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跃进(上)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19-07-21 23:19
点击:748
章节字数:73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看着她的背后,宽阔的肩膀,汗珠从后背流下,Blake方才意识到Yang Xiao Long真的性感到爆。诚然,自从Yang被允许干些轻活以来,在最近两周里她们几乎每天都在一起训练,不过Blake每天都觉得自己像是中了某种彩票一样。

至少可以说,和Yang一起训练是种令人印象深刻的体验。当然,她们在Beacon也经常一起训练,不过那时的Yang在她的日常锻炼中更注重娱乐和玩耍。更不用说Yang那时做的训练比Blake做的还要多得多。在她完成训练时,Yang才刚刚开始进行举重训练。

现在,Yang落后了她一步——她正在努力恢复她生疏了五年的战斗技能。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Yang依靠Blake来奠定基调,她必须得完成每个战斗动作。

她担心Yang也许把自己练得有点太过头了。她们不仅要进行这些训练, Yang每天也会和理疗师在一起,努力使自己适应这只新手臂。每天,她都变得越来越好——学习如何维持控制,适应拥有一只能把墙壁像打湿的纸巾一样轻易戳穿的手臂的一切细微差别。

尽管如此,告诉Yang放慢训练节奏就跟对着太阳尖叫不准它升起一样毫无意义。

“你想到此为止了吗?”试一试倒也无妨。

Yang带着Blake讨厌(喜爱)的得意笑容回头看着她。“我们才做完两组啊。”她说道,然后做了个深呼吸,躺在长凳上。

Blake拿起那只笨重的哑铃,放在Yang已蓄势待发的左臂上。她注视着Yang先将重物垂在身边,然后再向天花板举起。每次她这样做时,Yang那极其有型的腹肌都会收紧和弯曲。Blake强迫自己专注于Yang的动作——她可能会失手丢掉重物,或者需要帮忙把重物托起。

此外,Blake相当确定,倘若她俯下身子舔Yang的腹部,Yang很有可能会失手掉下重物伤到自己。

当下一组训练结束时,Yang坐了起来,吁吁喘气。她们的视线在位于她们身前的镜子里相对,Yang撅起嘴唇。“我希望……我明天能和你一起去。”

“我知道,”Blake露齿一笑。“你说了差不多三十遍了。”

“这真是太糟心了,你是我的健身伙伴,而我他妈的却被关在这个基地里。”

Blake无法对此反驳。尽管Pyrrha的威胁(这件事到现在已经被告知给他们所有人了)已经被控制住了——但她警告了他们所有人,Ruby仍然是目标,而且会有武装势力集结起来发动袭击。他们没有安排在何时何地发动袭击,不过倘若Pyrrha的话可信,这将是必至之事。

这当然也迫使Winter通知了Ironwood将军,他立即采取了行动——让Atlas进入高度戒备状态,使整个王国的军队配置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密。

Remnant其他地方也跟着纷纷提高戒备,虽不如Atlas那么严密,但Ironwood亲眼见证了Beacon的陷落,他不会再被人打个措手不及。

所以,尽管令人坐立难安,这个基地对他们所有人来说仍然是最安全的地方。只有经过Winter的批准并跟随一支小突击队,她才能跋涉到Vale去干掉白牙。

“也没那么糟啦,”Blake看着Yang躺下,又把重物举在手中。“你在世上任何地方都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健身房了,更何况你还能免费使用。”

“那倒是……说得没错!”Yang每重复举起一次就咕哝一声。当她做完后,重物随着一声巨响落到地板上,她又坐起来——汗水顺着脖子和胸口往下淌。“不过嘛,”她用放在附近的毛巾擦了擦额头。“我会想你的。”

“这只是个为期十天的任务。”Blake用臀部轻轻推了推她。“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我就回来了。”

Yang露出微笑,不过看上去很勉强。“我知道,只是这里的气氛老是阴云密布的,Weiss和Qrow在照顾Ruby,我爸马上就要回Patch去,而我则跟Jaune困在一起。”

“我倒觉得他不会经常在你身边。”Blake挨着Yang坐在长椅上。“这整个Pyrrha的事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

“只有‘他’?”Yang嘲弄。“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很重要——你下去探望她了吗?”

