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曲奇派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19-07-21 00:12
点击:899
章节字数:71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Weiss家的每一个房间都令人叹为观止,Ruby觉得自己在过去的二十多分钟里一直都吃惊得合不拢嘴。天花板是如此之高,地板是如此之闪亮,每间房间里都还有其他华贵饰物。

Ruby当然知道Schnee家族十分富有。从Weiss刚和自己成为队友开始,就一直在彰显自己很有钱的事实。尽管如此,Ruby也并未料到Schnee家住得到底有多好。这个地方十分庞大,Ruby在这里只需要占用一个房间,并且很乐意一直把它当成家住。

即便是她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房间——一间座落在二楼远处末端一角的浴室——也很是令人叹为观止。水槽是用精美昂贵的大理石做成的,其他的一切也都闪耀着金银的质感。这里还有一个Ruby会很喜欢使用的宽敞的浴缸,它被放置在一扇巨大的窗户边缘,透过那扇窗户可以俯视下方的楼房,而这扇窗户似乎也是观赏夕阳的最佳位置。这一切都是定制的,即使是毛巾上面也都缝有名字,Weiss在进来时拿了自己的那条。

当Weiss在水槽下方的抽屉里翻找着什么东西时,Ruby不由自主地打量起她的前搭档来。

Weiss并没有太大改变,至少她看起来仍然是同一个人。Ruby无法装作肯定,但从外表上看她仍然只是……Weiss。漂亮且优雅,她的一举一动都具有目标和意志。她的头发也许变长了些,但还是束着她专有的顺马尾造型。她似乎变得比Ruby记忆中的更加严厉拘谨了一点,就仿佛她惧于休息或喘几口气。虽说在穿过这个地方的一路上Ruby自己也忍不住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任何一个错误的动作都有可能会打坏她永远都赔不起的东西。

“找到了。”Weiss说道,打破了房间里那股令人舒适的静默。她站直身子,手里拎着一个小急救箱,把它放在柜台上。

“你要把我缝起来吗?”Ruby开玩笑地问道。

Weiss侧目瞪了她一眼。“不,我们又不是牲畜。只是在我们治疗前我要先清理一下你的伤口。”

“我们?”

“是的,我们。”Weiss翻个白眼。“现在……”Weiss注视着她,那双湛蓝的眼中浮现出些许羞涩和犹豫。“把、把你的上衣脱了。”

Ruby感到自己的眼睛睁得跟盘子一样大。“什么?”

“别让这事儿变得更加难为情了,Ruby。如果看不见伤口我怎么给你治。你就……就脱掉上衣让我看看。”

对于把伤口展示给Weiss看这件事,Ruby不知为何感到如此紧张。那只是一只Weiss罢了,她们在同一间宿舍里共度了几近一年的时间,而且也在各种衣不蔽体的状态下同对方吵过好几次架。也许是Weiss如此直白地叫她脱衣服才让她这么紧张。

尽管如此,Ruby也不能对此事琢磨太久,尤其是在那同一个搭档正手握纱布站在自己面前并不耐烦地跺着脚的情况下。

Ruby慢慢地解开自己装着弹药的腰带扣子,把新月玫瑰轻轻地放在一边。她把腰带小心翼翼地放在水槽上——以免刮花它漂亮的表面。接下来她轻松地解开外套扣子,最后把手伸向自己的束腰。知道Weiss正在等着,Ruby解开系带,然后深吸口气,让其自然滑落。她把衣服拉得更开了些,将裸露的腹部展示给这个正在等待的女孩看。浴室里的冷空气扑打在Ruby新裸露出来的肌肤上,让她一阵哆嗦,她背靠水槽,外套从她的肩膀上滑下。

