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做客

作者:鹿喜lilac
更新时间:2019-08-06 00:11
点击:277
章节字数:22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被小胖仔拉进铺子,他们的糖葱整齐地摆在桌面上,一叠摞着一叠,外表细而长,中间钻有一孔,白白的像雪一样。


我留意到刚才打糖的那人,他正坐在塑胶板凳上喝茶,这边人爱喝功夫茶,都是小口小口地喝,但他汗流浃背,实在是渴极了,抓着鸡公碗一骨碌地饮进嘴里。


似乎还不满足,他摇着蒲扇又烧了碗水。


我们上去打招呼,他只是眯着眼睨了我们一眼,意思是让我们自己拿,拿够分量自己称,称完钱留下,我们就可以滚蛋了。


我尽量让我的语气柔和些,以免打扰他本就不好的心情:“听说您姿娘仔回来了。”


“是啊,她现在在后院乘凉呢。”说到这,他心情霎时好转,想必是件引以为傲的事。


还没等我提出请求,他就说道:“许老师你要不去看看她,你们文化人聊得来,我怕她在村里无聊。”


天助我也!我当然就……意思意思推辞了几句,但他很是热情,我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我还没进门,就撞上人,撞到人怀里去了,感受到姿娘特有的柔软和清新的橘子香水味,我手忙脚乱地缩了回来。


“你走路不看的吗?” 那人巧笑道,声音犹如挂在窗边的风铃,风一起,便跟着晃动,滴答作响。


她用普通话和我说的,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用的方言答的话:“我只是刚才……”


想不出辩解的话。


她不再笑我,招待我们两人进后院乘凉,就自己进了屋子。


我颇为尴尬地坐在桌边,后悔到想死,恨不得一头撞在墙上,可顾及小胖仔还在身边,我得矜持。


我腰板挺直坐得端正,又嘱咐小胖仔要学我,出门在外做客要礼貌,要懂礼仪。


小胖仔点点头,学着我抬头挺胸,跟石狮子一样刻在座位上一样,看上去有些滑稽。


陈梧桐出来见我俩正襟危坐,腰板挺得那叫一个直,直得跟两棵松树一样,她捂着嘴憋笑,最后忍无可忍笑出了声,却是春风拂过。


我低着头,又不好意思起来了,她手握茶具过来,要为我们冲茶,我认出她的茶叶是凤凰单纵,不是当地的炒茶,连忙劝说道:“不食这个,我爱食炒茶多一点。”


家里有客人来访定要茶水相待,你拒绝他们的好意,反而是看不起他们。


陈梧桐看了我一眼,执意要泡单纵:“天气太热了,还是适合食单纵。”


我劝说不过她,只得由得她来,她好像第一次泡茶,手法生疏,还不小心弄倒茶壶,烫到自己手,我反应比她还快,如同自己烫伤一般,夺过她的手,帮她吹了起来。


“你做泥这么不小心!快用冷水泡下。”


她愣了下,不紧不慢:“不要紧,就是你手汗有点多。”


我讪讪地放开她的手。遭了,来之前太紧张了,流了好多手汗。


陈梧桐去洗了遍手回来,又重新给我们泡了壶茶,单纵清凉,入口甘甜,实乃夏日解暑必备。


芳茶冠六清,我以前爱喝汽水,不喜欢茶水寡淡的味道,在这边待久了,渐渐爱上了品茶。


我们乘凉闲聊,陈梧桐讲了些城里的趣事,小胖仔格外激动,心里眼里都是对她的崇拜,伴着茶,迎着夏风,我也随之放松了。


我听着听着竟有些困乏,眼皮开始打架,我迷迷糊糊地想,它们打够了,累了,我就挣不开眼了。


果不其然,它们和好地抱在一起。


我做了个梦,梦见小时候和父母在一起,又梦见我上了初中,他们为我祝贺,可等梦醒了,一切就如原来那般,从未变化。


我揉了揉眼眶,好歹睁开了一边眼睛。一地庇荫转变成一片余晖,斜斜洒在我身上,好似染上一层薄薄金粉,熠熠生辉。


我被刺到睁不开眼,突然一双手为我挡住光源,手的主人自上而下注视着我,令我心生窘迫,跟被人看光了一样。


我搅着手指,问道: “陈……你看我做泥?”


我和她关系一般,不好意思叫她的名字。


“我叫陈梧桐,你可以叫我梧桐,也可以叫我桐桐。”她看出了我的窘迫,领着我进屋。


我选择了前者,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无时无刻都在后悔。“我叫许佩嘉,你叫我佩嘉吧。”


“担心脚下。”她提醒道,可已经来不及了。


当地传统民居的门都有一道高高的槛,你进门不当心,就会摔倒,照理说摔倒不是什么好事,就在下一刻,我又十分庆幸自己撞到了那道槛。


我真是一个矛盾的姿娘。


她把我圈在怀里,轻轻地在我耳边说话:“又这么不小心。”


“我从小平衡感不好。”我这次学乖了,用到了普通话。


她等我站稳才松了怀抱,我的心一下子从极乐坠到崖底,我正失意着,她又回头牵起我的手,心又自己爬了回来。


“你要又没看路,就不好了。”


“我手汗……”我真是哪壶不提提哪壶。


她摸了下我的手心:“好像没了。”


我哈哈笑着,说原来是这样啊。


我们接下来的对话用的是普通话,说实在的几年没用了,还真有点拗口,不过在她的带动下,我逐渐回忆起那种感觉。


直到落日已散,我才想起小胖仔,急忙询问陈梧桐,她说小胖仔自己回家去了,我真是一个不称职的老师。


闲聊对话结束了,这个点,我也该回学校了。


她喊住我,我下意识以为她舍不得我,不由得骂自己自作多情,“卖面卖皮”(不要脸)这个词来形容我再合适不过。


她跑进去又出来,递了瓶白瓷瓶雪花膏给我,我可不敢接这么贵的东西,当下拒绝了她的好意,她却硬塞到我手里。


“你不接,就是不把我当朋友。”


我便盘算着下回送等价的回礼,她和我道别,站在门口迎送我,我总想回头去看她,可每当我别过一点脑袋,又倏地缩回来,我怕瞧见她的目光,我就会忍不住逃跑。


她在后面又对我说了声再见,我点点头,不知道她有没有看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