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完结与番外三则

作者:苔前月
更新时间:2019-07-20 22:15
点击:241
章节字数:50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五]微光与花火

“还是不行吗 ?”

坐在咖啡馆内,时易把带来的作业放在一边。望着靳夏。

后者一脸困扰地看着自己的手,摇了摇头。

在琴房说完话以后,她们的距离近了不少,虽然不像普通高中生那样形影不离,至少在上体育课的时候两个人会等一等对方。

就算不能弹琴了,得到时易这样一个朋友,也很好。

靳夏摇了摇头,将脑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念头驱散,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现在是周三,学校的迎新晚会在周日晚上八点开始。

可是……

她的手指还是有轻微的颤抖。无法很好地掌握好力道。

也不是没有想过和老师申请换人,但是班主任以“给班级争光”为由拒绝了靳夏的提议。

争什么光啊,不丢脸就不错了。

靳夏捂着脸,悲叹一声。

眼神又在无意间瞟到时易的手指上。

对方的手指细长匀称,和她的比起来小了一点,但是指甲很整齐,粉粉嫩嫩的,很可爱。

忍不住和自己的做了一下对比。

嗯,还是自己的比较长。


时易眼神复杂地看着靳夏的神情不断变化。


“靳夏?”

一声带着疑惑的轻喊把靳夏从九天云外拉回来。

“咳咳、”靳夏咳了几声,把话题说回正事上:“虽然那个手指操有用是有用,但是在细小的方面还是有一点无法控制;大体上演奏没问题,细节方面的瑕疵没办法。”说到后面,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可我想做到完美。”

时易犹豫了一会儿,对靳夏说:“把手给我。”靳夏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依言将手伸了出去。

手被握在掌心。

靳夏愣愣地看着时易牵过她的手,然后用她的双手握住。

冰冰凉凉的,很舒服。

“回去用冰水试试?可能会好一点。”

少女垂着眸,长睫微颤。

靳夏怔怔点头:“好、好的。”


后来时易离开时靳夏摊开自己掌心一看,粘腻潮湿,全是她自己出的汗。




四天的日子一晃而过,齐修高中的晚会也变成了现在进行时。


高一到高三的学生都坐在礼堂里。高一在最中间,前面是校领导;高二和高三分列左右。

前面一个节目是街舞社和rap社联合出的节目。主持人报完幕以后就是校领导讲话的环节。靳夏的节目被安排在第四个;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时易从班级队列离开,去了幕后。

后台的学生忙的几乎要飞起来,一个男生抱着一个巨大的纸盒子匆匆从后方窜出来,差点撞到时易。

时易躲闪不及,却在即将撞上的一刻被人猛地拉了一把。

就像在办公室一样。

男生连声道歉,又抱着箱子匆忙离去。

时易回过头,呼吸却在见到靳夏的那一刻稍微错乱。

一米七三的女生穿着红色的长裙,脸上施着略微有些清淡的妆容;因为本身眉眼就很锋利的缘故,化浓妆效果反而适得其反。

靳夏站在昏暗的后台边,整个人像一丛燃烧的火焰。又像是一把出鞘的、寒光锋利的薄刀。长裙穿在她身上浑然天成,后背光洁无瑕,莹白如玉。

一直以为是奶凶奶凶的小猫,没想到是慵懒的波斯品种,竖瞳里的光细碎分明。


“准备的怎么样了 ?”时易错开眼神问。

靳夏不说话,只是笑着把手伸到时易面前。

喔,

明白了。

时易握住靳夏的手:“ Croatian Rhapsody?”


靳夏撇撇嘴:“你看我这一身红就知道我要弹这种激情飞扬的曲子嘛;老校长每年都要听克罗地亚狂想曲,这是咱们学校的保留节目。”

校领导致完辞以后主持人又开始报幕。时易松开手,向靳夏叮嘱了几句以后正准备离开。


“时易,结束以后等我。”

时易回头,靳夏站在一片黑暗里,只有眼睛闪闪发亮。像黑夜里的两颗星星。

“好。”



高中生的重点从来不在校领导的话上。因此老校长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掌声雷动。


时易掏出作业写了一会儿,但是周围声音嘈杂根本写不了。她索性把眼睛闭上养神。

因为不是最想看的哪一个,所以就算浪费掉时间也没关系。


很快主持人报幕的声音就又响起,时易算了算,应该是靳夏了。

钢琴被放在右边;由于八班是文科重点班,于是和一班这个理科重点班一起坐在了最前面;一方面既是学校对她们的偏袒,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学生口无遮拦惹出什么岔子。

