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第44話 鑽石星塵

作者:XDFOX
更新时间:2019-07-23 00:39
点击:48
章节字数:57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44話 鑽石星塵






1






「真是…這什麼鬼天氣,前幾天好端端的,結果忽然說變就變?」


「才剛打算把厚大衣給收起來,沒想到今天卻瞬間降溫,都快冷死了。」


「就是啊,還以為夏天近了。看這氣候,還是在等等吧。」另個人嘆氣道。


「欸?不是因為這裡是山區的關係,所以常常變天嗎?」一位新來的居民問。


「話是沒錯,但通常不會像現在這麼冷,今天的天氣很反常。會不會是要發生什麼事的徵兆呢…」


「哈哈哈…說不定喔!」



大街上,路人們躲咖啡廳簷廊旁,喝著熱飲取暖,邊聊著怪異天氣。




原本逐漸暖和的氣候今日突然驟減,冷得讓人得穿回厚衣服才行。

在芭德,這種情況不常見,卻也不是頭一次。

相較於哀怨氣溫瞬降的人們,僅有小部分的人知曉這種天氣的好處。


而她就是其中一個。



魅凱:「哼嗯─…」


她遙望著山區,嘴角揚起抹微笑。




回到宿舍換好衣服,下樓時恰巧與丹尼爾和陸明碰上。


丹尼爾:「怎麼,魅凱?臨時替人代班嗎?」


今天她不需要值班,身上卻穿著突襲兵制服。


魅凱:「沒有,只是想到山上走走。」


丹尼爾:「這樣啊,那路上小心。」


魅凱:「嗯。」她點頭道,便走出宿舍。



丹尼爾目送她背影,摸了摸下巴,瞇起眼笑著。


丹尼爾:「哎呀──年輕真好吶。」


陸明:「怎突然這樣講,丹?」他一臉疑惑問。


丹尼爾:「總之,有件令人高興的事。」他湊近陸明,小小聲補了句,「就點到為止,記住別太八卦。」


陸明仍聽不懂他意思,喃喃唸道:


陸明:「忽然變冷這麼令人開心嗎…?」






2






因突然降溫的關係,藏書室大門和冬天時一樣,緊緊閉著。門上還結了些許霜。


站在櫃台外的窗戶瞧了下,發現目標人影。

輕敲窗戶,「叩叩」聲吸引室內的人注意。魅凱和她揮了揮手。



莎莎:「怎麼了嗎?」


魅凱沒回答她,朝大門敞開的藏書室喊道:


魅凱:「蘿洛、月蓮,我先把她帶走了!」


在不見人影的某處,傳來了一句:


蘿落:「──隨便啦。」


之後馬上又聽見另一句:


月蓮:「──這代表我下班了嗎?」


魅凱:「走,跟我來!」


莎莎:「走?去哪?」


魅凱別過頭,向她微微一笑。


魅凱:「約會。」


莎莎:「…什麼?!等…」


她拉著莎莎跑了起來,雀躍說道:


魅凱:「──當作慶祝妳學到術能的祝賀!」





* * *





來到山腳,她拿下圍巾替莎莎披上,說道:


魅凱:「等會兒進樹林氣溫會低點,可能比較冷。小心保暖別著涼了。」


莎莎:「那個…」


魅凱:「太黑的話我可以點個火。」


莎莎:「…不是。」她搖搖頭說。


一路上來她什麼都沒透漏,畢竟想給她一個驚喜。

…也許真的太突然了。


才這麼想而已,她的臉頰就被一股暖流給包覆。


莎莎:「別只顧著我,妳自己也要照顧好。」她捧著她的臉說。


魅凱愣了會,隨後笑了聲,答道:


魅凱:「好。」


莎莎:「嗯──」


她忽然盯著她不放。


魅凱:「怎麼啦?」


莎莎:「覺得妳今天心情看起來特別好。發生什麼好事了嗎?」


魅凱:「…我想想,」她說道,「能跟可愛的女孩子約會就算好事了吧。」


一聽見她這麼說,莎莎雙頰立即泛紅。原本捧著她臉的手立即放開。


莎莎:「我…我還以為妳只是開玩笑…」


魅凱:「那如果妳沒以為我在開玩笑,還會跟著我來嗎?」


莎莎的臉瞬間變得更紅。之後她什麼話也沒說,紅著臉直接往森林小徑走。


魅凱:「等等、莎莎,妳知道我們目的地在哪嗎?」她緊跟在後頭問。





* * *





在森林裡走段時間,魅凱停了下來。


(今天應該能順利看到吧…)


