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正文

作者:raphll
更新时间:2019-07-19 10:59
点击:178
章节字数:54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父亲领地里的向日葵花园中。

飞扬跋扈,颐指气使。

那天是在阳光之城也少见的好天气。

她的笑容比太阳还耀眼。

父亲把我带到了她的面前。

从今天起,她就是我的女皇。


我是来当她的骑士的。

她毫无抗拒的接受了我。

却似乎把我当成了女仆。

我学过很多东西,却对她的命令手足无措。

红茶的水温要几度?

床铺要装扮成什么风格才满足她今天的心情?

今天的场合要穿怎样的衣服?

她柔顺的发丝要怎么梳才更搭配她的妆容?

要选哪几件饰物来让她在会场中最夺目?

她疲惫归来时要怎么迎接她才会使她开心?

她阴晴不定的心情和琐碎的指令真的很令人烦躁。

尤其是——

要怎样,才能心无旁骛的服侍她入浴?


“喂,你们骑士不应该是训练好的,没有感情的吗。”

“我们都是女孩子诶。”

“你怎么脸红了?”

她离我有点太近了,香气围了过来。

“你年纪也不大嘛,别这么——严肃!”

她把我也拉下了水,看着我狼狈的样子大笑。

我是个,从小便训练有素的骑士。

服侍女皇是我的天命。

所以,在她正式继位之前,我稍微揍她一下也是可以的对吧!


明明我是个以下犯上的罪人。

她却莫名的对我更亲密起来。

我不是说她对我更好了,事实上她最近的命令可以说变本加厉。

几乎辞掉了所有的女仆,起居的一切都压在了我的身上。

每天都拉着我跟我说一堆宫里的八卦和内心的多愁善感。

直到深夜。

在终于没话说的某天甚至把我按在床上。

说是我不陪她入睡她就把我流放。

她明明根本就没有那样的权利嘛。

可惜黑暗中她美丽的脸萦着月光。

令人无法拒绝。


老皇帝病入膏肓的那几天。

她开始变得神秘起来,偷偷计划了好几天。

然后放弃了,把所有的任务都丢给了我。

让我想办法骗过宫殿里的所有人,打败所有的守卫。

当然担了很大的风险。

但是这是我当骑士数年以来接到的第一次战斗任务。

在一个月圆的夜晚,我抱着她越出了宫殿的高墙。

她躺在我怀里笑的时候说,

“我都不知道原来你这么厉害诶。”

那你为什么敢把任务交给我?!

我还以为你是听说了我少女剑圣的威名才指定我当骑士的啊!


我们住在了平民的城镇里。

她把她的首饰宫装都卖了换钱。

还说我怎么不提醒她要带钱。

我小时候也是贵族也从来没花过钱好吗!

又逼我脱下了防具,换上长裙。

要不是力气比我小,恐怕还要抢走我的佩剑。


她带着我在村庄里游玩。

从来没有出过宫殿,却能自如的穿梭在人群里与人们熟稔的寒暄。

“在出来之前,我早就从各路女仆那里把情况都问清楚啦。”

怪不得有几天都不找我说话了。

“比起宫殿里的老狐狸,他们好懂多了。”

“你看,那边那个人明显就是看上了你的美色,连掩饰都没。”

于是我过去教训了那个歹人一顿。

明显是看上了你的美色啊,白痴。


她拉着我参加夜晚庆祝丰收的庆典。

完全不管我更喜欢待在住的地方打磨我的剑。

“好啦,别整天那么阴暗。那边那个大婶很照顾我们诶,去打个招呼?”

……为什么要跟那种根本不熟的人打招呼啊!

她推着我向前走。

到了大婶的面前。

“承蒙您照顾了,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家的……喂?!”

你惊讶什么呢。

作为女皇的骑士,守护在女皇的背后有问题吗?

