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沙钟

作者:TS曳
更新时间:2019-07-28 10:32
点击:470
章节字数:890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七章 沙钟


从来都没去过龙临堡二楼的居住区,而且不得不抱怨的是,就算是被授予“男爵”这一称号后,小糸也是除了从领主乃至守卫的所有人对自己客气了不少这点好处外……就没得到什么好处了。甚至是,像一些人感觉也不会太在意自己这位“男爵”,比如说眼前这位阿莱丝小姐——




金发碧眼、同时拥有着比一般女性更加坚毅冷峻的典型诺德面孔的她,配合上比小糸高上大半个头的身高,那双蓝眼睛投射下来的目光威慑力十足……然而小糸在脑袋顶发了一阵凉后莫名地想到,七海灯子也是拥有着类似的浅色眼眸。




“晚上好,男爵大人。”敬职敬责地守候在房门外的这位侍卫,其语气就如那绷得跟冰山表面的脸庞一样不近人情,“佐伯大人已在里面等候多时了,请。”




听得小糸反而想小声地说句抱歉,当然,这侍卫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就拉开了身后的房间门。小糸乖乖地朝阿莱丝颔首,随后就顺着侍卫邀请的侧身尽量姿态坦然地走入了房间——




没有人。




整个房间空荡荡的,只有被灯火打在远处墙上的、小糸侑那副瘦削的身影,还随着火光微微摇曳着。这里就是一间摆设简单但装饰得相当气派的客房,换句话说就是没什么可看的,除了床、橱柜等物事。




哦,房间里还有一丝似曾相识的莲花香气。若不是有着这样的气味,小糸会觉得自己是被侍卫关进一个无人住的房间给耍了。




正当一脸茫然的男爵想回过头去询问外头的侍卫,就发现侍卫毫不留情地、“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行吧,这还难不倒连诺德古墓都下过几次的小糸侑了,至少这里不会突然跳出一只复活的尸鬼。这么想着的她,开始朝房间里头迈步走去。




今晚前来赴约的她,非常没有防备地穿了平日里的闲服就来了。这样半吊子的态度,就连某只吸血鬼都觉得不对劲,提议要把匕首先还给小糸防身——然后被小糸拒绝了。虽然佐伯这突如其来的邀约会让任何一位正常人戒心大起,但带了武器的话可能反而不会是什么好事。




就在她抬着头谨慎地打量起房间周围时,没走了几步,脚下便碰到了什么东西,发出硬物咕噜噜滚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小糸顺着声音的方向低下头看去——




房间大概中央处空着的地方,用不知名的黑色染料画着一张直径半人长的圆形魔法阵,式样是泰姆瑞尔大陆常见的星相阵。而阵法中八个不规则方向上分别放着一块白色的、还发着微弱青色光芒的大型灵魂石。




小糸观察了一会儿这个法阵,将将认出这八块灵魂石上放着的正好是梦达斯中八位圣灵的所在位置。八圣灵是泰姆瑞尔最为普遍的信仰,这八位圣灵分别为:阿卡托什、阿尔凯、玛拉、吉娜莱斯、迪贝拉、斯坦达尔、朱利安诺斯、泽尼萨尔。而小糸不小心踢到的则是爱之母神玛拉上面的灵魂石。




“慈爱的玛拉,请原谅我无心的过失……”




抱着万分愧疚的心情,诚恳地将灵魂石放到正确的星相上。同时,左手还不自觉地摸向心口处——小糸衣服底下就一直佩戴着一块玛拉的护符。母神玛拉爱着世间众生,而身为其中一份子的小糸侑也同样敬仰这位爱与婚姻的守护神。




就在男爵将灵魂石放好,手刚刚离开灵魂石时,原本沉寂的星相阵突然亮起了蓝色的光芒。小糸吃惊地想后退,却发现从灵魂石处绽放开来的亮光与自己还搁在半空中的右手相连。




一个呼吸不到的功夫,小糸就感觉从自己的右手臂处开始发麻,好像体内有什么无形的东西被这道蓝色光芒吸走了——也就是这个时候,法阵上方的光芒不断聚集、膨胀成一个巨大的球体,待这一片光芒升高到比小糸侑还要高的空中后,小糸就被从球体处刮来的一股强大的气团推离法阵,甚至差点摔到地板上。




不消多时,眼前上空出现一团黑点,周围的空间开始像旋涡般扭曲成一团,从这一点产生的、过于强劲的力量弄得整个房间都好似地震了一般摇晃着。诡异的是,如此大动静的光景,法阵中却没有一点多余的声音,直到一片足以容纳小糸一人通过的黑色、边缘处环绕着青色电光的洞口形成完毕。