Blake点了点头。“去过几次,不过她话不多。Jaune说他在给她读书,但我试着和她说话,她就只是盯着远处不理我。”

“是啊,”Yang发出一声叹息,喝了一大口水。“我的意思是,我知道在那里的就是Pyrrha——她记得我们所有人和她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但那就像是……她内心里有什么东西,你懂吗?她一直在和怪物战斗。”

“或者回忆起怪物的所作所为。”Blake可能说得太过了点——这让人非常不安。“她手上沾满了血腥,”Blake平静地说,然后摇了摇头,站了起来。“来吧,我们得完成你剩下的训练,因为我拒绝在这里度过基地的最后一天。我答应过你妹妹我会和她一起出去玩,而且一小时后你还要去体检。”

“好吧,好吧……我要做拉伸,所以……你懂这意味着什么。” Yang站起来,从墙边抓过一块垫子,脸上带着恶魔般的笑容。

“哦不,当真?”

“没错儿。”Yang把垫子扔在地上,躺在上面。Blake突然想起自己有一本书情节设置跟现在的状况非常相似。健身房的地板上垫着垫子,背上是一个汗流浃背的女孩然后——

『淡定,Belladonna。』

“今天要做多少?”Blake跪下来,把手按在Yang的双脚上问道。

片刻后,Yang坐起来面向着她。“我要做五百下,看看在那之后我会怎么样。”她眨了眨眼,然后躺下继续重复这个动作模式。

————————————

“我觉得你会喜欢这本的,”Blake轻轻抛过一本小巧的精装书,Ruby双手接住,然后翻到背面仔细察看。“是关于猎龙者的故事。”

她喜欢Ruby嘴唇上漾起的微笑。“龙棒极了。”她边说边读起封底的描述。

在放弃武器并从战斗中抽出身来休息以后,Ruby变得相当温顺放松——至少在她心情不错的日子里是这样。Blake知道仍然还有糟糕的日子存在,其中有些日子可谓糟糕透顶,可一旦Ruby终于承认自己正面临着严重的抑郁症,要帮助她就容易多了。

尽管Blake本来就想和她待在一块儿消磨时间,但在其他人都很忙的时候,依然也算是轮到她来照顾Ruby。Ruby知道这点,她也知道Blake并不介意待在这里,所以这对她们两人来说都挺好的。

此外,Blake还收集了一摞新书。“那本里面也没有污段子,所以你可以在Weiss面前看。”

“太好了,”Ruby内疚地摇摇头。“我觉得当她发现我有《爱之忍者》时她会杀了我们俩的。”

“老实说,我没想到你会喜欢这种玩意儿。”

Ruby戏剧性地嘲弄道。“我当然喜欢了!我超喜欢恋爱故事以及写得很好的……色色的东西。”她勉强咕哝出这个冒犯的词语,Blake翻了翻眼睛。

“淫秽作品,Ruby。这叫羞耻肮脏的淫秽作品。”

“好吧,”Ruby耸耸肩。“但它还是写得很好,”Blake无法对此争辩。“而且,我想Weiss也许会在看到它以后明白我不是什么纯洁无邪的花朵,然后我们就可以……”她的脸突然泛起一阵红潮。“于是你今天过得怎么样?”

“等等,”Blake打断她。“你……难道你想——”Blake低吼,为自己无法立马脱口而出那句话而沮丧不已。即便对她而言,跟Ruby谈论这种事也挺困难的。她不仅仅是Yang的妹妹,Blake对她也有同样的感情。“你二十岁了,Ruby。”

“我知道!”她大喊,双手在空中胡乱比划。“我二十岁了,我知道我的身体想要什么,我也知道所有那些……色色的东西。”

“你基本上都没办法说出那个词。”Blake揶揄道,当Ruby的脸又变红的时候,Blake轻声笑了出来。“你想和Weiss滚床单是吗?”

