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蔷薇之梦

作者:wkywk
更新时间:2019-07-19 22:49
点击:77
章节字数:77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神啊,我究竟怎样才能得到幸福呢”

“到我这儿来,”她对我说,“到我这儿来。”


洛瑞娜•伦纳德发现自己处在一间老旧的温室之中。

温室中的空间并不大,种植着各种各样的花,其中大多数都是蔷薇。这些花都是只有一种颜色,红色的、黄色的或者白色的。却没有有很多种颜色的、五彩斑斓的花。真是奇怪。

为什么会觉得奇怪呢?洛瑞娜心想。

透过温室的玻璃看向外面并不能看得真切。只能模模糊糊的感到外面是黄昏时候,夕阳的余晖照进温室里,让洛瑞娜感到有些闷热。

她一边看着温室里的花,一边思考着。

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什么也记不起来,但是却有一种感觉,自己是为了什么事情而来到这里的。

洛瑞娜隐隐约约感觉到温室的门外似乎有人在那里。

是谁?

自己是为了等待门口的人才在这里的吗?

门外的人似乎在呼唤她。

“洛瑞娜……”

是,我就在这里。

“洛瑞娜……”

我就在这里啊。

“洛瑞娜•伦纳德!”

“我在!我在这里!”

洛瑞娜从梦中惊醒,从座位上猛地一下站起来,大声说道。

玛弗丽修女正以可怕的眼神看着她。

“很好,伦纳德小姐。很高兴你没有跑到别的地方去。”

洛瑞娜的身后传来一阵低笑,但很快也在修女的眼神下变得悄无声息。

实在太丢人了。

洛瑞娜感到自己的脸红的发烫。她低着头,死死地盯着地面,希望能找到地方让自己钻进去。


原本玛弗丽的课就很漫长,今天的课就更让洛瑞娜觉得难熬了。在座位上坐立不安地好不容易撑到了下课,在玛弗丽来得及说出“伦纳德小姐,跟我来一趟”之前,洛瑞娜就拿起自己的书包冲出了教室。

不过就算是这样,其他的大小姐们仍然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地跟了上来。

“洛瑞娜,你可真是倒霉呢,竟然在玛弗丽修女的课上睡着了。”

“可不是嘛,我最怕她了。”

“她那眼神简直像要把人吃掉一样。”

“不过,洛瑞娜,你刚才在课上梦到了什么呢?”

“该不会是梦到了哪位男士吧?”

不知是谁提了这一句,大小姐们顿时“呀——”的兴奋的叫了起来,接着便谈论起了会是哪位幸运的男士的事情。

不过洛瑞娜则对此毫无兴趣,她只想赶快回到家去,把刚才这件事永远的从自己的记忆里抹去而已。

“你们这么开心的在说什么呢?”

洛瑞娜突然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每次听到这迷人的声音她的心都会突然一紧。

“艾德勒修女,听我说听我说,洛瑞娜她呀……”

原本跟在洛瑞娜身后的小麻雀们一拥而上,簇拥在了艾德勒修女的身边。但是洛瑞娜却站在原地没有动。她的脸变得比刚才更红了,比起在课堂上丢脸,她更不想让这件事情被艾德勒修女知道。

但是修女只是轻轻地笑了笑,轻松地对洛瑞娜说:“这样啊,在玛弗丽修女的课上那可不好受。下次可要找准时机再睡哦。”

她身旁的大小姐们开心地笑了起来。洛瑞娜原本也想笑,但是她看到艾德勒修女那张美丽的脸,又突然害羞了起来,连忙把视线转向旁边,盯着修女那一头令人羡慕的金发。

“那么,洛瑞娜,可以跟我讲讲你刚才做了什么梦吗?”修女带着温柔的笑容向洛瑞娜问道。

“是呀是呀,洛瑞娜,我们也想知道呢。”周围的大小姐们也一同附和着。

说来奇怪,刚才洛瑞娜丝毫不想将自己那奇怪的梦说给别人听,但此刻她却想彻彻底底的,将自己梦的每一个细节都倾诉给艾德勒修女。可是当她就要开口时,每次见到修女时的那种害羞又占据了上风,所以洛瑞娜只是小声地说道:“没,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梦,只是平时那种很普通的很无聊的梦而已。”

