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Ruby Rose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19-07-19 23:40
点击:1417
章节字数:59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想我们安全了。”

Jaune的声音将Ruby的思绪从一片迷蒙中拉出来,她终于放慢双腿的速度。她找到一棵树,跌跌撞撞地走上前倚靠着它,以便支撑自己。他们已经逃跑了太久了,她非常惊讶于Jaune竟然跟得上自己——或许是因为她自己的速度慢下来了。

这可能是由于,她相当确信,自己在上次战斗中遭受了重创。不过此时没有必要让Jaune为此事而担心。

“我实在……跑不……动了。”Ruby喘着气,转过身子背靠着粗壮的树干,慢慢滑坐到地上。

Jaune咯咯笑道:“鉴于极速是你的外向力,我觉得你这么讲还真是有意思。”Ruby已经累得没法和他争辩又或是赞同他的话了。她无法决定是哪一种,她太累了。“我们不能在这里休息太久。我知道我们本该待在城市里的。这样的话它就更难追踪到我们。”

“是更难,但并非不可能。自从我们离开Vale,它就没完没了地追我们——它知道我们离它很近。”

风渐渐大了起来,Jaune皱着眉瞄了Ruby一眼:“和我们很近吗?我怎么没觉得离什么东西很近,除了心脏病。”

Ruby不得不相信他们离某样东西很近。自从离开Haven的两年以来,他们一直如此。绝不可能什么事都没有,细微的线索到处都是,还目击了全身黑衣的女人,这些绝对有什么含义。

“她在找什么东西,Jaune。很重要的东西,而且,那个……正在追我们的东西……在试图阻止我们。”

在这两年内的大部分时间里,那个在追捕他们的东西从未停止过。某天午夜,它追到他们所在的旅馆,破门而入准备大开杀戒。要不是因为Ruby有失眠症一直醒着的话,他们怕是早就身首异处了。

它的样子不可言状。外形倒是像个人类,但是速度快得像弗那人,力大无穷如戮兽。这两年来,它与他们已经在很多地方交战过很多次了。每次战斗都是一样的结果。它会一次又一次地找到他们,无论Ruby怎么用新月玫瑰斩切或者用枪射它,它依旧不停不息。

他们所待的地方没有哪一个是安全的,更甚的是,它还威胁到了他们身边的人。他们是通过残酷的事实才意识到这点的。

于是他们开始逃跑。总比驻守原地然后受伤要好得多,何况这种事也确实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它所携带的武器可以直接砍穿Aura,仿佛Aura根本不存在一般。他们不是它的对手,也没有武器可以阻止它;Qrow以前告诉过Ruby有关于她的银瞳的事,可那双魔法般的银瞳自从在Beacon塔上的那次爆发以来,就再也没了动静。他们无法打败这个东西,当意识到这一点时,他们能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逃跑。

在Ruby内心深处,她知道他俩之间有一个解决办法。自从Ren和Nora回了他们的老家以后,小队里就只剩下他们俩了。他们依靠彼此度过了很长时间。已经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尽管他们一起撑过了最为艰难的时刻,不过Ruby知道他们这种生活方式是不可能持续下去的。

“Jaune。”Ruby的声音很温和,她知道他会明白她想要做什么,她的语调里已经为这个事实做好了准备。

他向她投去的表情确证了她的担心。“Ruby,别动这个念头。”

“你知道我们只能分开,它不能同时追踪我们两个。”

Jaune猛地摇头。“不,我不会也把你丢下的!更何况我能去哪?你又能去哪?”

Ruby深吸口气,她腹部上的伤口因此而被拉扯了一下。那东西的刀锋厉害得有些过分,它所造成的伤口需要用Aura连续好几天才能治愈。“我沿着这条线索去Atlas。我们都知道那个女人已经到了那里了,因为在那里有起码两起关于她的目击情报,而且还有三个知名猎人被谋杀,线索指向白牙。你可以沿着那条线索回Beacon学院去。”

“Beacon?Ruby我们才从那里出来!哪有什么线索,你就是要支开我对吧!”

