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航空美食的可怕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19-07-18 22:09
点击:575
章节字数:51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有时候,Weiss会像现在这样痛恨着自己的良心。在她的脑海深处有个声音告诉她说,乘坐她自己的私人喷气式飞机去Patch参加这次婚礼实在是太过浮华了。不,她想作为一个平常人出门探望她的朋友。她打算乘坐一架(依然很昂贵的)民用飞机,像普通人一样旅行。

可是,问题在于,平常人都是既不在乎舒适也不在乎方便的懒汉,他们挤进同一座建筑物里,像绵羊一样排成线,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

Weiss坐在航站楼里等待她的航班。她带了书来看,卷轴板里也存了音乐,但她只是戴着太阳眼镜坐着,看着人们奔波忙碌。她并不想说自己比他们更好,她绝对不是。可当她看见一位老人一手端着杯香草奶昔一手夹着根雪茄时,她还是忍不住想知道他们两个怎么会是同一物种。

“看看这些,人类无权将Faunus称为野兽或其它任何贬义词。”Weiss说,她看见在一个出口大门的旁边有一对儿青少年正在狂啃彼此的脸颊。“这地方真是令人作呕。”

“这里是全Atlas最好的交通枢纽了,Schnee小姐。”

Weiss瞥了一眼Violet,她正坐在她自己的那个大行李箱上看书。不管Violet怎么说,她并没有坐在那些恶心的、脏兮兮的、杂乱无章地分布在候机区的座位上。

“如果这里就是最好的交通枢纽了的话,那我可得好好担心担心Atlas其他地方的幸福安康了。”当一个男孩全速朝她冲刺过来,在几乎就要撞到她之前的最后一秒种又立马调转方向朝可以眺望跑道的巨大窗户那边跑过去时,Weiss嗤之以鼻。“人们就这样毫无管制地放任他们的小孩到处乱跑!我从来没有——”

“Schnee小姐。”Violet叹了口气,Weiss知道自己抱怨得太多了。周边的环境和她无休止的神经质让她越发恼火。“要是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回到车里,返回你的庄园,乘坐喷气式飞机前往Patch。”

“不。”Weiss捏了捏鼻梁。“不……我没事——我确信Taiyang的庭院里没有空间可以摆下一架喷气式飞机……我可以做个平常人。”

“好吧。”Violet站起身来,把书面朝下放在她的座位上占位置。“我去买点东西吃。你想不想要个玉米热狗什么的?”

Weiss对刚刚听到的一个词撅起嘴唇。“玉米……热狗?”

Violet极其得意地笑了起来。“我给你带一个。”她说完就离开了。Weiss很喜欢她的助理,Violet欣然接受了前往Patch的假期,不过有时候Violet总爱挤对她。Weiss倒也不以为意,她从不怀疑Violet的工作能力,而且她也知道要怎么做对Weiss来说才是最好的。只不过,她有时候真的很令人蛋疼。

Weiss看着Violet走远,拿出她的卷轴板——她从Blake那里收到一条信息,问她现在有没有登机,她快速输入回复。

「还没有,可能是由于人类的无能才导致的。白牙是对的,我们都是白痴。」

放下手机,Weiss撩了撩她的马尾,继续盯着周围的人群。最终,她的目光落在坐在房间对面前排的一对儿情侣身上。在茫茫人潮和行李之海中,她们看起来几乎迷失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身段姣好的可爱黑发女子和一个坐在她身旁的高个子优雅美女正一起在卷轴板上看着什么东西。在这个混乱的地方,她们完全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她们同时笑了起来,当其中一人似乎开了一个玩笑时,另一人翻了个白眼,然后亲吻她的脸颊。

这是一副很可爱的景象,当Weiss感到自己正为她们的幸福而露出笑容时,她甚至有点想跑过去告诉她们这一切最终都会变成垃圾,她们之间会以互相憎恨的方式迎来终结。

当然她没有去——她并不打算丢下她的行李不管。Weiss曾经也拥有过那样的爱。在那样的爱中,你忽略掉其他一切事物,只专注于那个使你完整的人。它包罗万象,充满魔力——但同时危险而又脆弱。

或许她是厌倦了,但她想要相信,如果她和Ruby无法使那样的爱持久的话——那么没人能做到。

“给。”Violet打断Weiss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她把一根插在棍子上的油炸的软绵绵的东西递到Weiss面前。Weiss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向上瞥了Violet一眼,只见她咬了一口自己的。“好次。”她说道,Weiss的脸抽搐了一下。

“你在边吃边说话?”