靳夏从舞台右侧走上来的一瞬间,时易清晰的听到了周围人小声却激动的赞叹。

此刻礼堂灯光全熄,只有一束微弱的光照在靳夏身上。

衬得她艳丽无比,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

靳夏微微向台下点头示意,眉眼并不带笑却让人无端觉得心脏被扼住。

清傲,但好像她本该如此。

她缓缓走到钢琴前面坐下,按下第一个琴键之前和坐在正侧方的时易对视了一眼,眼中的笑意加深几分。


只是琴声响起的时候,不仅是周围的人感到诧异,时易也错愕了一瞬。

因为这并不是《克罗地亚狂想曲》,而是《みちしるべ》。

同班同学里不乏有震惊的;倒是高一那些不明真相的新生听得十分入迷。


啊……她知道了。

时易有些茫然。

《sincerely》这首歌是一部动漫的片头曲;而《みちしるべ》是片尾曲。

这部动漫讲述的是、一个少女寻找“爱”的故事。


靳夏,

弹奏着这首曲子,

你到底想传达什么呢?


时易低下头,清瘦的手交织在一起。

她不懂、也不敢懂。

——靳夏想说的话。





晚会散了以后,时易在出口处犹豫了一会儿,决定顺着人流一起出去。

结果被一只炙热的、有力的手拉住。

“时易,我有话和你说。”

她不敢回头。


靳夏牵着她,逆着人流往回走。


到了厕所,靳夏松开她的手。

“时易,我……”

“靳夏,我还有作业要写。”时易咬着唇,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骨节发白。

靳夏一愣,她脸上的妆还没有完全晕开,由于出汗的缘故亮晶晶的,整个人在厕所昏黄的灯光下散着朦胧的光晕之美。

“就两分钟。可以吗?”


时易沉默半晌:“……好。”


“时易,我喜欢你。”

靳夏深吸一口气,闭着眼睛小声把自己的喜欢传达给对方。

时易瞳孔放大,神情十分错愕。

预想中少女脸红的场景并没有到来,靳夏睁开眼,只看到时易几乎是小鹿受惊般往后退了几步,转身匆匆离开。


外面人群忽然躁动起来,女生小声的惊叹在靳夏耳朵里格外刺耳。她扭头看向窗外,一束一束的烟花正飞向天空,在黑色的画布上留下鲜活富有生命力的痕迹。

亿万颗星星在黑夜里绽放。

像是一场幻梦。


靳夏僵硬地扯动嘴角,人群都兴奋得不像话,她却像被人从头到脚淋了一盆冰水。

在九月初。


[六]在那之后



转眼就到了九月中,高三生由月考迅速升级到半月考,轮番轰炸之下岂有悠然自得者。

刚开学的时候她们换过一次座位,靳夏被调到了第八组最后一个,靠窗。时易坐到了中间一排的最后一个。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们俩成了隔着三排座位的同桌。

毕竟,

班上上一米七的女生就她们两个。



自从在厕所靳夏冒冒失失地告白以后,时易就一直没有和她讲过话;倒不是靳夏本人没有找过她,只是每回时易都像未卜先知一样找了这样那样的借口避开。

偏偏都很合理。


许南华从前面转过身来:“怎么?没能抱得美人归?”

靳夏把试卷卷起来打了一下她:“你要死啊,好好听课行不行。”

许南华撇撇嘴,又转回去低头对答案。

靳夏趴在桌子上,看到了在后排一排弯腰睡死在桌子上的人中分外突出的时易。

时易难得扎了个清爽利落的马尾;她从靳夏这个斜下方四十五度的死亡角度望过去也出挑得很,身姿挺拔,像一株出落得笔直的小白杨。


这样看着,不知不觉就下课了。

靳夏:“!!!”


下节课是体育课,安排在第四节,正好下了课去食堂吃饭。

许南华走过来对靳夏挑了挑眉:“我给你俩请假去,加油!”

靳夏望着那边正在收拾课桌的时易,没忘加了句:“记得给我打饭啊,西红柿炒鸡蛋,红烧茄子和辣椒炒肉。”

许南华挥了挥手里的饭卡:“没事,只要你卡里有钱,我能八种菜三样汤全给你打上。”

靳夏望着许南华,突然特别严肃地说:“谢谢你。”

许南华摸了摸趴在桌子上的靳夏的脑袋:“没事,就是有一种‘自家养的油麦菜终于有小白杨给她遮风挡雨了’的错觉。”

靳夏笑着锤了一下许南华:“滚蛋。”


送走许南华之后,靳夏拉住了低头脚步匆匆的时易,抬起头认真地问她:“时易,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恶心我?”