这是一道传送入口。小糸的目光也仿佛被洞口的中心吸引,恍惚之间定下结论。而且,这道传送门还是以自己的法力作为媒介。




反复张开、握紧右手,再晃了晃还有点发麻的右前臂。等发麻的感觉好上许多之后,小糸便没有过多犹豫地钻入了传送入口……




经历一小会儿近乎淹没水中的窒息感后,传送的终点是另一片世界。脚下浓郁而茂密的深绿色草地、以及眼前繁荣茂盛的阔叶树木昭示这里完全不属于极北地区天际省。更别说,这个世界此时还处于白天,阳光从高大的林木树叶缝隙间洒入。




被这片光景吓住的小糸侑,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开始小心地沿着脚下唯一的林间小径往树林深处走去。




日光随着小糸的深入而减弱,整个林间都充斥着小糸侑熟悉的、清新的、夹杂着树液独有的苦涩味儿的空气。最后,小径的尽头是一张铺着花纹古朴繁复的暗红色桌布、上头摆满了肉类佳肴和两个酒杯的方形餐桌,以及端坐在一边椅子上、穿着黑色华服的佐伯沙弥香。




此时小糸毫不怀疑先前提到的佐伯沙弥香的身份地位,尤其是见到眼前这位宛如一颗身处沙砾中的、在夜晚沐浴着月光与星辰的光辉的珍珠的她(当然,现在是白天)。小糸侑得承认,除开她那特别的名字,引起她注意的还有佐伯这番过于白皙的肤色,在普遍黄皮肤偏多的精灵中更是独特。




“一路辛苦了,龙裔小姐。”




佐伯沙弥香站起身来,翩然走到小糸跟前,恰到好处地行了个礼,整个动作都无可挑剔——甚至是她嘴上的话的语气带着的一丝惬意的调笑。




小糸倒是轻松了不少,毕竟要论起礼仪来,波思莫在傲尔特莫面前简直就是野人,她可是就在刚才领教过了。所幸,现在看来,佐伯小姐这番见面也不是特别庄重严肃的场合。




“很抱歉,我来迟了。”小糸轻叹一声,“我没有想到佐伯小姐会准备这样一个隆重的见面礼。”




“这是我再三考虑后决定的,这样一个单独的空间更具隐私,希望你能满意我准备的这些。”




不止是眼前的恬静风光,还有桌上的佳肴遍布。佐伯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小糸也就在点头示好之后顺势坐了下来。只是,小糸侑对佐伯如此大费周章地铺设一个天际省以外、甚至可能是泰姆瑞尔以外的空间的目的存疑。




“我早前吩咐过阿莱丝询问您的偏好与忌口了,你看还喜欢吗?”




“作为一名遵守绿约的绿液之民,非常感谢你的盛情与体贴。”




虽然在威木省以外绿约的束缚已然失去,但没有任何素食、极其符合波思莫习惯的食物还是让小糸侑在异乡倍感亲切。




佐伯没有立即接下话头,而是从容地等待小糸落座、准备好后,才继续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毕竟,我希望今晚能和小糸小姐你进行一次愉快且充满诚意的交流,若是这些小事都做不好、那就太不像样了。”




明明是带着一丝调侃、自嘲的轻松语气,但是小糸怎么都不觉得事情会像佐伯说得那样简单。




正当小糸想开口回应时,不远处的树荫之下突然窜出一只小巧的身影:比普通的猴子还要小一倍的外形,灰色宛如石头般的皮肤,四肢修长如兽爪、背后有一对小巧的状如蝙蝠的双翼,冰蓝色的双眼以及头顶的漆黑犄角。




这是一种低级迪德拉生物,换成更通俗的话来说就是魔族生物,人们通常称呼它们为“班金”。不过,即使是这类矮小的迪德拉生物通常也是拥有这比人类更为强大的力量以及可观的智慧,只是因为不似人形而被视为迪德拉生物中的低等。而所有的迪德拉生物都侍奉着他们的创造者、也就是湮灭领域的各个迪德拉君主、所谓的魔神。




只见这只身高还没桌子高的班金,怀里抱着酒瓶,相当轻巧地跳了上来,用脚部双爪牢牢抓住桌子边缘,熟练地替小糸侑斟上满满一杯酒。不得不说,小糸从来不对魔神的怪异审美抱有期待,但看着眼前的生物努力的样子倒也觉得那副与蝙蝠相似的模样可爱起来……说到这里,或许终有一天她也可能会觉得变成蝙蝠的七海灯子也很可爱……吧。