Ruby那双银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羞涩地别开视线。“我——呃——我是说……我有这么考虑过。这是一个梦,”她大声咳嗽。“我做了一个梦!我是说……我已经这么想过了。”她挫败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样是不是很糟?”

“一点也不糟,”Blake安抚她,然后站起来坐在她身旁的床上。“我的意思是,当我们还在Beacon的时候我没法这么说,你们俩会为谁没有把肥皂放回原位而从早争到晚,我以为在那时我们会有这样的谈话,不过你想和你女朋友做这种事一点毛病也没有。”

“话虽如此,可Weiss总是在阻拦我们这么做啊。”

Blake对Ruby嘟起的嘴唇露出微笑。“也许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吧。”

“也许吧,可是……她总是主动的那一个啊。我们——”Ruby再次别开视线,显然尴尬不已。“我们在开始接吻的时候做这种事,这感觉很棒,非常棒。接着有时候我们的衣服就脱掉了,它们嗖的一下就不见了,你懂的吧?”

“我对这个概念很熟悉。”Blake皱起脸。“我不需要知道每个环节。”

“也、也对哦,”她快速点了点头。“抱歉……不过只是有时候她的手会滑到很下面去,就像是,超级下面。我以为她终于要上了,然后她就停下来了。不亲了,也不动了,她就只是……完全定住了,然后说她累了,把我翻过去从背后抱着我,然后就完了。”

看到Ruby被这番谈话弄得如此心慌意乱的模样真是太可爱了,同时也很高兴看到她提起Weiss的样子。Blake的感觉并非“嫉妒”一词所能准确形容,她并不嫉妒Weiss和Ruby的关系,只是……对她们率先到达这一层关系而感到沮丧。

『率先?你是在和谁比赛么,Belladonna?』

她迫使自己甩开那些想法。她不应该再那样想着Yang了,她们才刚刚把她们的搭档关系——她们的友情——重筑。仅仅因为自己对她有着无法想象的迷恋并不意味着她需要冒险失去她们所重筑的一切。

“所以你觉得她在把你当婴儿对待?”Blake问,Ruby的叹息几乎立刻回答了她。

“我的意思是……最近我并非什么能够让人开心伴其左右的人。”就跟最近这段时日里经常发生的一样,泪花在Ruby的眼睛里打转,她快速抹掉眼泪。

自从Ruby坦承自己的抑郁症以来,她总是会小小地崩溃一下。她的整个人生都在发生改变,她的疾病使她的整个世界快速收缩。她放弃了武器,放弃了狩猎的能力,也因此放弃了很多独处的时间,Blake知道她在挣扎。

她伸手摩挲着Ruby的背。“你可以和我谈谈,Ruby。我不会评判你,你知道的。”

“我知道,”她点点头,把手里的书放在大腿上。“我只是担心她可能……在重新考虑我们的关系了。”

“Ruby,Weiss非常关心你。她会为你搬开整座山——用上她的钱的话,她八成也办得到。”

Ruby轻声笑了出来,不过明显她疑虑犹存。“我知道,而且……我也有同样的感觉。”她咬着下唇。“我只是害怕我不是她想得到的人;你明白吗?”她的声音破裂了,Blake靠得更拢了些。每次她和Ruby之间产生如此这般的交流,尽管寥寥无几,她还是会尽力去做她认为Yang会做的每一件事。

“你还是你,Ruby。你只是有一点点——”她搜寻着合适的词语。

不幸的是,Ruby率先开口了。“坏掉了?”