被你挡住了是因为你长得高,对外交流就交给你啦。

剑圣也是有不擅长的地方对吧。


她为此嘲笑了我一路。

不行,我要找回面子。

带她玩遍了路边的各种游戏。

一遍不行的,就多试几遍。

结果每一个都是毫无悬念的打穿。

剑圣的实力诶,余裕余裕。

她那天的笑容我记了很久。

我从没有想过她开怀时的笑声是如此的……讨打。

像是沦落到刚刚和恋人分手的女仆手里的盘子的惨叫。

然而她的开心让周围的所有人都被感染。

大家对她的评价都是,

这女孩儿真的很可爱。

我的女皇,确实很可爱。


我们一路玩到尽头的广场。

我已经被她用赢来的各种奖品打扮成了一个怪人。

“非常的美丽哦,你看大家都在看你呢 ”

哪里美丽了啊,你绝对是审美有问题吧!

她无视我的抗议,拉着我在音乐声里起舞。

她笑着对我说,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想看看我像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开心的样子。

我在皇宫里听到过同为护卫的很多人都告白。

可只有今夜我想别过头去不让她看到我的脸。


初次见面的时候她像太阳,耀眼夺目。

此刻仿佛月亮的女神,笑声甜美,能流到人的心底。


庆典上一不小心就会喝的太多,欢快的音乐和闪烁的彩灯一直跟着我进了梦乡。

还有她飞扬的裙角。

以至于危险来临的时候我都没有察觉。

醒来时一把剑指着我的喉咙,周围是全副武装的士兵。

“放开她吧。”

她与一个一身黑衣的人对峙。

看我醒来了。

“好啦,玩也玩够了,我们该回去了。”

没有一个人动。

“怎么?”

她表情变得严肃。

“从今天起我就是这个国家的女皇了。”

“你们想对我的骑士做什么?”


我经常想起那个早上。

她是天生的统治者。

还未登基时,威严就足以让士兵们臣服。



老皇帝一生只想做最大的功绩让后人仰慕。

于是在位期间穷兵黩武,战火不息。

以至于他的后继者都没有足够的钱来办一场盛大的登基典礼。

但是没有关系。

哪怕没有排场,只是靠代代传承的皇冠权杖与长袍。

也没有人能从她身上移开视线。

她接下权杖,转身唤我上前。

连教皇都被她的放肆震惊。

彩绘玻璃下她比神光更威严。

她在神前替我洗礼。

从今以后,我就是正式的,女皇的骑士。

她的骑士。

我会成为她的盾,她的剑。


……也许也包括她的女仆。

情况并没有好转多少。

我依旧是负责她起居的唯一的仆人。

甚至还要替她处理国事。

这个人毫无顾虑的把国家的一切都交给了我,完全没有身为女皇的自觉。

不过在某次我深夜还没能睡的时候。

突然把夜宵端到了我的书桌上。

说是之前跟大婶学的,想试一试不小心做多了。

接着又指责我这么多年了还是学不会做饭。

虽然做饭并不在我的职责内。

不过我懂的,在村子里我学会了一个新词。

傲娇。


她在外人面前倒是很坦诚。

每次会议上都要大大夸赞一番我。

并没有把我处理的事情揽到她自己身上。

甚至不顾众人反对,委任我为首相。

说是,反正国事也是交给我处理的。


这个国家其实已经危在旦夕了。

老皇帝只管征战不想后事。

开疆扩土是很大,却没有办法养足够的兵力来管理。

后果就是,一旦他撒手不管,威严不再。

一旦有人反叛。

那边是天下举兵。


战争时期。

她仍旧张扬。

是那个恣意的,耀眼的女皇。

她将领兵的任务也交给我,让我去平反。

老皇帝留下的军队非常精锐,于是我到哪里,哪里的叛军便被击溃。

但是这个国家实在是太臃肿了,我在东边刚刚收复一片失地,西边就又陷落了两座城池。

只有我和我的部队在的地方是绝对安全的,人们纷纷期待着我去拯救或者守护他们的故乡。

有一天我收到了她的信。

她说,回来吧,我不想在无谓的的抵抗中丢掉了你。

于是我就回了她的身边。


已经很久没有服侍过她,还好她看起来过得还不错。

梳头的时候她突然用剪刀抵住了我的手腕。

“你不在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听我的话。”

她的表情有点困惑。

“我看人们都说你是王国的守护神,都期待着你去他们的身边。”

“我听说,第一个反叛的人就是你的养父。”

她手上加大了力,让我有点痛感。

“其实他们在传什么我不是很在意啦,大家夸你我真的很开心诶。”

我知道的,我的女皇。

“你已经拥有了无可比拟的声望。”

“我只是想知道,你会背叛我吗?”