小糸侑盯着自己杯子里先满上的酒,再抬起头悄悄瞄了眼对面正享受着同样的服务的佐伯,隐隐觉得这是佐伯别样的示威——毕竟要驯服这种高傲的种族(就算是低级迪德拉也拥有着凡人不能理解的蔑视之心)如此,就需要绝对的力量碾压。只是,让她感到在意的是,到佐伯那里时,那只班金换了一瓶酒,而且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块手掌大的沙钟。




这么想着,小糸又有种这酒水不能轻易尝试的警戒心。她默默等到班金又消失在树荫之下后,才听到佐伯不紧不慢地问了一句:




“我本来想同小糸小姐一起品尝肉梅斯,只是很惭愧、我实在是承受不了肉梅斯的酒力,只好用其他的酒水替代,希望你不要介意。”佐伯说得诚意满满、小糸想不相信都觉得愧疚。




“没关系,其实佐伯小姐不用太过顾及绿约,伊弗瑞从不会为难木精灵以外的种族。”




肉梅斯是酒类之中少见的用非植物酿造而成的酒,其原料是闪电虫,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波思莫以外的种族都无法体会到这酒的奥妙……就算是小糸侑自己,也不敢喝太多,她多少清楚自己的糟糕酒量。




“我以前也接触过一些木精灵,虽然文化相异,但我想尽可能地遵从对方的习惯。”佐伯举杯示意,随后喝下了第一杯酒。最后,她将刚才由班金拿出来的沙钟颠倒,其中的细沙通过狭窄的通道缓缓流下。




“佐伯小姐果然是非常的体贴啊。”小糸感慨了一句,她盯着沙钟的变化,明白对话已经开始、从她接受第一杯酒起,“而且,注重时间,非常规律。”




小糸后面的弦外之音惹得佐伯心领神会,她不讨厌好说话的人,尤其是能读懂空气的。




“你的赞赏让我感到愧疚——如我所说,我想抱着诚恳的心情宴请小糸小姐,所以必须要在这里向你道歉。”佐伯顿了顿,义正言辞地说,“我在自己的身份上欺骗了你。当然,你应该早在阿莱丝那里就知道了——我并不是龙类学者,这只是我不愿声张、而我的老同学法仁加·秘火先生出于我的心情的考虑为我接下的一则谎言。”




“这没关系,我能理解佐伯小姐这么做的原因,我也不喜欢到处跟人说我是龙裔什么的。”真的,这些称呼太“夸张”了,小糸侑暗暗腹诽,嘴上又说道,“而且,我也大概能猜出来……毕竟,我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可以凭借发表几篇冷门的论文就能得到爵位的,而且还是和法仁加那样搞些古怪的研究。”




如果可以的话,那么帝国大学早就出现学生老师们为此钻破了脑袋……然而,现实是之前有帝国大学的讲师因为疑似学术造假把整个龙类学界弄得鸡飞狗跳这种破事不说,大多龙类相关的学者都过着要不就是资料稀少得可怜、要不就是在各种意外殒命的冷清日子。




“那确实是不太可能,但是在梭莫和帝国之间贩卖情报可以。”似乎佐伯也知道之前发生的一些糗事,用着暗带讽刺的语气说着。




“佐伯小姐是梭莫?”




“不是,虽然我和梭莫走得近,但是我并不认同梭莫的主张。看不出来,龙裔不仅要关心龙,还要关心政治?”




“……很抱歉,我只是有点在意。其实我对政治并不了解,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




“没有人能无所不知。我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情报网很有自信,将自己知道的信息挑拣着一些不感兴趣、但他人会感兴趣的部分辗转于两方势力之间来换取地位和金钱……但是我感兴趣的却是近乎一片白纸,让人头疼。”佐伯眼波流转,最后落在小糸的身上,目光一下子变得冷冽起来、即使只是一瞬间,“比如说你的出现,小糸小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饮下的肉梅斯的后劲发起,小糸此时只觉得从喉咙到胃里都如同火烧一般,但是佐伯的眼神又让她的大脑打了一丝寒颤。若不是因为她能够隐隐猜到,佐伯突然话锋一转所指向的目的为何,恐怕这些话都会被不知情的人看作是别样的微妙展开——




“看来,我在不知道的地方给你造成困扰了。”




