一只千纸鹤,是纯白色的,和一颗红色的糖果放在一起,你的桌子里放书的边上。


第三天,伊雪病假,樱桃的红色变得深了一点,不过还是水润润的。


第四天,伊雪病假,樱桃变成了红黑色,有点变焉了,我顺便改了信放的位置,塞在了你书桌里那一摞书的最下面,这样不容易掉出来。


第五天,伊雪事假,樱桃变小了很多,而且颜色完全不好看了。


第六天,伊雪事假,这樱桃该被扔掉了吧?好像已经开始淌水了。


第七天,黑板上请假那一块没了你的名字,樱桃没了,你的书桌也跟着一起没了。


难道是你们班有谁有洁癖特别讨厌脏东西?所以扔樱桃的时候顺带扔了书桌?


这样真是麻烦啊。


我走进去,问了你原本的同桌:“伊雪今天来了?”


那个女生点点头:“来了是来了,不过她一来就把桌子搬去楼下最西边的艺术班了。”


我怔在那里,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才好:“哦,谢谢,我知道了。”


一个星期,就得出了这样的结果?


伊雪,这就是你所谓的要一个人?


你得出这样的结果,能让我怎么猜测?你的父母亲终于对你妥协,满足了你一开始的愿望?还是你为了实现你一开始的愿望,和你家彻彻底底的脱离?


可是,阿雪,外面的世界太混乱太不可信赖,你用什么来保护自己呢?


你向前走,我这靠山也该向前才是,但你却越走越快,逃脱了靠山的萌荫,靠山只能看着你越来越远的背影无能为力。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到达的一楼,怎么进的那个教室。


我只看见你的桌子来不及收拾一样摆在了二十来张桌子的后面,教室里一片空荡荡。


我走进去,看见笔袋里装着那只几天前我送到的千纸鹤和红色的糖果。信不见了踪影。


不知你是扔了还是收起来了。


现在的我啊,不敢再做什么好的猜想了,尤其是你关于我的。


后来有一个女生告诉我,你们学美术的从下午开始一直到晚上都要去画室练习。


我默然。


你说过让我不要再去找你的话,我如果这么去画室,不知道会看到你的哪张冷冷的脸。


我摸着下巴刮了一圈,方青。


此时的方青绝对比我和你的关系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是吵吵闹闹感情结下来的闺蜜。


晚上休息的时间,我去了三楼找她。


她似乎正在和边上的同学玩着什么,很高兴的在笑。


我推开窗子,叫了一下靠窗的一个女生,尽量让自己笑的和蔼可亲:“同学,麻烦帮我叫一下方青。”


那女生抬头看了我一眼,点点头,扭过脖子去叫方青:“方青,外面有人找!”


方青回头看到玻璃窗外的我毫不掩饰那一点吃惊,有些惊诧的眼神很快平复,对她一起玩的同学交代了一声,走了出来。我背倚着墙,方青和我站面对面。


我比方青高,不止一点点,低下头看着她:“你最近和伊雪联系了么?”


方青摇摇头,脸上带着可疑的红晕:“没有联系了,因为我有男朋友了嘛,你也知道,有了另一半总是多多少少会忽视好朋友一点的。那……伊雪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


我的念头在脑袋里转了一圈,这就是重色轻友的现实版?


努力让自己的面部表情保持平静:“她转去艺术班了,跟你说了没?”


方青的脸上又出现惊讶的表情:“什么?她都没跟我提过啊!”


她也没和我说过。


我开始露出大灰狼的尖牙:“你能和她联系上么?我打她电话她都不接。”


方青点头:“可以啊,我今晚回去试试。”


我装出踟蹰的样子来:“那你能帮我约一下她么?”


方青看了我一眼:“没问题。”


我接下去:“不要告诉她是我约的她,”看方青探究的眼神我只能解释,“我之前和她……我怕她会不见我。”


万幸方青也没再追问下去,答应帮我约你。



就在画室楼的大门那儿。


第二天我又下来问方青情况,方青表示一切都搞定,你今晚会在楼下等我。


我揣着砰砰乱跳的小心脏上了楼。


等待的时光流逝的很快,托着腮,看着黑板上数学物理语文英语各种各样的符号公式字母换来换去,很快就到了晚上了。


我兴冲冲的背上包,跑到画室楼下,你果然拿着手机靠在那里像是在等着谁来。


看着你被大门两边的灯照亮的身影我突然顿住了脚步。


你抬眼,向四周张望,我知道,你是在等方青。


在看到我的时候,目光顿住了。我悄悄咽了口唾沫,走过去。


你立刻站正姿势。


我听见你的声音:“有事么?”


像是又回到了第一天,那样的冷漠疏离。


慢慢离开的冷漠的你又开始慢慢回来,信赖和依靠着我的你,会哭会笑的你还没来多久又开始迅速抽离。


我动了动嘴唇,褪下颤抖的厉害,心脏跳动的速度加快:“没……没事。”


你不再搭话,只是倚在那里,我站在大门口竖着的柱子后面,让黑暗包容了我的身影。


我倚在柱子上,偏过头看你被拉长的身影。伸出手,想碰一碰。


阿雪,我想碰碰你。


可为什么,我却怎么都碰不到你了呢?


过了一会儿,你又出声道:“她没来,我要走了,我妈还在北门等我。”


我走出来,走到你身边,拉住你的袖子。


你向北走,我跟着你的脚步走。


你边走,边开口道,“你不是要走南门的么?跟着我干什么?”


我不答话,只是跟着你走,低垂下头掩饰住一脸的木然。


“今晚太迟了,明天上午有空,你可以过来找我。”


我抬头看着你:“你昨晚,为什么让林符找我?”


昨天晚上林符来宣告了一下身份,然后没了下文。


你敛下眼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我却轻轻笑出了声,凑近你,贴近你的耳边:“伊雪,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办法,就像在对付变态色狼追求者一样。”


你向后退了一步:“我说我不知道。”


我无所谓的一笑,心里却在打突突:“不过这样也没错,你说你想一个人,可是为什么方青和林符还可以待在你身边,是不是你说的一个人是指除了我一个人之外所有人都可以?”


你继续向前走,我还是拉着你的衣袖跟着你一起:“现在的我不需要朋友。”


我握紧另一只手:“那就把我当成追求者吧,朋友不行,就当你的追求者。”


你再次停下,看向我:“我也不需要追求者。我说过了,我一个人,很好。”


一个人,真的就这么好?


我松开你的衣袖,任你离开。


你抱着画册转过身脸上带着笑,对我挥手:“再见。”


你竟然笑得出。


是笑我吗?


你说,再见。


我怔在那里,看着你离开。


阿雪,别走……


阿雪,留下来……


阿雪,阿雪……


但我最终也什么都没说。


我转身,开始向南走去,和你,相背而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