“这样啊,那可真是遗憾。下次可要把有趣的梦讲给我听哦。”艾德勒修女微笑着摸了摸洛瑞娜的头,接着对所有人说道:“很抱歉女士们,可是我还有事情和校长商量不能陪你们了。要赶快回家哦。”接着便在一片遗憾的声音中离开了。

只有洛瑞娜静静地站在原地。虽然她的脑袋一直因为害羞而热热的,但她觉得刚才被修女摸过的地方比别处都要热得发烫。

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洛瑞娜也一直记得艾德勒修女的手触碰在她头上的感觉。要是晚上能梦到修女就好了,一想到这一点,洛瑞娜的脸又红了起来。


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洛瑞娜•伦纳德发现自己处在一间老旧的温室之中。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洛瑞娜每天都做着相同的梦。

温室外逐渐由黄昏变成了黑夜。头顶上一片漆黑,没有半点星光透进温室里来,只有温室外模模糊糊闪烁着的,似乎是街灯的光芒。但是温室里那股闷热依旧。温室门口隐约的人影也没有丝毫动静。洛瑞娜仍在原地等待着。

究竟在等待着什么呢?洛瑞娜记不起来了。她的记忆中似乎只剩下等待本身这件事。

她依然看着那些花。那些只有一种颜色的蔷薇。她总觉得那些花有让她在意的地方。


而每当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洛瑞娜总是会感到异常的疲倦。

过去做梦的时候,即使梦中的内容再怎样曲折离奇,醒来的时候多半也已经忘了。虽然有时候也会记得的多一些,但是回头想想也都是一些支离破碎,光怪陆离的内容。

那种蒙着一层纱一样,虚无缥缈的散开的碎片。是人们称之为“梦”的东西。

但是温室的梦却不是这样。那并不是梦该有的样子。

如果硬要说的话,

像是一种曾经被遗忘了的“回忆”。

这样太过真实的内容越来越塞满了洛瑞娜的大脑,所以白天的时候她总是感到非常劳累,完全没有精神。她在课堂上因为注意力不集中甚至打瞌睡而被修女教训的次数越来越多,尽管始终注意着没有再在玛弗丽修女的课上睡着过。

洛瑞娜这幅样子也引起了班上其他同学的注意。虽然大小姐们平时吵吵闹闹,偶尔会有一些并非出于恶意的刻薄,但是本质上都是内心善良的人。最初的时候她们也许还在背地里偷笑洛瑞娜,但是很快她们都意识到,如果是平时的洛瑞娜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一到下课的时候,大小姐们就纷纷围到洛瑞娜的桌前。

“洛瑞娜,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你是最近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你让我家的大夫给看看吧。他技术很高明的,我的祖母的病就是多亏了他才治好的。”

“你讨厌吃药吗?”

“一定是被讨厌的人缠上了吧。”

“刚才修女的惩罚太过分了,我们去找她,一起让她改过来吧。”

大小姐们就这样七嘴八舌的在洛瑞娜身边询问着,提着建议。虽然洛瑞娜很感谢她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不想把原因说给大家听。

她唯一想要倾诉的对象,只有艾德勒修女。但当她想起艾德勒修女那温柔的笑容时,却又总是不能鼓起勇气。

也许就像小的时候,因为害怕苦苦的药丸而不敢告诉家人自己生病了,总想着忍忍就能过去这样的感觉吧。虽然结果总是会让人后悔一开始鼓起勇气吃掉药丸就好了。

洛瑞娜在心中小小地叹了一口气。就在她准备婉言谢绝同学们的好意的时候,康斯坦斯小姐以一副总结者的派头从人群中站了出来。

“要我说啊,一定是洛瑞娜你平时太累了,没有好好放松过自己。不如这个周末来我家办个赏花的茶会吧,你就借这个机会把烦恼的事情都抛到一边,好好的玩乐一下。”

周围的大小姐们听到这番话后也都点头表示赞同。洛瑞娜却在犹豫着怎么才好拒绝这看起来不容反驳的邀请。但康斯坦斯小姐又接着说,

“我去请我叔母拜托艾德勒修女也一起来吧。有她在大家一定都非常开心的。”

人群中传来一阵阵小小又兴奋的肯定声。

“我去!”洛瑞娜说,“我一定会去的!”


