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半真半假的话语

作者:玄青苏
更新时间:2019-07-22 00:14
点击:46
章节字数:303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看着眼前当年只会纠缠我的“小萝莉”,心情有些复杂。

“我手机呢?我真的要我的手机,我要给我妈妈打个电话,给她报声平安。”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没给妈妈一个交代,也不知道被贺曦樾搞晕了多久。

“我给阿姨打了个电话你放心啦,她知道你不会回去。”贺曦樾转身到冰箱里拿了一瓶可乐,就这么开了喝了起来。

“你跟我妈妈说的什么?”贺曦樾的话我一向不敢全信。

“我没有说什么啦小弦。”贺曦樾看了看自己的可乐再看了看我才意识到有什么不恰当的地方,“想吃点什么?要不给你点个奶茶?你上学的时候最喜欢喝奶茶了。”

我没有应声,默默坐回了沙发上。突然觉得很是疲累,也不想再多去追问她到底给我妈说了什么,更或者她说的什么死不死的我也暂时不大想问了。

好不容易这些年要快忘了她了, 还以为她不回来了。

点好外卖后贺曦樾坐到了我旁边来,顺势就躺了下来,头枕在了我的双腿上,还翻了个身抱住了我的腰,“出国的这些年以来其实我很想联系你,就算能通过朋友圈能看你过得好与坏但是我还不放心,很想亲口问问你,这些年你过得好不好?”

很少见她这般严肃的模样,总是在我眼前嬉皮笑脸惯了的人突然这么严肃我还有点不大习惯。依稀记得好像上一次她严肃的时候就是当年对我表白。

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这些年我过得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差。家里的经济条件一般,自然也没有什么好的关系人脉为我铺路,我也因此就找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作,微薄的薪水能够帮衬一些家里我都觉得很知足了。

“小弦?”贺曦樾起身看着我,我别过头去不想让她看见我湿润的双眼,“当年你明明是喜欢我的小弦,为什么我的表白你连考虑都不考虑一下就拒绝我了?”

“贺曦樾,你哪只耳朵听见我当年说喜欢你了?”贺曦樾无言以对,总感觉自己说使了时灵时不灵的读心术更会被我当疯子处理送进医院,“你……”我正想问她外卖就来了。

贺曦樾开门接过了给我点的奶茶和油炸,乐呵呵地把油炸带进了厨房,找了个大碗来装。又把奶茶插好了吸管再递给我,“先吃,吃了我们再说。”

我开始有点怀疑贺曦樾真如她口中所说自己不是个普通人。因为当年在贺曦樾表白之前其实我就有些喜欢她的,但这个事情我没有对任何人讲过只是自己悄悄藏在心里。

这个秘密一藏就藏到了现在。

然而我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如果贸然和多病的妈妈说我喜欢女孩子,不知道会出什么岔子。我原本打算就把这个想法永生永世的就烂在肚子里了,没有想到贺曦樾竟然向我告了白。

“小弦吃呀,本来就给你点的外卖就没刚出锅的好吃了,再等等就更不好吃了。”贺曦樾用筷子把一串油炸土豆都顺了下来,夹到了另外一个盘子里,蘸了蘸辣椒面,“啊……”她把土豆递到了我的嘴边,我也只好张大了嘴巴吃下了她喂的土豆。

“你给我妈妈说了我会在外面待几天?”被贺曦樾扣在这里我总不能让妈妈担心。

“我给阿姨说我是你的高中同学呀,开同学会大家玩的开心就在我家里睡了,明天该上班还上班。”听贺曦樾这么说我才放心下来。

东西吃得都差不多了,贺曦樾都收拾干净了过后跑过来委屈地说:“小弦我要给你说件事,你不能怪我。”

“什么事?我不怪你。”我总有一种预感,感觉贺曦樾并不是要给我说好事情。

“我自作主张把你的工作给辞了。”我把奶茶放在了桌上,右手捏成了拳头比在了贺曦樾面前,“说好的不能怪我。”

“你把我工作辞了我没钱养家我怎么办?贺曦樾你把你的大小姐脑子安在我身上干嘛?你再怎么不是普通人我是啊!”在钱面前再怎么看着贺曦樾委屈巴巴的样子我也忍不下来。

“我养你啊小弦!”说完贺曦樾就想过来抱着我,我正在气头上就把她一把推开了,“哎哟你那一个月就三千块还要看那个倒霉老板的脸色,你不辞还在他手底下受气吗!”

