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

作者:路邊的路人
更新时间:2019-07-09 16:25
点击:535
章节字数:45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翌日課堂上,老師先是宣布了這次舞步的考核會納入九十九期學生最後一次的聖翔季選角參考,舞蹈如何使觀眾驚豔也是舞台少女的重要一環,舞台上需要的可不只是浪漫愛情故事。

見班上同學的表情越發緊繃,老師又放了昨日她們所練舞步的示範影片,一個動作接一個動作細細講解,尤其是容易出錯的地方,還請了天堂上台示範。再來便是兩兩一組,散開練習。


回到同學之中的天堂走到西條旁邊,伸出一隻手,自然得好像本就該如此。

「西條さ⸺」


「クロはん,一組吧?」

居然有人會想打斷天堂,西條壓下心中訝異,看見笑吟吟的花柳。啊,花柳的話好像就不用太意外了,這個女人真的有把誰放在眼裡過嗎?


西條猶豫地看了眼天堂,手還僵在那裡,不知道是對西條會搭上她的手充滿信心還是尚未從愕然中恢復。而花柳那個方向,還能看到站在斜後方蹙起眉的石動。石動還沒上來把花柳拉走,是想等她拒絕之後再上來道歉嗎?


「クロはん,昨天說過會幫我修正動作的吧?」花柳的聲音添上虛假的哀怨,西條後背忍不住冒起雞皮疙瘩。「クロはん,居然說話不算話嗎?」


才沒有說會幫忙修正動作,西條在心裡反駁,但花柳已經擺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即使知道那不過是順勢的演技練習,要對快哭出來的女孩子說不什麼的,還是太為難她了。

「好吧,這次就和香子一組吧。」她說,看見石動瞪大眼睛,而天堂不著痕跡地放下手,果然在應對上等級還是有差啊,她禁不住感嘆。


花柳倒是笑了起來,惡作劇得逞了的那種笑,還要再加點堂而皇之。

「天堂はん,就麻煩妳和我們家雙葉一組了喔,她不足的地方還請妳多多指導了。」花柳說,手卻是掩到嘴邊,對抑止不下的笑意而言簡直是欲蓋彌彰,怎麼看都更像是正大光明在找麻煩了。


但天堂不愧是聖翔音樂學園的首席,應對進退上從來沒有半分瑕疵,從容微笑應好,向石動輕輕點頭再伸出手,動作優雅得不像在毫無情調的學校課堂裡練習,倒更像是觥籌交錯比著誰布料更少的大型舞會上,向臉紅心跳著的Omega邀舞的完美Alpha。

明明石動也是Alpha,不對,重點錯了,本來就不管對誰都要有禮貌,性別不該是區別。西條看著天堂的動作,繼續走著神,天堂平時和她練習伸手時也是這個模樣嗎?不記得了。

石動仍是沒有動作,或許因為是Alpha所以不習慣如此被動?但老師給的自由分組時間只有短短幾分鐘,容不得四人無止盡地停滯在面面相覷。


「雙葉はん,要沒有時間了喔?」花柳歪了歪頭。「天堂はん難得要指導クロはん以外的同學了呢。」

西條才想質疑,天堂也才張了口,花柳就勾住了西條的手,親暱得太過做作,連語氣都甜成了讓西條忍不住翻白眼的刻意,她不知道費了多少力氣才以那很失禮來說服自己不把手抽回來⸺不要誤會,西條可不會介意和女孩子手勾著手,或是介意花柳貼上來的柔軟胸部之類的,更不會是什麼肢體接觸的過敏患者,再怎麼她也是半個法國人啊。她不喜歡的是這種故意做給天堂和石動看的感覺。

對,花柳絕對是故意的,西條能肯定,因為就連昨天在公車上毫不講理拿額頭撞她肩膀的花柳都不會讓她這麼不舒服。


「嗯……」石動勉強擠出了笑,不是花柳那種虛假感,但假的程度也能一拚了。「請多多指教了,天堂。」


天堂和石動的手握在一起那一刻,花柳就放開了西條。

空落落的,西條抿了抿唇,花柳那傢伙一開始摟那麼緊做什麼?