“看起来四介样。”她吞下去。“快拿着呀!”Violet再次把它塞到Weiss面前,Weiss试探性地抓住棍子拿在手里。

Beacon也供应过许多问题食物,但从没有像这种插在棍子上的东西。“我真该为这个炒了你。”Weiss说,不过她依然盯着玉米热狗。

Violet毫不在意地耸耸肩。“行啊,那你就自己飞去Patch,自己处理所有的电话和房间预定还有——”

为了让Violet闭嘴,Weiss狠狠咬了一口玉米热狗,让这讨厌的食物进入嘴里。Violet脸上漾起一个浅浅的笑容,当Weiss开始咀嚼时,她的笑容漾得更开了。

在调料刺激味蕾的那一刻,她睁大眼睛,盯着这根插在棍子上的奇怪混合物,接着转向Violet。“这个……”她吞下去,继续让这重口味的调料在自己身体里蔓延。“还挺……好吃的?”

“早就告诉过你了。”Violet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装着红色东西的小盒子递给Weiss。“蘸点这个会更好吃。”

Weiss想要争辩,可是在这次的新发现以后,她没法再去质疑她的助理。她把玉米热狗蘸进调味汁里,又咬了一口。这种调料的组合使味道变得更棒了,Weiss依然觉得难以置信。正当她再次把热狗蘸进调味汁里时,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受骗了。

“怎么会变得这么好吃呢?”她边咬边问,听见Violet发出咯咯笑声。

“终于找到了一个值得放进嘴里的香肠,是吧?”

她吞下这口香肠,差点呛到自己,然后她用危险的眼神瞪着她的助理,嘲弄道:“没错,毕竟这个东西跟那些没用的人类无关。”

Violet哼了一声。“好吧……你还想来一个是不是?”

“可笑——这东西这么大我还没吃完呢。”Weiss边说边不屑地挥挥手,直到她低下头去才发现自己几乎快吃光了。“我觉得我可以再带一个到飞机上去吃。”

“我觉得你不能把食物带上飞机,Schnee小姐。”

Weiss吃完最后一口,把棍子递给Violet。“那么我最好赶快吃掉第二个。毕竟我是在度假,我可以放纵一点。”

Violet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她翻个白眼,离开去买玉米热狗。

Weiss Schnee将会在这次旅行中找到乐子,即便那只意味着两根机场玉米热狗。

————————————————

**

“她还在外面?” 在最近这五分钟里,Yang的声音是Weiss首次注意到的东西。

屋外,大雨持续不断地下着,Weiss站在窗户旁的水槽边上,注视着Ruby。她坐在一个被顶棚遮挡住的木制秋千上,大雨在她面前冲刷而下。她在那里已经坐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

“嗯。”Weiss快速回到被她遗忘了很久的洗碗任务中。“嗯、是的。”

Yang叹了口气,向水槽走去,来到Weiss身边。“不打算和她谈谈吗?我知道你想的。”

“我没什么有价值的话可以对她说,Yang。我们之中没人知道她经历过什么——她看见过什么。”

这是事实——他们全都无法真正明白Ruby面对Salem时所遭受的痛苦。前往Salem所在之处的战斗非常激烈,迫使他们迈向了不同的方向。Ruby决意已定,就算是在无法保证他们会再次见到对方的情况下,当他们在战场上道别时——Weiss也知道Ruby不会失败。

她会打败Salem,一如她几年前承诺过的那样。她做到了,却伴着高昂的代价。Jaune和她在一起,一如既往地作为护盾。他发誓会保证Ruby的安全,他告诉Weiss他会这么做,并且他也做到了。只不过,当Ruby回来的时候,她孤身一人,瑟瑟发抖——Jaune用自己最后一口气保全了Ruby。

Ruby喃喃低语着自己本该救他的。

就在两个小时以前,Lie Ren为Jaune的所作所为而赞颂他为英雄。就在那个时候,Ruby受够了,她离开房间,全然不顾Weiss让她留下来的恳求。她坐在车里,等待葬礼结束,然后他们全都回到了这里。

从那以后,Ruby就坐在这条长凳上,一直没有离开过。

“你要跟她谈谈吗?”Yang再次问道,打断了Weiss的思绪。

回过头来,Weiss看见Yang解开她的夹克衫,小心翼翼地脱下来放在一把木椅子上。“我要说什么才好?”Weiss真诚地问道,显然Yang没有料到Weiss会这么说。

她脸上露出的苦涩更加证实了这一点。“我——我不知道。”

Weiss悲伤地微笑。“那也是当然的。”

“如果你只是跟她一起坐着的话会不会有什么用呢?”