Ruby不敢看他的眼睛,因为被他说中了。Ruby知道这条指向Atlas的线索肯定是正确的,而且只有这条路是正确的。Beacon他们已经去过无数次了,那里只是一条死胡同。在那个被冰封在Beacon塔上的巨龙般的戮兽解冻和Cinder消失的很久以后,学校开始重建。Beacon早已不再是战争的中心了,但那里现在比较安全,而且Ruby需要Jaune平安无事。

“我需要这么做,Jaune。”

他朝她重重跨出一步。“为什么?为什么你需要这么做?”

“因为我失败了,Jaune!我有机会阻止它的,但我失败了!我已经追逐这个……幽灵很久了,我知道自己很近了。我能感觉到它,我离它非常近了!可是后面那个一直对我紧追不舍的东西让我没法喘过气来去完成这件事!”

她注视着Jaune不悦地双手抱胸:“我也失败了,你知道么?我什么都没有做到——”他的声音小了下去,Ruby知道他要说什么。在他们在一起的这几年里,他无数次地想起那件事。“她把我推进武器柜里,而我就只是……看着她从我身边离开。我本来可以做得更多的。”

“我们本来都可以做得更多的。”Ruby小心翼翼地说道,她从地上站起来。“这正是我们现在战斗的原因,Jaune。我们为她而战,为Penny,为我姐姐,为所有被Cinder以及她的同谋所伤害过的人。我们之所以追捕他们,是因为我们不能坐以待毙等待着他们实行下一次的袭击计划。如果我——如果我们能找到他们,也许我们就能在他们伤害任何人之前阻止这一切。”

“但是你说的‘我们’……其实就是指你自己吧。”Jaune用一种被背叛的语气说道,这让Ruby很难受。

尽管如此,他又一次说中了。“Jaune……我需要你这么做,去Beacon。”Ruby疲惫地重复道。

当看到他闭上眼睛不再看她时,她便知道自己赢了。“你一直都是比我更为优秀的队长。”

“不是这样的。”Ruby回应道。“你领导你的小队领导得很好,只是……和我不太一样。我们都没有为做队长做好准备,但我们做的都还不错。我们好歹比Cardin要好吧。”她试着开个玩笑,想要让他笑起来缓和一下气氛。在这过去的五年中,她已经经历过太多糟糕的时刻。她已经厌倦了离别了。

但是这个玩笑并不好笑。事实上,她反而不知怎地让气氛变得更糟了。“我不知道,我最后记得的是,起码Cardin没有失去他的一名队友。”

Ruby 心中一紧。“Jaune。”

“没关系,我会回到Beacon,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我会先在那里待上几天,如果那个怪物没有跟着我追到那里,我就去Atlas找你。”

Ruby心中的一部分想要告诉Jaune叫他远离这一切。叫他逃,不要再回来了,因为她非常地信任他、感激他的帮助,她不想让他和自己一起卷进这场困境。他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但他仍然在她身边经历着这一切,并且从未质疑或是询问过她的动机。

倘若没有Jaune Arc,Ruby不可能撑到现在,所以如果Jaune想要回来继续和她并肩作战,她没有权力阻止他。

而现在,因为那个在追他们的东西,她只不过是需要和Jaune分开几天。“你小心点,好吗?如果它追的是你,你要好好藏起来,保住自己的安全。我没开玩笑,要是你粗心大意了我可是会知道的哦,我会追到天涯海角踢烂你的屁股。”

“放心,我会的。”这终于让他笑了一下。“一路顺风,Ruby。”他给了Ruby一个温暖的拥抱。

Ruby双手回抱,享受着朋友带来的安心舒适,但却无法屏蔽掉脑海里的声音——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见到Jaune了。

“一路平安,Jaune。”

当Ruby离开这个拥抱时,她最后看了一眼Jaune,然后将一只脚踏在地面。片刻后,她竭力狂奔,直奔向Atlas王国。

--------------------------------------------------------

Ruby被某人的咳嗽声从她那本就不安稳的睡眠中惊醒。她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飞艇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四处攒动,他们有的在无所事事地闲聊,有的在埋头盯着卷轴板。

她刚一动,背上就传来阵阵酸痛——尽管睡在一张小小的金属长椅上远远说不上舒适,不过总比睡在森林里的树下要强。Ruby挺身坐好,却让依然存在于腹部上的伤口给疼得表情微微扭曲了一下,她躬着身子去拿椅子下的新月玫瑰。