现在Ruby身上只穿着一只黑色的文胸,她面带微笑,碰巧抬头看了Weiss一眼。

之前那个苍白的女孩现在脖子和脸上都染上了一片红霞。她只是……一直在盯着Ruby的身体,而且这视线的强烈令Ruby感觉慌张不安。

『她只是在察看你的伤口罢了。这是Weiss啊,她可是个专家。她又没在盯着你看,她看的只是你的伤口而已。别紧张了你个……蠢货!』

“Ruby……你……这伤口太深了。”Weiss带着一丝失望说道,Ruby这才埋头看向自己的伤口。它是很疼,不过几天下来她已经能搞定它了,而且她也已经习惯了。过去几年里,Ruby已经受了各种各样太多的伤,她已经习惯了疼痛与痛苦。每天早上醒来,她都会希望这个伤口已然消失,然而到现在她的Aura都没法疗愈这个创口。不管那个……东西携带的刀剑是什么,它都非常强大,好似带了魔力,可以完全击穿Aura。“我、我要消毒了,可能会痛哦。”Weiss一边说一边把什么东西倒在手里的纱布上。

Ruby回想起这几年自己所出生入死过的各种战斗,露出得意的笑容。“拜托,Weiss。我已经战斗了好几年,我可不觉得这点——噢老天!Weiss!”那不明液体一碰到Ruby的伤口,Ruby便跳了起来,发出嘶嘶痛喊嚎叫。“嗷、嗷、嗷、嗷!”灼热的疼痛贯穿Ruby全身,痛得她身子直缩。当她试图缩走时,Weiss将她的肩膀抓得更紧了,防止她乱动。

“噢你能不能安分点!就只是消个毒而已!我几乎还什么都没做呢。”

“Weisssssssss,”Ruby哀嚎,“真的很疼!”

呼唤帮助的恳求并不能博得Weiss的同情。“这是因为消毒水正在起作用。这个伤口太深了,而且还没处理过,如果你早点照料它也就不会这么疼了。”

“我在外面又没有这样豪华的浴室和个人定制的毛巾。”Ruby回击道,腹部上伤口处的灼烧感让她也燃起了一丝怒火。

Weiss再次……翻了个白眼。“或许你的身体是长大了,但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幼稚,不是吗?”

“你就是在气我现在长得比你高对吧。”Ruby吐出舌头。

“你想让我倒更多这玩意儿在你的伤口上?”Weiss反击道,再次举起纱布。Ruby所能做的只有撅起嘴唇结束这场争吵。当灼烧感褪去后,Ruby审视起Weiss的眼睛在自己身体上游移的方式。这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在这个她共享过同一间宿舍、分享过如此多时间的女孩身边如此开放、如此脆弱,这感觉就像是某种全新的东西。Weiss看着她的样子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似乎比Weiss还要放松。“Ruby我——”Weiss的表情里浮现出某种东西,但Ruby无法读懂。它看上去几乎像是尴尬。Weiss一如既往地成功稳定住了自己,她放下手中的布,深吸口气。“现在我要开始治疗你了,没错。我要让我们的Aura相连,用我的Aura来治疗你的伤口。”

“呃,”Ruby吞了下喉咙中凝聚的结块,“听起来像是……一件大事?Aura相连?”

“你因为感染而死掉才是大事。只要……放松就行了。我们可是搭档,记得吗?”Weiss对Ruby露出的微笑让她的每一分疑惑都烟消云散了。Ruby已经忘了Weiss真正的微笑有多美。她只对自己在乎的人露出这样的微笑,而它们总会让Ruby觉得自己很特别。

“我们需不需要来个咏唱之类的东西?”Ruby问道,脑海中回想起自己读过的所有关于Aura相连的故事。爱人间Aura相连抑或英雄奉献自己的Aura去拯救无辜的童话故事。它们总是让人感到既浪漫又兴奋。

“你怎么会想到咏唱这种东西?”