小糸察觉到佐伯的变化,心下戒心大起,脑海中思绪飞转。果然,什么愉快交流是不存在的,从一开始和佐伯见面起就注定……




是因为灯子吗?她那时的目光是那么明显地注意到灯子……可是,这又是为什么?若是灯子会下意识感觉亲切的存在、假设二人在以前认识、那也可能是融洽相处的关系。这样的话,对灯子有所企图似乎是不太可能。




她微微按下这一想法,还有腹部蔓延的烧灼感,仍然保持着怀疑的态度。现在,小糸侑需要更多的信息来了解,佐伯从一开始对自己百般试探的原因。所以,在想出正确的回复前,她才用了一句看似没用的话出来继续敲打。




此时,沙钟里的细沙还有一大半,小糸都不曾料到氛围的急转之际来得这么快。




佐伯清楚地捕捉到小糸眼底流露出的戒备,极其微弱。据说,野兽的眼睛之所以会拥有比类人生物更少的白色部分,是为了掩藏视线、进一步来说就掩藏自己的内心活动。而此时这个说法放到小糸身上并无不妥,木精灵比其他的精灵在相貌上更接近兽类的形态,最明显的就是眼珠的颜色占比。所以,比其他种族更不容易流露视线的木精灵,在丛林中面对猎物时,往往能神奇地隐匿踪迹。见到小糸这样,她忍不住暗自揣摩起对方的心思来:果然,她知道些什么。只是,为求稳妥,目前还不能确定对方的立场。




“是的,我从晨星城过来的一路上都在想一个问题。只是在后来见到小糸小姐后,我才确定这一切都和小糸小姐有关。”




佐伯顿了顿,轻描淡写地念出那个关键词:




“幽空地穴。”




过于直接的问话,就算是有所准备,也差点把小糸侑打得措手不及。这人是冲着灯子来的,但是她的目的究竟是……若是在意着幽空地穴的一切,她突然想起之前在幽空地穴的浮岛上遭遇的那位血族男爵洛基尔。




她顾不得刚才推断的为佐伯稍加辩白的想法,心下一凛,质问道:




“你是瓦尔基哈的人?”




这下反倒是弄得佐伯愣住了,她观察着小糸侑严肃起来的样子。并非被问得无话可说,而是相反的,她开始觉得事情往有趣的态势发展了。因为小糸侑把她一直存疑而百般试探的问题给问了出来。




“我不是瓦尔基哈的人。另外,反倒是我一直在怀疑你。”




“我也不是,甚至可以说与此相反,我是跟着‘黎明守卫’的人去那里的。”小糸侑戒备地盯着佐伯,严防着她可能会有的任何举动。而佐伯却对此更显得游刃有余,问道:




“你的目的?猎杀里面‘所有’的吸血鬼?”嘴上这么问着,而佐伯心里清楚小糸侑可是现在都把灯子留在身边的,但她正是这样才会疑心倍起。因为,与灯子一同醒来的,可不只是她自己。




“不是,我也不是吸血鬼猎人,我只是帮里面朋友的忙。如果真的要猎杀吸血鬼的话,我没必要到现在还隐瞒着‘她’的存在。”




“那是因为什么?你把一位纯血的吸血鬼君主留在身边的原因?你想利用她的力量、还是得到别的东西?”佐伯毫不留情地质问道。




对面的小糸侑突然没了刚才的气势,她整个架势突然软了下来。只见她沉默了好一会儿,在自顾自地思考着什么。许久之后才猛地抬起头来重新看向佐伯沙弥香。而这时的她,明黄色的眼眸突然坚定了些许:




“因为她想找回她的记忆、她想去认识现在的世界。而我……只是想帮她完成这一切。”




那之后的事,她没有过多考虑过,就像她答应灯子时也没想更多的东西。什么吸血鬼的力量、上古卷轴,她都没有那个余裕。




就算是这么说,或许也显得太过苍白。对面的小糸侑整个看上去像是炸毛后丧失力气的猫。不过,正是因为这样,也让佐伯安心起来。




“‘她’,现在叫什么名字。”佐伯突然问起,声音很轻,不似刚才那样铿锵有力。




“灯子,七海灯子。有人、我不知道是谁、将这个名字刻在石棺内侧底部,我想这应该就是她本来的名字。只是我出于自己的习惯给她添了个姓氏……”