她抬起頭望著星空辨識方位。隨後嗅了嗅空氣,利用雙手和肌膚去感受濕氣與溫度變化。



魅凱:「就快到了。還好嗎,累不累?」


莎莎:「還可以,路上沒什麼陡坡,也不難走。」她張望下四周,「應該有人開過路的關係,沒什麼石子或雜草。」


魅凱:「很不錯呢,妳變得比之前更懂得看山路。」她稱讚道,「這條路是我開的,偶爾會趁巡邏時順便整理。」


莎莎:「原來如此,怪不得妳會曉得這條小徑。」


魅凱:「不過逢這個難得的時候,我一定會特意抽空來。」


莎莎:「"難得的時候"?跟氣候突然降溫有關嗎?」


魅凱:「一會兒妳就知道了。」她賣關子說。




又再往森林裡走了點,在整片樹林之中忽然空出一塊,視野剎那寬敞許多,月光也透了進來。


魅凱:「目的地抵達。」


她指著面前結冰的小池塘說。


與其說那是池塘,倒不如說像積了點水的淺水漥。在這時節結冰的情況應該減退,尤其是小面積的水面,大多會先融化。也許是今天溫度驟降,池塘水位又太淺的關係,才讓它重新結冰。


看著結冰水面,莎莎訝異說:


莎莎:「今天真的很冷…連水都結冰了。」


魅凱:「對,不過這樣也好。」


她走到池塘中央一塊突起的岩石上,對著莎莎說:


魅凱:「手給我。」


為了怕莎莎在冰面打滑,她拉著她來到現在所站位置。


莎莎:「謝、謝謝…」


兩人距離突然拉近,她小巧的臉龐又浮現些紅暈。


魅凱:「秋季時這裡楓葉會轉紅,紅葉會隨著風掉落到水面,可惜現在看不到。」她指向附近翠綠色的楓樹說。


莎莎:「那,等秋天時候再帶我來一次吧。」


魅凱:「嗯,一定。」她輕點頭,答應道。




等了十多分鐘,她開始從期待變得忐忑。


(…濕度應該足夠,難道說天氣還不夠冷嗎?)


由大衣內拿出手機看看,氣溫已達到零下十五度。濕氣、溫度均符合條件,所以只剩運氣和耐心,等待大自然降下它的魔法。


莎莎:「感覺氣溫好像又有點下降了…」她說著,便對著手心哈氣。


魅凱:「要不要我生點火?反正附近有的是木材。」


莎莎搖搖,說道:


莎莎:「不必了,現在這天氣還好,跟冬天相比的話不算什麼。」


魅凱:「說得也是。」她輕嘆了口氣,又問,「那不然我幫妳暖個手?」


她正準備褪下手套時,莎莎突然叫了聲。


莎莎:「等一下!」


魅凱:「怎麼了?」


莎莎:「先別動,妳的頭髮上有東西。」


她小心翼翼從她烏黑髮絲上捏下一顆圓圓的小東西,並仔細端詳。


莎莎:「這是什麼?好漂亮。」


一顆晶瑩剔透的結晶狀物體沾在莎莎指尖上。

她輕輕揉著,小結晶便融化,些微沾濕毛線手套。


莎莎:「摸起來冷冷的…是冰?」


魅凱睜大眼睛,引頸期盼的自然贈禮終於登場了。正當她要為莎莎解說時,空氣中出現更多小結晶。


皎潔月光照耀下,晶瑩剔透的微小珠粒一點一點地閃爍,隨著地心引力緩緩飄降。

沒一會兒,兩人便沐浴在其中。


莎莎:「…──哇!」她驚嘆一聲,露出又驚又喜的神情。


魅凱:「它叫做"鑽石星塵",算是這片山區特有的景象之一。必須在氣溫瞬降,又有恰當的濕度、光線的時候才可能看見。總體來說還挺靠運氣的。」


魅凱也跟著抬起頭,仰望天空。


今晚的月光恰好當了最佳的燈光師,而夜色成為良好的布景,一顆顆小白點清晰可見。

冰晶形成的粉塵,彷彿像遙不可及的星星忽然降臨到身邊,隨時唾手可得。


莎莎:「鑽石星塵啊…真的就和鑽石一樣,難怪發現它的人會取這名字。」她讚嘆道。


不知是否看太入迷的關係,她頭仰著仰著,不知不覺讓身體越來越後傾,忘了自己正站在一塊面積不大又不平坦的石頭上。


莎莎:「…─!」


她重心失衡而往後倒的剎那,魅凱反射性地接住她…正確說,是摟住,摟住了她的腰。



(糟…糟了…完全預料之外…)