Ruby只能耸耸肩。“我不知道,感觉这正是咏唱的好时机。”她所得到的答复只有那直勾勾的、恼怒的瞪视。“好吧好吧,没有咏唱。”Ruby举起双手投降。

“过了这么久你依然还是那个小讨厌鬼。”Weiss咕哝道,声音大到Ruby刚好能听到——不过Ruby觉得她其实也并不是很担忧这一点。

过了一会儿,Weiss朝Ruby跨出一步,当Ruby注视着她搭档的左手向自己身体伸来的时候,她可以看见那片霞红又回到了她的脸上。之前所谓的放松也只有在身体不被如此亲密地触摸的情况才下能极其轻易地做到。冰凉的手指在她的腹部上舞动,Ruby的呼吸卡在了喉咙里。她无法确定这是否是真实的,但Ruby相当确定这是她有史以来离Weiss最近的时候了。Ruby可以看清Weiss脸上的每一处细节。虽然在分别的日子里Weiss没怎么长高,但她的成长体现在其他很多方面,并且全都集中在面容上。眼睛中的湛蓝色变得更深了,下巴的轮廓愈加清晰分明。Weiss一直都很漂亮——自从第一次遇到她,Ruby就知道这点。而今,她可谓倾国倾城。现在轮到Ruby脸红了,她肚子里那股翻腾的感觉既陌生又令人愉悦。

“Weiss。”Ruby说道,那双蓝色的眼眸抬起来看着她。浴室里静默的重量压倒了一切。她俩之间的热量宛若毒物,Ruby能够感觉到自己正陷于其中。

“放松。”Weiss柔和地要求道。“只要放松……就行了。”她的声音降低为一阵私语。“专注于你的Aura,尽你所能地释放出来,其他的交给我。”

于是她便照做了。闭上眼睛,Ruby专注于释放自己的Aura,努力将自己的力量逼出来。她锁定Weiss,锁定肌肤上那些指尖的感觉以及下方她们的脚触碰着的方式。

Ruby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漂浮,只有身前Weiss的存在才使得自己有种着陆的感觉。再次睁开眼睛,她看见了某种美丽的东西。Weiss身上笼罩着白色的光芒,她的Aura照亮了她的周身。Ruby从未见过如此迷人的情景。

在她们完全相连的那一刻,Ruby感到身上的每一根神经仿佛都在颤抖,忍不住深吸了口气。Weiss搭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加重了力度,片刻后,她腹部上的伤口开始愈合。一股暖流流遍全身,几天以来她所承受的每一分疼痛和痛苦仿佛被溶解了一般。她双腿颤抖地站立着,注视着她的搭档正在一如既往地专注于自己的任务。然而,在伤口已经愈合了的很久以后,Weiss依然维持着接触状态。

直到Ruby握住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Weiss才停下来。

“嘿,”Ruby低语道,拇指摩挲着Weiss的手背。“我想你做到了。谢谢你。”Ruby说,露出她最为灿烂的笑容。

有那么片刻,她以为Weiss会说些什么,但她俩之间的接触立即消失了,Weiss慌慌张张地转身走向门口。“我去看看你的饭做好了没。你把衣服穿上后来厨房找我。”就这样,Weiss离开了,留下一脸懵逼的Ruby一个人在浴室里。

————————————————————

一进Schnee家的厨房,Ruby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这里有多么地……一尘不染。老实说,这里看上去就像是完全没人动过的样子,跟她长大的位于Patch的自家厨房没有任何共同点可言。在她家的厨房里,父母每天早上都会给自己和Yang做煎饼吃,晚上她们也会在那里写作业。

就算在自己的母亲过世之后,厨房也依然是自家的活动中心。晚饭是坐在柜台旁吃的,桌子则是用来学习或玩游戏的,有时候也会猜猜字谜。

这间厨房看起来就跟精美的广告里所展示的样品间一样。

倘若要说实话,Ruby其实不怎么喜欢这里——尽管这里面的一切都十分昂贵。

话虽如此,这份Weiss的厨师放在她面前的食物倒是十分美味可口,令人食指大动。

『好棒啊。』当一个并非她自己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时,她皱起了眉。『别想那么多,Ruby,你已经好几天没有像这样吃过东西了,只管享受吧。享受Weiss为你所做的一切。』

“怎么了?是肉没有煎熟吗?新炉子有时候会发生这种情况,它——”

“Weiss,”Ruby打断她。“很完美了,真的。和我过去这几个月里吃的东西相比,这简直太棒了。这个肉的肉质嫩得我甚至都不用咀嚼。”

Weiss满意地点点头。“很好,这肉每天早上都要放在烤箱里慢慢煮上四个小时,然后再用明火炙烤。我父亲每天中午都吃这个。”

Ruby蹙起眉毛。“我正在吃你爸爸的午餐?”

