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番外一 灯子(第一部分末)

作者:TS曳
更新时间:2019-07-28 10:26
点击:501
章节字数:30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番外一 灯子




在边境工作的守卫总是要来得更辛苦。他们一般会留一到两个人轮换着守在哨塔内,而其他的人会去附近平原、在边境线附近的道路日夜巡逻。出于慷慨、以及对屠龙勇士的尊敬,负责出外巡逻的守卫将自己的铺盖卷让给了小糸一行人。




谈话完毕后,那只吸血鬼又消失不见了。小糸本来想下去后把她介绍给槙,结果被落了个空。不过,仔细想了想,自己也没准备好怎么跟槙交代灯子的存在,这样缓过一夜也还好——才怪。




塔楼的二层是守卫们堆放练习用的假人的杂物层,沿着楼梯往上走便是顶层的平台。楼顶因为之前巨龙的侵袭,现在还是乱糟糟的一团,地上散落得到处都是桌椅、柴火的碎片。吸血鬼看这里没有人,就索性找了个角落靠着。




她的右手手背还有火烧般的疼痛,感觉手背下的每一寸肌肉都在被野兽啃噬一般。吸血鬼终于在没人在的时候露出无比痛苦的神情,眉间都硬生生地拧到了一块,面目看上去格外的可怕。她喘息着,声音粗重,仿佛这样就能缓解右手背上的痛苦。




像是把全身的力气都用来对抗那汹涌而来的灼烧般疼痛,身子无力地、轻飘飘地贴在塔楼边缘。右手从斗篷中裸露出来,吃力地翻到手背那一面——整个手背到手臂处的皮肤都化成了一片灰烬般的颜色,灰烬下面还露出一团团刺目的焦黑色。




她的脑海里浮现出自己冲向巨龙火焰时的断片,还有当时藏在那个人腰间的、已经被火焰灼伤的右手。因为剧烈地疼痛而扭曲的面庞,在这时又忍不住流露出一股子自嘲意味的笑容。她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在为自己莽撞还是因为这持续的剧痛,耳边又响起了那个人的声音:




“你以后,就叫七海灯子吧。”




那个人不知道怎么从脑子里琢磨出的奇怪名字——至少在吸血鬼听来是这样的。但是,她还接受得挺快的。如果不会接受这个新的身份,那么她顶着太阳、冲向火焰的行为就看上去太讽刺了。




至少现在,她不讨厌这个人给自己取的名字。




七海灯子倚在石墙边上,举在身前的右手还在微微颤抖着。她盯着那一片已经被火焰毁掉的肌肤,还有被烧开一道难看缺口的衣袖,伸出了另一只手——指甲切着完好皮肤与灰烬的边缘,轻而易举地划开一道口子。她掐着灰烬肌肤的边缘,一个用劲儿就像是揭贴条一样撕下了那块坏死的皮肤,暴露出下面暗红色的肌肉,伤口边缘同时渗出一大片或大或小的血珠,没一会儿就淌成了一片血液的湖泊。至于那块灰烬,轻轻一搓就化成一片灰黑色的粉末,被洒在空气中。




吸血鬼是夜晚的生物,在夜色之下力量将会到达顶峰——若说白天的魔法来自于太阳,那么夜晚的星辰则是另一片魔法的温床。七海借着星辰的魔力,尽最大可能的施展治愈法术。血液在还没来得及溢出伤口处的一大片缺块时,就被法术下滋生的崭新肉体掩盖住。




新长出的肉体感觉痒痒的,可能是还在和那些擅自逃出的血液磨合。七海的眉头终于在伤口愈合后舒展开来,但整个人也在不知不觉中滑落到地上,狼狈地坐着。背后的卷轴轴端抵着地面,她将卷轴抱到身前。金色的卷轴在月光下散发着清冷的光芒,指尖反复在表面徘徊,顶上传来一道落寞的叹息:




“希望你背后藏着的秘密值得这些……”




一楼的火光已经熄灭了,一行人也借着守卫的铺塌入眠。小糸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翻身了,就是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她瞄向楼梯那里,又环绕整个一楼一圈,不知道那只吸血鬼晚上跑哪里了。猎人感觉自己最近的睡眠质量都不太好,她的脑海里总有一道不知是怎么想象出来的女声,像是念着咒语一样重复着一些话语:




“如果可以的话,就让她永远都别想起过去的一切”。




更何况,在与那只吸血鬼重逢后,那道声音诡异地开始幻化成她那道沉吟婉转的声音。想着自己明天还要在出发前早起去找斧头,也就不得不逼迫自己睡下去。猎人烦躁地捂住耳朵,脑海里天人交战,她的精力就在清醒与睡意的抵抗间一点点地消耗下去。