“悲伤。”Blake微笑着纠正,Ruby又低下头来。“Ruby,你没有坏掉。你正在处理,我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我已经处理了很多和你一样的事情,有些日子我甚至觉得即使尝试也毫无意义。这座山似乎太大了,大到让人觉得爬不上去,你宁愿躺下、放弃,但你还没有。你在这里,你放弃了武器,答应接受治疗。现在你在跟我说话,说想和Weiss共同前行。也许你觉得自己迷路了,但你真的做得很好了,你得知道我们都为你感到骄傲。你依然在战斗,Ruby。”Blake拍拍她的背。“只不过这是一场不同于以往的战斗。”

Ruby吸吸鼻子,擦了擦眼睛,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向Blake露出一个泪眼汪汪的微笑。“谢谢。”

“不客气。”Blake感觉到Ruby的胳膊搂住了自己的脖子,她很快回抱。“不过,你还是需要和你女朋友谈谈。”

Ruby靠着她,动作一滞。“呃啊,”她呻吟着后退开来。“我就不能只是亲她吗?”

“不,你需要告诉她你的感受。”话语一出,Blake方才意识到告诉Ruby一些自己都没有去实践的事情有多么愚蠢。“生活太过脆弱,令人无从害怕。”她的笑容变得诡谲而得意。“此外,当你告诉Weiss你想和她做爱时,我觉得Weiss的反应会非常有趣。”

倘若Weiss的反应算不上有趣,那Ruby的反应绝对有趣。她的脸又涨红了,显然还是听不得或说不了那个词。一想到她试图做出实际动作,那画面简直既可怕又滑稽。

“你觉得我应该像Carter在《爱之忍者》中问Abigail那样问她吗?”

“我觉得你没有合适的……嗯……装备模仿Carter问Abigail的方式去问Weiss。”

Ruby放声大笑,点了点头。“说得没错——这些书的台词有时真的污得不行。”

Blake扬起一根眉毛,进入角色。“来吧,Ruby。难道你不想侵占Weiss的深渊,一探她对世界隐藏了如此之久、只为你和你的伟岸之物留存的宝藏究竟是什么吗?”

“天啊,”Ruby紧随其后,配合Blake模仿的音调。“我没料到它会变得如此巨大。我需要一点时间来让自己准备好用那伟岸的鸡——”

门口传来的咳嗽声使Ruby的话生生卡在半途,她俩转头看见Weiss骇然睁大双眼站在那里,脸红得就像Ruby的斗篷一样。

“R—Ru—Ruby你的——”Weiss磕磕巴巴地说,然后清了清嗓子让自己镇静下来。“你父亲想见你。我告诉他说我来找你。”

Blake转向Ruby,Ruby向她露出一脸绝望的表情——但Blake只是耸了耸肩。倘若Weiss听得够多,这可能会成为她们两人所需要展开的谈话的起点。

“好吧,”Ruby双手放在背后站了起来,显然对Weiss可能听到的内容尴尬不已。尽管如此,她还是走了过去,在Weiss的脸颊上轻轻留下一吻,这让她的搭档立即脸红了。Weiss几乎是立刻抹除了自己的反应,把Ruby拖出门外。

正当她要离开,她的卷轴板响了。Blake迅速从口袋里掏出卷轴板,当看到屏幕上出现的脸时,她倒抽了口气。

“Sun?”

“她还活着!Blake Belladonna,你还真不擅长保持联系啊。”

Blake忍不住微笑,Sun比任何人都更了解她。“我知道,对不起。这里发生的事情真的太疯狂了。”

“Patch吗?那里不是挺……顺遂的吗?

“你是说无聊吗?”她边问边离开房间,慢慢顺着走廊往下闲逛。“我已经不在Patch了。我现在其实在Atlas。”她觉得没有必要对他隐瞒什么。Blake不信任的人很多,但Sun并非其中之一。他凭实力赢得了信赖。

“你在那儿干什么?Yang和你在一起吗?”

她找到一张空的警备长椅,坐在上面。“实际上是和整个队伍在一起。我们来这里是因为Ruby遭到了袭击,Weiss和她在一起。说到这个,她们现在已经是一对儿了。”

“等等……那个冷冰冰的Schnee在和Ruby约会?”

