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蛇信

作者:TS曳
更新时间:2019-07-28 10:26
点击:505
章节字数:584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五章 蛇信




363年晨星月19日,莫萨尔




那是南风祷告之后的第四天,主人迎来了夜里的访客。




客人的黑色长发间还残留着哈芬加尔境内的冰霜,肩头的衣服也被融化的雪弄得一片狼藉。主人疑惑而不安地将客人邀请入内,她的内心唤醒了前几日的某种预感,由于客人的到来。




客人步履蹒跚,从黑夜里走入,似乎是筋疲力尽。




主人这才看见了客人背上还趴着一个女人——女人有着与客人一模一样的乌黑长发,以及极为相似的精致容貌。她的长发被吹得凌乱,狼狈而又带着一丝刻意地遮住了背上女人的面容。




发生了什么?主人投去担忧的询问目光。




而客人一言不发,只是将背上女人转而抱入怀中。她太累了,就算是这么简单的动作,也好似耗尽浑身力气一般,几乎将她压垮。




怀中的女人、与客人她自己在样貌上极为相似的女人,毫无意识地依偎在客人怀中,仿佛陷入了难以唤醒的沉睡。




在客人的默许之下,主人抱着极度畏惧的心情,伸去颤抖的手、将遮掩怀中女人面容的发丝撩拨开来——




黑暗的帘幕一般的长发,下面掩藏的是一张熟睡的安静脸庞,和沾染着已经干涸的血液的嘴唇与下巴。血迹被抹开,在白皙的脸颊到下颌骨的地方染上宛如蜻蜓翼一般的血迹,灼目的殷红与一种触目惊心的透明感相交杂。




灯子她,死了。




客人这么说道,目光从始至终就没再离开过怀中的女人。声音也随着雪地上的蜻蜓翼飞走了,如海市蜃楼般……




4450年炉火月3日,白漫




白漫城的第三天早晨,炉火月的太阳终于有所收敛。佐伯沙弥香结束了定期的晨练,在早餐之后站在大廊厅的阳台上欣赏日间的白漫原野。




顺带听身旁不远的阿莱丝重复一遍今天的行程。




“大人您今天的安排只有一项……”阿莱丝盯着手中的行程表,皱了皱眉,看上去有点为难的样子,“与奥弗瑞德先生及其族人共进晚餐,在风区的宅子里。”说完还暗自打探了下自己上司的反应。




“那看来今天还比较轻松,如果奥弗瑞德不向我介绍他家族的年轻人的话——光是应付阿兰雯月底的宴会就够我头疼好久了。”




武卫的眉梢肉眼可见的抖了抖,阿莱丝不用看她的正面都知道佐伯刚才肯定是烦恼地皱了眉,连刚才欣赏风景的恬淡脸色都瞬间垮了三分。




这就是阿莱丝感觉为难的地方:刚才提到的奥弗瑞德先生,是白漫当地望族战狂一族的族长,而这位老先生一直希望向帝国示好,所以不断地向身为哈芬加尔领武卫、深得艾利西弗领主信赖的佐伯献殷勤——可是佐伯对其热情过头的态度实在是感到……就像她说的那样。




“礼物准备好了吧?”头疼归头疼,面上功夫还是要做足够的。在得到阿莱丝肯定的回复之后,佐伯才放下心来,“我现在要去法仁加那里一趟,在此之前,我还有别的事情安排你去做——”




龙临堡一楼大厅的一侧,领主座下左边的房间,是法仁加·秘火身为宫廷法师专用的房间。房间分内外,足够开阔的外厅用于进行各种奥术实验、魔法研究等工作,内间则是法仁加自己的休息间。




毕业于天际省冬堡魔法学院的法仁加,对自己在这个普遍轻视魔法的地方能得到白漫领主巴尔古夫的欣赏这件事一直都感觉不可思议,至少现在的他能在条件相对较好的地方进行自己想要的研究——关于龙的一切。




“没想到佐伯小姐你这样的大忙人还有空帮我搜集龙骨。”




已经经历过激动到癫狂这段情绪后的法仁加,此刻盯着自己宽大桌案上摆得端正的巨龙头骨,极尽痴迷的目光恨不得舔过这块研究材料的每一个角落。




他一直梦想着能拿到实物来研究龙,只可惜身为宫廷法师就意味着放弃一部分自由——他不得不时时刻刻候在龙临堡。要是领内发生什么棘手的魔法变故、这种人为灾害,就足够让他忙得脚不沾地。而龙这种生物,又属于龙临堡以外的地方。