Ruby依然是筋疲力尽的状态,船上的安详和平并不能帮她重获过去一周里所丢失的睡眠。

她的手指轻抚着新月玫瑰,思绪飘游到了Jaune那里。她希望他已经平安无事地成功离开了森林。他们为那个在追他们的东西设下了陷阱,不过也仅能做到如此了。那东西总会找到办法逃脱,追在他们身后。就目前而言,Ruby只能等待,她想知道那东西是选择追自己还是追Jaune。

她真的很累了,既是字面也是精神上的意思。她厌倦了逃跑,厌倦了不能睡觉,厌倦了如此孤单。这可不是她几年前进入Beacon时所设想的生活。那应该是充满冒险和浪漫的生活才对啊。她想要拯救世界,想要与戮兽战斗,和队友一起庆功,享受成为女猎人的生活——然后在每天晚上上床睡觉时,都知道自己做得很好。

然而现实并非如此,她被噩梦所折磨,出于必要才会咽下食物,而且只在自己的身体近乎停机时才去睡觉。过去的几年对她来说过于残酷,已经改变了她。她开始羡慕那个跨进Beacon学院的大门、认为自己能够成为英雄的小女孩了。

可是世上没有英雄这回事,有的只是受害者和幸存者。

五年间Ruby唯一联系过的人是自己的姐姐,而且即便是那些稀疏的交流也不怎么让人愉快。她从未告诉过Yang自己在做什么,也从未透露过任何细节。尽管Ruby不知道Yang是否仍然在意,她也不想冒险让Yang着跟着自己。Blake消失之后就再也没了消息;就Ruby所知,Weiss已经完全告别了女猎人生涯。她向Ren还有Nora一一告别,现在和Jaune也告别了……接着她想起了Pyrrha。

她深吸一口气,颤抖地呼出来,努力不让思绪飘到那里。还不是毫无缘由地感觉到那份痛苦的时候,至少现在还不是。她闭上眼睛,握着新月玫瑰的手又紧了一分。

不知何时,她一定是又睡着了,因为当她又一次睁开眼睛时,有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正站在她面前俯视着她。这个男人留着长长的红胡子,她注视着男人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

“你不能留在这里。”男人冷淡地说道,Ruby四处望了一下,发现飞艇上已经空无一人了。

“啊、呃……我们到站了吗?”

男人翻个白眼。“你觉得呢?飞艇都停靠了十分钟了,所有人早都下船了,你也该离开了。我要打扫你的长凳,而你妨碍了我结束工作和休息。”

“好的。”Ruby迅速站起来,放在大腿上的新月玫瑰重重地掉到了地上,她感到很难为情。“对不起。”她慌慌张张地捡起新月玫瑰。“我很抱歉。”第二句道歉刚脱口而出,Ruby便冲下了飞艇,余晖照耀在她脸上,让她眯起了眼睛。

Atlas正如Ruby所想。庞大无比。高楼大厦直冲云霄,交通车水马龙,即使自己身处码头,都能看到远处街上无数往来奔走的车辆和行人。

在这里,Ruby有一种奇怪的安心感,如果没有其他原因,那就定是因为这里更易于藏身。不过同时又伴随着一种闹心的感觉——藏身于此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如果它追到这里,自己无疑是拿无辜人民的生命开玩笑。

尽管如此,如果她找不到Cinder,阻止不了她在酝酿的不管什么计划,这里的人民也同样每天都在面临生命危险。本来已经毫无线索了,直到一个身处此地的联络人告诉了她一些目击情报。有一个黑发女人似乎一眨眼就不见了,而且她从不看任何人的眼睛。

情报不多,但是Ruby非常信任情报的来源,并且抓住了这个机会。Neon Katt绝不可能是骗子*。(*校注:Neon Katt是动画第三季里和WY打比赛的那个轮滑妹子,弗纳人。)

将新月玫瑰折叠在披风下,Ruby往市区而去。她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即便过去几天里她都睡在森林里,她身上的钱也只够找一个容身之处,但她的胃已经在严正抗议了。她需要食物,这一周的奔波让她已经快饥火烧肠了。