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太清楚,本来在城镇外面的小糸侑也不太擅长深度睡眠。当她再次恢复意识时,就看到一楼大厅中央的书架旁边站着一道熟悉的漆黑身影——




七海灯子、她昨天给起名的那位吸血鬼君主,此时正背对着她、脸对着书架站着,从她那里还传来一道若有似无的沙沙声,大概是在翻看书页。小糸的脑袋瞬间清醒过来,心里觉得有些奇怪,赶紧起身、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




吸血鬼抱着书,感觉到小糸的靠近,撇过头来看了她一眼。知道她的存在后用温和的目光瞧了她一下,像是在无声地打招呼,之后又将目光放回书本上——但是脸上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太对劲,一筹莫展的样子,又感觉不太甘心。小糸凑到她旁边,朝她手中的书探过去,下巴不自觉地蹭过七海肩膀上的衣服。不仔细看还好,看了后小糸更是疑云丛生:




这只吸血鬼,看上去是一本正经地看着书的样子——如果不去在意这本书被拿反的话。像是意识到这种违和感,吸血鬼有些尴尬地把书翻转一圈,但是拿正了还是一脸迷茫的样子。




不过以小糸的脑筋,她一下子明白过来了什么:




“你——认识这些字吗?”




非常关键的问题。




眼前这位吸血鬼一脸疑惑的样子,听了小糸的问题后,面部表情一阵纠结。在一番心理斗争之后,才认了命似的微微摇了摇头。那副长得一脸精明的漂亮模样一下子变得愣愣的,看得小糸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这一事实:




“果然——这是泰姆瑞尔现代语言。”小糸认真地回忆了一下过去学过的帝国历史,又讲道,“大概在……一千三百年前,西罗帝尔语是前身。”




心里开始将七海的沉睡时间轴一下子推到了第一纪元末。




“……世界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变化很大呢。”七海合上了书本,放回书架上,眉眼中流露出一丝无奈,“也就是说,从一千多年前起,西罗帝尔人已经统治天际了吗?”




“也不能这么说……其中的故事要说起来的话就太复杂了。” 比肚子里肠子的褶皱数都还难说清楚,其实小糸两者都一时间是说不清楚就是了,“你还记得你是什么时候进入幽空地穴的吗?”




“波加斯?”七海不太确定的吐露出一个名字,是已经出现在历史书籍中、连记载的文字都看上去老旧得不行的人物。




“那你当时是多少岁?”




小糸侑感觉脑袋有点痛——粗略地算了算,小糸的年龄在眼前这只吸血鬼错过的时间里只是个零头的存在,大概是翻个一百倍都没她大的那个年数。她又庆幸自己之前意识到七海的语言问题,在和她的交流中用的是傲尔特莫语、当时通行的语言。




“二十。”这一点七海倒是很确定。




“……我懂了。总之——你如果有兴趣学的话,我以后可以教你。”




虽然现在傲尔特莫人、也就是帝国人口中的高精灵,还过得好好的、各种意义上。但是以后要融入新的环境的话,还是得学会新的语言。




“谢谢你。”




吸血鬼一脸真诚的模样,单纯得像是拿到糖的小孩子。小糸看着七海的侧脸,就算是这样也能感觉到她此时掠过书籍的目光怀揣着深切的好奇。她心里想着这个人应该可以很快地学会,毕竟看上去就很聪明的样子。




这样的话,她就可以开始新的人生,能独立地生活下去——这么说有点自作多情就是了,应该是就算没有小糸侑这么个人,她也能得到其他的名字、身份生存下去。小糸侑的心里又开始了一阵自言自语。




“那么,这个作为学费可以吗?”就在小糸兀自发愣时,身旁的吸血鬼又发话了。眼看着她从披风底下摸索着什么,不一会儿左手从里面露出来,连带着掌心躺着的一块银白色的笨重家伙,边刃处还隐隐闪着寒光——




正是小糸侑那柄被巨龙损毁的斧头……的残骸,斧柄都没了。斧身上面镌刻的白马花纹倒是好好的,不幸中的万幸。




小糸从斧头上抬眼看去,就对上了吸血鬼得意到不行的笑意,感觉那灰蓝色的眼眸都亮了不少,像是在说“我很厉害吧”,跟做了好事的孩子在等待奖励一样。




拿她没办法——小糸也被她这模样逗得笑了,接过斧头的残骸,在七海眼前晃了晃,说:




“那我就收下了——谢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