「來練習吧,クロはん。」花柳說,公事公辦的語氣。


西條壓下湧起的一絲不快,花柳的態度未免變得太快,誰能習慣翻臉如翻書的人?尤其西條所想總直接表達在臉上,從不遮掩。

但她仍是執起花柳的手,恰巧老師用力擊掌令全班注意,充滿威嚴的三、二、一後,音樂響起。


這不浪漫。

相牽的手,指尖的溫度,在一次又一次旋身中忽遠忽近的距離。西條和花柳只有彼此輕蹙的眉,一點也不和諧的舞步,共享在周遭細碎討論聲中的硬生生的沉默。

西條強忍著焦躁,她想換舞伴,或更該說是練習對象?她難以和花柳配合,這並不是說花柳跳得不好,而是花柳與西條的偏好與習慣相差太多,日本舞出身的花柳身段總是更柔一些,如她說話時繞著的圈子,如她腳步從不明快,如她總在一邊倚著牆,懶洋洋地看。

但西條不是,西條向來簡單直接一些,她的舞總是熱情,想當上最閃亮的那顆星。

截然不同的步調要怎麼配合得好?西條不知道,她突然想念起天堂,和天堂的配合從來不需要多想,只需專注在如何才能更好,是競逐也是享受。

或許她該另外再找天堂多練幾遍,畢竟老師都說了,最終聖翔季選角這也會列入參考,今年她絕對要打敗天堂,拿下主演。


做好打算,西條便開始實行花柳口中她的承諾⸺哪怕她明明什麼也沒答應⸺一點一點修正花柳各種小錯誤,直到微弱的下課鐘響混入悠揚樂聲。

先是花柳敏感地望向廣播器的方向,西條才後知後覺發現陸陸續續有人停了動作。花柳抽回了手,理所當然。

「感謝指教,我獲益良多。」客套得太過遵循禮儀的話,西條把一聲嗯壓得極短才遮掩了她的煩躁。


「不客氣。」她說,還是蹙了眉,忍不住再多的幾句。「不過香子,最好再多練練喔,有很多地方不太熟的樣子。」


「クロはん要陪我練習嗎?」


與方才相比明顯上揚的語調,西條不太確定是什麼勾起花柳的興致,總不會是她吧?

「可以是可以,我也能再多練練。」也該盡可能習慣不同類型的搭檔,儘管她和天堂能配合得好,但又不可能只和天堂配合。「但是香子,不找雙葉練嗎?」

她還以為花柳會去找石動的,花柳不是該去找石動嗎?那兩個人總黏在一起。


「也是呢。」花柳低低地笑,語氣又回到那種令西條不悅的平穩。「有問題的話,會來麻煩クロはん的。」


西條簡短地嗯了一聲。




花柳又靠在放學後練習室裡的牆邊坐著,又是興味索然的樣子。

在花柳拉開拉門進來後,西條特地停了音樂,抹掉臉邊的汗,問她石動知不知道她在這裡,她可不希望小個子的Alpha急到真以為人再次失蹤。

她知道,花柳僅僅是抬了抬眉毛,語氣平淡,平時會有的優雅都懶得裝,更別提要解釋為何她又和石動分開行動。

花柳就這樣坐下,安安靜靜的,西條不知道該怎麼辦,甚至還沒搞懂到底為什麼花柳又會來找她,花柳看上去也沒想著要練習的樣子,就重新播放樂曲,任由花柳看她在練習是中央轉上一個又一個的圈⸺反正花柳大概也沒在看。


西條向來沒在數樂曲是第幾次重複,那當然也不在花柳的關心範圍內,她就只是坐著,看外邊天色越來越暗。

花柳以為大概與昨天相同,等著西條不知何時才是盡頭的練習結束,再等臭烘烘的西條洗好澡吹乾頭髮,搭著讓人難受得要死⸺這種交通工具簡直不可理喻⸺的公車回星光館,總算可以吃飯休息。

但不對,有什麼不對,花柳皺了皺鼻子,茶香本該清淡,如墨該讓人覺得沉穩,兩者交雜時也該與她的老家給人的感覺相似,讓人安穩心神,不該如此刻她所聞到的,比人還先一步竄進只剩兩個人的練習室的焦躁衝動。

花柳摀著鼻子,看向西條,一樣是Omega,那個人卻還是沉浸在練習裡,對其餘事物都渾然不覺的樣子,就像昨日對她提到石動時聽過即忘,也可能根本沒聽到?


練習室忽然大亮,不知怎麼坐落在外頭的電燈開關被啪一聲打開,環境劇變總算引來西條的注意,停下她的動作,看著練習室的拉門被拉開。


「晚上好。」比一般女性要稍微低沉的聲音,花柳認得。「西條さん。」


「喔,天堂真矢妳做完值日生了?」西條打了招呼,按停音樂時看了眼時間。「比我想像得還早嘛。」


「既然是與西條さん有約,那我自然該盡快結束手邊的工作。」已然換上深色練習服的天堂向著西條揚起淺笑,伸出手擺出邀舞的動作。「現在開始嗎?」

西條忍不住多看了那伸出的手幾秒,和早上邀請石動時一模一樣的動作,她敢打賭連手肘彎曲的角度都是一模一樣,但好像還是有哪裡不同?西條邊伸出自己得手邊想著,難道是因為早上的天堂畢竟是嚇到的狀態?