“我也没想到一块龙骨竟然能让平日里谁都不正眼看的秘火先生乐意调侃我一句。”




大忙人此时就好整以暇地站在法仁加的桌前,在他旁边目睹这位龙学者几乎手足无措地对着桌上的珍贵研究材料左看右看、就是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下手。




“阿卡托什!我们可是有着同学友谊的,我只是对那些瞧不起魔法的家伙冷淡点。”然而那副此刻只容得下龙骨的眼神搞得这句话不是那么可靠,“不过……让我猜猜,你绝对不是因为送龙骨这种小事来找我的。”




“当然——我想用这块龙骨,换你知道的‘龙裔’的信息。”




老同学一场,再加上知道法仁加向来寡言、利落的性子,佐伯也不跟他拐弯抹角了。




“现在天际省还有什么您不知道的事情吗?”




法仁加的目光从桌上的龙骨移开,惯常阴仄仄的视线与佐伯沙弥香过于镇定的眼神交汇。佐伯瞧了一眼他眼底的雾霭,了解到法仁加的回避态度是有所隐瞒,大概是因为那件事——




“天际省内或许是这样,但是,那位‘龙裔’或许是位外省人吧。”




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而语气轻松地就像是在说自己今天吃的早饭不太合胃口。法仁加也明白过来,佐伯这次是对这位龙裔的情报势在必得。




“就我知道的,三天前的北部哨塔,附近光雾山丘的龙苏醒了并袭击了那里。哨塔那里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在这次的战斗中没有伤亡与损失。”佐伯顿了顿,接着看似认真地分析起来,“我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预测到龙的苏醒并能做好准备,并且在之后又能击退巨龙呢——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我并不打算将这些情况写入下个月的汇报中。”




“要挟意味十足呢,我的老同学。请你谅解我——我们现在所处的立场不同,有些事情牵扯到的也不是那么简单——”




“奥里·埃尔在上,你大可翻阅我之前上交给阿兰雯的报告、甚至是来往书信,我可对‘刀锋’的动向一点兴趣都没有。只要我不写、也不调查,大使馆的那帮废物也拿天际省东面没有办法——我只需要‘龙裔’的消息,而海尔根那件事之后的所有动向都指明,龙裔与白漫有着莫大的联系。我可不相信身为巴尔古夫领主亲信的你……会不知道龙裔。”




“……好吧,我知道瞒不住你。只是,看在龙裔帮过我的份上,我要你向阿卡托什发誓,你不会威胁到她。”




“威胁?”佐伯有些哭笑不得,心里想着她求那位龙裔都来不及呢。当然,这不能全部告诉法仁加就是,“我向奥……阿卡托什发誓,绝不会对龙裔有任何不利企图。”




知道佐伯是说到做到的人,不会威胁到自己的朋友戴尔芬及其所在的刀锋会,法仁加就果断的“出卖”了此时毫不知情的小糸侑。




“看在龙骨的份上,既然你这么说了……不过,龙裔的动向也不是那么有价值,那位小姐可对自己行踪一点都不藏着掖着——听卫兵说,昨天上午她可就进入白漫城了。”




“就是这一点——”




“法仁加!”




就在佐伯要说自己想在正式与这位龙裔相谈之前,先打探一些基本信息时——外头突然传来一道年轻女孩的呼喊。虽然是外人,但是情报网纵横天际的佐伯可不记得龙临堡里有这么一位角色。更要命的是,她在听到这声呼喊时,心里隐隐升起某种预感——




“啊,这位就是你要找的龙裔小姐——上午好啊,我亲爱的男爵大人。”




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也没什么好严重的)法仁加,看着外头那位熟悉的橘发小姐朝这里走来,不露声色地悄悄对一旁的佐伯说道。说完还相当热情地朝龙裔小姐打了个招呼,在佐伯听来简直心情复杂。




只是,两人马上就注意到,这位迎面走来的龙裔小姐的身后跟着一位全身笼罩在黑色披风下的阴影。法仁加只是升起一丝疑惑,没有什么别的想法;而一旁的佐伯可就没那么从容了——




“我想着过来和你打个招呼,不知道你有客人——我先回避一下?”