听到他不相信的口气,Blake轻声笑了。“确切地说,是爱上了她。”

“哇哦……我……哇哦。我不知道她心里还有这种感情,”Sun在电话另一端安静了片刻。“那么……‘我们’?”

“什么?”

“你说‘我们’来了Atlas。”

“哦……”Blake已经准备好接受即将到来的刺激了。“当我们听说Ruby在这里的时候,有我和Yang,还有她父亲。”

她发誓她能听到他在电话对面奸笑。“那么你和Yang……你们……和解了吗?”

听到这句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感觉很好,她的心跳加快了一点。“我们和解了——我们很好。”

“太好了,”Sun实事求是地说,她听见他离开话筒大喊。“她们和解了!她们很好!”

“Sun!你在跟谁——”

“Neptune说是时候了。”他大笑,她翻个白眼。“我为你高兴,Blake。自从你睡在我的沙发上以后已经离开了很久了。”

他的语气变得严肃了一点,而每次他这样做的时候都让她的眼睛湿润了。“我知道……我永远也无法报答你为我提供了容身之处。”

“你不必这么做,Blake。拜托啊喂,我们可是朋友,我觉得Neptune比起我更喜欢你。你知道我们一直都支持你的。”

突然间,她的思绪加速了。“这个提议的有效范围有多广?”她问道,站起身来。

“什么?”

“如果我战斗需要后援,你知道你是怎么叫我给你打电话的吗?”

“哎哟我去,请务必告诉我你有一场战斗要打。Blake,我都无聊到爆炸了,可以好好打一场。”

她皱起眉头。“好吧,如果我告诉你那是在Vale,你可能就不会那么兴奋了。”

“我喜欢Vale。”

“而且……是和白牙打。”

“又是白牙?!”

“没错!”Blake叫了出来,然后四处张望,确保没人听见她说话。“但这次不同了。我要和Weiss的姐姐以及部分军事增援一起去,我们要把他们彻底拿下……也许会设法挽救一下残兵败将。”

她沉默着。Blake用手指轻敲长凳,等待他的回应。就在她准备放弃说点别的时,他开口了。

“你什么时候走?”

那不是她预料之中的反应。“明天早上。”

“好吧,”她听到他在另一端走动。“Yang和你一起去吗?”

Blake叹了口气。“不,很不幸,她还没有恢复到可以出去冒险。另外,Ruby也需要她在这里。她很沮丧她不能去,但这样倒也更好。”

“好吧,”他似乎又走到了另一个地方。“好吧,我们可以一块儿工作。”

“什么?”

他大笑。“哎呀,Blake。你要进入白牙的领地,在你背后还有一支Atlas军队。你需要一张友好的面庞来照顾你。”

“Sun,我不能——你不能!太危险了!”

“危险总是存在的!这不就是我们报名参加的目的吗?”

她呻吟着,她所有的朋友都非常热切地想要让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Sun,这次不像以前。不是我们跟我们的朋友盲目地投入战斗。这是一次军事行动。我觉得Winter Schnee可不喜欢意外之喜。”

“那就告诉她我在那边见你们!”

Blake只能希望他能感觉到她对他投去的怒视。“你就这样给我安排了?!”

“因为是你在担心嘛。”

“Sun,”她咆哮着,从长椅上站起,气冲冲地来回踱步。“我会没事的。”

“我敢打赌,如果我在那儿,Yang感觉会好些的。”他说,她知道他是故意想和她作对。

这话起效了。“Sun……”

她试图说话,但他打断了她。“听着,Blake,我在这里烦透了,而且老实说,考虑到你和白牙的关系,这事儿似乎很危险。只是……让我跟着。明天下午我就能到那儿,等你的飞艇到的时候再见啦。”

尽管她想告诉他她可以自己处理这件事,她办得到,但同时她也很高兴再次见到他。“好吧——但你要怎么去呢?”

她能听见他声音中得意的笑意。“我相信我可以找到一个偷渡的地儿。”

就在那一刻,Blake意识到她所有的朋友都很让人受不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