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归还桑梓,天家儿郎保边疆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7-21 17:29
点击:338
章节字数:278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九十五章 归还桑梓,天家儿郎保边疆

第二日,李铎特意带萧泷回了一趟凤翔城本家。既是回本家,李氏宗亲自然也随行。

刚刚经过一场行刺,萧泷说什么也不同意轻骑前往,李铎无奈只能让沈愉点了五百亲兵,加上宗亲各自的随身侍卫和龙游卫浩浩荡荡下山去了。

一行都是骑兵,下山的路平坦宽敞,萧泷刻意控制了马速,牵制着李铎的马也稍稍慢下来,才让两人都在大队伍的保护之中,泱泱人马不到一个时辰便到了凤翔城外。


阳光正好,跑起来也不寒冷,李铎掀开狐皮大氅的兜帽,露出清爽温暖的笑容。

“不要说兄长,叔叔也应该很多年没有回来罢?”

李章抬头看着久违的故地,轻声说道。

“六年前,扶着父亲的灵柩回来过。”

瞬间便把李铎弯起的嘴角打回原型,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李竣连忙笑着上前打圆场。

“我等镇守边疆,要说回祖宅,都是二十多年前的旧事了,故地重游,旧时的事情一下子都想起来了呢。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个小鬼,三哥已经随父亲上战场了罢。”

李章点了点头。

“那个时候父兄都还在,如今活着的兄弟只有你我二人。怎么能不感慨世事沧桑啊。”

李竣纵马过去,爽朗地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三哥莫伤感,我们李家都是好儿郎,个个都是保家卫国的大英雄。”

李竣看了一眼李铎,又回头看着两个侄子。

“你们祖父当年便是从凤翔举兵一路把戎狄蛮夷打回漠北去的。这里往西每一寸都洒着我们李家男儿的血。父亲曾经说过,蛮夷跟野草一样,野火烧干净了,隔了几年又会长出来,南边也虎视眈眈,将我等子弟分封镇守边境,便是让我们守着江山,时时警醒,莫丢了李家男儿的血气和刚烈。你们如今都长大成人了,眼下虽然太平,也莫只晓得养尊处优,当居安思危,未来这片江山还得靠你们为陛下分忧。”

兄弟两人皆是一凛,朗声答道。

“侄儿明白。”

李铎始终没有说话,萧泷骑马上前去,掀开覆面的帷帽,面容在金色阳光下闪闪发光,端是明艳动人。

“萧氏一族在边关厉兵秣马,枕戈待旦,愿为陛下守死保疆,万死不辞。”

这话似在提醒几人,萧氏才是世代镇守边关,北拒犬戎的主力。但这话,此刻从萧泷嘴里说出来多少有点掣肘李氏,炫耀武力的味道。李竣偏头瞥了她一眼。

萧鸿渐在旁看到此景,便策马微微靠拢过来,静立在萧泷一个马身后,无声支持着萧泷。

萧鸿渐是战场杀伐之人,气质凛然,又生得高大俊美,马行一处便把李氏两个年轻子弟更压下一头去。一时把李竣看愣了。

李铎牵起嘴角笑了笑。

“萧氏世代镇守北疆,功不可没,愿我两族世代交好,共保江山。”

这一番安抚听在各人耳中,又是各一番滋味。


凤翔县令俞冰一早接了谕旨在城门迎接,鸣锣点炮地上前迎接行礼。不过凤翔的勋贵子弟绝大多数入了讲武堂和孝陵卫,这次大多数都在随行队伍中,跟俞冰一起出城迎接的年轻人很少,都是些父老命妇,气势看上去自然不如军队雄赳赳气昂昂。

不过几人都不是在意排场的人,马都没下,略略受了礼便直奔李家祖宅去了。

在队伍押后的人是孝陵中郎将沈步乐,在大部队消失在目光尽头时,拿出怀中的手谕交到俞冰手中。

“俞冰接上谕。”

谕:即时封闭所有城门,所有关卡交由孝陵卫全权接管,不许一人一马出入,强行闯关者,杀无赦!

李家祖宅大管家李如初早已在开了正门领着众位管事在门前等候。

见迎面一队骑兵奔来,白甲银枪,人如虎马如龙,雄赳赳气昂昂。便想起数十年前,李遇每每出征凯旋的样子。

又见到熟悉的身影,心中感慨跪下行礼。

“恭迎郎君归家。”

李铎笑呵呵地下马来。

“今日叔叔哥哥都来了,是名副其实的归家。”

李竣识人过目不忘,早已认出他来,笑着同他打招呼。

“这不是库房的管事吗?”