事实上,Weiss现在并不想面对Ruby。她害怕Ruby可能会把她推开——把她推得比过去两周更远。“我、我会看看晚上能不能做点什么。”

Yang皱起眉头,但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不想让她偷偷溜走。你不希望看见自己的女朋友受伤,就跟我不想看见自己的妹妹受伤一样。”

这一天就这么慢慢过去了,没有多少激情可言。Ruby最终回到了屋里,但她只是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电视里正播放着一些节目和电影。没有人在真正地看电视。Blake和Yang蜷缩在一起,她已经睡着了,Yang则在卷轴板上整理东西。

当夜晚降临,Weiss洗漱完毕后走进她和Ruby一起住的那间小小卧室里。

Ruby已经躺在床上了,她正在她的卷轴板上看着什么东西。至少她的卷轴板正在处于播放状态,而她正盯着卷轴板——虽说她看没看进去又是另一件值得讨论的事。

Weiss关上浴室的灯,静静地钻进床里,靠在她生命中最爱的人身边,但她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这令她非常受伤。

Weiss不愿让Ruby默默承受痛苦,她伸出手去挡住Ruby正盯着的屏幕,某个烹饪视频被突然关掉,她终于与那双银瞳对上视线。

“抱歉。”她说道,抽走手机放在一旁,然后伸手抚摸Ruby的头发。之前Weiss把Ruby拖去洗了个澡,所以现在她的头发非常柔软。

她掌心下的Ruby的肌肤触感依旧足以使Weiss的肌肤像着火一样。自从Weiss重返战争,Ruby在一阵热烈的拥抱中把她扑倒了,然后一个意外的吻改变了一切以来,她们现在正式成为恋人已经差不多有三年了。

那是最棒的一天,Weiss永远都不会忘记。

即便现在,这种关系依然让Weiss觉得不真实——她可以像这样触摸Ruby;她们随意地共用一张床,而她们所认识的每一个人都接受了这件事。

Ruby是Weiss的女朋友,而此刻,她受了伤,Weiss正在努力想办法修补这一切。

“跟我聊聊吧,Ruby。你一直都太安静了。”

Ruby深深地咽了口唾沫,她靠向Weiss,把头枕在Weiss的肩上。“你觉得他们现在是不是在一起了呢?”

Weiss根本不必去问Ruby是在说谁。“我觉得……这么想才是最好的,是的。假如Jaune在去找她的路上没有迷路的话。”

Weiss试着幽默,Ruby也确实笑了一下,Weiss一度以为自己已经取得了一项重大胜利——紧接着Ruby开始抽噎起来。

“都是我的错。”

“Ruby——”

“不。”Ruby慢慢从Weiss身边抽离,Weiss由着她去,试图从Ruby的眼中搜寻答案。“我、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Salem身上,而他只是——”

“Ruby——”Weiss继续搜寻,却只看见钢铁般的银色和满溢的眼泪。她不擅长这个。“在那座山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

“Schnee小姐?”一只搭在肩膀上的手将她从噩梦中惊醒,当Violet碰到她时,她几乎从自己的座位上跌出去。

Ruby的画面在她心中一闪而过,紧接着一阵令人作呕的焦虑感向她袭来。这是一架飞往Patch的飞机,它正飞往Ruby所居住的地方。在经过了许多年以及那些将她们最终分开的事情以后,她将再次见到Ruby。

她的胃里翻江倒海,当胆汁爬上喉咙时,她蹙起了眉头。

“我不舒服。”她挣扎着去解安全带。

“不,你不能从座位里出来,安全带灯正亮着。”

Weiss知道她马上就要吐了,她坐在一架周围都是陌生人的公共飞机里,然后去见一个她确信一定会恨她的女孩。她需要立即离开这个座位,离开这架飞机,离开这种状况。

“我、我要——”

突然,一个袋子被塞进她的双手,Violet帮她扶住袋子,她在可怕的声音和剧烈的颤抖中清空胃里的东西。她能感觉到每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但她强迫自己专注于呼吸和摆脱现状。

她可是他妈的Weiss Schnee,她才不会在一架公共飞机上、在一群陌生人和她那聪明蛋助理面前方寸大乱。

又一阵呕吐涌来,她感到眼泪从眼睛里溢出来,喉咙深处仿佛在剧烈燃烧。

几分钟之后,她知道自己已经把能吐的都吐光了,她撤掉袋子,抽回脑袋。两名乘务员立即出现在她身旁,手上拿着一杯水和一根干毛巾。Weiss坐的是头等舱,每个人都知道她是谁、她有多富有。他们不想让自己成为那种在夹杂着不知什么原因所导致的肠胃疾病的一级恐慌中没能照顾好Weiss Schnee的公司——

Weiss额上敷着湿毛巾,嘴里还残留着呕吐物的恶心味道,她转向Violet,怒目而视。

“玉米热狗。”

这是Weiss第一次看见Violet真的有点被她吓到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