我的女皇,您用一把剪刀可是威胁不到一个剑圣的啊。

我回答她,

“不会的,我的陛下。”

“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背叛你。”


放下剪刀后,那只手又握住了我的手腕。

她始终在镜子中看着我的眼睛。

“那么,你服侍了我这么多年,就没有什么想要的吗。”

她盯着我的眼睛,拉着我的手缓缓向下,一直深入到了她的衣内。

参与征战也有两年了,我第一次慌了神。

她满意的勾起嘴角。

她放开我站起来,对着我缓缓解开身上的衣服。

我想躲开,却听到她说。

“看着我,我的骑士,这是女皇的命令。”

我不得不承认。

纵使陪她一起入睡了多年,纵使为她沐浴多年。

这具身体对我的吸引仍然令我不可抗拒。

“服侍女皇是你的工作对吧,我的骑士。”


等到一切都结束的时候。

她靠在我的怀里。

问我说

“我现在把自己也交给你了。”

“那么现在,你会背叛我吗?”

我吻了吻她。

她一直是耀眼的,明亮的,令人瞩目的。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柔弱的样子。

“我会永远对您忠诚,我的陛下。”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宫殿里异常的安静。

如往常的每一个清晨一样我为她洗漱更衣。

她选择了,本来留给她出嫁时的礼服。

那是老皇帝对自己女儿最后的善意,华丽程度甚至超越了皇袍。

她看着地上我的盔甲犹豫了很久,又盯了会儿衣柜里的另一套礼服。

最后竟然从衣柜的角落里,拿出了一套非常朴素的衣服。

她第一次脸红了。

“啊,就那次回来以后,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处理办法,我就收起来了。”

诶,意外的坦率啊。

“不管怎么说……”

“虽然这种场合让你穿这种衣服很对不起啦……但是我想看你穿诶。”

怎么回事儿?这个软萌的人是谁?

“没办法毕竟女性的礼服只准备了一份谁知道我会喜……”

“啊————我就是觉得,你,普通的像一个女孩子的样子很可爱!不可以吗?!”

她好像有点恼羞成怒了。

其实没必要啦,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听从的,我的女皇。


挽着她的手,带着她一步步迈入宫殿。

看她踏上台阶,坐上王位。

我转过身去。

今天的大殿上很热闹,甚至比大典那天的人更多。

他们沉默的看着我和我的陛下。

只是全副武装,手握长剑。

“那么,众卿有什么事情要说吗?”

背后传来的声音依旧威严。

哪怕面对着敌人的军队。


台下的人是叛军的领头者们——有些是立下了战功的年轻人,有些是曾经被覆灭了国家的贵族。

他们为自己曾经的祖国,曾经的子民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终于等到了报仇的机会。

此刻他们正站在敌人的皇宫里,他们的仇人已经无力抵抗。

或许是在他们面前的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暴虐的君主。

他们的首领提出了一个稍显仁慈的方案。

“请女皇退位让贤。”

场中有些躁动,似乎有很多人觉得这样并不足以解恨。


她不屑,

“哦?你们觉得……这场中,有任何一个人,比朕更适合坐在这个位置吗?”

不管怎么样,如今的王国已经是一个诸多国家合并成的庞然大物。

而各国曾经的皇室,已经被老皇帝屠戮殆尽。

在场的人,确实没有一个人背的起“皇帝”的名号。

然而首领看样子已经想好了应对。

“请您,让位给……”

他带着期待和信任看向我。

“让位给,首相、将军。”

说出了我的名字。

“凑阿库娅小姐。”


大殿上无比安静。

她的声音依旧明快。

“有道理啊。”

“不过,你们确定吗?”

她一步步走下了王座,走向我的身边。

“从你们那儿夺来的土地,也就还给你们了。”

“你们曾经的子民,朕和首相替你们照顾的也不错。”

“这皇宫里掠夺来的一切也都将是你们的。”

“你们现在,要夺走朕最后的财宝吗?”