李如初看了半天,也不认识眼前这位英武的将军是谁,李竣哈哈大笑拍着他的肩。

“我是你家七郎,老家伙,老得都不记得主子了,我还记得你呢。”

李如初这才把记忆里的翻箱倒柜偷新娘的小混世魔王和眼前的高大英挺的英俊男子联系到一起,连连感叹时光造就,猢狲也成了齐天大圣。

李竣兴致盎然地拉着李章在家中转来转去,边说些小时候的趣事,李铎跟在后面看着,想象着一家人在这座宅院里的生活,竟然觉得有些亲切。

从未在一起生活过的叔叔哥哥,如此在这座院子里也真正像是一家人了。

心头竟生出一丝羡慕...

感觉到手被人握住,李铎歪头看了身旁的明艳女子一眼。

玲珑的指尖在她掌心调皮地勾画着,萧泷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

“心软了?”

李铎摇了摇头,看着叔叔哥哥亲热的背影。

“只是觉得,若是生在寻常百姓家,该有多好。”

“身上没担子,自然是松快的。”

李铎敛眉沉默地想了一会。

“你说得对,是我想多了。”

萧泷微笑着戳了戳嘴角的小酒窝。

“心很软这点,我也很喜欢。”

李铎被她这么一戳,害羞地别开脸,看见众人的视线若有若无在自己身上一闪而过,连忙拉着萧泷的手往东偏院走去。

“我带你来,还有别的事。”

萧泷被她拉着,笑盈盈地转过头对李如初说道。

“你去准备一席家宴。炖上好的羊羔肉,热最好的酒来。郎君要和各位叔兄饮酒。”

李如初正想应是,左右想想,也不认得面前漂亮得跟天仙一样的贵妇是谁,只看得两人形容亲密,关系定然匪浅。

李铎回头笑眯眯地说道。

“这是你家新主母。你管她叫夫人便是。”

李如初这才如梦初醒,恍然想起几个月前公布天下的立后诏书来,竟是皇后陛下。

连忙垂头告罪行礼,下去准备酒席了。


李铎和萧泷离开,殊不知李章和李竣也在院中停下了脚步,目光若有若无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

李竣微笑着问他。

“三哥觉得如何。”

“小孩子的玩闹把戏罢了。”

“刚才那个护卫,昨夜守在陛下门口的,叫萧鸿渐,是镇国公的小孙子,太皇太后特意召入宫中来的。”

李章轻蔑地哼了一声。

“哦,原来做种的是他么。”

“如今,太皇太后是萧氏,皇后是萧氏,面首是萧氏,被一堆萧氏的人围着,重用的自然也是萧氏。”

李章叹了口气。

“太皇太后把持朝政,我等又不在朝中,无怪变成这样。你我若是能在朝中,也不至于听任萧氏壮大到这种地步。”

“我等奉父亲的旨意镇守边疆,朝中之事也是有心无力。”

李章回头看了他一眼。

“你也别不当回事,我知道你武陵郡富庶,日子逍遥。江山到底是我们李家辛苦打下的江山,岂能坐视不管。”

李竣连忙笑着拱手。

“管自然是要管的。出钱出粮都好说。父亲的旨意,弟却不敢违背。”

李章拧起眉毛看了他一会,伸手按了按他的肩膀。

“又不是去打仗,要什么钱粮。我想的是别的事。”

李竣夸张地松了一口气,笑嘻嘻地说道。

“不是弟就安心了,兄长思虑长远,弟洗耳恭听。”

李章压低了声音说道。

“陛下终究是萧氏养大的孩子,偏心萧氏也是寻常。若陛下生了儿子,让他远离萧氏,在我等身边长大,自然会是正统的李氏子孙。”

李竣眨了眨眼睛,无奈地笑了笑。

“话虽如此,可这个面首不也是萧氏的。”

“只准他萧氏塞面首进去,咱们不行?”

李竣想了一会,微笑着说道。

“若要培养继承人,至少要十年时间,稍有不慎,便会被萧氏反噬。这可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李章目光沉稳。

“你我都是天家子弟,就算天塌了也要顶上去,还真会怕了萧氏不成。”

李竣深深地看了他一会,恭顺地拱手说道。

“三哥若是主意已定,弟自然跟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