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Paris

作者:茄茄qvq
更新时间:2019-06-29 14:30
点击:424
章节字数:231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整合运动还未爆发前,在凛冬还不是乌萨斯学生自制团团长前,在自己还没有“冬将军”这个称号之前,自己和真理都不过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学生了。两人之间的情愫也正是在学生时代悄然而至。


和平年代,学校里的活动都是丰富多彩的,最受大家喜欢的必定是一同出游了。毕竟这是可以光明正大脱离老师父母的视线,放飞自我的好机会。


而这次,学校很贴心的为大家准备了一次巴黎之旅。


“巴黎么,那是我在书上读到过好几次的地方。”真理合上手中的侦探小说,看着正在查阅旅游攻略的凛冬说道。


凛冬又点开了一个旅游攻略的界面,“要我说这次去巴黎可得准备不少东西,我对法语可是一窍不通啊,到时候交流都是问题。啧,真是麻烦。”


真理倒是没什么特别担心的,或许对自己来讲,能和凛冬一起,大抵去哪里都是很不错的选择。只是不知道这位正对着电脑看得入迷的人怎么想。


虽然凛冬的眼睛一直盯着电脑屏幕,可思绪早在得知自己要和真理分在一个房间时,就乱成一锅粥了。


不知道也不清楚自己对真理那份莫名其妙的感情该如何界定。朋友么,不,绝对不是朋友这样浅,明明只是想和她更近一点,再近一点。恋人么?虽然自己觉得不大可能,但是也找不到更合适的关系来概括自己对真理的感觉了。


“我应该是喜欢真理的吧。”凛冬看着正为案件走进死胡同而皱眉的真理,这么想道。



很快就到了飞往巴黎的日子,同学们都很兴奋。到达巴黎,稍作修整后大家便出去聚餐了。或许是因为没有老师的过多约束,不知道是谁偷偷拿了一瓶酒,说是为了助兴,非得喝一杯。


大家都是听话的乖孩子,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尝试新事物的机会呢?毫无疑问,凛冬这位热血青少年(误)打了头阵。


真理看着一口气喝完一杯酒还嚷嚷着再来一瓶的凛冬,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说教她了。


在真理的“热心”帮助下,凛冬乖乖的放下酒杯,跑到一边默默烤肉去了,虽然里面有一半都是帮真理烤的。


“洋葱好像放多了。”凛冬看着和同学们笑成一片的真理,不满的将肉翻了一面。



片刻的风卷残云过后,大家该回酒店的回酒店,去商业街的也早早动身了。


真理绕到了凛冬的身后,看着只剩着零星几个人的餐厅,很自然的将手搭在凛冬的肩膀上,问道:“听说附近有个公园,要不要去走走?”


本来正想着如何面对晚上要共处一室的真理,凛冬已经很纠结了,突然感受到肩膀上的重量,身体一僵,她并没有立刻回答。真理好像是察觉到了凛冬的不对劲,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于是她俯下身,看着凛冬,“凛冬是太累了吗,那我们就回房间吧。”


凛冬看着突然放大的真理的脸,感觉到她的呼吸都一下一下的轻打在自己脸上,她的发丝也掠过自己的脸颊。


凛冬第一次觉得脸红也可以不是因为酒精,而是因为心跳。


“我们去走走吧,我也没有很累。”凛冬站起身,努力让自己的视线不要在真理身上停留过久。


而真理早就将这些小动作收进眼底,“真是凛冬的作风呢。”



入秋之后,天气变化都很大,近乎傍晚时已经能感受到一丝凉意了。


此时的凛冬正和真理绕着公园的小湖绕了一圈又一圈,并没有被带有凉意的风扰了兴致。俩人就这么一直走着,偶尔想起来便聊上两句,但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不语,只听见风卷动落叶的声音。


“要不我们去那里的长椅上坐会吧。”凛冬开口了。


“好啊。”真理点了点头,便向长椅走去。


长椅的位置很好,正对着湖,湖的那边就是山,这个季节,便是一片金黄。


两人无言,就静静的看着风吹起落叶,卷入湖中,激起一层层涟漪,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刻。


“凛冬,你在想什么。”真理在第23片落叶被吹进湖中时,开口问道。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问出了这个问题,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所问的问题,有什么意义。


其实凛冬也不知道,当她听到真理的问题时,第一反应应该是脱口而出“在想你。”但是万一她不是这个意思怎么办?那自己是不是太过自作多情了点。


平时以勇闯天下的凛冬第一次迟疑了,她又思考了三秒,或许是在餐厅时那位老是来找真理谈论书籍的同学进入了她的脑海,凛冬皱了皱眉,“真是碍事。”这是她对那位同学的评价。


再回过神来,凛冬找到了一个很棒的回答。


她站起身,正对着真理。


“不想你和其他人,只想你和我。”


真理看着一本正经说出这句话的凛冬,很开心的笑了,这或许是凛冬能讲出来的唯一一句可以算是情话的话了。真理很开心。


凛冬还在看着真理,她看到真理笑了,她第一次觉得真理笑起来是这么好看,她开始嫉妒起那些和真理说笑的同学了。


就在这一瞬间,凛冬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心里迸发了,她看着真理的眼睛,慢慢俯下了身子。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凛冬的眼睛里只剩下了真理一个人,真理也慢慢闭上了眼睛......



“咕咕咕......”一只不知被什么惊起的鸟突然从湖中飞起,凛冬马上正了身,而真理也睁开了眼睛。两人不约而同的撇开视线,尽量不让对方看见自己红透的脸。


凛冬想到刚刚的情景,还有刚刚那只坏事的飞鸟,还有......和自己一样脸颊绯红的真理,这一切来的实在是太快了,她不禁这么想道。


真理想到刚刚的场景,还有刚刚抚上自己脸颊的凛冬的手,还有......和自己一样急促的凛冬的呼吸,这一切真是有些小说的戏剧化呢,她不禁这么想道。


于是两人又回到了看风景的状态,但与刚刚不同的是,这一次,两个人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扣在了一起。



“真理你看,那里有卖热狗的诶,你等我一下!”

“你去吧,诶,凛冬你跑慢点!”


真理看着正在马路对面和自己挥手的凛冬,她突然想到最近正在看的一本书。


这就是巴黎早期的样子,那时候我们很穷,却很幸福。——海明威《流动的盛宴》


“真的,很幸福。”

真理看着拿着热狗跑跑过来的凛冬,如是想道。





“真理......”

“怎么啦?凛冬有什么问题嘛?”

“就是...待会回酒店的时候,能不能把刚刚在公园里的...继续...”

“......嗯。如果凛冬喜欢的话。”

“我当然喜欢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