“也许我可以找个盒子睡在里面?这座城市看起来挺繁忙的。睡在小巷子里之类的应该会比较安全吧。”Ruby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混入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之中。

令Ruby吃惊的是,Atlas的人们脸上的表情十分镇定,尽管她知道镇定是好事,但这些人依然没有意识到威胁正向他们逼近。这种事情有时候会让Ruby对自己的理智产生疑问。她每天都非常紧张,每天都感受到威胁,看到一个城市运转得就好像和平仍然笼罩在他们身上一样让她觉得自己可能会发疯。

这样是不对的,这里的人们没有做好准备……他们需要有所准备才行。Ruby已经亲眼目睹过毫无准备所付出的代价了。

Ruby大步穿过城市,她在林立的高楼的一角里瞥见了一家小小的面包店;她决定放纵一下自己。她溜进店里,新鲜面包和蛋糕的味道扑鼻而来——真是太美妙了。

店里挺空的,除了一对夫妻和他们的两个孩子,他们正努力让这俩孩子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Ruby走向柜台,服务员是一个有着绿色眼睛的女孩,看起来不超过十八岁。

“你好,欢迎来到Half Baked Dozen,有什么需要吗?”

Ruby把手伸进钱包,笨拙地摸索着数了数她仅有的一点lien。

“呃……”她将所有的钱放到柜台的玻璃上。“十二个lien……能买点什么?”

女孩先是盯着这点钱看了一会儿,然后目光又转回Ruby。现在,Ruby Rose虽说可能几天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但她也不至于挨饿。她已经塑造出了强健的身体,毕竟她需要天天扛着庞大的武器和怪物打交道。她已经长大了,她的轮廓也成熟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不希望自己能够凭借着疲惫的眼神和“帮帮我我好饿哦”的撅嘴表情就得到额外的饼干吃。即便这种通过表情获取事物的做法更像是Yang的风格。

所以当Ruby听到回应时,她完全不敢相信。“六块饼干和一块蛋糕,当然还是由你自己来选?”也许她的样子看起来比自己想的还要糟糕。毕竟这个女孩一直在盯着她看。

Ruby知道自己张大了嘴,有那么片刻她觉得自己的口水说不定都滴出来了。片刻后,她合拢嘴,说话都结巴了。“我——那个……你会……你确定吗?”

“是的。”女孩答道,脸颊微微红润了一点。Ruby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才能得到这么好的服务。“我刚才烤了饼干,如果你喜欢的话,你得告诉我哦。”

“当然!”Ruby面露喜色,她看着柜台后的女孩夹起一盘饼干,然后利索地将它们点缀在盘子上。她将盘子放在柜台上,指了指蛋糕。

“你要哪个蛋糕?”

Ruby假装将它们都看了一遍,其实心里早想好了。“巧克力的那个,有香蕉的!”她看见女孩脸上再次浮起一抹微笑。

“你的品味很棒啊。”

作为一个一直以来都在社交中苦苦挣扎的人,如同这般顺利的对话就能让Ruby感到自豪了。这笔买卖能让她高兴一整天。

当巧克力香蕉蛋糕被放在饼干中间以后,Ruby端起盘子,准备在吃完后依照承诺对饼干进行评价。

她在角落里找了张桌子坐下,准备狼吞虎咽掉这份超赞的充满糖分的大餐,然后,或许,再自嗨上一把。正当她要把一块饼干放进嘴里时,有人突然坐到了她对面。

“她是在跟你调情哪;你懂么?”

一双亲切的蓝色眼眸回视着她,Ruby的饼干掉到了大腿上。“W-Weiss?”


作者留言(是作者不是我/译者):
嗨!欢迎来到我的新大型系列小说。对于这部小说我有很多计划,希望我能全力以赴。但是我们从第一章开始得很慢。现在的计划是每周二和周五更新。我已经稍微领先了一点,我会试图在更新上保持领先优势。
这是一部Whiterose和Bumbleby的小说,并伴有很多RWBY角色大量出场。本文大量剧透第三季,故事设定在该季结局的五年后。感谢您抽出宝贵时间查看。让我知道你的感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