小糸坐在对面,见佐伯的眼神顿时掩藏在刘海之下,一时之间判断不清她的所想。




“石棺里面……?”佐伯感觉自己的嘴唇在微微发抖。




“因为黎明守卫知道这个地方,我担心他们发现灯子的存在,就用简单的幻术藏住了这些文字。”说来惭愧,这是小糸侑少有的三脚猫功夫的魔法。




佐伯站起身,缓缓朝小糸侑身旁走过去。小糸还是有所警戒,暗地里甚至准备好了转移用的龙吼。




“……谢谢你,小糸小姐。”眼前的女人让她倍感亲切起来,可能是因为那个让她无法忘怀的名字,将过去和现在的一切连接在一起,“而且,看来我们之间或许存在一些误会。”




她还有着许多的疑惑,对于小糸侑、对于灯子,但此时却也因为“灯子”而尽数消融。其他的,都无所谓了。




让小糸侑也没想到的是,佐伯并没有如她想的那样继续追问下去,而是朝她走来、郑重地伸出右手,示意要握手。而且面部表情异常的柔和,自从听到“灯子”之后。




她看着佐伯的神情,一下明白了什么,而只是将这一闪现的灵光放回心里,只觉得这温暖的感觉异常的陌生而又隐约在内心深处某处与自己的一部分相溶。




一切都跟最开始一样,只是现在再次握手,并非多余,而是有了另外的意义。




“之前做过了,但是那有着我的私心,所以重来一次——你应该知道,吸血鬼没有体温,无论如何用魔法作用也没法改变的,所以你现在也可以确定我是不是瓦尔基哈的吸血鬼。”




你大可前来试探,就像我之前试探你那样,只是在此之后——




小糸看了眼个头比她高一些的佐伯沙弥香,感觉到她神色中的从容与自信,便不再犹豫地握住了她伸过来的手。熟悉的人类的体温,虽然佐伯的手细腻之外略为发凉,像是握了一捧夜晚浪潮冲刷后的白沙一般。




明黄与翠绿交汇,这次没了最开始握手时的法力探测,而是更为单纯的。同时,二人心下了然:在这之后,我们应该可以达成共识了。只不过……




待佐伯回到座位上,刚才消失的班金又从树荫下钻了出来,同时抱着两瓶酒。班金替二人重新斟满酒水,就蹦下了桌子边缘跑远了。小糸爽快地将新添的酒一饮而尽,而这之后,腹中火烧的感觉意料之中的解除了。




她重新抬眼看了下沙钟,里面的沙子只剩下小指头宽那么多了。经过刚才一番对峙,小糸感觉自己和对面的佐伯达成了某种默契——至少是现在都没急着说话而是盯着沙钟细沙流尽这一点上。




在此期间,佐伯这才镇定地饮下刚才添上的酒,并向小糸宣示着什么似的举了下空杯。




放下酒杯后,佐伯沉吟稍时,才扔出一句:




“我要向你道歉,并且现在不再怀疑小糸小姐你。不过,我必须要说的是……”




佐伯停顿了一下,用了一种复杂的眼神看向小糸侑,声音微妙地发涩:




“虽然这无法由我来决定,但我不会支持你恢复灯子的记忆。因为,灯子记忆的失去,是为了封印吸血鬼的力量带来的副作用。”




而没有任何人可以确定,一位纯血的吸血鬼君主的力量是否可以由凡人控制。当然,我们也不清楚,灯子以前的记忆会给这未知的力量带来怎样的变数。所以,在意识到灯子将失去记忆时,我们选择了妥协。




佐伯沙弥香这样补充道,却让小糸侑心里一直存在的隐隐不安瞬间放大到极点。




白漫城母马横幅的夜晚总是热闹非凡,因为周遭的居民都会选择在晚饭后来大厅的炉火前聚在一起,或是喝酒喝个痛快,又或是同周围人吹牛或调侃自己今天的经历。




总之,这都伴随着悠扬的鲁特琴声和吟游诗人的悦耳歌声。




七海灯子等小糸侑回来的这段时间实在是无聊得很,刚好在她读到谢尔格拉神话时听到了楼下的音乐声,就趁机兴致勃勃地跑到小糸房间外面朝大厅的二楼阳台上俯瞰楼下的热闹场景。




她不自觉地打着歌声的拍子,脑海里想起刚才在书中看到的关于音乐的起源:谢尔格拉在凡间遇见一位美丽的少女,少女听着林中鸟儿的美妙鸣叫,便向这位疯狂的魔神许愿说,希望凡人也可以创作这美妙的声音。谢尔格拉听了少女的话,便立刻想出了主意——这位魔神当即杀死了眼前的少女,并将她的骨骼与筋肉变化成了现有的三样主流乐器:鼓、横笛、鲁特琴。