那道黑色阴影,在龙裔走入房间后,就很默契地停在了门口,没有一点进来的打算。佐伯的视线久久不能从门外那道阴影身上挪开,她的心在那道黑色身影出现起就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剧烈动摇——直到龙裔小姐那清澈的声音近在面前。




她匆匆看向这位一直寻找的龙裔:与身后那位阴影形成鲜明对比的,看上去娇小的身形;一头柔软蓬松的橘色长发,被随意的束了两个辫子在脑后;还有那双让佐伯一眼就辨识出她是精灵的、明黄色的眼眸——从身材判断多半是一位波思莫,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木精灵。可是从皮肤和偏柔的五官看来,也可能是一位混血。




这位怎么样都在意料之外的人——可能是因为她的心境使然,佐伯感觉眼前的整个世界都在晃动,恨不得把眼前这位瘦小身影摇散在空气里。




“不用——我正想找你来看看这块龙骨,她也对龙的研究很感兴趣。”




法仁加见佐伯一直不吭声,神情像是深井中的水一样过于平静。想到不由自己这位主人出马实在是说不过去,便很快地打了圆场,而这位龙裔小姐则挑了挑眉,颇有兴致地看了佐伯一眼,怕是在想佐伯竟然也是个跟法仁加爱好相同的……珍奇人物?




“我就说你怎么今天对我这么热情。”看来龙裔小姐也多少知道法仁加平日里的个性,她调侃了一句,又转过来郑重其事地朝佐伯伸出手来,“您好,我叫小糸侑。”




佐伯眼前的世界终于被她的理智平息下来。




佐伯又瞬间明白过来,忍不住多打量了眼前这位混血波思莫、她在听到她的名字后就立即确定了。而这位龙裔小姐,看上去很稚嫩无害的样子,此时也在若有所思地观察着佐伯,暖色眼眸下闪过一丝疑惑。




“佐伯沙弥香。”




佐伯伸出手回应小糸的友好,握了握对方的手,不动声色地将握手的时机短暂地停留了一下才从容地松开。




同时清楚地察觉到,那双暖色眼眸在自己说出名字后,疑惑加深之余又多了一丝惊讶。她自然是知道龙裔惊讶原因的一部分是清楚这名字在泰姆瑞尔大陆的特殊性,一刹那间设想了一切诸如“东大陆移民”这种问题后,佐伯轻巧地跳到另一话题:




“我听法仁加说您是龙裔,特地前来拜访。”




她的心境已经平静不少,或许。但在这片刻歇息之间又多出了许多不应有的情绪,被包裹在理智外壳之下。




而眼前这位龙裔小姐,听佐伯这么一说,立刻表现出很难为情的样子。看来平日里性格也不是那种张扬的人,多少不适应这种“夸张”的称呼。




“我知道的也不多……是这块龙骨吗?”




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龙裔小姐选择切入正题,视线也刻意地投射到桌上的龙骨上。佐伯一时间没有多话,静静地趁机观察眼前这位龙裔小姐又是好一会儿,心里持续性地风云变幻、翻江倒海。



“虽然很冒昧,这块龙头骨是我最近得到的材料。想必您也明白,猎杀一头龙的困难……所以机会难得,我想趁此对龙乃至龙裔进行一些调查。”然而说话的人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龙骨上,“不知道龙裔小姐您对这块龙骨会有什么样的宝贵见解?”




一旁至今没有吭声的法仁加,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在旁边打探着二人:佐伯少有的直接表现出来的强势态度,以及对面男爵大人的即刻僵硬住又强迫着放松下来的神情。




只见这位龙裔还是很好脾气的同意了佐伯这样听上去不太客气的请求。在得到触摸的允许后,才抬起手,若有似无的抚过龙头骨表面——




就在这时,刚才还一直平平无奇的龙骨,在表面立刻浮起一层流动的白、橙、蓝交杂的光芒,并且肉眼可见的迅速扩增流动范围。但也就在几秒后,那些流光像是潮水一般涌向小糸侑覆在龙骨上方的手,藤蔓一般顺势缠遍小糸侑全身,最后淹没在小糸侑的身体之中。