“没,他现在不在Atlas,你这样刚好避免浪费。”

这句话并没有让Ruby觉得好受些。“你们……就算没人吃也要每天做这个?”

“别扯淡了——那样多浪费。不过这么上等的肉料确实很容易过期。下周就会有新的食材被运送过来,父亲没吃完的都要扔掉。”

即使是随意的闲谈,Ruby都能看出Weiss在提到父亲时身体都绷紧了。她不怎么了解那个男人,只知道在Beacon的时候,Weiss总是在竭尽全力地避开他和他那不断打来的电话。对Ruby来说,这似乎有些悲伤,因为她总是期待着爸爸打来的每一个电话。他可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喜爱的人之一。

如果她害怕他的话,那得有多糟糕啊。

“你不来点吗?”Ruby一边问一边用叉子再次叉起一块肉。

Weiss摇摇头。“我午餐已经吃好了。更何况现在也很晚了,而且这顿饭只是为你准备的。你显然饿坏了。” 她带着一丝嘲笑说完这句话,指了指几乎空空如也的盘子。

相应地,Ruby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然后微笑着一口咬掉叉子尖端的食物——这让Weiss又翻了个白眼。这起码是她今天看见的第五次了。

“Schnee小姐?”听见轻柔的呼唤声,Ruby转头看到一位女仆将另一个盘子放在Weiss面前。『还有吃的啊?』她已经吃了很多了,不敢想象还有更多食物。

“谢谢。”Weiss说道,微微向女仆点了点头,然后这位年长的女人转身离开房间。见到Weiss这么适得其所的样子感觉很奇异,Ruby已经见到了Weiss和身边的一些侍者互动的样子,她注意到虽然Weiss和他们保持着距离,但并没有虐待他们。这并不是说她认为Weiss很残忍,她只是很高兴能看到她在这里度过的时光并没有抹消掉她在Beacon时所发生的改变。

“那是什么?”Ruby问道,忍不住打了一个嗝。

Weiss叹了口气,把那个依然被金属盖子盖住的盘子端到Ruby面前。“你自己看吧。”

Ruby瞄了Weiss一眼以求肯定,然后握住金属盖子的把手,将它提起。她看到的东西几乎让她快昏了过去。那是一块曲奇饼干,不对……是一块馅饼。这是一块巨大的巧克力曲奇饼干派!

“W-Weiss,这是……”她抬头瞧见Weiss正在享受自己的反应。“这是我见到的最美妙的东西了。”

“我觉得你会喜欢的,仆人们认为我是疯了才会订购这玩意儿。”

Ruby嘴里口水流个不停,香气扑鼻,让她差点忍不住把自己的脸扑进馅饼中央。“你说你只要……提出要求,他们就会把它给你?”

“Ruby,”Weiss露出戏谑而得意的笑容,“我可以订十个。”

拿起一块事先切好的派,Ruby再次闻了闻,真是太赞了。“你怎么能不天天吃这个呢?如果我是你,我会把我的床都弄成一个巨大的曲奇派!”

“因为我能自控,我有原则。而且我不怎么喜欢巧克力。”闻言,Ruby惊骇地倒抽一口气。“噢你能别这样吗,就你爱吃这玩意儿,不是吗?”

Ruby咬了一口曲奇派,露齿而笑,当看见Weiss皱起脸时,她甚至笑得更开心了。“你最好了。”

Weiss把盘子递给Ruby,转过脸去。

“真不敢相信我遇到了你。”吃完第一块派,Ruby往后靠进椅子里,试图更好地看着Weiss,而Weiss拿着一本书回到了柜台边。“你去哪?”