就在故事的残忍与暴力显现出来时,七海望向楼下的吟游诗人,却不经意间注意到吟游诗人一旁的大厅角落里。




在远离炉火的地方,坐着一位姿态不凡的男人,黑色的中长发整齐的梳向脑后,皮肤即使是在略为昏暗的光线下也能看出其过分的苍白。七海感觉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她怔怔看向自己的手背,发现自己的皮肤状态和男人非常接近。




而就在七海还没回过神时,男人突然将视线离开了大厅中央,转而精准地对上了七海疑惑的视线——




就连那双蓝色眼眸,都让七海倍感熟悉。




“……也就是说,幽空地穴里的浮岛就是佐伯小姐你一手设计的?”




在说了半天后方才想起桌上的食物快凉得透彻了,佐伯才僵硬地要求小糸侑开始正题、同时强行结束刚才的话题,在递给她一瓶遗忘药剂后——也就是说,现在选择权到了小糸侑手上,还被佐伯咬定说这算是监护人的责任。




“是的,只是你说的什么诺德古墓,我可完全不知道。想必是后来有古诺德人在那里建立坟墓、后来山体变动导致两个空间偶然间连接到一起了吧。”




就算是她进入幽空地穴,也完全不是小糸侑说的那个洞口,她一进去就是浮岛的部分。




“那么,那十座石像鬼雕像怎么解释?”小糸可想起之前在地穴里遇到的一系列疑惑了。




“……我只是设计了浮岛的部分,莫非,你说的这些是澪做的?”




“澪?”小糸捕捉到这一陌生的字眼,她心里更是奇怪了。




“灯子的姐姐,幽空地穴的建立也是她的主张。只是,最后与本来的计划背离了。”




想到就算是灯子的姐姐,那大概也在几千年前去世了。小糸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滋味儿,脑海里闪过七海灯子的模样。




“我还是想不明白,这一切的原因。”建立幽空地穴的原因、那些怪异的预言和雕塑、上古卷轴、吸血鬼……




“……如果小糸小姐还是要帮灯子找回记忆,那么事情的一切你迟早会清楚;若是你们改变了主意,那么你也没必要知道。所以,出于各种考量,我不打算将我单方面看到的‘事实’告诉你。只是……”佐伯又想了想,“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瓦尔基哈的吸血鬼同灯子的关系。”




“你也在灯子的石棺上看到了‘血线即连接湮灭’这句话,因为唤醒灯子的机关也称为‘血线机关’,这也是让我最想不通的地方,为什么你能唤醒灯子。”




“好像当时那位叫‘洛基尔’的吸血鬼也很惊讶这件事,不过,我也不明白。血线到底是什么?”




“血线是吸血鬼的遗传关系,就像我们说的血缘。只是,吸血鬼之间的遗传关系的建立是依靠感染吸血鬼症,而普通意义上的繁殖似乎也不能将吸血鬼的力量遗传给子代;一位纯血的吸血鬼就是必然的统治者,由他(她)感染而繁衍出的吸血鬼后代就属于纯血吸血鬼这一血线,而同一血线的吸血鬼都拥有同样的天赋力量……不得不说,黎明守卫对吸血鬼的研究如此缺乏就敢猎杀吸血鬼吗?”这样的组织,感觉真不可靠啊,还是说,他们藏着什么秘密?佐伯没有直说出来,心里却隐隐意料到。




这女人某些方面还真是不留情面啊,也可以说是她近乎苛刻的一面吧,毕竟这样看来半吊子的态度是她这性格的人无法理解的。另一方面,虽然也才认识佐伯不久,但小糸大概能猜得出佐伯话语的原因。




“这样看来,瓦尔基哈那些吸血鬼也和灯子有着同样的血线?他们也使用冰系毁灭法术。”小糸根据佐伯的说法推测着,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就很恐怖了。




“你很敏锐,小糸小姐,虽然不是这样的,但接近了。”佐伯越发欣赏眼前的波思莫了,尤其是在接触误会状态后,“可能是人类的血缘作用吧,导致灯子和瓦尔基哈一族的吸血鬼的力量十分接近。”




佐伯清冷的话语中,似乎透露出了一个更可怕的事实。而小糸在一个战栗后,莫名看向之前一时间忘记的沙钟——




沙子早已全部流到下方,时间已然终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