温室里的开始变得寒冷起来。但是那凝滞而粘稠的空气依然让洛瑞娜有点喘不过气。

这里面种的蔷薇。这些单色的蔷薇。洛瑞娜感到疑惑。

“洛瑞娜…洛瑞娜…”

洛瑞娜似乎又听见了呼唤。

“洛瑞娜…洛瑞娜…”

是门外的人在呼唤她了。但是她这次却没有应答。

洛瑞娜突然明白了。她并不是在这里等待着门外的人进来。她并不是在等待着谁。

她自己才是被等待的一方。

洛瑞娜推开了温室的门,走了出去。

温室的外面也是一个花园,蔷薇遍地的开放着。彩虹般的颜色在花朵上不断变幻着、流动着,即使在夜里,也散发出微弱的、七彩的光芒——


“洛瑞娜,你怎么了?”

“不,没什么。我是说,这些花儿可真好看。”

“那是当然,这可是我的自信之作。”康斯坦斯小姐骄傲地说道。

此刻,大小姐们正聚集在康斯坦斯家的花园里,有说有笑的品尝着下午茶。

虽然康斯坦斯小姐毫不掩饰她的骄傲,但洛瑞娜认为这的确是值得自豪的花园。庭中开满了各式各样的蔷薇,而这些色彩形态各异的花儿又被和谐地种植在一起,令人赏心悦目。更令大家吃惊的是,这里的花的种类、颜色以及排列,似乎都是由康斯坦斯小姐自己所决定的。洛瑞娜在心中默默地佩服着。

然而这些花儿,虽然比起梦中温室里的蔷薇来说色彩要更加丰富,但也都只是简单的颜色。

为什么自己会梦见那样奇怪的花呢?

不过比起这个疑问,洛瑞娜现在更在意的是:艾德勒修女什么时候才会来。

从刚才听到的回答来说,修女似乎有一些急事要处理,所以不能准时赴约了。

洛瑞娜便一直坐立不安地等待着。

尽管平时在学校也能见到艾德勒修女,但此刻的洛瑞娜依旧像思念一位多年未见的挚友一样,迫切地想要见到艾德勒修女那张美丽而温柔的脸庞。

那是她朝思暮想的人的面容——


“洛瑞娜!”

在洛瑞娜面前的,是一个留着清爽短发,带着充满活力的笑容的可爱的女孩子。

洛瑞娜犹疑了一瞬间这究竟是谁?

真的只有,如同字面意义的一瞬间。可能没有时间的计数能小到将这个瞬间描绘出来。

接着她便脱口而出。

“钥匙!”

名字叫做钥匙的少女眼睛里闪着快乐而兴奋的光芒。她高兴地牵起洛瑞娜的手。

“怎么样?很了不起吧?很特别吧?”

“恩,我都吓了一跳,”

洛瑞娜说,

“这温室里的花真是奇怪,竟然都只有一种不会变的颜色。”

钥匙嘻嘻地笑了起来。“我一直,一直都想让洛瑞娜你看看。”

洛瑞娜也紧紧回握住了钥匙的手。


洛瑞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陌生的房间的床上。

“这是哪儿?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醒了?”

洛瑞娜吓了一跳。

“太好了,大家都很担心你。”

为什么艾德勒修女会在自己的床边?而且房间里还只有她和自己。

洛瑞娜的脸又开始红的发烫了。修女那瀑布般乌黑的秀发在穿过窗户照进房间的阳光下显得闪闪发亮。

咦,修女的头发不是金色的吗……

洛瑞娜猛地摇了摇头。自己怎么会产生这么愚蠢的想法。修女不是一直是一头黑发吗。

“艾,艾德勒修女,这里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呢?”