贺曦樾虽然说的都是实话,但是现在工作也不好找,在这里干了半年忍了半年也是想攒攒经验而已,被她这么一辞下家更不大好找,“你说你怎么辞的,我好想想怎么去求人家把我要回去。”

“你硬是要回去,我明天就把那个坏蛋老板给写死。反正改了你的命也需要人补上,正好就他这个倒霉鬼了。作恶多端提前结束阳寿也不亏,让他活了这么就便宜他了。”说归说,贺曦樾一向信奉善恶分明,但也不会轻易随便去改动人的阳寿。

“你这什么路子?”我想了想电视剧通常的套路接下去我该问她是不是阎罗王,于是我也便这么问了,“你难道是阎王?”

“蠢女人!你才知道!不然能随便改人阴阳寿命的还能有谁?”贺曦樾撇了撇嘴起身去了厨房洗碗。

我惊讶地看着贺曦樾,跟在她的后面,我不知道该怎么问她。从我记事以来看过不少电视剧里面的阎王都是男的,怎么到了贺曦樾这里就成女的了。还有好多好多问题,像是这种她若真是阎王怎么喜欢上我这种凡人诸如此类的问题,我都不知从何问起。

“话说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贺曦樾一向在我面前沉不住气,一阵沉默过后一般都是她先开口。

贺曦樾起了这个话头过后,我思考再三问出了我心里第一个最想问她的问题:“你到底是男是女?”

贺曦樾一阵媚笑,挑了挑眉满是欲望的看着我:“你要不要试试我是男是女?”

我摇了摇头,使劲把她推开了,坐直了身子。贺曦樾看着我有板有眼的正经样,笑出了声:“要不怎么说是蠢女人,这种蠢问题都问的出来,我是女的!老娘行不更名坐不改‘性’,你记住我是女子!喔我要强调一下这里的‘性’是性别的性。”

“你老说我蠢!那电视里演的都是男阎王,我这么问也不算蠢问题吧?”我不服气贺曦樾一直觉得我蠢过她,上学时明明我的成绩比她好,但也是如此,现在更是如此。

贺曦樾有些嫌弃看向我,叹了口气:“都是二十一世纪了,姐姐。不过你也说的没错,直到上一任阎王还是男的,也许是天帝觉得腻味了老是跟老头碰面,于是上一任卸任过后就由我接任了。”

我勉强接受了贺曦樾说的这个看起来非常自恋的理由,虽然听起来很是荒谬,但我也不懂。这个问题过后我又问她:“那你说新闻上死的是我你又怎么解释?”

贺曦樾笑着说:“那不过就是逗逗你的嘛,毕竟时隔那么多年我也不知道第一句和你讲什么,所以就瞎想了这个理由。”

“贺曦樾,你嘴巴里到底有几句真话?”看着贺曦樾似笑非笑的模样,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问下去,有些生气便结束了这个话题。

本来我还把她是阎王这件事都当真了。

对于我而言当年的贺曦樾就是一个出身很好的千金大小姐,从初见她时第一眼就投射给人光鲜亮丽的感觉就知道我和她不应该是同路人。

至今我还记得,她主动和我打招呼的那天,“你好,我是贺曦樾,很高兴认识你,你叫什么名字?”

“好了小弦,去超市吧,去给你买些东西。”贺曦樾主动的提议并不能让我接受,“很多东西不该想的就不要去想,还有你的工作也不要担心,我会替你安排。”

“你给我一句准话,从同学会见到我开始和我说的话,哪些到底是真话,哪些到底是假话。你给了我准确的回复,我就和你一起去超市。”我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

“有那么重要吗?小弦,事情过了就算了,没必要再去计较太多。或者,你实在想要一个答案的话,你权当我喝醉酒说的醉话就好了。”她眯着眼看向我,好像是想要对我发火,但是又隐忍不发。

“那算了,我给了你机会坦白你不愿意接受我也不强求,再见。你也可以当我和你没见过。”我很利落地就起身去玄关穿鞋。

“你别走好不好?我说,我什么都说。·我在同学会上和你说的话,是真的,本来那天真正的事情结果是,你会死于那个男人的手下,是我出手救了你。”我看着贺曦樾近乎哀求的眼神,停下了脚步。

我知道,当她不笑了,从她口中所讲的任何事情就是真实发生的了。

“那新闻里死的那个女孩是?”我怕如果不是我死的话,就会有别人替我去死。

“你放心,那个只是我施法术凭空造出来的一个人偶。”听见贺曦樾这个答案,我安心了许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