一直沉醉于龙的研究的真正的龙学者法仁加终于坐不住了——虽然早就知道龙裔意味着什么,但是在亲眼目睹吸收龙魂时,还是忍不住没了形象的叫出来。




吸收龙魂,是龙裔区别于凡人的重点。从巨龙存在起,屠龙英雄不少,但是能真正消灭巨龙、也就是吸收起龙魂的,也只有龙裔。




与法仁加的狂热不同,佐伯沙弥香震撼之余,也只是充满了意料之中的余裕——她带来这块龙骨的目的之一正是如此,虽然与龙裔的见面情形并非她所期望。




等小糸侑吸收完这块残骨的龙魂,法仁加也平静下来、表面上。她没有来得及去在意佐伯和法仁加的态度,而是一副陷入深思的模样,眼睛还盯着桌上这块龙骨。




过了好一会儿,这位龙裔才非常慎重地说:




“这是一条霜龙,名叫埃兹克拉,擅长的吼声也就是‘Iiz Slen Nus’,类似于施展冰霜法术的一种吼声。从精灵纪元初到现在一共苏醒过三次……”龙裔小姐看向面前的佐伯,意有所指地说,“这条龙告诉我,你很强大,佐伯小姐。”




“多谢夸奖。”佐伯眯了眯眼,她可没有闲心去接受这份变了味的赞美,“看来,通过龙魂,确实可以看到许多凡人看不到的东西。”




佐伯最后的话说得非常微妙,而龙裔小姐没有去深究,继续故意干巴巴地解释说:




“可以这么说,吸收龙魂不仅是获取这条龙的力量,也包括他的记忆以及知识。”




“知识……是指‘吐目’吗?”




佐伯过于温婉的声线里冒出了一个陌生的(对于法仁加而言)词汇,而这使得小糸侑更是对佐伯有了些新的认识。




“是的,最直观的来讲是指的‘吐目’,也就是我们说的‘吼声’。”吐目(Thu’um)是龙语中吼声的音译,“佐伯小姐不愧是龙方面的学者。”一般人是没有机会去了解龙语的,因为——




“我只是曾经有机会登过世界之喉。不过,我没有得到灰胡子接见的资格。”




龙裔心下了然:得到灰胡子的接见,就意味着有机会学习吼声之道。不过,无论有没有机会学习,能攀登霍斯加高峰七千阶也可以说是值得夸耀的事情——毕竟这七千阶可不是听上去很简单的游玩性质的存在。能真正走完这七千阶的都是意志坚定的不凡人物。




“那也很了不起,毕竟七千阶也不是那么好受的。如果你有需要,请允许我为你的研究尽可能地提供一点帮助。”




“感谢你的好意。”佐伯获得了满意的答案,转头向法仁加说,“法仁加,我想我的论文又可以添上精彩而可靠的一笔——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完成它。”




“……那可真是恭喜你。”




被突然叫住的法仁加,生硬地回复了一句。论文?这家伙撒谎起来可真是一点都不心虚。




“大人。”就在佐伯脸不红心不跳地打算再多说些什么的时候,阿莱丝的突然到来打断了这一切,“关于今天下午的行程……”阿莱丝向在场的各位周到的行了个礼,又好奇地看了眼唯一陌生的龙裔小姐,才走到佐伯近跟前小声地说了什么。




而就在这之后,佐伯的神情一下子收敛了来,充满歉意地朝一旁的龙裔说道:




“打扰那么久,请原谅我突然的辞别——很高兴能认识您,小糸小姐。”




泰然自若的佐伯沙弥香,再次向小糸侑伸出手来。




“我很高兴能帮上忙。”




龙裔小姐还是那副好像什么都没在意到的无害模样,友好地回握住佐伯的手。




“希望能再次见到您。”佐伯笑意加深,“过于匆忙——请原谅我来不及认识门外的朋友。那么,再见。”




龙裔的手指一下子凉了些许。而佐伯也在感受到这一变化后,及时地松开了手,匆匆离开房间——离开前还朝门外的黑色身影微微欠了欠身。




“抱歉,她可是个龙的狂热家伙。”




法仁加在看到佐伯走后,看到小糸侑的神色紧绷,还以为是在埋怨佐伯的这一系列强硬行为。赶紧站出来替佐伯解释说……好吧,说过的谎话总要圆上不是?龙和龙裔,也差不太多。




“没事,法仁加,我明白。”小糸侑还盯着佐伯离开的方向,不过,她的心终于在法仁加搭上话那会儿起放松下来,“只是感觉你这位研究同好看上去不是那么简单,好奇而已。”




小糸侑低下头看着刚才被佐伯握住的手,敏锐的嗅觉立即捕捉到一道细微的气息。




莲花的香气。小糸捻了捻指尖,像是要把这一丝过于微弱地气息碾碎,在心里选出了一项自认为最恰当的比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