Weiss耸了耸肩,眼睛没离开书本。“没打算去哪,只是……走一下。”

“我以为你是要去开什么大型会议又或是……啊,派对之类的!”尽管Ruby笑得很灿烂,Weiss却似乎并不吃这套。

“我才不去派对,Ruby。”

“哦。”Ruby撅起嘴,她继续盯着Weiss,而Weiss的视线从没离开过书本。“那你在做什么?”

Weiss用手指做阅读的标记,“我在试图偶尔读读书。”她终于把视线转向自己的前队友。“通常我才不会回答这些连珠炮似的问题。”

“我说!”Ruby双手胡乱地在空气中比划着大喊,“我们有五年没见面了!我对你的生活感到好奇难道不行吗!”这句话本应是句玩笑话,但那话语本身却过分真实,到头来听上去反而像是在指责一般。

这句话里的语气并未被忽视掉。Weiss猛地合上书本,吓得Ruby差点跳起来。“我也想这么说你!你还不是把你的生活对我闭口不言!我担心了你五年,今天找到你,你却受伤挨饿吃垃圾食品,完全不会照顾自己,还不告诉我你一直以来都在……在……搞什么鬼!”

愧疚感猛烈袭来,Ruby蜷缩在这把精美的椅子上,视线看向一边。她把她这些年所做的事情全部保密,而自己就像与世隔绝一般。这既可怕又艰辛,有些日子几乎令人无法忍受,但她不能把自己在意之人卷进来,因为这只会让他们受伤。

Ruby厌倦了看到人们死去,她厌倦了自己速度不够快,无法及时拯救他们。

“我——我该走了。”Ruby说,她站起来,抱住自己,“我很抱——我的意思是……感谢你为我做的这些,Weiss,你治好了我的伤,还有——”

“没门儿。”Weiss从柜台旁的高脚凳站起来,挡在Ruby前面。“你别想离开这座房子。”

Ruby摇摇头。“我不能呆在这里,Weiss。这样不安全。”

“为什么?”她盘问道,但Ruby只是面带羞耻地移开视线。“如果你不告诉我为什么你呆在这里会很不安全的话,那我也没有理由相信你,既然如此,今晚你就留在这里,因为你现在的状况条件根本无法继续维持你之前的生活方式。”

“Weiss——”

“Ruby。”她的话被再次打断。这次Weiss的语调轻柔起来,还夹带着慰藉。一双手突然搭上Ruby的肩膀。Ruby觉得自己的决心在面前那双注视着自己的蓝色眼眸里渐渐崩塌。那双眼里满是关怀与担忧——这让她想起以前自己熬了几通宵做新月玫瑰的时候,Yang赶着她上床睡觉时的情景。“我不知道你怎么了,我只知道Beacon发生的事……影响了你,可我却在能够为你提供帮助之前就离开了,对此我很抱歉。”

“那不是你的错。”

Weiss笑了起来,但Ruby看得出她其实并不这么想。“就当不是吧,我现在在这里。让我帮你吧。”

泪水突然涌入Ruby眼中。“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我没办法解决。”

“你真的这么蠢?这几年你都没学会点什么吗?你个蠢蛋,难道你不觉得那是双方可逆的吗?”Weiss的话语在Ruby心中盘桓,久久无法散去。在那一刻,一切突然向Ruby席卷而来,筋疲力尽和孤独寂寞——Ruby已经五年没有和那些自己所在乎的人们在一起了。

恐惧没有离去,Ruby依然知道她呆在这里会有危险,任何在自己身边的人都会有危险。

不过Schnee家的人总会得偿所愿。

“我会留下。”Ruby微笑道,再次看进Weiss的双眼之中,那双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轻轻地捏了捏。“谢谢。”

Weiss理所当然地点点头。“我说过我会是你前所未有的最佳搭档,不是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