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陈梧桐视角

作者:鹿喜lilac
更新时间:2019-07-20 15:11
点击:103
章节字数:16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叫陈梧桐,我刚从火车站上下来,就被叔叔接走了,他开的是一辆波罗乃兹,是前不久刚引进大陆的,叔叔是个紧跟潮流的人,北京市街头有什么车,他也得有一辆。


乡里几代人都没出过一个大学生,因为我那本大学毕业证书,他十分重视我,而我很清楚,那本毕业证书和白纸没两样,等同于作废。


爸妈执意要我回乡里,塞钱托人找关系,在家猪肉厂里算账,说是女孩子漂泊在外孤苦伶仃,总要落叶归根,寻个好婆家。


我对此很是不屑。


路上艳阳高照、表里山河,路愈发地陡峭,我的心情就愈发地不好。


等叔叔把车停稳时,我险些晕车了,刚下车整个人飘忽忽的,更别说,乡里人还跟动物园看猴戏一样围观我。


其中就有个女孩,旁边围着群孩子,虽然有点土气,但胜在年轻漂亮,她看我一下子看呆了,我顿时心生兴趣,迈着步伐往她的方向偏,她竟差点掉河里去。


我在心里偷笑了番,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从小特立独行,别的女生都是暗恋男生,也会讨论班上哪个男生比较帅,只是大家对于男女之情都比较羞涩,羞于说出口。


我的视线却总停驻在女生身上,我本能地欣赏美,在女性身上发掘到的魅力远比男性要大,有种天然的吸引力。


这个发现让我既恐惧又兴奋,我恐惧于我会被人排挤,受尽白眼,又兴奋于我和这里的人都不一样,我属于他们所未知、更广阔的世界,再也融不进来渗透我的生活,我不会被他们所拘泥束缚。


上了大学,我开始有了自己的交际圈,还有了初恋。


她也是个女孩,她家里有钱有势的,常常带来新奇玩意,我们一起听邓丽君的靡靡之音,翻阅禁书《蔷薇族》,周末约会时,她总穿着条碎花裙,我们逐渐尝试恋人之间的亲密举动,一切都水到渠成。


可她背叛了我,她毕业后听从家里的安排,和一个大她十岁,留着络腮胡的男人相亲,家里也是个有钱有势。


我们好聚好散,她给了我一笔钱当作赔偿,被我果断拒绝了。


那个女孩来到我家,我了解到她姓许,全名许佩嘉,是名小学老师,颇受人敬重。


这个老师傻乎乎的,走路不看路,教起学生来倒是可以,只是两人的样子实在是好笑。


我很久没有泡茶招待人了,手法难免生疏,在北京我和同学们都是喝汽水,或是吃2分钱、3分钱的冰棍,在这我就只能喝苦涩的茶水。


她见我烫伤,比我还紧张,汗都沾到我手上了,我愣住,上个这么关心我的人,估计都穿上婚纱了吧。


我很快恢复镇定,一不留神说了大实话,就寻思着送瓶雪花膏给她,好让她去去手汗。


她睡了过去,她的睡颜静谧恬淡,叫我移不开眼睛,我守着她直到夕阳西下。


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我经常制造偶遇的机会,和她见面说话,她的口音很重,但在我的带动下,普通话日益标准。


直到那晚庙会,她似乎有备而来,还穿着条碎花裙,我承认那在一瞬间唤醒了我的记忆,我与她诉说心事,还故意学陈三落下扇子,我很欣喜,她刚开始还有点腼腆羞涩,却没有拒绝我。


我没有告诉她我前女友的事,一是将来的事说不准;二是我不想提起黑暗的往事;三是她只要明白我是真心对她好就好。


那天台风骤起,我第一次感觉到失去一个人的消息是如此的绝望,而我在校门外无能为力,人在天灾人祸面前如此的渺小,我双手合十,伏地磕头,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真心向佛祈祷。


我跑前跑后,骑着自行车穿过足有我膝盖高的水,彻夜赶到隔壁乡找人,在第二天天明前救出了她们。


我注视着她睡去的疲惫样子,我发现我离不开她了,开始考虑我们的将来,公开是不可能的,但只要我有钱,只要我有钱我就能养她一辈子。


我笃定了只要我腻着她,以她的性子是不会拒绝我的,她最后答应我了,我兴奋到差点围着村跑三圈,好在我还算理智。


我已经不敢设想没有她的明天了,我的每一天里都有她。


我和叔叔借了车,为她安排好了一切我力所能及之处,这其中也有叔叔的帮忙。


我瞧出她很舍不得那群孩子,看看我,又回头看看孩子,看到她的眼神时,我忐忑不安。


她举起手为我送别。


终究是有缘无分。


我有我的路,我要去追求我的自由,她选择了一条与我相反的小道,我们注定越来越远。


点开收音机,响起披头士的《hey Judy》,沿着种满稗子的小路,驶向村里唯一一条水泥路,驶向没有她的明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