“这里是康斯坦斯家客人用的休息室。”修女温柔的回答道,“你在茶会上突然昏倒了,可把大家吓坏了。我恰巧在那个时候赶到,所以就提议来照顾你,大家为了不打扰到你都在外面等着呢。”

洛瑞娜的心突然往下一沉,头也低了下来。

是刚才的梦。是自己在梦里……

“我去把大家叫进来吧,别让她们再担心了。”

艾德勒修女正准备从椅子上站起来,洛瑞娜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别走,”洛瑞娜的声音里已经带着一些啜泣,“留下来,修女,留下来……”

艾德勒修女轻叹了一口气,将另一只手也叠在了洛瑞娜的手上。洛瑞娜感受到了她的温度。

“我听说你最近一直身体不好。发生了什么?能和我说说吗?我也很担心你。”

修女是如此的温柔善良。洛瑞娜想一股脑将自己的梦全部都倾诉出来。但是当她开始整理这些梦境时,却突然感到越来越害怕。那个温室,那些花。明明艾德勒修女就在自己的眼前。那个女孩……

眼泪从洛瑞娜的眼里涌了出来。她无法控制地开始哭泣。

“我害怕。修女。我好害怕。”

艾德勒修女什么也没有说,她轻轻地把洛瑞娜拥在了自己的怀里。

“没事的,我会帮助你。”

洛瑞娜感觉自己被修女的温度和淡淡的香味所包围。

“没事的。”

她用了一会平静了下来,接着终于下定决心,对修女说道:

“我一直在做一个梦……”

在向修女诉说时,洛瑞娜也惊讶的发现,自己对于梦境中的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是如此的清楚。

艾德勒修女什么也没有说,默默地听着。直到洛瑞娜把刚才的梦,和钥匙的相遇也说完,她才开口说道:

“所以是这些梦一直缠着你是吗?你想要摆脱它们吗?”

“你相信我吗,洛瑞娜?”

修女那令人心醉的声音之中似乎有一种魔力。洛瑞娜感到整个人都被吸进去了似的。

她点了点头。

艾德勒修女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锁一样的坠饰,放在了洛瑞娜的手上。

“拿着它,”修女说道,“你就和我在一起。”

洛瑞娜把它拿在了手中。

“那是什么?”钥匙问道。

洛瑞娜看着手中这个锁一样的坠饰。这个东西是什么时候到自己手上的?

“我也不知道。”

“把它扔掉吧,我总觉得这个东西怪让人讨厌的。”钥匙少有的露出厌恶的表情说道。

“嗯,那就扔掉吧。”

洛瑞娜虽然这么回答着,但是却并没有扔掉,而是偷偷藏在另一只手的手心里。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也不明白。

从刚才起洛瑞娜就一直感觉到一种莫名的焦虑与恐惧,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

彩虹色的蔷薇仍在盛放着。天空也是一样。斑斓变幻的颜色在夜幕中流动着。

“我们回家吧。明天还有更多有趣的事呐。”钥匙拉着洛瑞娜的手快乐的说道。

“嗯…嗯,好吧。”

一直以来,只要与钥匙交谈,洛瑞娜便能感到安心。钥匙虽然并不是会说出她的想法或者读懂她的内心,也不是和她有同样的想法,但是奇怪的是,和钥匙说话的时候洛瑞娜却能够抛掉所有的包袱,没有任何负担的轻松的交流。

即使是没有营养的对话,也能滋润洛瑞娜的心灵。

也许钥匙和自己在一起这件事,就能让洛瑞娜安心。

然而现在有一点不同。即使这样也没有完全消除洛瑞娜的焦虑。她总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而一旦失去了就会产生无法挽回的后果。这种莫名的焦虑和恐惧,像一双无形的手,压迫着她的胸肺,掌握着她的心脏。这种感觉始终挥之不去。