“国家的管理者,百姓的守护神,朕的首相,朕的将军。”

她抚摸着我的脸。

“最后的宝物,你们也想拿走吗?”

随后摘下了王冠,歪歪的戴在了我的头上。

“朕的骑士啊,现在我把王冠也给你。”

“你会背叛我吗?”


叛军里一个少年冲了出来。

我认得他,他的全族都被老皇帝杀尽。

报复的快感令他双目通红,面容扭曲。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撕破女王最后的希望。

“什么叫你的宝物?告诉你吧,她可是……”


“我将永远对您忠诚,我的女皇。”

我打断了少年的话,向我面前的人低下了头。

她的表情明显喜悦起来。

我想大殿里的其他人恐怕就没这么开心了。


“哈”

她露出笑容。

“你们拿走吧,不管是土地、财富、还是子民。”

她甚至开心的围着我绕起圈子。

像是在欣赏一件珍宝。

“她是朕的。”

“她是我的。”

“我赢了。”

“你们永远无法从我这里得到她”

“我赢了!”

她抽出了我的剑,走到我背后的时候,把剑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知道的,我知道。”

“她是你们之中仅剩的一个皇族。”

“你们的仇人——我的父亲告诉我,你们会给她最好的教育,把她培养成这个天下最适合做皇帝的人。然后你们可能会把她送到我的身边。她会成为我最信任的人。”

“只等着有一天走上我的位置。”

我的女皇啊,你的剑在发抖。

“我的骑士啊,我把一切都给了你,但是我绝不允许你背叛我,现在我要杀掉你了。”

“你会选择离我而去吗?”



我被她的剑压着,跪在了地上。

直面着眼前的人们。

他们多年以来,为了自己国家的复兴忍辱负重。

只为了让他们的皇族的血重新执掌权利。

他们为此付出了太多的鲜血,每个人都疲惫不堪。

他们此刻仍在为了我而担心

我是他们多年卧薪尝胆时心中的期盼。

但是我的回答只有一个。


“我的女王啊,我将永远对您忠诚。”

“是吗……”

她的声音如释重负。

她骄傲,张扬,明媚。

但其实一直是个不自信的人。

我们一同相伴了十年。我用过许多种形式表达自己的情意。

此刻我即将面临死亡。

她似乎终于明白了我的忠诚。

我的爱。

无论如何她都将面临死亡的结局。

我不介意陪她一起。


女皇的剑高高扬起。

我听到刺耳的裂帛声。

熟悉的利刃入肉声。

以及鲜血滴落的声音。

滴滴答答的。

我静待自己的死亡。

直到看到人们表情的变化。

感到一个温热的身体靠在了我的身上。

她捂住了我的眼睛。

有什么东西浸湿了我的布衣。

她说,

等我死了你才可以回头看。

不然我会害羞。

毕竟今天的礼服是为你而穿的。

我要你记住我死掉的样子。

我最漂亮时的样子。

我要你,

永生忘不了我。



我已经记不清如今的我为什么活着。

只记得她说,

你不许死。

你永远不可以背叛女皇的命令。


在帝国多年的历史上,摄政王凑阿库娅小姐是人们始终津津乐道的一位统治者。

作为帝国日后强盛的奠基者,她励精图治,仁厚爱民。就连对前朝的暴虐皇帝,她也以极大的善意向世人展示他们所做过的事情中好的一方面。

她一生中几乎毫无私心,哪怕野史也编不出来她弃国家利益不顾的事情。

除了有一件不知真假的事情。

她命人在王都附近的一个小镇种下了一片向阳花海。

传说中,她有一天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王都,人们直到第二天才发现这个年迈的王者居然仍可以随心穿过王都的层层戒备。

她到了那个小镇,在收获祭上与人民同欢。

找到她的时候,她躺在无垠的花海里,怀抱一把长剑,在阳光下永远的离开了她爱了一生的子民。

人们说她离开时仍面带笑容。


随便写写 大家随便看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 •̀∀•́ )
( •̀∀•́ ) 在 2019/07/21 01:26 发表

哭了,竟然不是he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