时易侧过头:“……不是。”

“那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顾及到教室前面的两个摄像头,靳夏把时易牵进了水房——和教室隔开、专门存放卫生工具的地方。


“时易,我不是说着玩的;如果你不喜欢我请一定要告诉我;”

靳夏低着头,把重心从左脚换到右脚。

时易沉默着没有回答。

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靳夏等待着她的回答。

长得像是写完英语试卷后等待着交卷的那几十分钟,又短得像是写数学试卷的那最后一秒。

在靳夏以为下课铃快要响的时候,她看见时易抬起头望向她,随后闭上了那双好看的、她在学校睡完觉以后第一眼见到的眼睛。


忽然舒淇的那句台词像是一道闪光从靳夏的脑中闪过:

“一个女孩子闭上眼就是要你亲她的嘛。”


她不再犹豫。




[番外一]关于出柜这件事之靳夏篇。

“妈,我找对象了。”

靳夏坐在沙发上,状似无心地对靳母说。

靳母织毛衣的手抖了一下。

不好,

织错针了。

“是我的高中同学。”

不妙,

指法错了。

“一个女孩子,人很好;开家长会的时候你夸可爱文静又懂事的那个。叫时易。”

靳母把毛衣放在一边,起身去倒了一杯水:“挺好的。”

个屁咧!

自家这头猪居然能有人看上,真是小姑娘不长眼睛。

看着笑得春风满脸的靳夏,靳母在内心默默叹了口气。

靳夏啊,

这条路,你可要想好了。


[番外二]关于出柜这件事之时易篇。


放学后,时易和靳夏说完再见之后去了墓园。

经过花店的时候,她买了一束新鲜的、还有露水的玫瑰。


“姐姐,我遇到我喜欢的人了。”

那个人很好,喜欢恶作剧;

吃饭的时候总喜欢留一点,讨厌吃花生喜欢吃糖;

虽然表面上是个不良少女,但是连鬼屋也不敢 去;

总是充满了自信与活力。


“我生活的很好;还记得那部我们没有看完的动漫吗?薇尔莉特在最后懂了什么是‘爱’。”

“姐姐,不用担心我。”

“我已经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全新的人生了。”



[番外三]年龄不是问题


考完英语,靳夏一眼就看见了在人群里像一棵小白杨一样的时易。

靳夏迈开长腿向她走过去,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矿泉水。

“你怎么这么早出来了?”

“英语比较简单。”想早点见到你。

时易默默把后半句吞进肚子里。

靳夏“咕嘟咕嘟”地喝着水,颈部薄薄的肌肤贴着血管,上面细小的汗珠在夕阳下闪着光。

时易敛了敛眼神。

喝完水,靳夏把准考证和身份证从考试工具袋里拿出来看了一会儿,突然后知后觉地说:“时易……我十八了。”

时易眉头一跳,直觉要出事。

果不其然,

“今晚,咱们出去吧。”

“……靳夏,我还没满十七。”

“哈?”

“上小学的时候为了给家里省钱,跳了两级。”

“那我就和未成年谈恋爱了啊!”

“不过你要是实在想的话……也不是不行。”

“诶?可以吗!”



晚上换了件衣服的靳夏等在地铁口;没过多久,就看见穿着校服的时易从里面走出来。

她走上去牵着时易的手,放在手心里,发现对方和她一样指甲剪得干干净净。只不过她是新剪的。

咳咳、工欲善其事,必、必先利其器嘛。


地铁旁边就是一家酒店。

靳夏直奔主题,带着时易直接上了五楼——以前她和家里吵架不回去的时候,就住在这里。


打开房门,靳夏脸有点红。她侧过身子让时易先进去:“你先去洗澡,我下楼,去买、买几个……指套。”

时易小声应下。


等到靳夏洗完澡用浴巾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走到床边的时候,时易正在戴着眼镜看书。很严肃的黑框眼镜,她戴着却有几分冷冽的文人气息。

时易见到靳夏走过来,把书放在一边,取下眼镜。直直地看着她。

靳夏无端地觉得自己脸有点发烫。

说点什么,

快说点什么啊靳夏!

“书挺好看的哈……”


时易拉熄了床头的小灯,凑到靳夏耳边:“我觉得你更好看。”

靳夏:“!”

故事情节不是这样的!

又听见时易说:“我未成年,你成年了。所以,你不可以对我动手动脚。”

末了又加了一句:

“但是我可以。”



清晨。

“靳夏,指套大了。”

已经嗓子疼到没办法出声的靳夏哼哼唧唧的,抬起软到不行的脚踹了一脚时易。

被后者一把捉住。


完蛋,

要出事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