“是‘世界末日’吗?”钥匙突然提醒她。

啊,是这样吗。洛瑞娜好像突然想了起来,然后马上在一个想法彻底清晰起来之前,用空白填满了自己的大脑,让自己不去想它。典型的逃避。

“不,没什么。”洛瑞娜对钥匙说。

洛瑞娜和钥匙一起走出了花园。天空仍然是五彩斑斓。细细的小雨渐渐下了起来。洛瑞娜讨厌雨。

一边想着不想淋湿,一边却冒着雨继续向前走着。这个时候突然有路人说道:“是‘世界末日’。”接着人们纷纷抬头看向天空。洛瑞娜没有忍住,也顺着抬起了头。

那绝不是正常的光景。天空变得像水面一样。如同地上的湖面倒着挂在天空。明明是从天上下的雨点,却在天空上那镜子般的湖面上激起了涟漪。湖面上还能看到云。天空上有云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吧。但是那云却像是倒映在水面上一样。洛瑞娜低头看了看地面,什么也没有。

“怎么了?”钥匙问道。

“没什么,什么也没有。”洛瑞娜回答道,更像在安慰自己。

突然间,洛瑞娜感到手心一阵刺痛。是那个锁形的吊坠。疼痛贯彻了她的全身,甚至蔓延到了她大脑。几分钟,也许只有几秒钟,洛瑞娜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她回过神时,她感到嘴里面有残留的碎渣和怪异的涩味,接着她才意识到,她咬了钥匙。也许就像人在无意识中变成了吸血鬼去吸了血一样。

和刚才不同的,明确而清晰的恐惧袭向了洛瑞娜。她惊恐地看向钥匙,她会受伤吗?她会死掉吗?

钥匙安然无恙的在那里。尽管她一言不发,仔细想起来这很奇怪,但是她还在那里。洛瑞娜长舒了一口气,提起的心又放了下来。

回家吧。

洛瑞娜向前继续行走。雨也慢慢停了。路人们也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各自做着该做的事。洛瑞娜没有试着抬起头再看看天空是什么样的。

一路上,道路的两旁,偶尔会有人被挂在路灯上,或者绑在停着的车上。

洛瑞娜的脑袋里面模模糊糊的想着一些不成形的事情。走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不太对劲。

“钥匙?”

没有回应。

“钥匙?”

没有回应。

洛瑞娜惊恐地发现,什么也没有。钥匙不在那里。

钥匙不见了。

洛瑞娜的脑袋仿佛吃了当头一棒,一瞬间变得空白。

接着她开始往回跑,疯狂地寻找。

夜空变成了单纯的黑色。街上的路人变成了狂乱摇动的影子,然后都消失不见。

洛瑞娜拼命往温室跑着。只要回到那里,一切就能重来。

然而温室不见了。也没有流动着彩虹色的花。那里什么都没有。


洛瑞娜发现自己站在深夜的学校里。道路的两旁并排种着银杏树,现在还没有到银杏叶铺满,也不用担心被踩到的银杏果散发出的臭味。洛瑞娜茫然地沿着道路一直向前走着,直到尽头才停下来。面前是一片空地,什么也没有。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在洛瑞娜的身后,艾德勒修女用她那温柔的声音问道。

“这里应该有一间温室。”洛瑞娜说。

“你一定是睡糊涂了吧,”修女说,“我在学校这么久,可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温室啊。”

洛瑞娜缓缓转过头来。

“这里应该有一间温室。”

她的眼睛里,彩虹般斑斓的颜色在不断变幻流动着。


“那只是梦,洛瑞娜。”艾琳•贝阿特•艾德勒对洛瑞娜说道,“当你从梦里醒来就什么也没有了。”

洛瑞娜摇了摇头。

“那才是我们应该在的地方。如果非要说的话,”她看了看四周,“这里才是梦。”

艾琳的表情一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

“这不是‘梦境’。是‘失败’。和可笑的梦境是不一样的。”

洛瑞娜似乎并不在乎艾琳说了什么。

“我们得回到我们应该在的地方。正确的地方。”她几乎是在乞求。“和我一起,好吗?求求你,我们一起……”

艾琳沉默了一会。接着她说道:

“沉溺于回忆中什么也得不到,洛瑞娜。”

“‘过去’有那么重要吗?”