魅凱心裡想道。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她亂了步調,原本一直保持平靜的心現在慌了。


(不不…冷靜點。自然就好…沒什麼大不了的。)


她深呼吸一口氣,讓湧起的緊張感稍微降下。



在透過氣象預報得知今天有很高的機率能見到鑽石星塵後,她就下好一個決定。

到了今天,強烈的直覺和自信依舊充滿著內心,雖然當初預計只要順其自然就好,時機到了一定說得出口…可是計畫總是跟不上變卦。



莎莎:「…那個…」她小聲說道。


魅凱:「……」


兩個人距離剛剛還有一步之差,現在則僅有幾公分。


魅凱:「…莎莎。」


她輕輕叫喚她名字。莎莎的視線便和她對上。


莎莎:「嗯?」



圓潤灰色眼瞳映著點點星光。

每當凝視這對澄澈明亮的雙眸,她總是一再被吸引。

既無心機又純粹,心裡思緒彷彿被沉澱。



魅凱望著她,慢慢開口道:


魅凱:「我喜歡妳。」


突如其來的表白讓眼前女孩的臉瞬間脹紅。


莎莎:「…誒…誒!?」


她大叫一聲之後整個人愣了住。這是預期內的反應。


魅凱:「我是認真的…即使知道未來有很多不安定因素,仍不想放棄這股感情。」


之後她又柔聲說了句:


魅凱:「並不需要馬上答覆我什麼,我只是想先將感受告訴妳。」



魅凱緩緩鬆開摟著莎莎的右手,不過左手還是抓著她肩膀,就怕還沒回過神的她一個不小心又會跌下去。






3






護送莎莎回房後,魅凱已經呆坐在床上兩小時。


回去的路上,莎莎跟她保持些距離的走在身後。而且頭一直保持低低的,不太敢和她對上視線。講話時候也回答的心不在焉。


她猜想,莎莎大概覺得很不知所措或尷尬。

可是她明白,那是在所難免。

畢竟兩人是不同國家的人,有很多的事情需考量,外加莎莎身邊接二連三發生許多事,每件事情都需要花時間去面對。


(我會不會太急躁了…)


雖然早就預想到各種結果,也覺得表白結果是成功還是失敗都無所謂,能將感情好好傳達出去才是最重要的事。

但說不感到焦躁、不安一定是騙人的,她自認自己沒成熟到那個地步。


魅凱:「真是──!」她抓了抓頭,跳下床邊。「還是找個人聊聊吧…不過該找誰?」



平常最有話聊的是菲肯。

可是一旦開始說,她鐵定會追問所有細節到甘願為止。



雙胞胎兄弟?

不不不…這是最差的選擇。



月蓮的話呢?

應該會是合適的對象,只是她大概會不小心說溜嘴,雖然透露出去的對象會是蘿洛。不過她還是希望別太多人知道,那樣只會給自己跟莎莎帶來困擾。



姊姊…?

這邊應該是暫時不能說的。



丹尼爾…?

想來想去應該沒比他更好的人選。

而且這個時間他應該也回到宿舍內。





* * *





隨便問兩個人便曉得丹尼爾人在哪。

他坐在餐廳一隅角落,桌上放了瓶酒,正小酌幾杯。


魅凱:「真罕見呢,你會在這個時間喝酒。」她指了指餐廳大鐘說。


丹尼爾:「這個啊──因為今天心情很好,就想喝點。」他笑笑說,「怎麼樣,今天玩得開心嗎?」


魅凱:「…誒?」


她吶悶地看了下丹尼爾。


丹尼爾:「妳今天不是帶莎莎到山區去走走嗎?」


魅凱:「喔…對。」


瞧她的眼神有些飄移,丹尼爾放下酒杯,問道:


丹尼爾:「發了什麼事嗎?」


魅凱:「……」


她停頓片刻,過一會兒才開口。


魅凱:「…就是,那個…我和她告白了…」


她的音量逐漸縮小,不過丹尼爾還是聽得一清二楚。


丹尼爾:「誒?」他雙眼略微睜大說,「真想不到啊──哈哈哈啊。」


魅凱:「別笑啦,我可是認真的。」她抱怨道。


丹尼爾:「我知道。那結果呢?」


魅凱搖搖頭,說:


魅凱:「還不知道。」


丹尼爾:「嗯…她並沒有馬上答覆妳啊,這也難怪了。」他拿起酒杯,啜了一口了。「畢竟以莎莎的立場跟她爸爸的現況來看,恐怕會令她煩心吧。」


魅凱:「……」


丹尼爾:「吶,所以現在後悔太急了嗎?」


魅凱無精打采地靠向桌子,下巴在木桌上叩了一聲。


丹尼爾:「哈哈哈啊…真是,妳在這方面和妳媽媽真像,一旦有把握就按耐不住性子。」他一口喝掉酒杯剩餘的酒,又說道,「不過她更加直覺和迅速,還記得當時軍團裡鬧了很大的風波。」


魅凱:「風波?」


丹尼爾:「是啊,因為她是萬眾矚目的對象,也是很多人的理想伴侶。在那種地方當眾表白,又是第一次見面的對象。」他邊倒酒,邊滔滔不絕說著。「在她語出驚人那刻到八卦傳遍軍團上下,不知有多少愛慕者碎了心。」


魅凱:「還真亂來啊…可是確實像她的作風。」她苦笑說。


丹尼爾:「其實那時也是因為時代關係…唉,總之,妳也是有一定的自信才決定告白的吧?」


魅凱:「嗯…」


丹尼爾微微一笑,回答道:


丹尼爾:「如果現在覺得步調太急了,那就反過來放緩它,任事態自然發展。」他說著,輕摸了摸魅凱頭頂。


她輕嘆了口氣,回答道:


魅凱:「也只能這樣了。」


丹尼爾:「老實說,我覺得莎莎小姐也喜歡妳,所以妳不需要擔心失敗。」


魅凱:「怎、怎麼說?」她緊張問。


丹尼爾:「我們家的孩子這麼優秀,條件又好,哪有不喜歡的道理!」

說完,丹尼爾爽朗地大笑著。


魅凱:「………」






4






時間回到幾小時前。


進到房間,房門闔上發出「砰咚」聲響時,莎莎才意識到已回到暫時居所。

在那之前大腦的好像當機似,根本搞不清楚狀況,自己人在哪裡、一路上怎麼走回來的都不曉得。


莎莎:「我剛剛…我剛剛到底在幹嘛…」


她按著臉,腦袋仍是慌亂狀態。


一聽到她口中"喜歡妳"幾個字,她的腦袋就開始神遊。

甚至在那當下,她以為自己會被親吻。

但也幸好沒有發生,否則她之後可能會失神好幾天。



莎莎:「那都是真的嗎…不是騙人的吧?」


她不停喃喃道,邊在小套房內來回踱步。走著走著,腳小趾冷不防地直接撞上床角。


莎莎:「!?………」


佈滿密集神經的腳趾尖傳來陣陣痛楚,讓主人回憶起剛才進來就把靴子脫掉亂扔的事。

這也提醒她,如果是在作夢的話就不會有感覺了。


再仔細回想更早前的片刻,她確實被告白,而且還是在絕佳的景緻跟氣氛內被喜歡的對象給告白。

怎麼想都太過夢幻,以至於到現在她還不相信這是現實。



莎莎:「等等、等等…像這種時候應該找個人聊聊天,把心情抒發出去以後應該會好點…」


她點開手機看了看。

通訊錄中沒幾個人選,於是挑了最近有通訊的對象,魅凱和蘿洛。她理所當然地點選蘿洛。



To蘿洛:


"我…我剛剛被告白了!"


訊息已發送。



過一會兒,對方訊息回覆:


"喔。"




..

...


沒了,沒任何下文。


本來期盼對方會接下去問"是誰?"之類,之後能一口氣把事情說出來。

等了五分鐘、十分鐘,還是無新訊息。


那位冷淡的少女對這件事一點也不感興趣。

她剛才還很亢奮的情緒宛如被澆盆冷水般熄滅。


莎莎:「意外的很有效呢…真是謝謝妳啊…蘿洛。」



終於恢復冷靜跟理智以後,一屁股坐向木椅,環抱縮起的雙腳。


雖然被喜歡的人告白非常的開心,可是殘酷的現實正擺在眼前。

兩人各自處於另一個國家,兩國之間的關係也還不安穩。

況且,現在她會在這裡是因為政治庇護的關係,未來哪天也許會返回莫坎諾,到那時候避免不了分開…自己能坦然接受嗎?

除此之外,眼下還有當務之急的事必須處理-想辦法和遭到逮捕的父親與失散的家人們重新連繫上。



(現在…真的是適合談戀愛的時機嗎…)


手機屏幕映照出她憂憂臉龐。看著那愁容,莎莎輕嘆了口氣。

儘管心裡已有答覆,卻沒法立即回應對方。


終於更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