「我也在這裡喔。」牆那邊傳來慢悠悠的聲音。「天堂はん?」


天堂才握緊西條的手,順暢動作就被這聲音驚得一僵。

「……抱歉,沒注意到花柳さん也在這裡。」天堂飛快恢復該有神態,禮貌的微笑無懈可擊。「花柳さん有事來找西條さん?」


「是來等クロはん一起回去的喔。」花柳習慣性地抬手掩著嘴角那抹又壞起來的笑,看著天堂掩飾眼底又一次的訝異,對天堂意識到她的存在後便不再強烈的茶香與墨香心滿意足。「沒想到天堂はん也會來呢?」


「西條さん約我放學後練習這兩天的舞蹈。」天堂說,打量著花柳那麼怡然自得的神色。「倒是花柳さん,不打算放學後練習的話,怎麼沒有和石動さん先回去星光館?」


「等クロはん一起回去呀。」剛剛說過了唷,看天堂越發困惑,花柳笑意更深。


「香子昨天也這個樣子,別理她就可以了。」言行一致的西條無視了花柳クロはん真失禮的抗議,扯了扯天堂的手。「我們先練習?」


聖翔音樂學園的首席和次席翩翩起舞,花柳饒富興味地看著,練習中的西條似乎從不微笑,老是不太開心的樣子,不過與早上和她對練時相比,眉頭應是鬆了一些。至於天堂⸺好吧,儘管同班了三年,她對天堂仍稱不上是熟悉,雖然和西條也遠遠稱不上好朋友,但後者相比前者總是親切一些⸺天堂大概心情挺好的,即使學年首席的微笑弧度可說是固定在那張臉上了,但從輕快的舞步,時不時就開口和西條說些什麼,以及每當貼近時,氣味就變得濃郁的信息素來看,是喜歡西條的吧。

花柳勾了勾嘴角,看著天堂順著舞步將西條摟進懷裡,盡力不笑出聲來。

暗自戀慕次席的首席,渾然不覺的次席,實力與外貌皆是相配,甚至還是Alpha和Omega的天作之合,多麼好的八卦素材。

這是她們在聖翔音樂學園的最後一年,天造地設的一對會在高中生活的尾巴在一起嗎,花柳興致勃勃地看著,她好想笑。


多虧眼前活生生的八卦素材,等著回星光館的時間沒那麼無聊,花柳乖巧地等著西條和天堂結束練習,洗去一身汗味,然後她再跟著走向公車站,有一搭沒一搭聽著前面兩個的談話,只在天堂提起車站前的甜點時好奇地打探了兩句,她還沒讓石動去買呢。

「香子,沒問題嗎?」話題繞著繞著又回到舞蹈和歌唱,和天堂討論得正熱烈的西條突然回過頭來,看見花柳難得全然茫然的神色。「我是說公車,妳上次不是很難受嗎?」


花柳蹙了眉,面色不善地看了眼顯示還有多久到站的電子告示板,她到現在還是想不透,怎麼會有這麼糟糕的交通工具?

「沒問題。」她仍這麼說,從書包裡翻找出昨日買的酸梅。「クロはん昨天幫我買的,有帶喔。」她挑出三顆,端視一會兒後含下,被酸得差點掉出眼淚。


看著花柳模樣,西條擔心地問了句真的沒問題嗎,本來還想說要不要乾脆改搭計程車的,話音才落下,花柳就狠狠瞪了過來,大有怎麼不早說的責問之意。

「公車來了。」在花柳宣布今天就搭計程車前,天堂悠悠開口。


她們三人上了車,這回早有預備的花柳替西條付了車錢,當作是還了昨日欠下的車資,儘管債還是沒有還完,西條沒有向她再討那包酸梅的費用。

上了車才是尷尬的開始,她們是三個人,但一般座位都是兩兩相鄰,西條看著花柳自顧自坐到靠窗的位子,不知道該坐到花柳旁邊還是與天堂坐在一起。她和天堂的討論還沒結束,但花柳在公車上總是難受。

「クロはん,過來。」見西條遲遲不動作,花柳不耐煩地開口,如同命令。


西條蹙了眉,不怎麼想動,天堂偏頭看了她一眼,又看向花柳。

「花柳さん,完全不想挑我呢。」天堂的語氣輕快,興許是為了緩和花柳那過度強硬的語氣。


「天堂はん是Alpha。」

簡潔的事實,如同西條和花柳是住在星光館中惟二的Omega一樣的事實。花柳又喊了一聲クロはん,這回語氣軟上許多,西條總算依言坐到她旁邊。

花柳自動自發靠上西條的肩膀,她知道天堂喜歡西條,她知道天堂正看著,但她沒有多餘的力氣去管。

公車太讓人難受。


更一下提醒一下自己再混就趕不完稿QQQ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