洛瑞娜的表情充满了悲伤。

“我很遗憾……”

从洛瑞娜的身后,如同有什么东西碎裂了一般,蠕动着的彩虹色冲破了某种看不见的束缚,向艾琳冲了过来。

但是艾琳毫不惊慌的,从容地径直朝洛瑞娜走来。

她所经过的地方,地面上长出了无数黑色的蛇一样的物体。它们睁着血红的眼睛,把那些色彩撕咬、吞噬殆尽。

她逐渐走到了洛瑞娜的面前。洛瑞娜显得十分慌乱,但又像被困在了原地一样,脚没有挪动半步。

“不要……”

艾琳轻轻地抚摸着洛瑞娜的脸。“我来帮你忘记。人们不该记起的事情。”

“不要……”洛瑞娜的眼睛变得浑浊。眼泪流了下来。是透明的眼泪。

艾琳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巨大的钥匙。她一边抚摸着洛瑞娜的脸,一边缓缓的将钥匙插入了她的胸口。

洛瑞娜无力的挣扎了片刻,最后失去了意识,瘫倒在了艾琳的怀里。

“祝你做个好梦。”艾琳亲吻了一下洛瑞娜的额头。

有个东西从洛瑞娜的手中滑落。是锁形的吊坠。


当得知艾德勒修女从学校离开了以后,大小姐们纷纷发出了哀叹。似乎还有人偷偷的哭了起来。

而洛瑞娜的内心却意外的平静。

她之前一直在做一个梦。虽然她已经忘了梦的内容,但是每当她试图去回想,就会感觉到,内心深处的什么地方缺了一块,空荡荡的。

但是现在她明白了。她会去回忆修女的笑容,修女的声音,修女那乌黑的长发。而这些东西,会逐渐填满她内心的缺口。艾德勒修女将永远存在在她心中的一片角落里。

或许今天晚上,她也会做一个关于修女的梦。


——————————————————

“小~威廉!”

艾琳•艾德勒毫不留情地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大声地打着招呼。

不过她那张笑眯眯的脸一下子被冷淡所覆盖。

“什么啊怎么你也在这里。”

夏洛克坐在沙发上,无奈地耸了耸肩。大概是“怪我咯?”的意思。

“你是来干嘛的?”威廉毫不掩饰声音里的厌恶。

“听我说哦我最近真的好辛苦,所以想来找小威廉安慰一下嘛。”

夏洛克从心里替威廉默哀。

“讨厌的苦差事害得我觉都睡不好,这对美容可是大忌啊。”

艾琳装模作样地拍打着自己的脸。威廉产生了一肚子想法,但在看到艾琳的表情之后统统压了回去。然后他注意到了某件事情。

“你的头发…?”

艾琳用一种非常不雅的姿势邋遢地躺在了夏洛克对面的沙发上。

“就是这个啊,有讨厌的东西泄漏进来了,害得我都没办法保养头发了。”她玩弄着自己黑发说道。

夏洛克扬起了眉毛。而威廉——艾琳并不在意现在他心里在想什么。所以没有人知道威廉听到这句话之后是何反应。

沉默在三人之间持续了一会。

然后艾琳突然收起了笑容,用一副难以捉摸的表情问道:“为什么人会那么在乎过去呢?”

“‘回忆’是那么需要拥有的东西吗?”

她并没有特别的问向谁。但是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这样的问题,没有必要向夏洛克,或者是她自己提出来。

接着艾琳抬起头,看到了摆在威廉后面的那幅画。

“抱歉,威廉。”

那是魔女少有的,由衷的歉意。

威廉•威尔逊沉默不语。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